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狗


2020-03-25 20:45:08  周礼  所属诗集  阅读130 】

00个   

关在家里没事,看了一部名叫《传奇大掌柜》的电视剧,剧中有两个人物,一个叫厉秋辰,是济丰楼的二掌柜,一个叫胡济祥,是北平警察局长。日本人打进北平后,二人都当了汉奸。有一天,胡济祥来找厉秋辰,厉秋辰看见胡济祥身上的伪警察服装,问道:“怎么,你也换门庭了?”胡济祥嘿嘿笑着,说:“咱就是一条狗,狗链攥在谁手里,咱就跟谁走。”胡济祥把自己比作狗,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比那些做狗却还要装正人君子的人强。但胡济祥不知道,他其实连狗都不如,因为狗最大的特点就是忠诚,而真正忠诚的狗,是不会随便跟别人走的。且不说那些训练有素的军犬、警犬、猎犬、牧羊犬,就是农村的好土狗,也是很认主人的。
记得小时候,我们家曾经养过一条名叫黄黄的土狗,黄黄原本是一个亲戚家的,亲戚因要搬到县城去住,不方便养狗了,就把黄黄送给了我们家。黄黄来我们家时,已经是成年大狗了,我们怕它逃跑,便将它用绳子拴着。没多久,它跟我们一家人都混熟了,见了我们就摇头摆尾,做亲热状。我们以为它已经喂家了,便偶尔解开绳索,让它自由活动一下,它很听话,并不乱跑。有时,我带它去田野上玩,它也会撒一下欢,在田野上疯跑一阵,但我一叫它,它便马上跑到我的身边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便对它完全放松了警惕,取下了它脖子上的绳套,让它彻底自由了。可是,仅仅过了两天,它就不见了。我四处寻找未果。父亲说,别找了,它肯定跑到亲戚家去了。我们都不大相信,因为县城离我们家好几十里路,中间要过三条河,而且一条大河上还没有桥,人们过往依靠渡船,狗怎么过去呢?再说,黄黄从来没有去过县城,如何在那么复杂的城市里找到亲戚?父亲却坚持认为,黄黄一定是找到亲戚家去了。
果然,两天后,亲戚又带着黄黄来了!这一次,我们把黄黄拴了更长时间才放开,但放开后,它马上又跑到亲戚家去了,黄黄前后跑了三次后,亲戚也被感动了,不再把黄黄送来,自己想办法养起来了。看看,胡济祥之类的人是不是不如这条狗?
说到人,我想起了张和郑,此二人在同一个单位工作,都是吹牛拍马的好手。他们拍马屁的对象都是单位的一把手,通过拍马屁都获得了很多好处。后来,一把手出了点问题,调到其他单位降职使用去了,单位的二把手成了新的一把手,郑马上又贴上了,除了变着花样吹牛拍马,为了讨新的一把手欢心,他还常常把原一把手说得一无是处。但张就不同,他不再巴结新的一把手,更不说一句原一把手的坏话,这样,张就被换了一个闲职,混日子去了。背地里,单位的人议论起张和郑来,都说,郑连狗都不如。虽然没有说张,但他们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张还算得上一条真正的狗。
由此看来,做一条真正的狗,也是很不容易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