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18首)


2019-05-12 08:11:23  刘亚全  所属诗集  阅读316 】

50个   

回忆

文/刘亚全

一把镰刀不用了
挂在天空

一顶草帽晒黄了
放在院子角落

一棵枣树上
没有剩下几颗干瘪的枣子

屋檐下
请把灯关了

2019/5/9


悄没声的时候

文刘亚全

透亮的玻璃安错了
她挡住风进来

我看不见麦子
现在是青色,或者泛黄

连布谷鸟叫都隔绝了
尽管我住在二十三楼高

2019/5/9




回 望

文/刘亚全


我的河水不在天上
溶了这满地狼藉的月光

修炼爱情的灯火
只照了巴掌大地方

我的河水流过
花骨朵依然等待吆唱

春天不该是死亡
守住绿色,黑夜也有明亮

我的河水不远
一个村庄,一个姑娘


2019/5/9




文/刘亚全

一根火柴成为历史
可太阳依旧使我仰望

我不知道怎样的高度
足以触摸那片云的柔软

黑夜里没了油灯
但眼前比以前更明亮

2019/5/6


树叶再多也有落的时候


文/刘亚全


每次经过路口
红绿灯依旧指挥着我是走是停

但我回头
看见叶子一直绿着

2019/5/6


最美的在我们心里追过来

文/刘亚全


是一块石头落地
和清澈见底的河水映照日出
可听那些只在春天欢乐的小鸟

回来,素朴的名字
知道我们曾经别了慷慨激昂
敷衍灯火与酒的沉落

一声鸡啼后
我们依然活着


2019/5/6



文/刘亚全


陌生影子间的熟悉
在一树绿色上
或彼此存在
或短暂逗留

转身而去的太阳
蜕去白天还稚嫩的姿势
是前世等待
随太阳化了陌生与熟悉

浸泡你的影子
只为记住你的名字
我们可以把梦带进黑夜
和枝桠静下来

然后烧热困倦
各自有了各自梦的温度
你不在我的黑夜里
因为我只看窗外

2019/5/4



刘亚全


窗里,看自己世界
窗外,世界看你

无缘的花朵
只开在春天

每次等天边夕阳
而后你和黑夜守着一棵树

一树绿叶在你的名字上
是四季走过世界





景夜属人

文/刘亚全

背面,你想的灯火通明
没看见明月站着
自己去纯铁的季节锻炼

经历声音的恐惧
再没路可走的夜色
回头是巷子

很久要问的远方
阳台和我
哪个离春天更近


2019/4/18夜



问夜

文/刘亚全

眷顾今夜的人可以无眠
在理解春天来了后
一步一步去了

头发用谎言
燃起一地青草
灼烧这黑夜该属于太阳的时候

心底要哪种存在
唤起灯光里吆唱的落叶
至此终年

那花照旧开放
那水依然流淌

2019/4/18夜




文/刘亚全


院子里的鸟来了
屋檐下没有灯亮着

一群孩子只跑在
街道的路灯下
到点了可以回家

2019/4/18夜



自始至终



自始至终,没有那种可预见的黄昏
自始至终,没有人听叶子落在地上
蜷缩的人展开光线在窗子外面
就等一个人回答

萎靡不振的下次随风去吧
不管星光里有多少春天来临
路灯照见影子
远方还在

别了,至始至终那人没来
只让川流不息的车笛
给今夜可笑的姿势
躺着看窗外路灯
叶子落了,可这是春天



2019/4/13夜



黑夜不在这里

刘亚全


饥饿的眼神穿过一次次黑夜
散乱自由而飘逸的长发
不必问灯光照见谁
此刻院落安静下来

门敞开着,风翻墙进来
一步步转动许久
屋檐下已空虚很多日子
无人过问

只星月留下叹息
从远至今
横木架路的时候
黑夜不在树上

你回来,折射这水的影子
千里堤岸以西
你在哪里,哪里



2019/4/6夜



我曾深爱黎明

文/刘亚全


多少深爱的人唤了你的名字
和我一样的深爱

一群候鸟
因为秋天树上
结满哀怨与叹息
没看不出是一种美丽
飞离了这片土地

不懂欣赏的人
和候鸟起落各自黑夜
默守在每个宁静日子里
只要如期平淡

留几根羽毛
不知树下还回放着记忆
溶于路灯左转
摊开一面镜子
照见的人里没有我

2019/4/3夜



遗失的昨夜

文/刘亚全


在一片海上耕耘灯塔
所有人经过
没有浪涛涌动星月

看见风朝东方喊去
一个听者在梦里守着花开
春天,该去从黑夜伸出手
抓住带咸味的日子
装在马车上
和这海生了闪电
颠簸所有人的猜测
你只如实活着
不随昨夜生根发芽

忘记微笑的时候
花自然还开在那里
转眼望见灯塔
你在左边想拉一把右边的你
此刻,星月布满天空



2019/4/3夜


随晨浅语


文/刘亚全


日月随风化春雨
几时云去更今晨。
一棵树在那里
阳光照见影子在那里

水波荡漾非可叹
只作蝶影伴留言。
来的去着怎褶皱了容颜
还有谁在


远处林绿知春意
回头梦尽朝阳羞。
就在那里
用一辈子等她



2019/3/22



春天应该记忆

文/刘亚全

走过黎明的风
和公交车偶遇窗外绿色中
你的名字不被记住
因为别的存在于河里
远离着岸边

泛起波纹疾走
老了的面容听所有声音来临
一站地,两站地
接近阳光了

为生命短暂的依靠
你放下了季节
当日子过去
再努力去记忆时
只有那桃花红

2019/3/20



去了的去了


文/刘亚全


远山是不能考虑的近景
近景住在远山半截腰

一把铁锨就是一辈子
黄土地只留下一个名字

喝口水歇会时
今天溶在千里堤以西

和芦苇属于平原
找不见远山

只近景的黄土地上
就看见站着一把铁锨没有名字


2019/3/14夜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15.210.8.23     2019/5/12 11:49:3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诗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