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爹(小说)


2018-01-13 15:46:58  心路  所属诗集  阅读121 】

150个   

注:这是前些年大学刚毕业不久写的,现在看来,已经是陈年旧事了,发出来,博大家一笑……(文本放了很长时间,又没有认真修改校对,错漏之处,请各位诗友见谅。今天先发前两章,没完待续)


到了大四,同学们的心就散了,所谓班集体基本上名存实亡。工作没着落的忙着找工作,找好了工作的忙着搞对象,还有不少家伙找工作搞对象两不误,更是成天忙得团团转。大家早出晚归,行色匆匆,每天都被希望和失望激动着煎熬着。在这种时候,要想把班上的学生集中起来搞个什么活动,那真是比让他们找个好工作还要难。可学校是不管这些的,该组织的活动照样组织。

江城大学外语学院091班辅导员,大清早就接到学工处处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要他组织他们班全体同学去市人才市场参加一次招聘活动。

辅导员说:“处长,这种活动还用得着组织吗,他们自己会去的。”

处长说:“一般的招聘我会给你打电话?这是政治任务。”

辅导员一头雾水:“政治任务?莫吓我啊处长。”

处长说:“电话里说不清,这样,你尽快赶到学校,我当面给你交代清楚。”

辅导员急忙赶到学校,听处长一说,还真是政治任务。原来,有位大领导十分关心大学生就业工作,要来视察市人才市场。市里对于接待工作高度重视,要把人才市场进行一番周密布置,招聘单位一律是市有关部门人员充当,应聘人员则由江城大学负责组织部分学生充当。而且,参加的学生见了大领导怎么鼓掌,怎样欢呼,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都有严格规定。

辅导员听了,急得出了一身冷汗,且不说规定不规定的,他上哪去把班上那些散马无龙头的学生集中起来呢?但既是政治任务,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先接受下来再说。

辅导员从处长那出来,看了看时间,七点五十。十点前要带学生赶到人才市场,很是紧迫。他马上给班长范小青打电话。

范小青此时已经出了学校,来到了公交车站。她在公交车站旁边的早点铺上买了两根油条,一边吃一边张望着她要等的公共汽车。她准备去一家公司参加一面。最近一段时间,她先后跑了十几个招聘会,投出了几十分材料,只有这一家公司通知她去一面,可不能耽误了。

范小青看看手机,见是辅导员打来的,她犹豫片刻,才接了电话。

“师兄,有事?”辅导员是去年本校外语学院研究生毕业留校的,范小青只要不是在班上,总是叫他师兄。

辅导员问:“范小青,你在干什?”

她说:“可怜啊师兄,我在吃地沟油。”范小青听说别人说油条都是地沟油榨的,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吃,有时却还是忍不住要吃。

辅导员说:“范小青,别开玩笑。我跟你说,你赶快到我这里来,有个重要任务得马上落实。”

范小青为难地说:“师兄,今天不行啊,我也有重要任务的。”

辅导员说:“小局服从大局吧,你快来,这任务非同一般。你来了就知道了。”说完,没等范小青再说,就把电话挂了。

范小青对着电话喂了几声,又马上把电话拨过去,师兄竟不接听。范小青急得像无头苍蝇在车站乱转一阵后,只得返回学校去找辅导员,唉,谁叫她是班长呢。


范小在辅导员那里领了任务,没敢怠慢,赶忙召集同学们集中。

她先给副班长打电话,副班长是个男生,名字叫齐来灯。齐来灯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据说,他出生那年村里点上了电灯,爷爷心里一乐,就给孙子取了这么个名字。没想到这名字让他在整个外语学院大名鼎鼎,为啥?就因为他名字后边有个“灯”,大家送了他一个“拉登”的绰号,不光是同学们都叫他拉登,就连辅导员有时也随口叫两声。

“拉登,有个重要任务,全班都得参加,你赶快把你们男生集中起来。”对拉登,范小青向来都是以命令的口气说话,拉登曾经不服,也有过抗争,但都没有用,用范小青的话说,官大一级就是要压死他。

拉登刚刚起床,脸都没洗,就接到了范小青的电话,他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说:“大班长,这都啥年头了啊,还任务啦?”

范小青说:“少废话拉登!”

拉登说:“大班长,我给你完成任务,谁给我完成任务啊?我工作没找到,对象没找到,我头发都急白了我,你可得帮我。”

范小青说:“我还要通知女生,没时间跟你闹,半小时后我们在图书馆门口集中。”范小青说完就挂了电话。她知道,拉登说归说,对她交代的事是绝不含糊的。并不是他真的有那么怕她,而是他一直在追她。还是在上大二时,他就正儿八经地向她表白过,可那时范小青正被一个高年级男生穷追不舍,她动了心,和那男生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却发现他居然脚踏几只船,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只备胎而已。范小青哭了一场,从此对恋爱产生了一种畏惧的心理,对拉登的表白也只是付之一笑。然而,拉登对范小青的感情却是真诚的。可以说,拉登这个副班长就是为她当的。上学期班干部改选,范小青当选了班长,按照辅导员的意见,副班长要由男生担任,却又没有男生愿意当这个副班长,在男生们看来,男子汉大丈夫,屈居在一个小女子手下当差,多少有点伤自尊。在这种情况下,拉登挺身而出,毛遂自荐地要求当副班长。因为没有竞争对手,他很顺利当选了。事后,男生们笑他,他对大家做个鬼脸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范小青把男生那一摊子交给拉登后,就开始给女生打电话。她最先找的是自己寝室的女生。范小青寝室有四个女生,却只有二姐能来。二姐并不是哪个同学的二姐,而是这个女生的外号。二姐真名叫陈二娣,在家中排行老二,刚开始,同学们准备送给她一个“二弟”的外号,可叫了一阵没叫开;因为她胖,有同学叫她卡门,可这词早过时了,也用滥了,没多大意思。二姐看大家为自己的外号为难,似乎有些过意不去,就说:“告诉你们吧,我上中学时,同学都叫我二姐。”同学们看看她,马上就认可了,因为她虽然和大家年龄差不多大,但身高体壮,皮肤粗黑,圆圆的胖脸憨态可掬,看上去年纪好像比其他同学要大出一截,于是大家就叫她二姐。

范小青之所以一下子就能找到二姐,是因为二姐不用为找工作操心。二姐的老爹是个煤老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有钱好办事,二姐常说,她心里不慌,因为她找的不是饭碗是前途。煤老板爹给二姐放过话,除了中南海,任何地方的工作只要想去,就说话。前不久,二姐在电脑上看到一个招聘信息,是一家大单位总部招两个文员,二姐看上了这工作,给煤老板爹打了个电话,煤老板说:“二闺女,你听信。”没多久,二姐真的被录取了。范小青她们围着二姐,问他爹怎么如此厉害,二姐说:“我爹厉害个屁,是他的臭钱厉害。我爹带了一蛇皮袋子钱,去那里住了几天,事就成了呗。”说得范小青她们直伸舌头:“哎呀呀,我的个天!一蛇皮袋子钱啊!要是我有这么多钱,我还找什么工作呢,我先享受啊我。”二姐憨憨地笑着说:“人各有志,人各有志呀。”

范小青接着给所有的女生都打了电话,但能来参加活动的不多。她又打电话问拉登,拉登也只召集到了十几个男生。范小青给辅导员报告,说只能去二十几个人。辅导员说:“有多少去多少吧。”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乱语充数 222.135.142.238     2018/1/14 13:17:32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情怀
    拜读美作
    问候诗友
  •   红尘客 115.135.252.74     2018/1/13 19:52:45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陈年旧事...蛰伏了这些年,相信再写的话,应该又是另一番风景了。
    写小说挺好的,练笔,练脑,练耐性,练坚持,哈哈!
    生动的描写,来自亲身经历的生活片段吧?可惜这里没有小说的排列格式,我在最近才开始每几个小段便分开一行距离,视觉上比较没那么拥挤呢。
    欣赏了!

    (招聘单位一律市(是?)有关部门人员充当)

    作者回复:2018/1/14 11:10:53

    谢谢您,审读如此细致。
  •   梓瑞 171.213.52.228     2018/1/13 18:03:1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心路诗友可以啊,写小说的技巧也如此娴熟,而且内容还这么借地气,笑点遍地开花!期待连载!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