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赋


2012-03-02 14:10:19  郑 中  所属诗集  阅读1412 】

00个   

权力论

作者:郑 中 2010.4.4

登泰山以览四海,仰宇宙以窥璇玑,请问世间,权为何物?或曰:“权者,衡也。权,然后知轻重,辨正邪。本均正之公器,匡民之手段。”然自文明以来,平等失衡,职业细分,于是权力构焉。性可八分,权有四维。德、才、权三者,组合之间,世人尽在其中矣。

权者,取舍也,屈伸也,捭阖也,机变也。势成于阴,权发于机。斯乃轻重之衡量,利害之主要,进退之关键,死生之门户,世人不可不察也。

夫心生于目,权成于势;邪侵于耳,理制于言。故思从耳,耳从言,言从法,法从文,文从会,会从势,势从权。思不从外者,而自有主见,乃为真人。然会可乌合,权可附邪。小人作局开会,庸人见风使舵,可聚众排异,以保名位。久之,便肆意妄为,而人不窥破其内术而以为常。

是故圣人不妄闻,君子不妄为,志士不妄从。孟子曰:“虽千万人,吾往矣。”斯谓独立,乃敢特行。大哲从时,小霸从力;公权从道,私权从术;大人从德,小人从风。

盖权本性魔,常与德悖,常与才争。德尚诚贵实,才尚能贵奇,权尚变贵先。以权使人,权不久也;以才服人,名自扬焉;以德服人,义自随矣。至德大才,方可隐权返朴,自觉而尽性,去繁文缛节,乃至无为而治。

天下唯物,皆为利往;市场经济,皆为效益。夫历史者,乃人性异化史,权力斗争史也。岂能轻之?无权则受制他,令良知匍匐于邪恶,蛆虫爬满明堂,岂丈夫之能忍耶?小人得权,则事乱;庸吏得权,则政乱;昏君得权,则天下乱。乱者,庸俗虚浮、内耗低效也。维天下者,权也;乱天下者,亦权也!名愈浮而权愈乱,权愈乱而法愈张,法愈张而文愈明,文愈明而名愈浮,不断递增也。盗道之始者,御用之文也!

夫笼络结党之术、谗毁诬陷之术、造谣诽谤之术、挑拨离间之术等,皆权力之下流,阴谋之小术也。嫉能、偏邪、装逼,为其特征。君子不可不防也。

权力何以行焉?上有势而握二柄,下被动而成孤立也。权之所生,在识时务;权之所变,在顺民心。君子不可不察也。

矛盾固有,世不和谐。大道乘时,公权乘法。集团弈政,私利纷争。然现实之权,何以异化而腐败,虚伪而变态耶?答曰:“权无制衡,既得利益者,必苟且而贪。”法唯一面,权有双刃。法不变而僵化,权不修则锈烂。

然物欲横流猖獗,腐败由来已久。或曰:掌权者,混迹世间,纠缠人情;沉醉酒绿间,容易勾兑私利;恍惚灯红间,已忘百姓艰辛。于是头脑不清,独断专横,远实际,玩权力,以致无法约束,规避监督,于是腐败日甚,不与清流,专合浊吏。借口号而排异己,任唯亲而结私帮。其糜烂之极,其手段之阴,何其恶心哉!或贪污贿赂,挪用公款,或侵占财物,变相送礼,或大吃回扣,强拿硬要,或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或别亲疏,分上下,闹情感,看深浅,从小偷小摸,到政商勾结。或家长集权,地方保护,或渎职无能,抛弃责任。常人浮于事,文山会海,好任意决策,管理混乱。有权乱用,过期作废;有利即图,免冠失效。甚而有领导神志不清,曰“腐败者,经济之润滑剂,工作之积极性也”。诸般症状,不可胜举。

当今社会,常闻贪污侵占、行贿受贿、权力寻租、生活腐化等,以致政经勾结,皆源于官本民末之风气,导致民权不举,公权异化,于是纲纪紊乱,权维失衡,思想腐糜,公平歪斜,价值残缺,道德乏力。岂非衰亡之兆耶?

观夫坐而论道,柔而内治,或紧盯权力,玩弄主义,或纸面学习,脱离实际,良苦何其用心也。打官腔而忽悠之,抑民气而愚弄之,皆失信于天,败党亡国之类也。有精英开药,曰:制衡为政,监督以民。惜言之凿凿,却行之了了。

然现实之权力结构者,乃关系之综合,历史之产物,利益之纠结也,绝非空口之词耳。封建社会,家国天下,故瓦解皇权者为腐败;资本主义,利益集团,故打破法权者为异端。故先正名,然后成事;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故法贵正,民贵和,权贵平。欲治权,必由法至心,正本清源。

心者,德之纪,权之纲也。善治者治心,然心不可靠,故德治难依也;善理者理人,然人不可全,故吏治不久也。舆昭著而不可蒙,民实践而不可欺。心不治而鬼伏藏,法不周而魔猖狂。天下之虚伪,莫过于舌头;天下之恶毒,莫过于人心。然无心无人,何以治之?万法俱备,终运乎人。故心虽险而不可失诚,舌虽巧而不可乱弹。

天地间,心有三:人之心,民之心,众心之心。人之心,曰性;民之心,曰政;众心之心,曰法。然人性虽同,常伪而虚;民利虽异,可和而实。三心合一,厥有清平。

物自腐而蛆虫生,权独裁而贪欲窥。或曰:权即腐乎?未必也。自阶级分裂以来,天下纷纭,战争频仍,不可无权以系四维,正乱象,于是公权生焉。公权者,公共之权力也。孰赋予之?孰代行之?孰监督之?欤!腐败之生,多假借公名。心不正者,窃之,必钻营漏洞,病菌滋生。故治腐必先从严,察名核实,正气浩然,法网恢恢,令邪恶无从逃。对此不良之象,常闻曰:“体制、国情之然也”。然一切在于人也。

然现实之中,妖吏多为人精,常以权正名、以权谋私、以权贪权,人不知而以为帅。如此名不符,实不合,权赋于邪,败乱之始也。悲哉!肤浅近视者,顺之结党,遂天平倾矣,此人性之哀也。权力既生,名实混淆;花花世界,退化丛林!圣不为己,天诛地灭。民以利为天,而取之有道。道者,与时变法也。

吾阅人渐多矣,善窥心于精微,且不露于形色。夫庸俗浅薄之徒,曰:“尔何不善观色耶?”拉稀摆带之流,多惑于声色犬马之表象。此城府高低之分也。

善赏德者,必先有德;善识才者,必先有才。若乃狗头鼠目、鸡肠蛇心者,徒识得阿谀、摇尾之辈。故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之谓也。

原贴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5c10c50100hsf1.html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