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妙六:《红楼梦》之鹤渡梅溪楚湘云


2011-10-27 15:36:56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3483 】

150个   

探妙六:《红楼梦》之鹤渡梅溪楚湘云

刘萍、梁睿

史湘云是《红楼梦》里如诗如画的人物,她的名字出处就非同凡响,有:
“楚雨沾猿暮,湘云拂雁秋。”(唐代马戴《送柳秀才往连州看弟》)
“娇月笼烟,下楚领、香分两朵湘云。花房渐密时,弄杏笺初会,歌里殷勤。”(宋代史达祖《忆瑶姬》)

史湘云还有一个别号:枕霞旧友。集美了战国宋玉的《高唐赋》和陆淞(宋)为歌姬盼盼所写的《瑞鹤仙 》。一个是写楚王与巫山神女梦中相会,瑶姬自由奔放、大胆追求爱情的“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另一个有“脸霞红印枕。睡觉来、冠儿还是不整。”这一“枕”一“霞”兼而有之。“旧友”之称,隐喻和曹雪芹久别重逢。照应小说第二十一回描写有:

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宝玉见了,叹道:【庚辰双行夹批:“叹”字奇!除玉卿外,世人见之自曰喜也。】“睡觉还是不老实!回来风吹了,又嚷肩窝疼了。”一面说,一面轻轻的替他盖上。

史湘云就是后来的邢岫烟。书中多次提及的《西厢记》中,当张生和莺莺私会之时,红娘的唱词就有“离楚岫,赴高唐,学窃玉,试偷香,巫娥女,楚襄王;楚襄王敢先在阳台上”等字句。“岫烟”出自陶渊明《归去来兮》中:“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邢岫烟喻示史湘云归来,和曹雪芹成亲。小说有:薛姨妈(曹雪芹的姨妈脂砚斋)“见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且家道贫寒,是个钗荆裙布女儿”,主动为薛蝌提亲,竟得到凤姐(雪芹姑妈王妃曹佳氏)的支持。薛蝌就是曹雪芹,“蝌蚪”取头大色黑,乃雪芹之相貌特征。而邢岫烟的“邢”,为“刑”,小说作者畸笏叟妙玉认为史湘云刑夫克子,喻示着曹雪芹的悲剧命运。

“钗荆裙布”引用(宋)无名氏《西江月》:

伴我鹿车鱼釜,从伊裙布钗荆。
年年七月甫三旬,今日生朝资庆。
二女长俱麻绩,三男俱读书声。
吾年五十不多争,好事且宜少等。

词中“鹿车”引用在《鹪鹩庵杂诗》载敦诚《挽曹雪芹》诗,有:“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所以鹿车喻示雪芹之妻,“牛鬼”喻示妙玉畸笏叟,就是诗里面的“荷锸”,见(唐)吕温诗:“少陵最高处,旷望极秋空。君山喷清源,脉散秦川中。荷锸自成雨,由来非鬼工”。【登少陵原望秦中诸川太原王至德妙用有水术因用感叹】。说邢岫烟史湘云“钗荆裙布”是反话,作者在第六十二回进行了反面的嘲讽,书中写道:湘云等不得,早和宝玉“三”“五”乱叫,划起拳来。那边尤氏和鸳鸯隔着席也“七”“八”乱叫划起来。平儿袭人也作了一对划拳,叮叮当当只听得腕上的镯子响。大有:“把酒临风,动观竹月三五夜。凭栏醉酒,望断风云九重天”。 湘云划拳的“三”“五”就是无名氏《西江月》里面的数字。“腕上的镯子响”,就是前面特意交代睡觉都不愿摘下的史湘云。

史湘云在烤鹿肉一节中,本回回目,“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书中“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背后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谜底是宝琴为抱琴代表曹佳氏王妃,红梅指红媒,凫靥裘指晁次膺《绿头鸭》一词,“晚云收,淡天一片琉璃” 。小说刻画的“吃鹿肉”,实际是一个口头禅,意思就是用好听的语言或许诺去奉承恭维激将对方,即是哄他、骗人的意思。请看妙玉判词:“你道是啖肉食腥膻,【意思说只是个味,没有肉。甲戌侧批:绝妙!曲文填词中不能多见。】视绮罗俗厌” 。隐喻曹雪芹和史湘云相见后谈情说爱,“绮罗俗厌”指的是词牌《绮罗香》,指的是雪芹湘云虚浮谈诗论词。这就是湘云说她和宝玉雪芹是真名士自风流,大吃大喝,回头却锦心绣口。这种真名士,自风流的魏晋风度,典的是王羲之坦腹东床。预示着雪芹和湘云将来的亲事。有诗为证:

对菊(枕霞旧友)-史湘云 (“对菊”为成对相互之意)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曹雪芹南游团聚)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雪芹畅谈《绮罗香》)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与曹雪芹相知)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与曹雪芹订下相亲)

咏红梅花得红(喜)字。 咏红梅花得花字
邢岫烟 (湘云梅溪) 薛宝琴 (妙玉畸笏叟)

桃未芳菲杏未红, 疏是枝条艳是花,
冲寒先喜笑东风。 春妆女儿竞奢华。
魂飞庾岭春难辨, 闲庭曲槛无余雪,
霞隔罗浮梦未通。 流水空山有落霞。
绿萼添妆融宝炬, 幽梦冷随红袖笛,
缟仙扶醉跨残虹。 游仙香泛绛河槎。
看来岂是寻常色, 前生定是瑶台种,
浓淡由他冰雪中。 无复相疑色相差。

史湘云被称作是“史”“大”“小”“姐”,和“史达祖”的字、音、形如此相近,不能说没有深层用意而属巧合。还有史达祖自号“梅溪”,而恰好古本《红楼梦》也有一个重要的批书人叫梅溪。南宋词人高观国《更漏子》有:“玉箫闲,清韵咽。人倚画兰愁绝。云恼月,月羞云。半溪梅影昏。”由此得出:史湘云就是梅溪,古本《红楼梦》著书、批书人之一,曹雪芹最后一任妻子。笔者认为“雪芹”和“梅溪”合称“芹溪”。 小说第一回有:“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 据小说交待,史湘云是史侯家女儿,贾母内侄孙女。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忠靖侯史鼎(小说隐李煦支)抚养。史鼎迁任外省大员(应是隐李煦家被抄没),贾母接来园中居住(应分别是曹家和京城平郡王府)。关于李煦,他的父亲李士桢,本姓姜,考证是山东都昌(今昌邑)人,符合梅溪前的“东鲁”二字。

史湘云的动物比喻是“鹤”。 宝玉说岫烟:“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有本而来”。在第七十六回黛玉和湘云联诗中,湘云出“寒塘渡鹤影”,和黛玉对“冷月葬花魂”。出自杜甫的《和裴迪登新津寺寄王侍郎》诗:“蝉声集古寺,鸟影度寒塘。”及苏轼《后赤壁赋》“适有孤鹤,横江东来”一段。以“鹤影”隐湘云将来孤居。
书中第四十九回:“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出自石安民《 西江月(叠彩山题壁)》:

飞阁下临无地,层峦上出重霄。重阳未到客登高。信是今年秋早。
随意烟霞笑傲,多情猿鹤招邀。山翁笑我太丰标。竹杖棕鞋桐帽。

史湘云花喻:芍药花。作者可以说是对此貌似神似进行了细微刻画。如芍药美好貌,花容绰约,它花大色艳,妩媚多姿,有“娇容”、“余容”等美称。古人将芍药推为“花相”,即花中宰相,隐喻湘云多年陪伴着流落在外的“花魂”脂砚斋和畸笏叟。所谓褒中有贬,湘云的另一面也如芍药,是没有坚硬的木质茎杆的草本花卉,犹如弱柳扶风、柔弱无骨,故有“没骨花”之称。有(宋) 王之道《朝中措》(和张文伯芍药):

老穷无赖事成丛。短发自蓬松。坐想帝城当日,万花绣出天宫。
几时临赋,深浮绿蚁,缓唱黄钟。莫获追陪胜赏,虚烦恼乱衰翁。

湘云的命运也如芍药,古时人们于别离时,赠送芍药花,以示惜别之情,所以又名“将离”、“离草”。小说在照应《瑞鹤仙 》描写湘云睡态的同时,又特别提到 “又带着两个金镯子”。暗示了娶亲聘礼,湘云即将出嫁。作者安排在睡梦中戴金手镯,却隐喻着丈夫会穷困潦倒或与世长辞。小说暗示了甄宝玉(卫若兰雪芹)即将和湘云白首双星的同时,也暗示曹雪芹未来的不幸命运。1760年,雪芹带着新婚妻子徐芳卿从南方回到京城西郊。(见探妙五:其芳若兰曹雪芹。)古人称芍药为“婪尾春”,婪尾是最后之杯,芍药花开于春末,意为春天最后的一杯美酒,表达结情之约或惜别之情,故又称“将离草”。而第六十二回,暗示了1762壬午年除夕。实际上是隐写了曹雪芹之死。本回回目上句,“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借喻苏轼《醉睡者》:“有道难行不如醉,有口难言不如睡”。和《醉落魄 苏州阊门留别》:

苍颜华发,故山归计何时决。旧交新贵音书绝。惟有佳人,犹作殷勤别。离亭欲去歌声咽,潇潇细雨凉生颊。泪珠不用罗巾裛。弹在罗衣,图得见时说。

下句“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作者隐含了(宋)卢炳《菩萨蛮》这样一首词:

石榴裙束纤腰袅。金莲稳衬弓靴小。娇呆□羞人。伞低遮半身。恩情如纸薄。方信当初错。邂逅苦匆匆。还疑是梦中。

小说写湘云“业经香梦沉酣”的“业经,”隐含的是《百业经》,乃佛家宣说善恶之因必感善恶之果的因果关系的经书。

史湘云就是“锦香院的妓女云儿”。 第二十八回贾宝玉赴冯紫英家的酒宴中,请看宝玉的行酒令:“青春已大守空闺”,说明雪芹南游时二人的年龄。“悔教夫婿觅封侯”, 第三十二回 湘云说:“还是这个性情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到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对镜晨妆颜色美”,第二十一回,湘云住在黛玉房中。宝玉“次日天明时,便披衣趿鞋往黛玉房中来”,两人还没有起床呢。等她们起床后,“宝玉复又进来,坐在镜台旁边,”看湘云梳洗打扮。宝玉就用湘云洗完的残水洗了脸,宝玉还想吃胭脂,被湘云打落。“秋千架上春衫薄” 。见《山东风雅》中写道:“余仅记丘《马上见》一绝云:‘薄罗衫子凌春风,谁家马上口脂红。马蹄踏入落花去,一溪柳条黄淡中。’”在《红楼梦》三六桥本——即蒙人三六桥110回收藏本,里面描述宝玉与湘云结婚。和张伯驹《风入松》中记载:“艳传爱食口脂红,白首梦非空。”连在一起看,“口脂红”就是史湘云,“白首梦”就是和曹雪芹。再看蒋玉菡行酒令,分别是:“丈夫一去不回归”。“无钱去打桂花油”。“灯花并头结双蕊”。“夫唱妇随真和合” 。倒着顺序看,刚好就是曹雪芹和史湘云的感情历程。“丈夫一去不回归”,就是曹雪芹的悬崖撒手,泪尽而逝。有流传悼亡诗一首:

不怨糟糠怨杜康,乩诼玄羊重克伤。
睹物思情理陈箧,停君待敛鬻嫁裳。
织锦意深睥苏女,续书才浅愧班娘。
谁知戏语终成谶,窀穸何处葬刘郎?

史湘云诗词解读

供菊(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第一句:从“弹琴”和“婷婷”看,指的是薛宝琴,其实就是妙玉畸笏叟,“婷婷”是她的身影。几案旁在讲她的小说创作曲径通幽。第二句“三径露,”应该是脂砚斋曹频、曹雪芹和梅溪史湘云自己。“一枝秋”指批书人脂砚斋。第三句“霜清纸帐”是指曹寅诗集文集,密写了曹家的血泪。“圃冷斜阳”指芹圃,南游时雪芹已四十五岁。最后一句应该是四人共创《红楼梦》。

菊影(枕霞旧友)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已婚的湘云暗地看脂砚、妙玉、雪芹研讨著书)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真事隐的创作构思)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红楼梦》里的血泪家事)
珍重暗香(梅花妙玉)休踏碎,凭谁醉眼(雪芹)认朦胧。
  
柳絮词
  柳絮词(第七十回)——暗喻古本《红楼梦》创作过程》
  
史湘云见暮春柳絮飞舞,偶成小令。诗社就发起填词,每人各拈一小调,限时做好。宝玉(曹雪芹《红楼梦》创作)没有写成,却兴起续完探春(脂砚斋)的半阕;宝钗(脂砚斋)嫌众人(红楼梦)写的“过于丧败”,便翻案作得意之词(重批)。
  
如梦令(史湘云)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放春光别去!(暗喻创作《红楼梦》的过程)
    
    咏白海棠(喻探春中年) 枕霞旧友
  其一
神仙(僧道)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通灵石头福彭)
自是霜娥偏爱冷(探春脂砚与胤礽),非关倩女亦离魂。(绛珠离世)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脂砚斋生妙玉)
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诗人应是妙玉)
  其二
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隐藏宜妃郭络罗氏、允祉、允祺、福彭)
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分别妙玉和通灵福彭)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绛珠与神瑛侍者弘昇)
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畸笏叟妙玉寂寞的晚年)

史湘云画、判词:

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曰: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谜底是:(唐) 温庭筠《忆江南》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苹洲。

探妙为:

画“几缕飞云,”代表史湘云;“一湾逝水,”代表福彭病故。福彭生于1708戊子年,子水之命,湘云曾寄居府上陪伴黛玉(妙玉)。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湘云从小父母双亡,由叔父抚养,她的婶母待她并不好。从全书看,理解应是湘云一生那知道什么是富贵?是大观园的人儿照料着她。她在襁褓时的父母离开,而她和雪芹的孩子在襁褓时也因病夭折,所以才叫“襁褓之间”。 敦诚《挽曹雪芹》诗两首有:“肠回故垅孤儿泣(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泪迸荒天寡妇声。”和“孤儿渺漠魂应逐(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新妇飘零目岂瞑?”这下面的“ 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是说他和去世的卫若兰(曹雪芹)白首婚姻短暂,潇湘妃子(绛珠仙子)和福彭相继离世,而她则是孤影飘零。

史湘云红楼梦曲
[乐中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甲戌侧批:意真辞切,过来人见之不免失声。】纵居那绮罗丛(绮罗香,诗书之家),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甲戌眉批:悲壮之极,北曲中不能多得。】

谜底是(唐)白居易《和梦游春诗一百韵》:

枥空无厩马,水涸失池鹜。摇落废井梧,荒凉故篱菊。 莓苔上几阁,尘土生琴筑。舞榭缀蟏蛸,歌梁聚蝙蝠。 嫁分红粉妾,卖散苍头仆。
  
曲中的“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指的应该是曹雪芹。“幸生来”隐藏了雪芹生父曹颙曹连生的名字。“霁月”指的是雪芹生母。“英豪阔大宽宽宏量,”是对曹雪芹的描写。下面才是湘云的“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61.150.127.154     2011/11/3 12:58:49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查实  223.245.2.17     2011/10/29 22:03:19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董希亿  120.35.128.2     2011/10/27 16:44:01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