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自己


2018-03-18 04:57:41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244 】

150个   

《问自己》(二稿)基于盎然的意见,又作了修改。

祖辈在这里生息
问自己
为何要远离?

父母的坟在大山西坡
问自己
为何要远离?

弟妹都在这里生活
问自己
为何要远离?

我要走没有路的路
问自己
我能否再回到故里?

《附记——投身发明》
为祖先,为父母,为弟妹,该我做的,我做到了。
我还想为国家做一件事。因为,我是国家培养的。
大弟,因意外伤害致残,一直在我身边,我管着。我投身发明后,大弟的看护,安排小妹照管。
一晃14年过去。钱搞光了。亲友要我休养,大家供养我。
我是这样子的吗?我教训大家。
设计一个重大项目,我把手机打到静音,一周没接亲友一个电话。大家慌了,到处找我。
他们在一处别墅找到了我。问我是怎么过的。
我告诉他们,煮一小锅稀饭,加几根辣味香肠,一天吃两顿。煮稀饭时,我先把抽油烟机打开,再把天然气炉打开,然后,我守在天然气灶旁,看稀饭煮熟。
既然作出了决定,我就执行我的决定。


《问自己》(一稿)

祖辈在这里生息
问自己
为何要远离?

父母的坟在大山西坡
问自己
为何要远离?

弟妹、死党都在这里
问自己
为何要远离?

我在走没有路的路
不知道哪天倒在哪里
我身远离,心在故里

《附记——投身发明》
为祖先,为父母,为弟妹,该我做的,我做到了。
我还想为国家做一件事。因为,我是国家培养的天之骄子。
大弟,因意外伤害致残,一直在我身边,我管着。我投身发明后,大弟的看护,安排小妹照管。
一晃14年过去。我把钱搞光了。亲友要我清闲修养,大家供养我。
开玩笑。我是这样子的吗?我教训大家。
设计一个重大项目,我把手机打到静音,一周没接亲友一个电话。大家慌了,到处找我。
他们在一处别墅找到了我。问我是怎么过的。
我告诉他们,煮一小锅稀饭,加几根辣味香肠,一天吃两顿。煮稀饭时,我先把抽油烟机打开,再把天然气炉打开,然后,我守在天然气灶旁,看稀饭煮熟。
擅自煮稀饭,已经烧掉5只锅子,只差没有天然气爆炸。夫人、女儿、弟妹、好友,担心死了。我不能再让大家担心,就守在天然气灶旁煮稀饭。
我不喜欢在人多的场合吃饭,也不喜欢整天被监管着。既然作出了决定,亲友唯有执行我的决定。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乱语充数 119.179.84.58     2018/3/22 19:53:37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感受情怀
    问候诗友
  •   旅今 183.93.96.25     2018/3/22 16:45:46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觉得一稿的最后一段更好。

    作者回复:2018/3/23 5:18:27

    你的意见,保留。我也倾向,你的意见。最后,由出版社取舍。
  •   吾悠心 113.73.145.145     2018/3/20 11:11:32     7 楼

  • 一个人想搞成恐怕很难,要一个团(对)队

    作者回复:2018/3/21 20:30:51

    苹果手机的发明,就6个人。产业化却包含76家公司。
    我一个人已经搞成了超能技术与装备。当然,也有几十名工程技术人员,作具体事。比如,画图,试验,化验,制作,检测,等等。我不再投资发明了,这些人,也没用了。不是我不投资发明,而是我的发明要能够落地。
    在世界上,有创造能力的科技专家,最多万分之一,甚至百万分之一。这个比例,与文学创作的比例,也是差不多的。
  •   吾悠心 113.73.145.145     2018/3/20 11:09:56     6 楼

  • 这个超能技术与装备发明,一个人想搞成恐怕很难,要一个团对,一个大集体,集体的智慧才能攻克。
    现在国家对核高基项目投了巨资,是不要国外卡我们的脖子。如果你现在的项目超能技术的确很好,应该去找有关部门,获得国家的资金专项支持

    作者回复:2018/3/22 6:43:54

    我不会,也不准,用国家一分钱。国家的钱,要做重大产业技术与装备开发。
    专家积极努力,从政府搞来几万、十几万、最高100万的科技支撑资金。但是,我砸钱投资发明,是以亿元为单位。我不准专家再去申报国家科技支撑项目,包括合作方。
    其实,我根本就不要国家花钱支撑我的发明创造,只要国家政策不限制发明产业化即可。如果我投资发明失败,败就败在国家对中国发明的产业政策,准确地说,是准入政策。如果我投资重大产业技术发明成功,也是成功在国家鼓励中国发明产业化的政策。
    在当下,象我这样矢志投资中国重大产业技术与装备发明的人,不多。原因是,一是没有钱投资,二是没有革命性技术创新思路。
    如果我的投资发明及其产业化最终被失败,结果只有一个:中国四分五裂,不再是中国。
    近代几百年的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科技创新历史。

  •   吾悠心 113.73.145.145     2018/3/20 10:59:16     5 楼

  • 有种电压锅,可以不要人盯住。可以煮干饭,稀饭,蒸肉,煲汤等等,可以预设时间,时间到了,就自动都熟了只是保温,不会烧糊任何食物。


    炒菜嘛,用时短,开燃气,就好办。

    作者回复:2018/3/22 5:56:45

    不是煮饭炒菜我学不会。而是母亲不准我做。
    我女儿留学国外,特意发来一张照片,她全幅武装在厨房,自己做饭菜。我是不信的。结果还是,她只会做蛋炒饭。我不戳穿女儿的糊弄。因为,女儿就想告诉父母,她厉害,不用担心。
    亲友总是担心我,吃的,喝的,睡的,抽的。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用担心的。我若晚上想吃夜宵,开车去几十公里的地方,吃碗稀饭,喝瓶酒,也是常事。做苦行僧,不是我的理念。
    人被至亲至爱的人关注,是一种幸福,一种最大的幸福。问题是,超越了父母对我的放心。我不允许亲友超越父母对我的关心、操心。
    有个死党,吃饭总是给我夹菜。我很反感,不吃。因为,父母从不给我夹菜,父母不想叫我形成依赖心理。父母都不给我夹菜,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夹菜?!
  •   吾悠心 113.73.145.145     2018/3/20 10:49:29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投身发明,忘我时,不能开燃气煮饭。煮饭就专门看着,这样安全。

    作者回复:2018/3/22 6:18:49

    你的意见很好。有心诗友。
    我母亲不准儿女学做饭菜,管理家务。因为,母亲是地主女儿,也不会做饭菜,做家务。母亲的想法是,不期望儿女成为普通人。
    我们姊妹六人,就没有一个会做饭菜,会作家务的,至少是,做也做不好的。
    从小,母亲就教育我们作上流社会的人。尤其是,在家庭极端困难的年代。
    上流社会的人,其实不是今天的认知,可以到任何国家去砸钱抢货。母亲的教导,就是,不要只为家庭活着,要为社会奋斗。
    被打倒的地主资本家,很多还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所以,解放初期,很多红军将士,都找地主资本家后代结婚成家。
  •   自由书生 180.113.99.74     2018/3/19 2:49:43     3 楼

  • 这首诗,是写我49岁生日晚上的心情。我在生日宴上宣布,投资投身超能技术与装备发明。
    附记却写到了今年春节的故事。
    附记不一定与诗词对应。但也须考虑整体性。再说。
    盎然建议,把问自己,问到底。我采纳了。
    当时的心情,是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情怀。搞重大发明,没有谁可以保证成功。
    我给自己的时间,是十年。没想到,搞了14年。
    如果不是好友力挺,我没钱了,就不搞了。我没借过一分钱,没贷过一分钱款。因为,好友们砸了几千万。
    亲友电话,我不想接。他们就想着,给我打钱。
    看《车轮滚滚》电影时,我并不真正理解,人民对解放军的无私援助,冒死援助。当这些事情,重复在我身上,我理解了。
    我当然不能让好友的钱化水。那是他们的血汗钱。
    一个死党,患晚期糖尿病和并发症。每年抢救好几次。他总是问我:需不需要钱。
    盎然说我:你已经很成功。
    我不这样看。如果我的发明,造福国家,造福用户,造福亲友,才算得上成功。
  •   自由书生 42.48.77.38     2018/3/18 6:20:21     2 楼

  • 电饭煲,我不会操作。高压锅,我不敢再操作。就用一个小锅煮稀饭。还是烧了一个小锅。不是我不懂,而是忘了。
    我不能再让这些小事让亲友操心,这次消失时间,我是亲自看着煮稀饭,稀饭煮好了,就把天然气关掉。
    那么复杂的产业项目,我都可以设计,煮稀饭这种小儿科的事,我就做不了吗?当然不是。
    我从小受母亲教导,后来受妻子教导,再是受女儿教导,我就真的,一直不碰家务。
    死党、好友都知道我的缺陷。每次点菜,就点我小时候吃的,除非没有。
    一个小小的生活习惯,尚且如此,何况跟我出生入死的人乎?
  •   自由书生 42.48.77.38     2018/3/18 5:35:08     1 楼

  • 女儿交代我,弟妹交代我,好友交代我,生活中要这样那样。
    我就问:你们是以为我老了,还是担心我把发明技术毫无价值地带走了?
    没有人回应。
    也不会有人回应。
    我只想告诉大家,我不是中国熊猫,我是女儿的父亲,是妻子的丈夫,是弟妹的兄长,是死党的死党,是好友的好友,等等等等。
    一个败军之将,受到亲友如此厚爱,我懂。但我更懂,我为国家强盛奋斗的选择。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