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杂感二


2015-03-29 06:03:26  愚为  所属诗集  阅读680 】

100个   

来深圳是偶然,来深圳打工挣钱成了我的必然。


前30年在四川活,是巴山蜀水养育了我,在顺庆府的边边长大,在蓬安的角角里长大,在济渡的两河口长大。从小就与猪粪、狗粪、牛粪、茅粪打交到,注定是要走过闻臭的年代。印象中的公社干部、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是我眼里的神!

开斗争大会,吊鸭扑水,跪瓦沾子,这都是大人们想出来的!整出来的!在我个人的字典里,人、天生就知道整人!但也有人天生就知道去偷偷帮助人,这就是正与邪、好与坏的不同,我从小见父母私下接济乡邻,他们偷偷交谈,但不知道他们谈些什么,无非是对与错的事,可惜都老了.还没弄过对与错的真理岀来就变老了,心有不甘.在那个年代叫什么什么娃,叫什么什么妹崽,有的在,有的没在,有的当官了,有的下狱挨千刀了、抵炮眼了、吃子弹了,也有的为人楷模,成的成家,添的添孙,那一代老了,恩怨也老了,看不见他们当年那种摔开膀子露出胸堂的牛气,吵啊、打啊、斗啊、恶啊、狠啊!一切都蒸发了、没有了,院子里静静的,周围仅剩下蟋蟀声和惊人刺耳的蜱鸣声,似乎感觉到这里的人变少了,自然界里的虫鸟野兽变多了,似乎这里以后要被它们占领!原本这里的公社大队生产队哪里去了?那一家人哪里去了,以后会有人相信这里曾有过他们火热的年代,无私的年代,全天下你监督我、我监督你,妻子可以举报丈夫,儿子可以举报老子,如今没有了,猫狗没有了,房子破的破,烂的烂,倒的倒,听不到当年爷爷、奶奶、伯父、伯母和大大小小的保保们的叫声、笑声和闹声。一切都静了下来,儿时眼里的大人成堆、大人成团、大人成组,怎么都不在了?那种忙碌的景象没有了,沉寂了,似乎曾经的喧器在变成原始,变成腐烂,变成了空气再被拿去分解,院子里只有一户人家,从清末搬来直到今天,留守的主人都没走过,一直守在这里。她的儿子儿媳是这里最忠实的主人,我替这里的土地菩萨感激她,她二十几岁就守寡了,含辛茹苦带大了一对儿女,改革开放后她儿子是靠拉马发财的!一个村.一个队.一个院子,就她家的房子没倒、没烂.没朽.也没改,依旧象我小时候见过的一样.象山里的石头一样立着,会芳保保见到我和我妈回老家看祖屋,半眯着挣不开的老花眼,象是看天外来客一样,你们怎么回来了?二十多年了,清明节了,你们也该回来看看了,儿子,(这是刘保保和大妈对我的一贯叫法)你从哪里回来?外面好吗?我见她老成了老屋前的陀柏树,听完了保保的问候,我哭了,同小时候哭的一样,伤心极了!妈妈也象小时候一样,摸着我比她们还白的白头安慰我说:"孩子别哭,我们过来了,见到会芳保保要开心些!",我止不住地把泪流,妈妈他们也止不住的把话聊,聊过去.聊今生.聊现在,聊院子里的老人就只剩下她们二老了,一个是二几年和一个三几年,她们这次聊是大胆地聊.开心的聊.不怕被揭发了.也不怕被抓.被斗.周围没有了当年的狗叫和猪叫.牛叫和猫叫,尤其是最怕的大黄狗、大黑狗和刚长牙的那一窝小狗旁边的母狗,它们可凶狠了,非歹住撕了你的裤腿不可,因为我小时候随母亲走亲串友,投队长,投书记,经常被狗咬,所以才有如此之痛恨,我一生从不养狗也不养宠物,大概知道了动物的足限性,爱心化在动物上是你的仁爱,但我觉得更该化在人心上,养动物好,但养伤小孩、伤老人、伤老弱病缠的或无辜的就不好了!这次回老家看祖屋祭袓坟唯一能欣慰的就是还能听到两位老人爽朗的说话声、叹气声、和荡气回肠的笑声!特别是那次生产队分鱼的回忆,更令我笔墨发痒,我想把这段回忆写成一个故事,一个我小时候的缩影。(待续)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龙山村民 116.230.28.95     2015/5/6 8:06:32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时间穿越情感不断
    读后我与你一起沉思
  •   白果  113.248.83.124     2015/4/6 10:48:0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肺腑之言,感人至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