为自己建立自由的翅膀


2016-06-06 08:58:01  陈敬听  所属诗集  阅读14584 】

00个   

在人神同行的时代,在神山冈仁波齐峰上住着掌管宇宙的神傲天,世人称他为天帝,在山下的帕米尔无际高原中有一个王国叫达巴,国王就是大地的勇士傲地,国中有一位圣士就是帕米尔高原与日月同辉的轮回了十世的白鹰化身真玉修士,他们之间有一段渊源,释迦对他的众弟子如是说,他端坐的莲台发出上乘的金光。

众弟子及山上的生灵聆听着世尊如同食粮的声音在大地上源源不绝地流动闪耀着心灵与智慧的光芒绚丽多彩正如不可抗拒的恒河,带着千川百河与砂石泥土越过广茫的原野似金色的飞龙带着他们到无穷浩瀚又洁净如兰花叶瓣的让神光注满的宝海:
有日宇宙的神傲天下了冈仁波齐峰来到达巴大地隐去身上的神光化作一位学士到国王的王宫里求见国王,达巴国的国王傲地就对傲天讲:“无知的人常常不知羞愧地自我推荐!”把天帝拒在门外。

宇宙的神傲天非常恼怒,当夜就让他的宝物空中神车放出闪电烧了国王的王宫大门,看达巴的国王能奈他几何!国王傲地见天火烧他的宫门有些惊慌,但他曾经是位勇士,就命大力弓弩手向空中神车发射烈火铁箭,那空中神车就给打下来了焚烧成一堆废铁。

傲天显身来到傲地面前,伸出发光的手指着他说:“我是冈仁波齐峰上的宇宙之神傲天,你这地上的凡人轻慢了我,我将把灾难降临在这片欢乐幸福的大地上让它溢满泪水,我是命运与力量的神,是宇宙中自由的神!”

傲地见傲天身上脸上发出妖芒心里害怕,但他的百官与百姓都凝视着他,他就不敢软弱只得僵硬:“这大地上的一切是上天赐给的,你这也饮露水的岂敢不敬天地必遭报应,你能左右凡人的命运,击杀他们的生命,但你仍然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你仍然不是自由的,这宇宙是一个有限的宇宙,你生于其中又怎能达到无限,岂不是无知吗?”

傲地用他智慧的语言击败天神傲天。傲天化为一团愤怒的火球消失在空中。

傲天把他胸中最厉害的诅咒——甜蜜的诅咒撒在达巴大地上,因这诅咒是甜蜜的所以很容易进入人的体中在心里寄居,地上的人心就刚硬起来,杀戮他们的欢乐和幸福,地上真的溢满泪水,没有了安宁。

国王傲地解不了天神的诅咒就到大冰山公格尔峰去求助于白鹰化身的真玉修士,公格尔峰高入三十六天,闪耀着圣洁的光芒。傲地骑着雪熊爬到公格尔峰的万载冰棱宫,这宫是天然的,真玉修士就住在冰棱宫中,宫前是一片洁白的雪地,上面长满冰山雪莲与灵芝,修士以这些圣物为食。

在宫前,傲地下了雪熊,把它驱下山去,上前通名求见:“冈仁波齐峰下的达巴人傲地诚心拜见帕米尔与日月同辉的大修士,请教破解天神傲天的甜蜜神咒,以解达巴大地的苦难。”

真玉修士坐在玲珑温玉床上,须发皓白,双目似日若月,仁慈如同广阔的有光明的天空,他说:“勇敢的国王,什么叫做甜蜜神咒?我说给你听:它是一种毒咒进入人的心里后,人就会生出无穷的贪欲心就刚硬起来,乐而忘乎所以地做起罪来。那你知道它的破解方法吗?”

傲地想不出用什么办法。这时天空的风中传来了傲天的声音:“大修士在指教何人要破我的甜蜜神咒?”

真玉用手指点了一下空中:“冈仁波齐峰的傲天请显身吧!”只见空中火光一闪,一只空中神车在冰棱宫中显现,傲天出了神车来到他们面前。

傲天说:“真玉修士,你虽知道毒咒的根却无法把它除尽,你十世孤守冰棱宫不就是要过这甜蜜神咒的关吗?你到现在还不敢入世大概还能感受到它的威力吧!你虽然把神咒剖给他听,但叫他这俗人能想得出方法吗?哈哈哈……”

傲天转过身对傲地说:“只有我是自由的,宇宙中自由的神,而你们妄想自由,谁能冲出我的神咒。”

真玉修士在温玉床上旋转起来,有无限的光明从他的身上弹射而出,冰棱宫里如同有十个太阳那样亮,傲地的眼睛就瞎了心里的天眼就亮了,他不瞧昔日诱惑他作恶的垃圾,那僵化的心就软了富有弹性,脸上的忧愁消去堆上了欢畅,他的心里涌出了智慧似印度洋一样,那甜蜜的神咒就让那光烧灭了。

修士从光明中显身。傲天看见修士已变为一只白色的鹰高高立在他的面前视他如一条不干净的毛毛虫,心里就恼怒了。

白鹰驮起达巴大地的王飞出冰棱宫进入天风之中,不久就栖在达巴的王宫,瞎眼的国王傲地坐在宫殿的台阶上,一想起国中的灾难就泪水溢滴,嘴里就讲着真玉修士教给他的话。

国民们听见了就拿杯来接他的泪水,每人都饮了几滴,他们的心也就软了,泪水从他们的眼里出来,他们嘴里讲着真玉修士教给国王的话,他们旁边心刚硬的人就拿杯来接泪水,每人都饮了几滴,几年后达巴国就这样解了甜蜜神咒,国王傲地泪干死了。

修士对达巴国的人说:“你们本是自由的,因为自由是天地所赐每人各得一杯不多不少,因你们无知与狂妄就让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甜蜜神咒侵蚀了你们自由的金甲,你们就被神咒的魔力所控制无法脱身而变为可怜的奴仆。我教给你们以有限与谨慎,教给你们以怜悯与自重,让泪水流出来,你们的心就活了自由了。你们的国王看见了光明就熄了肉眼打开了天眼,那光明让他的心融化成贮满天地无限力量的泪水洗灭你们体中的躁火,泪水是宝贵的种子,让世界的心田不再荒芜。如果冈仁波齐峰施放神咒的天神来问你们,你们应该讲:神咒可用心熬的泪水洗去。”

修士化为白鹰如闪电掠过天宇回公格尔峰的万载冰棱宫。不久天神傲天想到达巴看看神咒的效果如何,就乘着空中神车降临在达巴的大地,他见众民的心软了,大地堆满欢乐和幸福,就问众民:“你们的王傲地呢?”

众民答道:“我们的王死了,他领我们出了冈仁波齐峰的天神傲天施放的神咒,把自由找还给我们。”

傲天说:“是真玉修士教给你们破神咒的方法吗?”

众民答道:“真玉修士要我们告诉那冈仁波齐峰的天神,心里榨出的泪水可破神咒的毒。”

傲天的全身开始放出绿色的妖芒,众民一见恐惧四散。傲天登上空中神车到公格尔峰的冰棱宫,真玉修士已坐在宫前那一片生长雪莲与灵芝的大雪坦上,寒风在梳理他的白发须,而他似白玉的石人只有眼睛似日若月发出明媚的光华。傲天见在风雪中默守真元的真玉修士就说:“修士为何要教达巴国人破那神咒?”

修士的眼睛光华闪动,傲天就知道他的话:“天神为何要在达巴国施那神咒呢?”

傲天说:“天地万物必经那神咒的折磨,这是天地的劫数,万物无法更改。”

修士说:“那是众生入你神咒的圈套才无法排脱你给他们设定的命运,我教他们破解了神咒,他们将自由了,无论这种自由带给他们的结果是什么他们必将喜欢,他们在天赋的自由意志与有限的力量之间寻找一种平衡他们心灵的尺度,他们将自己播种生活收割幸福与痛苦,他们是自己的主人。”

傲天说:“你虽教给他们那洁净的方法,但我会使那神咒开出花来流出蜜来,众生将背弃你的教导做我巢中的蜂去采那花吸那蜜。因为众生毕竟不是你这像玉石一样的修士。”

真玉修士从雪地中站起来对傲天说:“你为何总要让他们酸楚流泪?”

傲天说:“我的心里有一股惩罚的欲望,我要剥夺天下的自由,只有这样我才能自由,世人傲慢偏执狭隘冷漠不配天地给他们自由,他们应该是奴隶,在我的掌中挣扎受尽折腾而无法解脱。”

真玉修士说:“冈仁波齐峰的傲天,你让自己的力量与欲望陷害了,你的心在一个沸油的锅里沉浮,你无法通达旷阔岂会有真正的自由。”

傲天乘着空中神车莅临大地,让那神咒开出花来流出蜜来,众生的心就现出了蜂形去采那花吸那蜜就中毒了。

傲天坐在达巴王宫中,看见一株蝴蝶兰在风中如妖野倩女,一股激情喷涌出来,他摘下一朵蝴蝶兰放在手中,不仅感慨它的美,他感觉一股哀伤正从这花的断处流出,晶莹的汁液让他不忍再看,他把这花放入王宫的碧波池中。

一会儿,他忍不住又伸手触那株蝴蝶兰想摘第二朵,但他一见它柔弱美丽心就软了手就柔了,轻轻地摸着它光滑滋润的花瓣感叹起来,一阵猛风吹过,那朵花还是被刮落了,红色的花瓣溅了一地,傲天心里痛惜。

傲天拿起那株蝴蝶兰登上空中神车往冈仁波齐峰的万年雪暴飞去。苍穹下一排险峻绝美的冰峰如众神的水晶之殿站在云雾之上,这宇宙精神的中心与心灵众水之源静寂唯有风声如湿婆在舞蹈时的足音。

空中神车降在坚冰如象牙磨成的峰顶白莲宫,傲天拿出蝴蝶兰,花朵见风尽谢,他把它放在白莲宫的温泉池中。望着它就过了一年,花朵不结不开,傲天恼怒要离开白莲宫到大地。

真玉修士在冰镜里观望宇宙,他看见了傲天那颗被怒火所左右的心在骚乱地颤动,他惊慌地从温玉床上起来,想办法阻止傲天下山,在冰棱宫里徘徊就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心里躁急,出了宫门就到风雪扬荡的大雪坦上静坐。

雪莲花和灵芝放出清香,这清香让修士的心平和安适,他的元神化为一只精气的白鹰升到无雪的苍穹里,阳光似灿烂洁净的水瀑从高处倾泻而下,白鹰离开公格尔峰到远方的冈仁波齐峰。真玉修士就在阳光照耀下的生长雪莲花和灵芝的大雪坦上坐化了。

白鹰从高空降落进入冈仁波齐峰的白莲宫到天神傲天居所边的温泉池。

傲天望着面前不开花的蝴蝶兰举起带着烈火的手想废了它再下去达巴大地,让帕米尔高原蒙受他的愤怒。

这时,白鹰降栖在蝴蝶兰上气消形散,蝴蝶兰就很快结蕾开放艳丽超昔,傲天看见蝴蝶兰在雾里显出人形似一美女临波凰舞蝶飞,喜得心消了。

傲天就在温泉池边入睡不再醒来,他的元神如一束夏季的龙风而去,缠着蝴蝶兰而舞,时光老去激情不失,欢乐而自由。

释迦如是说,他端坐的莲台发出上乘的金光。他走下莲台,莲台就暗淡无光。他走到寺前的菩提树下,用手一摸树身,那树就发亮了,离家六年后的这日释迦得无量光明成佛。

众弟子问:“佛为何物?”释迦说:“佛即自由,我为自己建立了翅膀。”释迦如是说,众弟子记录于贝叶。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