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杂谈


2019-11-15 16:09:56  灵遁者  所属诗集  阅读259 】

00个   

27、艺术杂谈
——灵遁者
我开始意识到一个人如果少年时期是叛逆的,这一生可能就是叛逆的。我是在说我自己。倘若我不叛逆,听父母说好好学习,也听老师话好好读书,可能会成为一个科学家。一开始的梦想就是成为像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
但就是不好好学,叛逆的很。到现在30多了,依然觉得我是叛逆的。经常不听父母劝这劝那,大多数时候总是一意孤行。现在想着不再叛逆,也不容易了。所以此生大概就是“叛逆”的一生。倒不是我妄自菲薄,把“叛逆”看作是一个贬义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还应该不遗余力的美化自己的人生。把“叛逆”变成一个褒义词。
我在很早以前,写过一句诗歌:一个人可以孕育无数个自己。当时写这句话的时候,也许自己是迷迷瞪瞪的就写出来了,而现在就更清楚这种表达了。
每个人都可看作是无瑕的艺术品,独一无二地存在着。而把艺术的无限性的发挥,就是我们对自己和自由的无限渴求。这种无限就包含了你无限延伸你自己。
艺术不是单一的色,单一形,单一的空间布局……艺术是这一切。奢侈品之所以贵,在于它有一个普世的美化了的故事。人在脱离了物质追求之后,一定会增加问“为什么”的次数。而这个普世的故事,就是其中一种“为什么”的答案。
一只饥饿的狮子,不会对小牛发问:“你为什么长两只角?”所以很多人对自己戏谑说:“来生做一头猪,只知道吃。”“我要是熊猫就好了。”
所以你就明白了,艺术是人进化之后,吃饱饭之后追求的东西。“为什么”这三个字,不分性别和年龄。所以任何关于艺术拘泥性的评判一定不是全面开放的评判。这样来说,会问问题的人,往往还比会回答问题的人还优秀;但会问问题的人,同时也能回答问题,就算是天才了。
2019年的全国美展评选已经结束了,马上也要开展了。几乎所有获奖和参展作品,都是中规中矩的画。就像网友说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照着照片,慢慢熬出来的。但还应该有更多风格的作品入选,因为艺术需要无限的可能性。
有些大师注定是大师,但如果来参加美展,入选都困难。因为画风可能是消极的,画面可能是凌乱的,让人看了之后不知道画了什么。比如爱德华·蒙克的作品,很多都是怪异,消沉的风格。再比如赵无极的作品,作品结构完全自由,具体看,看不到什么具象,是抽象画。
其实你可以这样理解,真正的艺术家不是画“一年的东西”,他在画“一百年,甚至五百年的东西”。咋看不行,越看越有味。就和电影艺术一样,有些导演拍的是快餐片,阵容华丽,道具精美,但上映之后,很快就被遗忘。而有些电影会被一代代人观看,甚至重复看。因为导演在以人为本表达人的思想和人性。也像摄像师约翰·兰金说的:“永远不要以为相机是最重要的,它只是工具,合手就好。”
那么什么是最重要的,答案是你自己!你最重要,因为表达艺术的人是你自己。
把一幅画挂在墙上,凝视的越久,你越喜欢,那么它就是成功的画。把你自己挂在墙上,你好好凝视一下。看你觉得自己美吗?有特点吗?或者眼睛有吸引力吗?
我对自己的凝视,总能得到一些文字。可能越凝视,越觉得不够美,但好在我总能找到坦然的理由。所以对自己并不纠结,我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穷或富,丑或帅,有才或愚蠢……对于人生而言,都是不一样的经历。
爱因斯坦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改变人的常识观念。时间会变,时空会变……一切都在变。把脑海中的“无”画在纸上就是“有”,你能这样做,就是不失为一个好艺术家。
灵遁者(1988年5月28日—)?独立学者,作家,艺术家。生于中国陕西榆林市。童年在榆林绥德读书,自幼喜欢写作。毕业于西安外事学院。其文学和科普代表作品有《触摸世界》,《行者乾坤》,《探索生命》,《变化》,《见微知著》,《相观天下》,《手诊面诊色诊大观园》,《笔有千钧》,《非线性波动》,《云淡风轻》,《探索宇宙》,《自卑之旅》,《从今往后》等。其作品朴实大胆,思想富有新意。
作为80后学者,深受广大人民喜爱。 其作品多被认为深沉,而带着淡淡的悲伤。语言朴实,却不失哲理启迪,让人读后久久回味。其中灵遁者科普三谱曲和散文集作品广受好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