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里的谋杀(小说)


2014-07-03 20:57:16  闲钓金江云  所属诗集  阅读1689 】

100个   

六、尾声

三个月后,梅云离开了坚持教行二十多年的衣包之地,告别了桑梓情深意重的父老乡亲,“出走”到了一所收入翻番的民办公助高级中学。四十几岁被高薪挖走,这几年在该县似乎绝无仅有,骨干教师在全国各处都是宝贝,而在贫困县稳到这个年龄的就更加难能可贵。

办理调动手续时,仇校长和县教委、人事局第一次完全彻底的意志统一,一路绿灯放行。

办完调动手续后梅云紧握住副县长兼教委主任的手差点掉下了眼泪:“我不是太看重工资待遇的人,有要走打算的话,前些年我早就跑了沿海发达地区去了。我实在是愧对各级领导和家乡父老啊!”难怪不久之后,新任县委书记对政协主席叹息:“我刚到实在不了解情况,如果早到几天的话我一定亲自找他谈话,不为留住他反而他自己还会留下来呢。在我们这种县,一个教书先生能修到如此道行,难得,难得!到头来却离开得很不愉快!今后,如果梅老师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的话,我们作为乡亲责无旁贷,决不能忘了他对我县教育做过的贡献;决不能搞人走茶凉那一套!我也相信他会尽力关照我县到他们名校就读的子弟,为家乡多培养些高素质的人才同样是间接的继续贡献嘛。”

也许是一种连锁反应吧,梅云到新学校时竟跟去了七八十个高中转学生,高兴得该校为开拓财源运筹的校长成天笑嘻嘻的,封闭式管理下的住校生可一年多带来近百万消费增长额,“梅云效应”的那点成本算得了啥?何况多数学生都是成绩很好的。接着是仇校长麾下一个学期就有六个较为出色的青年教师考进了省城的重点中学,两个教语文的还是梅云指导过的呢。没去考的也受到了一定感染,引而不发蠢蠢欲动者也有之。

不过,仇校长对党支部书记说,考到省里学校去的青年教师还不是我们学校培养起来的,那些学校不过凭地域优势侵占了我们的优质资源。有一天,糟二又私下恶狠狠地教训有点不安分的保安说:“你给我老实点!在县一中这个山头上,甚至县城之内,谁敢和我作对?梅云如何样?还不是灰溜溜地滚蛋了!”

“三川半”的千沟万壑依然汇入金沙江,推波助澜向东流去。若干年来人类自以为得计而自制的水土流失,在经过少数先省者痛心疾首的呐喊和老天爷残酷无情的报复后,终于在世纪更替之际得到了大规模的有效治理。但是那些只属于很局部区域和极少数愚氓的继续破坏生态污染环境的行为,还将会不断地顽强滋生繁殖,甚至也同样会继续进化和变异隐形,使得一江活水变清,再回到掬起就敢入口解渴的前景,显得那么遥遥无期……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静怡 106.38.252.49     2014/7/4 10:27:5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映象很深。
  •   静定慧 27.13.19.125     2014/7/3 23:53:5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学习佳作,小说短小精悍,寓意深刻!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