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飘泊


2020-03-26 20:50:52  苗疆客  所属诗集  阅读177 】

00个   

正月二十离故乡,
千里奔波赴浙江.
初到异地无相识,
每日闲耍堪忧伤.
静待数日得相助,
进厂喜得老乡帮.
平生未识机械图,
如今车工我来当.
在家不知出门苦,
出门方知在家强.
老板开口定工价,
千二大分也得忙.
些须小钱不在意,
先苦后甜心头装.
谁知身弱又染病,
有出无进本快光.
此时方悔昔日惰,
不学无术受苦殃.
想爹娘,
远隔千山枉断肠,
思兄姐,
鸿雁难越万里疆.
进退维谷正无计,
放眼北方拾行装.
宁波数月波不宁,
孤独辛酸加凄凉.
如今好比脱笼鸟,
中原只似一步遥.
四月十二到郑州,
大哥安排到酒楼,
亲戚开店话好说,
每月两百管音箱.
进店三月心稍定,
一波三折又发慌
荥阳小妹进店来,
情窦初开暖胸怀。
相处三月情似火,
别离有期见却难。
恋恋难舍难分时,
苏妹女友代慰情。
叹尔落花虽有意,
高山流水我无心。
恰近年关落叶黄,
孤雁南飞动乡思。
白昼流落中原地,
今日月黑归故乡。
从此天涯路茫茫,
各自珍重前程光。
一夜之间关山度,
再进黔山我还乡。
合家团聚悲且喜,
二老白发更添霜。
短暂相聚辞旧岁,
再次离乡下南疆。
大年初二辞家人,
侄女哭声今尤新。
狠心咬牙上车行,
回望车下泪频频。
一夜无语下岭南,
初三已至粤鹏城。
三哥接站到罗湖,
兄弟相见甚唏嘘。
想象现实差距大,
兄长谋生甚苦辛。
初来广东根基浅,
求职无门壁垒深。
街头叫卖烈日晒,
菜肆摆摊任雨淋。
天桥长留步,
小区亦徜徉。
最怕城管与阿S,
东躲西藏避三舍。
人在江湖不由己,
无钱寸步莫能移。
此间码头是我开,
自有大哥来收账。
保护费用不能少,
否则叫你忒不爽。
经年未见兄长面,
饱经风霜倦满容。
自身谋生已非易,
我来岂非又添愁。
兄长温言来勉励,
自古富贵勤中求。
既来之则安之,
男儿何患无出头。
罢罢罢,
切莫怕,
原来将相本无种,
横下心来打拼下。
自此心安无它意,
松泉公寓暂安身。
一室一厅五人居,
每人五百太亏人。
寄人篱下颇无奈,
一张床垫四人寝。
每日六时出门去,
华灯初上始回门。
一日三餐尽盒饭,
自带冷开防口干。
此时正卖磨刀器,
三哥带领去练摊。
菜场门口摆张桌,
一块红布一块牌。
一堆纸片一把刀,
一条凳子加张嘴。
磨刀器儿纸袋装,
敲敲刀儿就开张。
兄长叫我一旁看,
记住要点莫慌张。
可叹面皮总太薄,
到我上阵总怯场。
循循善诱慢开导,
十天半月习以常。
一日卖出十元整,
自此踏入生意场。
一年四季无定所,
四处择地时无长。
南华市场我去过,
遇上两个小流氓。
抢我东西砸我档,
还说送我上银湖。
赛格大厦常驻点,
四川女人撒过泼。
布吉涵洞最舒心,
遇一姐姐好温馨。
早出晚归快半年,
政府严打禁乱摆。
生意无着断来源,
房东添堵愁来添。
身为公仆也放刁,
收了房钱耍无奈。
立逼明日搬出去,
否则抓尔进差门。
此间人士歧北佬,
有理无钱莫胡闹。
忍气吞声搬家走,
各安天命奔东西。
屋漏偏锋连夜雨,
市区乱抓走鬼帮。
兄长苦思得长略,
布心夜市重开张。
改卖玩具兼百货,
每日傍晚摆档忙。
生意清淡仅度日,
最怕下雨天阴长。
无奈也上安琪去,
学做月饼整三月。
龙华印刷做一日,
三哥挂心叫回头。
回来重做小买卖,
苦度光阴捱时艰。
夜市场中交朋友,
布心经历受益多。
也曾暗恋邱小狐,
亦曾相遇客家刘。
古月胡和阿刘,
师兄加上何转哥。

十年飘泊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