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2017诗选(下)


2017-12-31 21:38:47  杜牧野  所属诗集  阅读1339 】

300个   

牧野2017诗选(下)

杜牧野


☆ 会跳舞的灯盏

会跳舞的灯盏
是一个原始部落
或原始部落的头领
它旷古、辽远、清静、温馨
远离尘沙喧嚣、嘈杂刺耳……

会跳舞的灯盏是一只火鸟
在黑暗里点亮一片牧场
夜风徐徐,野草青青
它的鸣叫唤醒天堂诸神
星星开始闪烁
把更大更多的寂寥汇聚于空阔

月亮出来了,挂在心脏左边
右边的山像一条随时起航的船
无垠处深蓝的天,仿佛深蓝的水
浪花起、落、动作很缓慢

所以在这人世间
我把莲花出了污泥的绽、开、放
以及一瓣一瓣凋谢的模样
看得清清楚楚……

会跳舞的灯盏
照亮我在古时候
就用诗歌建起了一座村庄

我发现在红尘中
所能遇见的朋友都是某一世里
欠情的、欠债的、欠命的人
尤其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亲戚
或许在上一辈子就是仇人、冤家

因此我在灯下用词语造世
造人、造村庄……
村庄里有鸡鸭、牛羊、情和爱

我晓得此生唯诗歌没有背叛我
诗是我的至真至纯至朴和良心
是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不容任何恶势力来伤害
诗歌的美好田园、悲悯哀伤
和正义……

会跳舞的灯盏
头顶有浩瀚的思想
沉默在眼下不会永久沉默

有时我不是在哭
因为好多诗句里的植物
需要我用泪水浇灌
哪怕在浇灌的时候
血脉不停涌动、冲击、拍打我
长长的心堤……

2017-07-19


☆ 南风吹

南风吹,在低处、草尖上
黑白交替,日月轮回
谁心上有一条犀牛江
渔翁、大网、一树风景
唱着乞巧歌摘果子的姑娘

而仇池山像一条搁浅多年的船
身下是沧海变成的桑田
三万亩米粮川……

石榴花开,它们不是蝴蝶
却如成群结队的上古音符
徐徐漾动燃烧的火苗
在伏羲崖上翩翩起舞

我知道伏羲是我的先祖
我知道他弹的不是古筝
但西石勺舀起的水
却似甜蜜母乳
滋养了几千年华夏文明

八卦里的周天那么广阔,深邃
玄奥,还有妙不可言的南风

南风吹,在陇南,在高处
极目秦天汉地,历史的长河
两岸麦花飘香,牛羊迤逦
蚂蚱驮着悠扬的叫声四处回荡

万物前,我身清爽
万物后,我心空明
尘世中,此时须无声
抱胸间大壑!任善良,温软
穿行——静听灵台禅音……

2017-07-21


☆ 盛夏的一碗凉水

盛夏、三伏、火热、炙烤
一路上这些词汇让我大汗淋漓
终于来到晚霞湖边。往坝岸上一蹲
仿佛听到去年的乞巧歌声
嫩嫩地细细地钻进胸膛中

风、也轻轻地钻进胸膛中
慢慢,那个被晒得低矮的人
从思维里站起
迷离眼神渐渐清澈,灵台突亮
心似明镜啊晚霞湖!
你此刻是我缓缓捧到嘴上的
一碗凉水……

2017-07-23


☆ 老家的颜色

一位中年人回到老家
站在门口,目光有些远有些深
动作胆怯,笑容在脸上小心翼翼
生怕被门不认识了似的
生怕开门的人表情一下很陌生
生怕不是那群鸡鸭、那只黑狗
那棵苹果树下吸旱烟的父亲
和匆匆而来的母亲的,颜色
清贫的颜色、慈祥的颜色
老家的颜色……

晚霞落在了老槐树上
其实,父母像西陲的夕阳
已走过这个世界,早落到了——
山的那边……

一位中年人在古老亲切的意绪里
使劲把一股股悲凉揉进皱纹
推进胸膛不让溢出来
嘴唇翕动着颤抖着,慢慢靠近
嘿嘿你好——你好吗——

南竹林里悄悄穿过的光影、时间
微风中不时闪现的童年的小无邪
小天真。稚嫩的细细的谣曲
羊胡子草上行走的水声
黄昏,夜来香把手臂伸出栅栏
枝叶沁满苦甜味,粗茶的苦甜味
新麦的浆甜味……

一个少年跨出耳房门
看见夜已躺在园子里纳凉
一箩桑叶正侧着身子奶孩子
葵花仰望高空,一眼穿不透底的
蓝!星星有玛瑙的颜色
有眼珠的颜色。月亮之下
村庄的颜色是老家的颜色

朦胧里我的模糊迷离的诗行
月辉——已打湿了青青玉米林

2017-07-23


☆ 光影流年里的疼



美梦、风景、遐想、在光影里
你无忧无虑走在小河边的模样
突然!紧紧扯住的心……

一种疼,让人倒吸一口冷气
一种爱,默默无声!



时间是一些亮亮的音符
在树叶丛中跳跃、闪动
一秒、一分……擦肩而过时
它褪得让你看不清它的本色了

某些事物变成苍白
想不起它们是怎么来的、走的
怎么被你忽略的、丢失的



例如昨天
一位老人拉着二胡
他把一些有声有色的记忆
留在一首古老的曲子里

例如高山、流水
一片青郁稼禾,在静静夜色下
两眼清泉,两个月亮在洗浴
她们映在泉中的瓷、玉
涟漪涌动的一圈一圈欢乐
一层压过一层的幸福
双桨荡起,弯弯的小船
漾出水面的歌声和笑声
只有用心灵,才能听到



现在天空深蓝,夜翻了个身
把孩子踢开的被子重新盖好
然后再小心地转过身子
继续搂住累了一天的爱人

没有一丝风
枝条和叶子没有发出唰唰声
露水也很安静
它们只是睁开一只只晶莹的眼睛
望着大白菜紧紧吻住土地的唇……



几十年了
你还穿这么朴素的衬衫
白裙子上的胡麻花
在记忆里就从未凋谢过……

而风,把多少个夏
在你衬衫上刮过
雨,把多少辛酸
从你裙子上打落……

有时我站在秋的半山腰
望着你渐渐消瘦的身板
渐渐贫瘠的田地
不由地捂紧心上那片荒凉悲悯

一种疼让人无能为力
一种爱只能远远凝望不敢靠近……



曾几何时
你无忧无虑走过青春
回头,却怎么也找不见
被忽略被丢失了的年龄

两眼清泉,两个月亮
你记忆里的一位老人
一把二胡——音韵流淌进
古老的村庄,村庄的某处
存放着一个远方,远方的远方
存放着一首诗的意境和忧伤



例如某个夜晚的某个时辰
大白菜紧紧吻住土地的唇

天亮了,高山上放羊,鞭儿甩响
胡麻花开,蓝透心……

云淡风轻的生活,朴素的爱
让人生不定在哪个路口
紧紧捂住心上的,疼……

2017-07-25


☆ 晒“六”

二零一七,闰六月
初六之晨,天放晴
打开二楼窗户
有几朵乌云迎头而来
它们满身的雨色还未褪净
像没拧干的洗脸毛巾一样
一时还显不出轻若飘絮的白来

但就在我打开窗户的一瞬
雨已经是过去的雨
云已经是过眼的云了……

今天六月六
按乡俗是要晒“六”的
把潮褥子潮被子潮床单潮衣服
——潮湿了一年的身体
体内某些生锈的零部件
包括心、和心上一些有必要晒干
或晒化的“杂事物”全搬出门……

这个晒干,和风干是两回事
生活中有的东西是风不干
吹不走的。只有在太阳下暴晒
才能消毒灭菌灭了它们

就像晒一年里不知不觉吸食你
好多血肉的虫子、虱子一般
但这些家伙究竟吃掉了你
多少斤血肉呢?能算得清吗?
因此这是一笔糊涂帐

万幸的是今年有两个六月
晒了前“六”再晒它一次后“六”
尽管虫子虱子年年都消灭不干净
但像打老虎打苍蝇一样
多打多晒几次肯定是有好处的!

2017-07-28


☆ 在西汉水以北

在西汉水以北
一位落难的诗人还行走在唐朝
一首苦寒的诗里
从起句的大雪鹅毛
到接句的鹅毛大雪
你的脚步一直未曾停留……

突然,一股股寒风吹过寒峡
趔趄的诗,没来及关上心窗
有半句话像半截骨刺
被冻结在了心尖上

然后那些冷得瑟瑟发抖的词
一个一个被串成洁白的冰凌花
挂在了沿途的树枝上……

在西汉水以北
冬日苍茫的前路
一直和后路不停道着别!
风挥动一条汗巾
一条古时候青色的汗巾
只能擦拭诗行里挤出的眼泪
却擦不到这位老人心上的病痛
更擦不出唐朝身上的体温

尽管西城不远,仇池在望
你却已无力束衣整冠
一唱三叹、附庸风雅……

“何当一茅屋,送老白云边”
——就这点愿望
几千年了你都没有实现

叫杜甫的我的先人、老祖宗
你怎么还在西汉水以北
怎么还未走出寒峡——
走出你寒冷的诗句
走出我寒冷的诗句……

2017-07-29


☆ 七月流火 . 八月未央

天刚擦黑,落霞寨以西
一轮大火球缓缓落于山后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
南风的脚步未停
果子还在树上晃动
诗歌,还在蒹葭中吟哦

所以:七月流火,流的不是火
是流进初夜的微凉
连接八月尚未结束的时光

燕子河在倒淌
喇叭花正爬上木架子房梁
苞谷林还在南风里晃动
一群麻雀像麦粒脱去的衣壳
呼啦啦从《诗经》中扬起
哗啦啦在《诗经》中落下

田野上,一坨坨的青
像画布里被水彩洇湿的池塘
那一块快黄
如刀笔割伤的草料场

现在,你想停下画笔
关上诗歌的门窗是没有用的
我乞巧的姊姊、妹妹
因为农民的脚步未停
晚霞湖的水尚未变凉
九月的冷还远,天正透心地蓝……

2017-07-30


☆ 旗 帜

三十一日中午
我突然想到祖国
现在就是一条航船
徐缓、但却沉稳
以安详的姿态从容行进在
“世界”这条“大河”中

明天就是八月一日
我看到祖国正在做着减法
减去了很多“工整”的形式
口号、高音和嘈切
以压倒性的浑厚之力
引导着滚滚铁流
驶向温良、正义、和平的彼岸

所以我今天豪气干云
坚毅、凛然地轻松上阵
因为我减去了很多身心重负
只记得: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八月一日的朝阳升起时
我心上有一面旗帜
插在“和平世界”的最高峰……

2017-07-31


☆ 秦风 . 立秋

一夜大雨,今日立秋
雨和秋把风织成一张网
斜斜地、轻轻地、挂在西陲

眼前的晚霞湖微微颤动
如一首诗里江南的美景
漾出的水声雾濛濛一片

莽莽苍苍的芦苇站在两岸
头脸朝天
我没看见丽人打伞……

今日立秋,我逆流
而上,用方言打探你的行踪

在落霞寨
我只听到你在秦风里的传说
而童年时唱过的童谣
已无法找寻

此刻水未变瘦,山尚未寒
我却步入中年……

溯游从之,道阻且右
湿地上的风,叫秋风
芦苇萋萋青青
有古装意韵,娉娉婷婷

露珠凝霜还早,还能
一颗望着另一颗的眼睛

那么多只纯净透明的眼睛
没有一只,是望着我的……

2017-08-07


☆ 我不说你也知道

去掉一般叙事
把 被春夏堵实的日子 镂空
因为秋天来了
我不说,你也知道……

打工仔的女人被拐跑
去年他没回老家,过年
父亲把初春的一场雪灾
扫地出门。母亲把儿媳妇
埋在雪地里的那双破鞋
用泪水重新冰封

因为两个孩子憨小
像两只蚂蚁,尚未学会上树
尚未学会搬家
他们的日子,还很长……

有些希望,永远活在希望里
有些女人,咋看都是三月的桃花
有些桃花,咋看都是伤疤!
有些话,我不说你也知道……

夏天仍在不远的路口回头张望
暴雨和惊雷拖着狼尾巴
被洪水冲垮的河堤还没来及修补
像心空的几片,愁云
时不时溜出家门
让含在眼里的蓝天忧郁、伤感!

立秋第一天,地震九寨
第三天,车祸豫——陕
我身在陇南
面对泥石流中的文县
武、康、徽,惊魂未定的西成
…………

去掉小的疼痛
很多大面积的悲哀
我不说,你也知道……

此刻,把被春夏镂空了的日子
缝补!因为初秋的灾难
因为灾难中还有那么多
那么多挂在枝头的果实
等待着我们……

2017-08-13


☆ 早上好

早上好!
一声问候
把昨夜和今天分开

这种再平常不过的方式
一直提醒我要分清“黑白”
明辨是非
在这个世界生存,不易!

每一个“早上好”都是新的
尽管在每一声早上好后
我一步步走向衰老
可我还是越来越贪恋每一顿
午餐、每一次和黄昏的邂逅

你看我
在这尘世行走多么孤独
但我的诗歌却不寂寞
包括一声声问候!

你温情脉脉的眸子
把我年迈的一个个“晚安”
送走!让一场场美梦
把昨天和今夜分开

而又一个新鲜的黎明
一定会等着我,活过来
——早上好!亲爱的!

2017-08-15


☆ 在风中(之一)

蓝粗布衣裳
胳膊腿细致健康
西北风穿过叶子
吹斜,疼到指尖的苍凉

坡上绽开了几瓣的守望
嘴角紧抿的相思
谁把歌声堵在半路上
悠悠地回荡于心房

你就是一枝兰花花
我是你赶着的九只绵羊里
最不听话的那一只

有时我故意把羊毛弄脏
偷吃一嘴地边的庄稼
你却从不追究为什么?

那个黄昏
我赖在你身后的土坡上不走
除了被大声呵斥
你怎么就不晓得,一只羊
悲伤地盯着风,慢慢
把“乡愁”从你身边
吹远……

2017-09-13


☆ 独钓秋风



投下钓竿
我才发现这片湖水
在前一刻是多么地宁静

水现在被我捅了个窟窿
锐利的鱼钩拖着无色的线
游向未知。水瞬间合拢
看不到一丝伤痕



快十七点三十分了
秋风依旧宅着,没动
估计还挂在网上
潜入水底,私聊……

日子很平实,安康
我坐在九月的晚霞湖边
坐在岁月深处的一个好钓位上
嗅着思绪里透明的空气
空气中弥散的淡淡的鱼腥……



突然,谁领鰾起步、前进
风动了,倾斜四十五度
往水下拉、闷鰾、潜逃

我迅速抖竿
让锋利的钩刺进秋风的嘴
挂牢秋风的身体……

一股风暴在晚霞湖的内心
旋转,在我的内心旋转
急速地,大约七斤多些秋色
被甩上岸,是一条黄花鲤!
我和它都大汗淋漓……



我把黄昏捅了个窟窿
与长天一色的秋水火花四溅
像一场战争

打扫完战场
这人间的伤遁于无形

也许在内里
被一只大手捂住
或被此刻安详的表情藏匿



这些天我忙忙火火
却还是碌碌无为

我吃惊地看到
背后的苞谷林都已失落地
瘪着肚子站在秋风里

但它们为何显得很自豪很满足
幸福轻松,笑模笑样地
望着自己的男人背着自己的孩子
往家赶

看来是我在秋风里失落了
如湖边的树叶有些黄了
几枚悄无声息经过一首诗的身边
脸红红的稍显慌张,害羞
却落给了诗,一眼的悲凉……



渔鰾已是第六次头枕水面
它假装冬眠,纹丝不动
仿佛一支灸针
插在日子的臀部……



我突然想: 一只流浪猫
能感知一条美人鱼的疼
究竟疼在哪个部位?
痛到哪个痛点?有多痛?

而一个人是否
真正知晓另一个人的艰难
它处在生活的哪半寸骨头上
曲折进骨髓和灵魂里有多深?

假如我们相爱着
并且还患有几十年的——
风湿性爱情关节炎



今日静坐晚霞湖畔
——独钓秋风
蓦然发现在这多半辈子里
我不但把水捅了个窟窿
把黄昏把黑夜和梦捅了个窟窿
还把四季捅了个窟窿
把人间岁月尘世捅了个窟窿
更把我唯一的爱情
也捅了个窟窿……

2017-09-20


☆ 风在路上

风站住要歇会儿
我在诗经的某个岔路口
正好也想歇会儿

坐下来,心上很静
像一块古砖无声无息
风就站在风中

稍微回了回头,欠了欠腰
晚霞湖边的蒹葭就成了秦风
手搭凉棚,倾斜身子望向老家
老家的巧娘娘、巧女、巧歌、巧芽
也成了秦风……

风还在路上——
花几百年时间慢慢刮过
刮过西汉东汉的蓝瓦——

来到长安
我的女人就是盛世大唐
大唐的开元城里飘着的乐府
七律、五言……

我大爷杜甫穿过西和的寒峡
上仇池,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若干年后我二爷杜牧山行
恰遇风在吹杨柳,风还在吹杨柳
落下的和仍在树上呼救的霜叶
却是红过了那二月里的花呀!

他老人家
此刻是否还夜泊于枫桥
渔火让满天霜、暖和了吗?
几句诗捂热了愁着的身子骨
和梦了吗?

夜半,江风起
客船被吹得左右摇摆
钟声亦被吹得左右摇摆

又是风,在路上
我边走边吟: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你把我带到了谁的词里
站在北宋、南宋的两岸
黄菊矢车、细雨惆秋

瘦马行于古道,西风吹埙
得得蹄声把孤独的旷野叫醒
把伊的思念又一次敲疼

谁染两鬓霜花,谁手捧心
寻你不见,寻你不见
断肠人在天边……

2017-09-23


☆ 心 病

病在心上藏着
不敢在朋友圈抖漏半点风声
秋凉了,谁会把一句叮咛
装在衣兜里呢!

例如思念,只会在心里
最疼最暖和的地方
美人一样发呆

发呆的古装的木墩
结实如臀、古香古色
月白长裙拽地,腰束绫罗
长发披肩,便是汉妃

敞开三分之二的胸
高绾云鬓,那思念
就成了唐朝的一支银簪

簪能美人,也能试毒
但却不能治病。有些病
连老中药也无法治愈

就像一块心病
从《长恨歌》害到《琵琶行》
从微博害到微信
不但没有治好
还不敢在朋友圈抖漏半点风声

惹急了你便私信一句:
“从前的车马很慢,一生
只够爱一个人”

亲!秋凉了,该加衣裳了
要不我向老员外借辆马车
给你把衣裳送到匈奴来
好吗?嗯哪!么么哒

2017-10-17


☆ 野 菊

从未仔细瞧过她们的脸
穿装就更不用说了
秋天,是那么高的天
那么大的凉
那么远的空寂无人打扮
任一些幽微的惆怅撩起衣襟
浅浅打湿乡愁

晨雾有时就缠上了腰
乡音里飘出的烤苞谷味
窜入肺腑
我却从未认真地品咂她的香
从未认真地走进她身后
雾深处的岁月

就像这么大的世事
这么大的山里
一个人的孤单混进一群落叶
独自凄清地飘零

打着口哨的那首老歌
穿过心中的谷底
谷底很长——我还是
没好好看一眼路边的野菊
她们此刻穿装有多朴素
脸盘有多小?
谁的眉毛细梭,眼神如水……

抬头望去
风霜正一口一口把枝头的爱
吹老
可她们依旧一如既往地
黄着、灿灿地
像刨了半天土豆的二妹三妹
刚走到地埂边准备休息……

2017-10-17


☆ 落叶都在尘世奔跑

我的尘世就是这座山
满地萧瑟,一路寂寞
树木的颜色已入暮年
红的红、黄的黄、一片重阳
重阳之巅,啃草的那只羊
身边已没有了我的娘!

落叶飘飘
跌落人间的感慨、嗟叹!
都在奔跑——回忆如风……

薄晨,露水打湿青丝
微凉的光照见
一夜白了头发的怀念
怀念里越走越远的背影
我的父亲!已无烟火之色
他披在身上的尘世的灰尘
被一点点抖下、散开、绝去
沧桑遗落身后,他没有回头
我却看到了我的前景……

前路的清寒,苍茫的冷
心上的霜和哀鸣!

生命,就是这个秋
我弥留之际肝肠寸断
诀别时刻哀鸿遍野
分离的手遮住望穿的眼
孤雁飞单……

如今我含泪四处搜寻
搜寻我的根,我的脚印
往事如风,悲歌无声
落叶都在尘世奔跑
去意已决!难留,难留……

2017-10-27重阳前夜


☆ 重阳赋

山,一圈一圈,旋转
他们没有死去
一直在登高、望远、攀援
坟周围倾伏的荒草
荒草上漫步的风
风里凉嗖嗖的口哨
吹老墓碑上的灰尘

他们年年有新邻居搬来
不断增加着山的高度
生命的高度,沧桑的高度

看那经过身边的暖黄
翘着尾巴的银杏叶子
穿红衫的岁月——谁会相信
枫林已入暮年

年龄愈大愈有活力
观沧海孤帆远去
笑鸿儒面若孩童
从第一层拾级而上,步步登高
呼唤牧之的那位徐娘
比牧之的一首诗还有意境

霜叶丛中飞出一只麻雀
他把我引领到母亲的墓园
我知道,他是父亲
你看他在这山上又重生了
又和母亲辛劳地垦出一块
生长五谷的庄稼地

地边开满大片大片野菊花
慈眉如叫叶莲香的我的娘
善目就是杜麦穗我的爹……

此刻我已越第五个九
朝第九个九攀登
我知道九九之上有子美
我的爷爷!姓杜的众位老亲人
他们驾着祥云
等我爬到极顶——

九九之上——摩诘——兄弟
九九之上——重阳——美酒
醉了人生……

2017-10-28农历九月九重阳


☆ 抄写秋风

谁让雁南飞,你也飞
驾着云——
眼里盈满无根水
驭着风——
把恨恨表情,眼神
狠狠地抛在荒草丛

秋的风,四处横行
霸道的孤独
也会感冒发烧咳嗽
伤己又伤别的风……

所以这人间,亲爱的!
请别抄写我的诗!千万别
“在秋里,等你又等风”

等你等风传染上流感
我糟糕的流感
伤己又伤别的人……

你晓得伐?
我曾《坐等春风》
越过长夜越过夏
到秋之暮年——
风何来兮!风何往兮!

半路上,梦里大雪飞扬
我至今还未被冻醒
因为谁把我抄写在一张
白纸上!让秋天朗诵

朗诵感动的黄叶飘飘
落英缤纷…… 朗诵!
一直袭击着我的胸膛
我胸膛里糟糕的真情!
让秋风伤心……

2017-09-23


☆ 写诗的目的

那时候
我对哲理一知半解
从农村到城市
我一点都不先锋
面对朦胧
我只是月光下的一道
“真实”的阴影

那时候青春年少
正是君子好逑的妙龄
爱好诗歌的目的很单纯
就是想写首朗朗上口的诗
去打动翠兰姑娘的芳心

再没有其他想法,真的!

如今年事渐高
却慢慢觉得,自己写几句诗
究竟要干什么呢?
唉!没有目的了
甚至连爱好也算不上了……

有时喝二两,写三句半
诗意正好如老年斑上泛起的
那一抹醉红

它会带我再回到年轻时
翠兰姑娘的身边
静静呆一小会儿,临别
借着酒劲说几句胡话
这一生的“目的”
便已经达到了……

2017-09-25


☆ 写

除了写风写景写自然
我一直在写与此有关的“生命”
除了写人类和平、民族大义、祖国安宁
甘肃的沙漠和骆驼、陇南的乞巧和水
我还会写到我的落霞寨、爱人、子女
早餐、晚饭、白天的白、黑夜的黑
…………

我写到青稞时花椒红了
我写到苞谷时土豆在地里怀孕了
与此有关的亲人!含辛茹苦的父母
把我生养在这片尘埃……
现在,他们又把我一个人丢在了
这片寂寥空旷的世界……

所以,我还在写……

2017-9-2


☆ 我需要

我需要
孤单安静地画好眼前这个秋天
明年的秋天肯定不是今年的
这一个

说不定在下一个秋天里
一大群人会把我那张洁白的宣纸
弄脏……

在很多污言秽语中经过
只有心知道,我的哪一处器官
是干净的……

我需要一个单色调的季节
例如诗歌里大雪封山的冬天
那个冬天——
还处在零下十三度的童年
皲裂了的两腮、手背
永远无法愈合的饥饿感

那沉甸甸的冰块中
封冻着我瘦弱的快乐和简单
一缕风刮过衣袂的动作
晶莹剔透的锋芒
刺入心脏的一枚蓝雪花的锋芒
我瞬间温暖瞬间疼痛的
琥珀一样的灵魂

多么无知,由于无知,多么可爱
我!扑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在零下十三度的童年
在饥饿、冰块、琥珀色的
童话里……

后来,后来——
我和一大群人谈诗、写诗!
好多次摁着诗的头扳开诗的嘴
把他灌醉——我东倒西歪
摇摇晃晃的眼,瞅着一张张
素净的面孔,一棵棵嫩嫩的白菜
不一会儿就被变成了一道道荤菜

我忘了初心
忘了这一生只为爱一个人而写诗
如今,我为何要虚假地
为一群人而写诗……

所以,我必需要躲进一罐茶里
慢慢回味自己以前的羞耻
熬煎自己刚刚经受的屈辱
挖个坑,埋掉失去的那只“足”
那个身体……

现在我不要电话、钟表、日历
养只公鸡就行,制盏油灯就好
然后,我需要“我的需要越来越少”
少到只剩轻松快乐——

隔三差五,和舞伴跳跳舞、嗨嗨歌
要不就找几位不懂诗也不爱诗的朋友
喝喝小酒,谈谈生活,说说子女……

大多时候
我就想在自己的一本字帖里
静悄悄地涂染秋色……

2017-09-27


☆ 生命就是一场燃烧

一片草场,水从身上流过
——身体生出沟壑
蜿蜒迂回,曲线环绕
小鱼、蜻蜓、蝴蝶、鸟雀
鸣叫、飞翔、做窝、生儿育女
身体生出四季,草开始轮回
初冬,草被老迈的牧人点燃……

嫩芽遍地的早晨
春天看见了阳光
田野看见了淡蓝的风
我握紧一支羊毫
开始从草场右边向左边泼墨
我是纯毛笔时代的书生
挥起仇池狼粗毛里冒出的一股青烟
间或,挥舞犬戎上空那朵云
身上捻下的大把白棉丝

素弦轻吟,南歌袅袅
秦音里的我就是一棵树
两位老人背靠着我歇脚
他们揩去额头沁出的细汗
谈论着生活、人间
悠然地将一锅旱烟抽成往事
就超前路走了——下午
几个姑娘手拉手环抱住我
叽叽喳喳猜想我的年龄
吃完水果后她们也超前路走了
而我突然发现
自己已是满地浓荫
开心的笑声火苗一样在心头漾动……

有一天,一根树枝掉在地上
开始迸溅火星,明明灭灭
时断时续,不知过了多少岁月
身旁不经意伸出另一根树枝
攀绕住我,我们慢慢升温
从内到外,渐渐蔓延到四肢
霜来,护住心脉
雪来,相互拢住中间最旺的火
我们抱紧那团“爱”取暖
让此后的风雨去洗过往流年……

当发现
我们其实就是彼此的浓荫、枝干
一根肋骨时——
我们已经变成了“碳”
已相信了命运和缘——

静静感受两颗心,跳成一颗心时
火愈烧愈旺,夜尚未央……
当看到风尘仆仆的过客、路人
亲戚朋友、可爱的子子孙孙
都伸出手在我们的火焰上取暖时
咱俩温柔地四目相对
无声地、会心地笑了……

2017-10-31


☆ 不想把日子过得太快

尽管冬已来临
我却不想把日子过得太快
务做了近一年的菜园里
如今还是一个人在忙碌
例如清理一棵卷心菜的孤独
仿佛有拔不干净的白发
不可改变地越拔越多的心病
苍老、衰败、一下一下尖细的疼

园边的几杆蜀葵已经枯黄
我却不想立即把它们砍倒
因为去走亲戚的人,日子长了
还未回家。我是想让你看见
走时栽的这几株植物
等你等成了什么模样
还有地埂上的麻瞢子草,荒了
我却不敢去割掉它们
我怕那些荒凉无处栖身
会呼啦啦撞开我的心门……

我真不想把日子过得太快
既然该去的已经去了
就把一些遗憾和难过冬藏起来
别让眼睛和嘴巴泄露自己的秘密
一个人悠悠地把阴天过出蓝天
阳光它躲都躲不开我的伤疤
我翻来翻去让它仔细抚摸、温暖
在盼望和等待的缝隙里
看一群麻雀飞来、又飞走
我总会等到不怕生的那一只
眉开眼笑风尘仆仆地回窝——
回窝和我慢慢过好这个冬天

因为,我也是她眼中
不怕生的那只麻雀……

2017-11-7


☆ 一首诗在路上

一首诗在路上
首先要有个标题
例如“一带一路”
然后是一串动词……

他们各背着各的行囊
各背着各的人间烟火
童年趣事、爱情经历
困顿、富饶、清瘦、婀娜
以及善良正义和悲悯……

他们在路上
打着伞,这是必须的
八月的陇南多雨
乞巧的女儿都穿着单凉衫
和青春约会的一个个名词
都穿着单凉衫

例如豆蔻年华的杜二妮
站在晚霞湖的蒹葭里
她小巧玲珑,曲线分明
左手捏兰花,右手捧《诗经》
秦风正吹斜素衣罗裙
腰间丝带飘起
一片白白的云

2017-11-16


☆ 一首诗还在路上

一首诗还在路上
背着风雨雷电,去年的霜雪
内心的温柔和思念
咸咸的泪,轻微的感冒发烧
还有一壶不太年轻的酒

在异地的夜深处歇歇脚
打开网络
和她发来的一个表情握握手
感觉西汉水一直都在身边
从未走远……

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犹如诗句里的顿号——
乍一见面,才发现我和诗人
分开已经好几年

有一种温暖是拥抱出来的
有一种亲切无需语言
我们都是山里的野艾草
一条河把彼此隔在两岸
千帆过尽,谁都无暇去看
世上那么多的风景

此刻,久别重逢的两只杯子
面对面坐着,点头、微笑
讷言、朴拙——

还有别的事物听不懂的
两株植物的对白
看似是积攒了几十年的心病
生活中的沧桑、沉默和疼痛

把疼痛云淡风轻地斟满茶杯
饮了,就是过去
明天一大早,继续上路
边走边回忆
一首诗里那个美好的人

2017-11-16


☆ 断 带

你就把我当一根坡上的荒草
已经败给了西北风
烧寒衣时哭的声气都结了冰
所以我回来的路不是阳关道
恰似黄泉,恰似望乡台
我愿意爬涉,过冷透了的关河
对岸炊烟袅袅,有柴薪味
古旧的人和狗蹲在土坯墙下
老门环扣、房脊兽、玉米串
黄昏的颜色
一盆火的喷嚏打醒一罐茶
有人开始唠叨不休
尽是陈谷子烂糜子
灯焰如一顽童骑在先人脖子上
上跳下窜,而灯台已哈欠连天
这个世界很温暖,很平安……

你就把我当秋后那只已死的蚂蚱
注定不回来和你当塑料袋了
熟料袋既是垃圾又要装垃圾
就像不离手的手机
天天清理垃圾病毒
自己却是不折不扣的垃圾病毒
例如网络论坛,满世界的蝗虫啊
每天拉那么多的粪便
却看不见拉屎者的真实嘴脸
所以这边很好!
谁愿意回来再做一张破网呢?
既当清洁工又要挨骂……

2017-11-20


☆ 我该如何称呼自己

洒家好酒
但现在胃天天疼我
疼急了我叩头作揖
把“洒家”降低到“在下”
把“朕”降低为“奴”!

有时我自称寡人、孤家、哀家
但请各位别误会

“寡”是生活寡淡的寡
世间物事寡寡流情……
哀是我母亲早没了
留着我在尘埃里哀哀而行
孤就是父亲也跟着母亲走了
我便从哀子变成了“孤哀子”

那么“家”呢?
家是父母在世时我多轻松啊!
动不动潇洒的自称“洒家”
而如今我只能在守孝的三年里
远路风尘“急急如丧家之犬”

三十以后才明白的事
快知天命了才明白
所以我现在活得慢,吃的淡
糊涂混过了这些年
却常常拿不准如何称呼自己

更拿不准生活刁难我了
我该回头如何刁难生活
比如你七日不起灶
我是不是该让你七七四十九天
不知肉味

比如你常常逼迫我打针吃药
我是不是从今天开始
拒绝打吊针吃西药片片呢?

再比如!
你老嘲讽我:“连姓啥都忘了”
我的上神!
那我该如何称呼自己?

2017-12-07


☆ 中年以后

中年以后,心上再无三国
只有卧牛、茅庐、洗衣的老哥
想起一句很妙的话
赶紧甩甩手上的水珠
拿毛笔把它记下
不是天道酬勤、不是鞠躬尽瘁
那些美好如黑蝌蚪的字
不能任其随波流失

中年以后,远离聊斋
远离这世间一切妖魔鬼怪
千万别去西游!学会同情白骨精
绝不巴结如来、唐僧……
该了却的心愿尽早了却
不行动可能一夜之间就没机会了
尤其别再重情
把红楼从梦里赶出去
如果害上某种病
带到泉下也是治不好的

中年以后,心上再无江湖
做好健康快乐这件大事
什么水泊梁山宋江杀惜
什么狮子楼快活林十字坡
那都是木马病毒
要天天清理垃圾扫描心脏
防黑打黑加固好自己的系统
尽量不存储坏消息
躲开一切负能量

中年以后
皮粗肉厚的情感里拒绝不舒服
没有大悲凉大痛苦
生活想把我过死在生活里,没门
心若不累,一身轻松
你若不伤,风又奈何
所以请别给我耍小手段使小性子
你走了我不追,你三月不刮春风
我可以三年不摆杨柳
万千条阳光照在心上
一缕阳光照在心上
六亿神州都会进入舜尧

所以啊!余下的日子
我只想暖暖和和、缓慢地度过……

2017-12-08


☆ 你回来了

你回来了
没有“风雪夜归人”的情景
没有比兴、形容、拥抱……

刷牙声、洗脚声、关门声
声声都裹挟着寒冷
这个无雪的冬
它自己也在门外咳嗽、跺脚、徘徊

室内,我们拿出各自的沉默
拿出久违了的从不说出口的爱
像对待敌人一样,包围对方的阵地
例如电影里的一座碉堡、一支爆破筒
这些侵略,没有画外音
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几十年的深恩被双手揉搓成糠
又从糠揉搓成面筋;几十年
深情不用语言,只用行动、眼神
相互耕种、施肥、收割、打碾
直至一次次挤破、压碎……

下一场生活,仍活在米面里
下一次吵嘴,企盼着嘴对嘴
我在又一张白纸上写下
油盐酱醋,鸡毛蒜皮
流水、小桥、上弦月、柳梢头
哪怕没有这些,只有漆黑的夜
我还在等——

等你回来,带着另一个你
你把你留下和我作伴、烧开水
打扫厅堂、洗脸刷牙、喝早茶
谈论某女人是否对某男人有意思
谈着谈着又开始瞪眼。没办法
于是我把我留下陪你午餐
另一个我就去写诗

题目:你回来了
第一句:另一个你去走亲戚
留在家里的你继续和我吵嘴

在西和,在这个无雪的冬天
每个日子都很干燥
每一次温柔的对接都潜伏着
易燃易爆的火种

至于西北风,我写一句就怕
它已把漾水凝成了一根瘦麻绳
绳这头牵着老房子背后的山
像牵着一个早就出家了的人
另一头却走向未知的严寒……

严寒里你回来了
大老远,我看着一片树叶
被冻得瑟瑟发抖
直接就是一直以来我心疼的动作
形状,被刮过来刮过去
我却无法让你温暖如春、安身立命

在这个寒冷的人间
很多无奈常常把我梦里的泪、惊醒!
一片流浪的叶子都有心
而我的心何时已彷徨、迷路、走失

亲爱的!你回来了,带着另一个你
一夜之间,我和冬天都感冒了
流感病毒像一个个喷嚏……
连屋檐下的麻雀都在盼着雪白的雪
何况站在门外眼巴巴望天的树

明天就是“冬至”
然“雪中送炭”这个词
用在这首诗里却是毫无意义
眼看黄昏临近
两只蚂蚁还在使劲地追逐着光明
我说老邻居,回窝吧!该吃晚饭了……

2017-12-21


☆ 黄河远上

黑夜的黑
已被折叠进一张羊皮
黎明把一片新的朝霞生出来
晾在东窗前任其啼哭、成长

早晨从一杯茶里嗅出世界的清香
一朵面皮白净的云把脚伸进水中
没有喧哗,看不见倒影
黄河正在远上……

一棵年少青壮的沙柳
怀抱婴儿站在玉门
她是我最先碰到的
这个世间最幸福的女人!

2017-12-25


☆ 谁能杀死风

几只细毛羊走过天祝、景泰
扯着长线的一片阳光
绕晕了炊烟下的古浪

黄沙漫漫,一峰峰移动的小山
它的蹄子从未停止
——丈量我的边关

几千年,谁能杀死风?
风能吃完骆驼蓬?

在猛士眼里:
左胸一座,右胸一座
被我奉为神明的两坨高原
谁正望着我把你捧在手心
含着热泪亲吻!

2017-12-25


☆ 在被抛弃之前

这些年,我一直努力
想在你把我用旧之前
仍让你爱不释手

而世事天天更新
我却日渐苍老
我已被某个人,某双手用旧了
反过来却还在浪费消耗着
新的时间,新的事物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
只有一点一点把善良积攒
努力把善良变成慈母的颜色
把慈母的悲悯情怀变得古香古色
在世事把我抛弃之前……

2017-12-2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邛都客 139.206.6.60     2018/3/8 20:15:12     1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先生佳作!
  •   旅今 183.93.96.81     2018/3/5 22:45:19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晓得此生唯诗歌没有背叛我
    诗是我的至真至纯至朴和良心
    是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不容任何恶势力来伤害
    诗歌的美好田园、悲悯哀伤
    和正义……诗歌是诗人的忠实情人,也是诗人们一生追寻的净土。
  •   沙古伟尔 171.215.11.207     2018/2/26 10:37:10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问好。
  •   谷树 121.31.251.249     2018/2/22 23:47:12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不知道杜先生说了什么,惹来那么大的火?
    不过某些人已经走火入魔,不是正常语言可以交流了,不必介意。
    祝您新春愉快!

    作者回复:2018/2/23 13:53:27

    谢谢!我只提一句建议:“才40多岁,咋那么啰嗦重复。你烦不烦,读者却烦透了”(就这一句原话,人家不但不接受删了,反过来还这么火大。并且还质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什么居心!”不就是洋奴的情人节嘛……)。嘿嘿嘿,根本就不值一介意。进其空间大家都看看就一目了然了。春节愉快!
  •   心路 27.18.254.186     2018/2/14 15:17:46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您的诗,感谢关注,问好您,祝您春节快乐!
  •   红尘客 123.136.117.109     2018/2/14 12:13:56     6 楼

  • 呵呵,杜老师说的也是多数人的心声,包括发帖至“其他”,可谓大快人心!
    支持喝彩!

    作者回复:2018/2/14 22:47:06

    谢谢支持!
    我也是实在无法忍耐了。
    我也不是为一己之私,
    我只是担心着“诗词在线”的质量!
    很多童鞋都表示出了透顶地厌烦……
    很多读者都不愿打开那些千篇一律的东东……
    很多人都在不断离开。他们觉得在线的质量正在一路下滑……
    被批评者不但不自省反而批我“难相处、可悲等等……”
    其实他们的这种写作方式和自以为是才是真正的可悲!
    我也正为我的担心而心痛着!悲哀着……
  •   张笔东 111.8.140.234     2018/2/14 11:14:38     5 楼

  • 你管住你自己就可以了,我与你风马牛不相及。我不想以后见到你的片言只语。
  •   张笔东 111.8.140.234     2018/2/14 11:12:07     4 楼

  • 我这么久才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人,可悲。
  •   张笔东 111.8.140.234     2018/2/14 11:10:52     3 楼

  • 从只言片语可知,你是一个限制别人自由、不懂得尊敬人、一个极难相处的人。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你乱说一通,是何居心?可以预测,你与别人包括亲人相处不好,因为你嘴巴太多,爱管闲事,不能理解别人,自我为中心。
  •   张笔东 111.8.140.234     2018/2/14 10:45:29     2 楼

  • 你不要啰嗦了,我没要你看。
  •   红尘客 175.145.97.209     2017/12/31 22:09:4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即将迈入新的一年了,祝福杜老师元旦快乐!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