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吟成佳句 寒瘦显精神


2014-07-14 07:33:46  闲钓金江云  所属诗集  阅读1856 】

100个   

──郊、岛诗歌的阅读探美

“独以诗名,天赐雄咮(音宙。意鸟嘴),元轻白俗,郊寒岛瘦,嘹然一吟,众作卑陋。”这是苏东坡在《祭柳子玉文》中的权威性论断。元、白指元稹和白居易,“轻俗”乃  艳、流利、通俗;郊、岛则指孟郊、贾岛,“寒瘦”即清淡、寒涩、怪僻。东坡先生不喜欢此两派诗风显而易见,历代诗论也大体认可。但是,也包括东坡先生在内,不喜欢并不等于否定,古人矛盾的感受透露出两派诗作中独有的嚼头,被公认与李白、杜甫并列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的白居易及同派元稹已不须赘述,其实孟郊、贾岛的诗也是很值玩味的。

孟郊字东野,父亲早卒,奉母居而贫甚。刻苦吟诗,不趋时尚,隐居嵩山,称为处士。屡应进士一再失败,四十六岁才得及第,又四年后方应吏部选任溧阳尉,却根本不会做官,罢任后闲居二年又仰仗韩愈面子得河南尹郑馀庆关照,才继续做了几年水陆运从事等直至赴新任途中病死,经济状况始终窘迫,曾于搬家时“借车载家具,家具少于车”(孟郊《借车》),所生三子均早夭,一辈子生活艰苦贫困,因而其诗之古淡实乃寒士的悲鸣。

比孟郊小二十八岁的贾岛,字浪仙,自小喜欢作诗,早年出家,法名无本,在寂寞的僧舍里度过青年时期,32岁才到洛阳和长安以诗谒见张籍、韩愈、孟郊,深得韩愈赏识而受劝还俗应举,准备应试课程之际仍没忘记写诗。屡次应试不第,甚至因事遭“举场十恶”贬斥。据《鉴戒录》卷八载:“岛初赴名场,常轻于先辈,以八百举子,悉不如己,自是往往独语,傍若无人,或闹市中高吟,或长衢傲啸。”据说五十九岁时又遭“飞谤”贬谪,由于生活清贫甚于孟郊,切身的饥冻形成了诗风的寒僻。尤其应试失败后又常以诗发泄不满。

郊、岛均不趋时尚,不虚情假意于安贫乐道,唯独喜作诗到了着魔的地步,苦吟是他们最显著的共性。

夜学晓未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孟郊《夜感自遣》)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贾岛《题诗后》)

韩愈曾在《荐士》诗中赞扬孟郊是陈子昂、李白、杜甫后材力雄骜诗人:“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勃兴得李杜,万类困陵暴。后来相继生,亦各臻阃奥。有穷者孟郊,受材实雄骜。”又在赠贾岛的诗中写道:“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风云顿觉闲。天恐文章终断绝,再生贾岛在人间。”评价不无夸张,似乎没有郊、岛,风物无人品题,诗文将会灭绝。难怪苏轼批孟郊诗如“寒号虫”的同时又肯定他“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并声言“我憎孟郊诗,复作孟郊语”(《读孟郊诗二首》)。金元好问《论诗绝句》也道:“东野穷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诗囚。”不妨再看孟郊《老恨》吧:

无子抄文章,老吟多飘零。有时吐向床,枕席不解听。斗蚁甚微细,病闻亦清冷。

至于贾岛骑驴苦吟,推敲诗句字词的故事,更是广为流传。聚精会神,忘形琢磨,几度冲撞达官贵人甚至被拘,却始终不记教训。真是

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笔砚为辘轳,吟咏作萦绠。朝来重汲引,依旧得清冷。书赠同怀人,词中多苦辛。(贾岛《戏赠友人》)

苦吟的确太苦,但没有苦吟又何来佳句?苦吟绝非无病呻吟,而是诗人对一种艺术境界的执着追求,既要苦苦炼字,更要苦苦炼意。所以苦而生甜,苦中有乐。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孟郊《游子吟》)其朴素而不寒伧,真切而不造作的意象整合,主题感人,意味隽永。有人说该诗艺术尚浅其实是不恰当的。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孟郊《登科后》)诗人中进士后一时的快乐毕现该绝句,“春风得意”句尤其精彩。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贾岛《题李凝幽居》)“幽居”少邻荒芜,静夜僧人造访,山野景色过桥分得,朋友相约决不食言。苦吟佳话就凭颔联。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贾岛《寻隐者不遇》)“问”无具体内容,“言”领三句答话,所问尽在答中,浅易简练,抒情深沉。“松下问童子”喜,“言师采药去”失望,“只在此山中”希望还在,“云深不知处”怅惘。

苦吟本来就是有别于随波逐流的顽强坚韧性格的表现。其实前人关于“寒瘦”的定义有失偏颇,或者说,“饱汉不知饿汉饥”,没能设身处地从孟郊贾岛的艰难生活经历来体会其诗透露出来的精神。所谓寒涩孤高,傲骨嶙峋;峭瘦枯寂,冷僻凄清,都是表象,而实质是他二人饥寒交迫,仕途坎坷,却决不低眉乞怜,不为五斗米折腰,一生傲骨,千秋佳句,诗人绝对是能聊以自慰,乐在其中的。

也正因为郊、岛特殊的生活经历,才使他们与当时的下层民众有着深厚的联系:

卧冷无远梦,听秋酸别情。高枝低枝风,千叶万叶声。浅井不供饮,瘦田长废耕。今交非古交,贫语闻皆轻。”(孟郊《秋夕贫居述怀》)诗人用冷、梦、酸、瘦、贫制造出寒的氛围,表现共贫困生活,其实也是对现实的一种不平情绪。

精力日已疲,不息窗下机,如何织纨素,自着褴褛衣?官家榜村路,更索我桑树。”(孟郊《织女词》)织女辛酸,官家勒索,跃然纸上。

旭日来楼光,东风不惊尘,公子醉未起,美人争探春。探春不为桑,探春不为麦,日日出西园,只望花柳色,乃知田家春,不入五侯宅。”(孟郊《长安早春》)不知稼穑的贵族与忙于桑麦的农家其享早春,但对春天的认识却大相径庭。

十岁小小儿,能歌得闻天。六十孤老人,能诗独临川。去年西京寺,众伶集讲筵。能嘶竹枝词,供养绳床禅。能诗不如歌,怅望三百篇。”(孟郊《教坊小儿》)十岁小儿因歌唱得好便受皇帝恩遇(闻天),而六十岁的孤诗老人却只能如孔子对川长叹“逝者如斯”,怅对诗经,对世道不公的怨艾溢于言表。《济源寺寒食七首》之五就更明白了:“长安落花飞上天,南风引至三殿前。可怜春物亦朝谒,唯我孤吟渭水边。”

贾岛的寒瘦风骨比孟郊更为硬朗。

市中有樵山,此舍朝无烟。井底有甘泉,釜中仍空然。我要见白日,雪来塞青天。坐闻西床琴,冻折两三弦。饥莫诣他门,古人有拙言。”(《朝饥》)断粮、断炊、雪寒、弦冻,虽严寒逼人也要挺住,不上别人门前乞讨。

月色四时好,秋光吾子知。南山昨夜雨,为我写清规。独鹤耸寒肩,高山韵细  。仙家缥缈弄,仿佛此中期。”(《秋夜仰怀钱孟二公客会》)不仅寒瘦直现,而且绰约显出高远情趣。

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折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病蝉》)虽写病蝉,实寄自己情思;岂止病蝉呻吟?亦为诗人“酸吟”。所以《客喜》才“常恐滴泪多,自损两目辉。鬓边虽有丝,不堪织寒衣。”

再看《剑客》的气度:“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与君,谁有不平事?”与其说实写剑客磨剑,勿宁说诗人在不断磨砺自己。一种渴望见知于社会,见之于明君,渴望展示自己才干的政治理想,在匠心独运的巧妙构思中抒发出来了。郊寒岛瘦,确实是诗人苦吟的风格结晶,也是诗人坚忍不拔的执着精神的充分体现。最后,不妨再罗列一束佳句大家共同品味:

秋月颜色冰,老客志气单。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

                 ——孟郊《秋怀》之二

秋至老更贫,破屋无门扉。一片月落床,四壁风入衣。

                ——同上之四

天地入胸臆,吁嗟生风雷,文章得其微,物象由我裁。宋玉逞大句,李白飞狂才,苟非圣贤心,孰与造化该?

                 ——孟郊《赠郑夫子鲂》

杨柳多短枝,短枝多别离。赠远屡攀折,柔条安得垂?……莫言短枝条,中有长相思。

                 ——孟郊《折杨柳》之一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

                 ——贾岛《送无可上人》

闽国扬帆去,蟾蜍亏复团。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贾岛《忆江上吴处士》

数里闻寒水,山家少四邻。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贾岛《暮过山村》

棹穿波底月,船压水中天。

             ——贾岛《过海联句》

拣得林中最细枝,结根石上长身迟。莫嫌滴沥红斑少,恰是湘妃泪尽时。

             ——贾岛《赠人斑竹拄杖》

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蔷薇花落秋风起,荆刺懑亭君自知。

             ——贾岛《题兴化寺园亭》

 

                                

 

参考书目

1、《全唐诗精华分类鉴赏集成》  河南大学出版社

2、刘开杨 《唐诗论文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

3、刘开杨 《唐诗论文集续集》  同上

4、王明居 《唐诗风格美新探》  中国文联出版社

5、丁国成 《古今诗坛》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0年12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静怡 106.38.252.49     2014/7/14 12:35:27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当常读以古人的创作精神自勉。
  •   霞韵(原lilyhouse262) 180.176.103.198     2014/7/14 10:55:5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夜学晓未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孟郊《夜感自遣》)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贾岛《题诗后》).....

    佩服!好 佩服! 拜读您的述,如得10年书! 谢谢喔!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