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寒两首及读〈一支钢笔的故事〉赋诗一首


2018-01-08 16:16:38  王贵才  所属诗集  阅读174 】

50个   

消寒之十一 (枯韵) 咏草


荒郊连片已干枯,春绿夏荣秋不孤。
曾睹百花开与落,亦经万马踩和需。
精神不倒怜居易, 美德犹传敬宋儒。
积蓄力量根扎地,东君光顾秀身躯。
注:居易指唐白居易,宋儒指宋代俞紫之,皆吟咏草成名。

消寒之十二(草韵)立意
消寒感悟留诗草,慢慢深思能改好。
绿到三番有半山,推敲一解怜贾岛。
为求妙境叶淍零,欲达高峰人渐老。
立意不同干万篇,谁知骚客辛勤早!
注:半山指王安石之号。

读孙琳(一支钢笔的故事)赋诗
一支钢笔不寻常,多少风情故事藏。
昂贵珍翰幼时盼,丰盈阅历爱心扬。
淑真韵味呈稠众,幽默言词动锦肠。
夕拾朝花能夺目,由衷敬服赋篇章。
附:
一 支 钢 笔 的 故 事
文/孙琳(河北)

不消说,日常生活中业已过去了的事情,好多也许是不值得记起的,更是不值得记念的。但是,颇为奇怪的是,有些看似不经眼的小事,偏偏还就是让人牢牢地记起了它,乃至于还舍得费却心血前去记念它!比如我吧,就常常会想起上学时那次买钢笔和钢笔水的事儿。
有道是:“识字不识字,钢笔挂一对。”这是说的某些人,其实不一定认识太多的字,却偏要在衣兜里挂上支明耀耀的钢笔,借以装潢门面,卖弄文雅。但是,那要是放在50年前呢,钢笔却实实在在的还是奢侈品,并不是随便任何人就可以买得起、用得起的啊!所以谁要是往衣兜里挂上它,还真的由不得地会让人“高看”一眼呐!当然,做为正在上学的我,当时可不会想这么多,这么远。仅不过就是想要买一支钢笔,用以写写作业而已——一点并不算过分的想法吧!

(在那个年代,照相馆里一般都准备几个钢笔帽,是用来人们在照相时作道具。)
记得在我上小学三年级以前,一直用的是铅笔,或者是不带杆的圆珠笔芯。有时嫌那笔芯太细,不好握住。就用一块厚厚的牛皮纸细心地缠起来写字。到了三年级的下半年,看到不太少的同学都早已用上了钢笔,不由地心里就眼气的慌。只可惜我家的经济条件差了些,一时买不起!
恰逢秋后,地里的庄稼收割了。那时候的生产队总好种黑豆。已收割的黑豆地里,断不了会零零星星的丢下些黑豆籽粒儿。于是,我见到后,就趁下了学或星期天的空儿,去地里捡拾这黑豆粒儿。结果捡拾了一段时间,装在瓷罐子里,居然就积攒的能有好几斤!母亲高兴地说,这黑豆能卖钱,还可以做酱吃。你小小的年纪,就为家里做了事,这回家里再难也要奖励你一下,让你买支钢笔用。万一以后要是出息了,也算没有白白地读了几年书!
记得那一天,大早起的,接过母亲递给的一块钱,我屁颠屁颠的,自个儿跑到村供销社。到了那儿,供销社的门还没有开哩。我就“”的,用手狠劲儿拍门环。一会儿,照看门市的员老徐,睡眼惺忪的,把门给错开了个缝:“谁家的孩子,大早起的,瞎拍啥哩,搅得睡都睡不安生!”待到看清了我这个小小人儿,就愈发表现出了不屑一顾的样子:“说吧,你要买啥哩?!”我看老徐如此气哼哼、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差点儿就给吓得尿裤子了!但为了企盼已久的钢笔,还是壮了壮胆,结结巴巴的,跟他说明了来意。“买钢笔?八毛八一支,要不要?”“太贵了,有便宜的没有?”“没有。”于是,我狠了狠心:“那就给俺拿一支吧。”就这样,花八毛八分钱买了一支钢笔,余剩的一毛二,一毛钱买了一根圆珠笔芯,二分钱外带着吃了两个水糖果!总之是把母亲给我的一块钱全都给“消费”光了。
那是支微微发黄色的钢笔。笔杆偏粗,不太长。笔尖不是后来时兴的“尼绒”,而是那种传统的、写起来往往容易“叉尖”的“钢尖”。储存钢笔水的是塑料质地的小布袋。用指头肚轻轻一捏,就会把钢笔瓶里的墨水给吸到它里面。
当然,不管它贵与贱,好看不好看,耐用不耐用,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哈!我也有钢笔了!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啊,就别提啦!这不,俨然生怕别人给抢走的样子,一时间,都有点不敢叫人看见了。紧忙小心翼翼地把它揣入上衣兜兜的深处,几乎是一溜小跑,出了供销社的门。穿过前大街,拐入王老五的小过道,闪过张寡妇的磨面房,回家去了。除去“谝”给爹娘瞧瞧以外,捂得严严的,就连哥哥们也不让他们瞄见!当天晚上,钻进被窝时,还特意把它放在了枕头边儿。睡觉前端详它,傍睡着时由不得再亲热地抚摸一番,就连睡梦里都在“刷刷刷”地使用它写字哩!
然而,嘴说有了钢笔,可还没有钢笔水呐。让人有点丧气的是,当时我村的供销社里还买不到钢笔水。因为我村仅不过是个生产大队,是个普通的自然村,门市太小。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了,说是离我村五里地的姚寨村供销社有钢笔水卖。因为该村是公社所在地,所以供销社里面的东西比较齐全些。高兴之余,就相约了几个要好的同学,说是到了星期天,一块儿去买。
那一天,我们四五个同学,吃了早饭,问爹娘要了钱,就急忙起身了。距离我村能有三里地,便是杨寨村。而姚寨村是在杨寨村的北面。这样,我们便一路步行,说说笑笑的,先是走向遥遥在望的杨寨村。
当时杨寨村的村后,有个高高的木头塔。那可是该村的“标志性”建筑啊!也不知有多少回了,我站在我村的支漳河大堤上,朝北望去。只见那个美丽的杨寨村,那绿树掩映中的鳞次栉比的房屋,飘飘袅袅的农舍炊烟,最为打眼的是高高的冒出房屋以上的那个神秘味十足的木塔——长久以来,它给了我无边的想象空间!我想,自己啥时候能有机缘,可以到那个木塔近前瞅一瞅?那该是多么好的眼球上的享受啊!

我们走呀走呀,心里充满了祈盼。用了不多会儿,就走到了杨寨村,也走到了该村的村后,还走到了那个有名的木塔跟前。嗬,怨不得三里外就看得那样清晰,感情这木塔还真是高得可以!仰着脸从塔底下往塔上面看去,觉得它好似都跟天上飘着的白白的云朵相衔接了!难怪老人们说,这塔可是不简单呐——据说想当年唐僧取经的时候,曾经路过这儿。唐僧累了,就坐地休息。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后来隐隐约约觉着身底下有啥在动弹哩。惊觉之余就醒了。但是,出于本能,唐僧“啪”的一下,把在身底下“咕隆”个不停的活物件给拍死了——原来是一个常常喜欢钻在塇土里,当地俗名叫做老幺幺的虫子,此刻已经腿脚伸直,不再动弹了。唐僧一时懊悔不已。他觉着自己这出家人本应不杀生,再说自己不是还该感谢这老幺幺吗?因为是它把他给搅闹地及时醒来了——没有因贪睡而耽误了取经行程!懊悔之余,唐僧和他的徒弟们便就地挖了个深坑,将那可怜的老幺幺给埋葬了。于此,当地的民人听说后,为了纪念这件事,就在这儿修建了这个又高又大的木塔。究竟是为了纪念那个取经路过这儿的唐僧,还是为了纪念那个无意中办了件好事,却反倒被拍死的老幺幺?咱可就说不清了。
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挺吸引人的木塔,我们继续朝已经不太远的姚寨村走去。你别看杨寨村到姚寨村只有二里地,但走着走着,居然几乎就没路可走了——路,都被一漫摊的荒沙给掩埋住了!年幼的我们,不一会儿脚窝里就灌满了沙粒。虽然季节已经是秋后,按说都有点冷了。但此刻人人都是满头大汗,简直都累得迈不动脚啦。然而,想不到的是,很快又有一道“风景”闪亮在跟前了,从而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也霎时忘记了不时袭上来的疲累!
瞧,早已听说过的“国防线”就在眼前!
那时候,我们这儿还没有办电,所以看见电线杆觉得还是挺稀奇的。而这国防线哩,却是不多远就有一个电线杆栽在地上。那线杆是木头质地的,还刷了油漆,故而看上去黑油油的,挺好看,还让人觉着有某种庄重感和神圣感。可不是,凑到线杆近前,侧耳一听,还可以听见上面的电线被风一吹,发出的悠长的“嗡嗡”声哩。不过,大家谁也不敢用手去摸一摸电线杆!为啥?因为我们早就听大人们说了,这国防线可随意动不得!为防备坏人破坏,国家派了人,从早到晚用望远镜看着哩。一旦有谁胆敢捣蛋,私自动一动它,人家在千里之外就会看得清清楚楚的,立马就会派直升飞机“嗡嗡”地飞来,谁犯了事也饶不了!你说俺还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吗?

眨眼到了姚寨村,但我们却不知道供销社在哪儿。问大人,问小孩,左打听右打听的,拐了好几个弯才找到了。嗬,要不说这公社所在地就是好!你瞧那供销社的门市盖的,多高大,多雄伟!还有,那高高的门楣上,还书写着“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八个鎏金大字。一进门,好几间门市里面,光售货员就有好几个。有给丈量尺寸扯布的,有给卖筷子碗、铁锅笊篱的,还有给拿洋烟、火柴、煤油大盐的,很是热闹!同时我还发现,这儿的员可不像我们村的老徐,见了不懂事的小孩,吹胡子瞪眼的,像个恶煞一样!这不,那个女员,完全是和蔼可亲的样子,挺主动地“接待”了我们。她接过钱后,就把封装的挺好看的钢笔水瓶子,笑盈盈地递到了大家的手上,你说让人高兴不高兴?不过,要说花钱,我们这回还真的没有花太多的钱——每人仅仅就用一毛九分钱,买了一瓶天津产的鸵鸟牌的钢笔水!是的,那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终于圆了用钢笔来写作业的梦想!
眼下,每当我坐在电脑前,轻松愉快地敲击着键盘的时候,不由得就会想起当年那支钢笔的故事,怀想那次也许不值得记起或不值得记念的经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218.98.52.93     2018/1/8 17:27:5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着佳篇诗作,问好王贵才,祝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