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在此,是为了引起人们的是非观念,良莠之分


2018-01-25 14:30:39  沃野春芹  所属诗集  阅读229 】

150个   

法庭见:余秀华郑正西对决战即将开幕;

原创 2017-05-05 诗歌杂志


诗歌江湖-谁是谁非


法 庭 见

中华诗坛名人
余秀华-郑正西
对决即将开幕







 ●余秀华——
  余秀华是近20年来我国最著名也最红的三位诗歌名人之一。另两位是汪国真和海子。红的基本标志虽非家喻户晓但众所周知,可谓大众化程度高极了。虽然它有时和诗歌的标准是两回事。
  百度说——
  余秀华1976年生于湖北钟祥石牌镇横店村,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使其行动不便,说起话来口齿不清。高中毕业后她赋闲在家;1998年她写下第一首诗,2009年正式开始写诗;截至2015年1月,她已写了2000多首。2014年11月《诗刊》发表其诗作;以《在打谷场上赶鸡》为主标题,推出了她的9首诗作并配发了其创作谈和编辑评论文章。2015年初,广西、湖南的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2016年她出版第三本诗集。她现为湖北省钟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2016年11月1日,在湘阴县举行第三届我国“农民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余秀华获“农民文学奖”特别奖,并获10万元奖金和诗一样的颁奖词。自入红道后,她先后获了十余种奖,成名诗《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诗作《我爱你》曾被歌手谱曲制作和演唱。
  1995年,19岁的她“在非自由恋爱下结婚”。2010年左右,余秀华曾欲行乞。2012年,她去温州打工。2014年,她参加由诗刊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共同主办的余秀华等5位“最低层的人”的诗歌朗诵会。
  2015年,据称其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销量分别均突破10万册,成为20年来,或说网络时代里中国销量最大的诗集。虽然这个记录仍远远地落后于汪国真。2015年,余秀华离婚。
  2017年,首届网红春晚暨“金蜘蛛奖”颁奖盛典举行,余秀华作为现象级“网红女诗人”,获得网红春晚年度网红诗人提名。
  余秀华诗,毁誉参半。诗无达诂,这很正常。恶俗与严肃,优雅或粗鄙,口语与口水,众说纷纭,角度多样。而种种对立的言词也从她的文本漫延向其他方面。
  她自己说:“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







●郑正西——
  郑正西;77岁,居南宁。
  主办名为《网络诗选》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54321000ccc,该博现为诗坛最大的综合性诗歌平台之一,截止到2017年5月5日,该博客访问数量为11,045,330人次,关注人气为106,458人。2012年以来,该博多次提出诗坛“反腐”主张,先后在山西、山东、广西召开过全国网络诗选诗会。有相当的影响力。

人物速写:郑正西

  凡是见过郑正西先生的人,大概都会同意我的看法:他与网络诗选新浪博客那个创办人有着这么大的不同。第一眼看见,他是如此谦和,低调,周到,简练。博客里的他,锋芒凌厉,得理不饶人,得罪了很多人,也让不少人恨得牙痒痒,咒他骂他,却无奈他何。
  包括我,也曾与他发生过小小的误会。几年前,因对一件事(或者某个人?我记不清了)的不同看法,被他拉进黑名单,并在一篇博文中把我和一批“黑友”并列在一起。大约半年之后,我们前嫌尽释。我们和好的过程,让我看到了他的大度。同时我很敬佩他对诗歌的无私付出。尽管如此,也还是“心有余悸”,从此学了乖,不再对他发表任何意见。怎么表述呢?或许是,多多少少的,有些敬而远之的味道。
  何况,我的朋友中,有讨厌他的,有仇恨他的。所以我一般也不与朋友谈论网络诗选。
  直到去年。某次通话中,我得知,郑正西先生的退休金,除了自己日常花销,基本上都用在了诗歌上。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别人。发稿费,出书,奖励诗人。记得当时,惊讶之余,我劝他不要那么做。我说,那些事情,有赞助就做,没赞助就可以不做。他说,我不抽烟又不喝酒,看病有公费医疗,孩子自立也不用支助,就该把多余的钱拿出来办些有益的事情。
  后来他病了。因为每天十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编稿发稿,颈椎出了问题。我劝他不要那么拼命。况且,如今白眼狼很多,你为谁辛苦为谁忙呢?这后一句话我不知道有没有说出来。但我清楚地记得,有段时间,我痛恨白眼狼们。
  必须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其实他不是为了谁,他是为了事。
  在首届网络诗选中青诗会的结束发言中,他这样表述会议的目的:招聚大家,是要一起讨论诗歌的“国家大事”,因为平常大家基本上是关注自己的诗比较多。他的话不多,不卑不亢。他说,我们请来的与会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都是实力诗人; 二,都是干净的人。不具备这两条,就没资格参加我们的诗会。我们的邀请,不是看谁的名气大,好通过“傍大款”来宣传网络诗选,网络诗选也不需要那样的宣传。
  也许正因为秉承这样的原则与理念,这次活动给我的感觉相当舒服。我本是山野之人,本能地逃避热闹场所。但这几天,我的适应不良症完全被安抚了,它舒适得睡着了。
  活动期间,当我得知,郑正西先生已是75岁高龄时,我和其他诗人一样又惊讶又敬佩。我原以为,他最多不过60左右。谁能想到,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还能这样精力充沛斗志昂扬地与文学腐败做斗争,无怨无悔年复一年地做着诗歌义工呢?啊,不是诗歌义工,义工一般只付出时间和精力,他还付出退休金。
  昨天,有一个意象跑来我的脑中,挥之不去。衰老的嘴巴里,一颗坚挺的牙齿。
对,就是他。郑正西先生。诗坛卫道士和诗歌殉道者。郑老师。
  我愿意叫他:郑老师。
  他配。
  (20150913,南宁-上海,途中/ 张洁)

  谁是谁非?是与非的标尺到底在哪儿?
  按上文所述,这些年,郑正西“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还能这样精力充沛斗志昂扬地与文学腐败做斗争,无怨无悔年复一年地做着诗歌义工”,而2017年,诗人王单单以《郑正西:为老不尊,休怪后生失礼》为题发文,“……为了赚取关注,郑正西可真是用心良苦,甚至无所不用其极,专挑新锐或著名诗人、批评家进行讽刺,谩骂,辱骂、诽谤,造谣或中伤,随便一数便有……(70人)等等,名单太长,都够出一本《实力诗人选集》了,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诗人,还有很多即将加长这个名单的诗人”。而郑正西随后又有理有据式地进行了反驳……。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法院那儿是真理?



二人因何要对簿公堂
 近年来,余郑的笔墨官司多次发生
2016年,余秀华写道

郑正西,你辛苦了

1.
  一年又过去了,我被郑老师牵肠挂肚一年,朝朝暮暮思念一年,无时无刻不念叨一年,高兴的时候辱骂一年,真是感谢直至!我们两个陌生人居然有如此交往,其情深意长不可言也!暗自想,我一个农村无知的农妇,能够让郑老师高兴,延年益寿,也是功劳一件。
2.
  本来郑老师已经对我不感兴趣了,因为我已经不红了,他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施施然,荣荣等等美女作家,以为他们发表诗歌都是靠色相。郑老师规定好诗人都没有美貌的资格,所以漂亮的诗人是郑老师辱骂的第二类对象。但是传言我要上春晚,一下子把郑老师惹恼了,到中央电视台举报我了。举报我写黄色诗歌,举报我骂人,当然别人骂我必须省略的。
3.
  我是一个诗人,对于是不是上春晚兴趣不大,至今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而且我也十分紧张,生怕自己带坏了祖国的花朵。因为连郑老师这么年纪大的人都想置我于死地,我如果成为全国人民打骂的对象怎么办?郑老师是想我死的,尽管我不认识他,根本没有任何恩怨。
4.
  郑正西在网络博客里不停侮辱我的文章在法律上已经够成了人身侵害。我一直没有对其采取法律手段,是念其年长。但是这个权利我不会放弃。网络暴力已经不是新鲜话题。我一个农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凭什么轮到别人指指点点?而且郑根本无法证明自己道德高尚。
5.
  我是写了一些黄色诗歌,但是郑老师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我的那些诗歌都被他转到自己的博客里,所以郑老师是喜欢那些诗歌的,如果法律起诉,郑老师罪加一等。我写小黄诗是我的不对,郑老师为什么传播我的这些诗歌??
6.
  面对郑老师博客那么多人的谩骂和侮辱,我一次也没有回嘴。很多人的侮辱已经超过了人的底线。如果我不够坚强,你们会害死我。
7.
  施施然,荣荣,朱零,刘年没有写黄色诗歌吧,同样遭到郑正西的举报,你如果真把自己当成包公,铁面无私我不说二话。要说人品,我们就来说说郑老师的人品,你的网络博客是金迪投资的,很多年吧。结果人家一次没给钱,你就到处骂人家,这就是铁面无私。
8.
  郑老师的网络博客干的见不得的人的事情不少,以发表诗歌的名义把一个年轻的女人拉给一个煤矿老板。我保证在起诉你的时候找到这个人证!你一直在说诗刊如何如何,你自己呢?就因为你没有单位的限制就可以胡作非为?
9.
  我是骂过人,但是郑正西在害人!我为什么骂人已经说的很清楚,因为别人先骂我,难道没有任何恩怨我就跳起来骂人。那是你老人家,不是我!我一个残疾人,动不动就被你们说脑瘫,脑残,请问我应该怎么办?说:你说的对!那是你,也不是我!
10.
  说我在诗刊发表诗歌有什么猫腻。你们说我丑得让你们恶心,难道诗刊的编辑会和我产生什么纠葛?郑老师两年了不停对我的外貌进行讽刺侮辱,说我离婚了没有人要,一个年逾古稀的人如此侮辱一个女人,他还好意思谈人品吗?
11.
  我写过陈先发,朵渔。许多诗歌语言只是语言本身。难道意淫犯法?如果犯法,你如此正直,应该直接起诉到法院,而不是把我的诗歌发在你的博客里形成第二次传播。如果我是犯罪的人,你就是帮凶,你对我的嘲笑伤害的不是我,而是更多的人。
12.
  我无意上春晚,希望你举报成功。当然你不会把我那么多好诗歌给他们看,你给他们看的只是一小部分你觉得对你有利的诗歌。
13.
  请那些骂我人品不好的人证明自己有好的人品。否则,你们都是小丑!




郑正西写给余秀华的:

  我说关于余秀华成名的几个“鬼吹灯”问题,是指无人能够解答的问题:
  1、古往今来,有没有要树立诗歌旗帜的?沈浩波有句话还是对的,他说:“倘若一个诗人名动天下,成为公众人物,社会名流。那么,不是这个诗人自己有问题,就是时代不正常。”有谁举出古今中外的例子,说明正常?
  2、《诗刊》不管怎么推余秀华,余秀华上央视,上人民日报,不管怎样正能量宣传她,如果没有她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是红不起来的。网上可查证,余秀华走红的诗歌,被谱曲的诗歌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不是她的其他诗歌。
既然这么厉害的诗歌,能让千家万户记住了的诗歌,为什么余秀华出了几本诗集,出版社不敢把“睡诗”收录?为什么《诗刊》不敢发表?为什么余秀华家乡打她“名片”时,要把“去睡你”改成“去会你”?
  余秀华出名的原因正常吗?
  3、再请看这些人真为诗歌还是背后有金钱利益驱动?
  余秀华的走红,离不开4个湖南人,他们分别是刘年、李少君、陈新文和刘清华。
《诗刊》编辑刘年来自湘西,是余秀华的第一个“伯乐”。《诗刊》副主编李少君,是湖南湘乡走出去的。他对余秀华的诗歌“开了绿灯”,二审、三审很快就通过了。《诗刊》2014年第9期下半月刊发表了余秀华的一组诗,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2014年11月10日,《诗刊》公众微信平台推出余秀华的“摇摇晃晃的人间—一位脑瘫患者的诗”之后,却引爆了一波接一波的“转载潮”。
  11月11日,也就是《诗刊》公众微信平台推介余秀华诗歌的第二天,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陈新文看到这条微信,已是当晚10时。同刘年的反应一样,陈新文也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陡增。几番打听后,当晚11时许,陈新文顺利加上了余秀华微信。得知她从来没有出过诗集,陈新文提出想帮她出一本。
  11月12日一上班,陈新文就向刘清华(湖南文艺出版社长)汇报了这个选题,当即同意签约。湖南文艺出版社给余秀华开出的条件是1万册起印、10%的版税(出版诗集的最高版税)。
  当湖南文艺出版社寄出的合同还在路上,还未到余秀华手中时,她的诗已在网上火了。 大家知道,现在出版社审稿严之又严,审去一层皮还要再审。看看余秀华诗集是怎样出来的:
  1月19日,刘清华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选题“绿色通道”,第二天选题得到批复。仅用3天时间,就拿到了所有手续。随后,设计时间表提前,设计师在极短的时间内数次修改设计草稿,最后敲定了本书端庄典雅的封面。从定稿到付印,仅用了3天时间。
2月1日上午,长沙延续了前几天的降温、大雾、阴雨。印刷厂工人如约将1万余册新书运到了湖南文艺出版社的仓库,开始发货。
  你说诗歌又不是新闻,怕发迟了没价值。他们为什么开创出书速度的史无前例,不为钱为什么?
  4、余秀华诗歌和言论,以情、爱、欲为贯穿红线,以离婚为目标。诗歌的社会题材就这么狭小吗?余秀华不满家庭婚姻是个人自由,不予干涉。但是,她离婚前的大量出轨,说成是“敢爱”,这符合国情吗?包括那些挺余者,他们真的愿意中国搞性开放而毁掉家庭吗?
  5、兴师动众,鸡飞狗跳,牺牲诗歌公共资源,炒红一个品行恶劣的余秀华,诗歌到底收获了什么?去掉那些空洞的“诗歌走向了大众”,诗歌利益一无所获。相反,搞乱了诗歌秩序,侵犯侵占了安静写诗的诗人利益。
  6、在说不出余秀华的出名理由时,一些人总说她是底层“草根”,是患疾农妇。是的,对她的生活困境可以同情和援助,但不能牺牲诗歌。只讲身份不讲表现,这和当年只看出身的“唯成分论”有何区别?

文后附录有“余秀华性幻想诗选读”

《哈欠》

  这几天有些怪怪的,明明是深秋了,心里却起了毛:想男人了!啊呀呀,想男人万岁万岁万万岁,证明俺是年轻的嘛,证明俺的生理系统是向着太阳走的嘛。好吧,为了这令人愉快的感受,咱干一杯:左手邀请右手,右手说干吧
  先给jzm打电话吧,你说没有伟大的哥哥,不行啦!我老啦,一身老头子的味,你不习惯的。没办法,人不能强求的嘛,那就换一个罗,谁呢?阿信?啊哟,好好好,这哥们人高马大,下边一定根正苗红了!可惜,电话不在服务区,呜呜咽咽,信哥哥,我的性哥哥哟!
  再换个吧,铁打的情人流水的兵。这回电话打通了,废话少说:我要和你上床!对方大叫一声:老公啊,你的情况打电话了。我双眼一黑
  黑,黑…黑鱼,对了,他对我有意思,发短信吧:我要你的笑铺满我一身。黑鱼说:我要赖子

《狗日的王法》

土狗日的王法,没屁眼的王法
断子绝孙的王法,和他妈乱伦的王法
嫖妓女的王法,搞基的王法
流派的王法,带了一群母狗做编辑的王法
驴日的,狗捣的,王八戳的
鸡奸的,鸭压的,蚂蚁,蚂蚁怎么搞的
不死对不起gcd的王法
装腔作势的王法,虚情假意的王法
不学无术,鼠目寸光,小肚鸡肠
仗势欺人
狗说,王法是他的同类是狗的耻辱

《无题》

东海,我已经黔驴技穷了,就想和你睡觉
睡觉,睡觉,睡觉.......
为了避免我强奸你的嫌疑,我在下面
如果你累了,我就翻上去
哦,窗外杏花儿开了,花瓣纷纷扬扬
人世被我们揉来揉去,危险的很那
我是被一个竹篮飘来的
此刻,半只脚还在水里
然后我们写诗歌:
床前明月光,等等

《早上,你好》

他说十点来接她,郊外云低
就等她去
此刻,阳光穿过14楼的玻璃窗
落在她的屁股上
她蠕动了几下,它落到了乳房上
她恨不能低头去咬的乳房
如果有风,最先摇曳的是她的阴毛
在这雪白的躯体上
它有最终的发言权
但是40年了,它最芬芳的话
还在谜林深处
她的腹部,烫伤的痕迹还在
-----在他的城市容易走神
哈,这个小个子40岁的女人
会在他敲门的前一分钟
迅速把衣服穿上

《礼轻人意重》

“千里送阴毛,礼轻人意重”
给你发了这样一个信息,我就去泡茶了
秋天,该喝菊花茶了,祛火,止伤
我知道你会恶狠狠地大叫:你这个疯子,变态狂
这时候菊花一朵朵浮了上来
沉重,忧伤
我能怎么样呢,一万根鹅毛编成被子
你也拒绝取暖
而我的心早就送给你了,这皮囊多么轻
最轻的不过一根阴毛

《读朵渔的诗》

我爱上了他,并产生了和他交合的冲动
但是上午的阳光太强烈了,他应该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和他做爱应该在雨里完成
雨越大越好。事后他一定会记下他阴茎的状况
把这个时间后推许多年
我不会因为孤独和一个人做爱
他也应该如此
但是如何摘出我的羞耻之心是必须之事
我应该蒙上他的眼睛
我不确定他能看到什么,但是许多事情
瞄一眼就穿了
好像在上帝面前脱下衣衫:我改变着他给我的
来龙去脉
如果雨让我愈加坚硬
就是说我不讨好他,而让他在一个动作上
完成一首失败之诗

《和村民郑西拉喝酒》

他脱了上衣,露出老年斑,褐色的松弛在皮肤上
哦,这一架还会呼吸的尸体
他把毛主席语录背的一字不差,眼泪流出
这个早年因为嫖娼坐过牢的流氓
后来在一个黑煤窑扒煤
实际上负责给煤矿老板拉皮客
后来,他跳到桌子上,脱掉裤子
——黑豆般的生殖器蜷缩在落光了体毛的腿间
他说他也曾八面威风
操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他让那些女人喊他爹,把尿尿在他嘴里
但是他现在只能给煤矿老板拉拉皮客
想操,再操不动
他哭了起来
风吹进简陋的乡村酒馆
把一根白蜡烛吹得快要熄灭

《一院子的玉米棒子多么性感》

它的黄,仅仅是一种颜色?
此刻,我的叙述中断,在一院子的玉米中间走失
我是它们其中任何一个都矫情
我是它们中间任何一个都居心不良
它们横七竖八,漫不经心
好吧,这样的高傲前我愿意低头
我粗鲁地把它们想成男人的生殖器官
我把它们踢飞起来,或者把它们踩扁
没有谁阻挡我成为一个女王
我善良地时候,也会爆米花
让它们如花地观摩
——爱情或者,寂寞
其实今年雨水少,玉米长了虫,发了霉
我确定那些虫都是女性
所以我掐死它们毫无怜悯
被虫蛀过的玉米棒子被我扔在一边
------被恶俗偷过心的人
怎么配进我的小院

《噢,章老师》

噢,你打开的明晃晃的身体
噢,这城市深处没有姓名的小旅馆
——我不相信你的肩头藏过的匕首
不相信你的胸口弯曲的八千里路程,明月,雪天
甚至,你慢慢勃起的阴茎也是我不能相信的
此刻,不断扩大的空间
我们没有可以抓住的稻草
这些年,不再说爱,也不再说做爱
噢,我疑惑着把你拉近或者推远
当我解开第二颗纽扣,突然睡眼朦胧
——这要命的中年
这要命的省略方式

《噢,章老师》

幸福如花,一开就败
这虚构的幸福,和危险的逃逸让我着迷啊
——这个时候你盯着大盘,翻盘的机会迟迟不来
要我说年纪大了,钱多了没用
爱做多了也没有用
阴茎勃起是自己的事情
传道授业也是自己的事情
在生理课上,你讲着讲着就讲到了股票
一个学生说:章老师,我投你一票
噢,章老师,只有我爱你走神的时刻
以及下课就跑往厕所的背影


初看是有些“颓荡”感吧
余秀华其他诗歌又是这样的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我爱你》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你说抱着我,如抱着一朵白云》

木质楼梯。空气里晃动着小粒蝴蝶
为了捕捉那些细语般的颤栗,我一次次探头,走神
阳光透过古老的百叶窗,轻描淡写地往下落
香樟树的气味里有蠕动的小花虫
它们的腹部有光,正在完成另一次折射

你的喉结滑动了一下,身上的气味停顿了一下
此刻,我们在第一层楼梯和第二层的连接处
我以为已经够了,但是你还在往上走
不高的合欢在不停地炸开
此刻,天空适合昏暗,适合从街上传来警报

《风吹》

黄昏里,喇叭花都闭合了。星空的蓝皱褶在一起
暗红的心幽深,疼痛,但是醒着。
它敞开过呼唤,以异族语言
风里絮语很多,都是它热爱过的。
它举着慢慢爬上来的蜗牛
给它清晰的路径

“哦,我们都喜欢这光,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春色》

眼巴巴地看着:爱着的人与另外的人交杯换盏
他们从汉江上行,一路豪取春色
——这些,都是我预备于此的,预备把一辈子交给他的
他叫她亲爱的(我从来不敢这样叫,这蛇,这雷霆,这毁灭)

我种植的美人蕉是她的,我豢养的蝴蝶是她的
我保留了半辈子干净的天空也是她的
甚至我写下的诗句,我呼唤过的声音
也是她的

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浩荡的江山里跳舞
他们不知道两岸枯黄
不认识在水边游荡衣衫单薄之人


  2017年5月9号,余秀华将不完全像现下有闲有钱有心的一部份憋醒起来的所谓著名诗人们或待著名诗人那样,在伟大祖国的万里河山吃喝玩乐拍拍照秀秀情操以表天地在我心中的存在感,她将继续摇摇欲晃晃穿过小半个中国去打官司了。而诗坛老英雄郑正西估计正严阵以待势将妖孽拿下的姿态了。官司原因在审前未知其实仍是明白中的不明了正如结果不可预测了。中国诗坛,倒是越发地好玩了。有时想,也应该好玩才是。

法律是检验诗坛问题的唯一标准?

诗篇→ 新禧··中国90后女诗13佳
诗篇→ 风味··中国90后女诗11阕
诗篇→ 芳华··中国90后女诗12萃
诗篇→ 良莠··中国90后女诗10家
视角→ 2016年中国诗歌印象
视角→ 2015年中国诗歌印象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沃野春芹 59.52.178.111     2018/1/26 14:29:43     5 楼

  • 我想说两句。看了大家的发言,还是有点高兴的。毕竟还能表达各自的态度和意见,尽管意见不一。对于余秀华我也不想过多解读。她背后的故事大家可以自己去网上搜索。我只想对事不对人的说两句。诗歌是我们大家都喜欢并且执着坚守的事情。如果诗坛的大环境被污染了,你们就不痛心吗?当然,对于这种“污染”,大家又会有不同标准。真是难办!人心难测,世事难清。各自保重吧!对于我们国家的诗歌发展,希望不要一直混沌下去!
  •   英皇骑士 218.27.139.126     2018/1/26 9:59:34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诗:乃心怀也。韵文。【品味】时间检验真理,生命开拓未来,悲欢情系你我,沉浮品味百态。
  •   乱语充数 119.179.57.194     2018/1/25 21:34:33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看来我太天真了
    也没想到有如此的荒唐
    诗歌之地是神圣的
    本人赞同尘客诗弟的观点
    问候诗友
  •   红尘客 118.100.233.25     2018/1/25 20:02:19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们看《白蛇传》,心里将法海骂透了,看《倚天屠龙记》,武林正派大举围攻光明顶欲灭魔教,我们和张无忌站在一块...
    诗歌江湖...又是"正派"围剿"邪教"?
    其实都是乱像,一个老而不弱,一个残而强势,一反从前的观念,而另一个现像是...谁都可以写艳情或黄诗,但是,千万别红,红了,哪怕有一百首好诗也会让人套上"邪"派。
    其实,大多数人都会明白,也会分辨,诗是无毒的,有毒的是人心。
    但愿此事尽快彻底过去。。
    (若不是大力宣传,我还真不会看见这些诗呢。。)
  •   心路 27.18.254.131     2018/1/25 18:45:05     1 楼

  • 余秀华是有天赋的诗人。不能说他写了几首所谓低俗的诗,就把她看作低俗的诗人。她诗歌的主题,主流是好的。发现余秀华的刘年,诗歌也写得很好。郑正西,本人对他了解不多,不好多说。就我看到的他们之间的一些争论而言,觉得此人有点像个伪道士。我想作为一个写诗的人,郑正西首先要做的是写出哪怕一首好诗,而不是整天把自己打扮得多么高尚,替社会“卫道”。

    谢谢诗友转载,让我们开了眼界。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