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年怀想 7


2015-08-18 16:20:44  江南达者童山雷  所属诗集  阅读702 】

00个   

农汉所言

老弟勿惊听我言:
原来此地非这般。
万山向日风光好,
一岭松柏翠无边。
没得化肥粮高产,
不施农药果更甜。
长闻百鸟喜鸣叫,
还出天麻和大鼋。
林内兔獾随常见,
河头鲫鲤哪消谈?
尤其叫绝“桃花米”,
只长清溪沁水田。
历代将它贡皇上,
传言吃了或成仙。
咱们虽是遭剥削,
总不至于尽拿完。
扒除地租连国税,
粗食不缺稍欠穿。
冬腊月间多酒肉,
春耕夏种保荤餐。
家家户户若勤勉,
凑凑磨磨过一年。
特别那时分了地,
丰衣足食手也宽。
又无战乱与灾病,
都望平安得久延。
谁料自从办小社,
生活就此遭簸颠。
原为大家图帮助,
岂知各揣小算盘。
再加干部怀私念,
手头有不得点权!
临后事情成啥理:
砸锅摔碗禁炊烟。
炼钢炼铁全民搞,
大树儿些最可怜。
由坡下壑一溜铲,
如剃光头现裸山。
忒恨食堂承办者,
贪污盗窃不遮瞒。
自家撑胀腹如鼓,
饿得社员打捞蹿。
最后人些看着倒,
昏迷扑地醒不还。
分明到了恁么样,
还说他爹肚儿圆!
下放食堂稍好转,
“四清三查”又难缠。
清来查去有毬用,
坏蛋留着好汉翻。
不见傍崖张大叔,
至今背上还蒙冤。
再观龟子杨板铁,
重庆妹儿都敢玩。
都是当时垫了底,
青云直上没人扳。
这些鬼事懒吹了,
只说文革这一摊:
好的越更遭活罪,
孬种屁巴尽做官。
挑起群众斗群众,
你是牛鬼他是奸。
人尽搞成烂腔子,
死活全都没心肝。
而且连年挣老命,
长期运动烦不烦?
整得近的莫得整,
远整孔子批先贤。
我看这么弄到底,
迟早弄他娘跟前。
这不山穷水尽了?
吃糠咽菜也作难!
锅儿罐子叮当响,
闭了毴眼瞎喊欢。
反正都兴假中假,
是人肠子弯又弯。
可惜老天不兴骗,
目下已经到深渊。
水竭山光野物绝,
走投无路家底干。
这些皆你亲知晓,
不是老哥说得玄。
干嘴皮子今卖够,
再多吹去怕嫌酸。
何况单吹有啥用,
那不依旧背时喃?
只好甘心忍耐吧,
倒看哪年重见天。


雌鸡……

乙卯、丙辰间,余于巴山泥龙场
买得一雌鸡,原望其下蛋,孰料
不日竟公然引颈司晨。心悚然作
恶,遂断然斩之。——此果天意
耶?

以牝为雄事,
反常殊不祥。
咬牙挥利刃,
咂嘴品鲜汤。


忍事……

二鸟相争落阶沿,
双双忿激战犹酣。
一丸击中单飞去,
久病童儿得美餐。

变体另作——

庭前二鸟战犹酣,
扶病愁身闲立看。
信手掷丸其一中,
怔余却也得荤餐。


土豆·洋芋

休论此身土或洋,
宜蒸宜煮味堪尝。
名当“共产”配牛肉,
实则“灭资”充氓粮。

注:昔赫鲁晓夫称:“土豆加牛肉即共产
主义”。毛-泽-东主席有词讽之:“土豆烧
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麻猫·1975年

——30年了!它的身影,时常
犹浮现于咱的脑海之中……

仪态多姿体有形,
色非黑白未成名。
可怜荒岁家无鼠,
长绕猪槽嗅鼻行。


老翁别牛

晨昏伴牧几多年,
亦犟亦驯殊可怜。
堪叹时艰尔饥瘦,
将遭贱卖换仨钱。


抱鸡婆

皆因歇蛋鼻穿毛,
谁念无功多苦劳?
仍为油盐身上市,
阿婆抱我咯周遭。


幺花儿

眉如稚柳眼如星,
却怪爹娘何寡情。
“头二三胎先是女,
罚单称此‘再超生’。”


谢家兄弟

实为伯仲名天地,
旧姓承之以谢哉。
礼地敬天何益者?
家门屡世入蒿莱。


某妇

形如短尾葱,
人道有心胸。
夫婿几寻死,
驯良犹自封。


冬日挖苕坑小憩

林下土干沙石好,
短锄频奋屈长身。
裹菸暂歇发高叹,
惊得斑鸠扑寂筠。

注:巴山习俗,户外竹林间亦挖坑作苕窖。


山巅回首

远行憩息荒山顶,
聊把目光视旧程。
历历游踪方数罢,
却闻云外鹧鸪声。

注:古人谓鹧鸪声似“行不得也哥哥”。


冬晨即事

冷衾惊梦觉,
拭目对空山。
瘠岭泊寒雾,
微雪涩冻田。
旷野无余物,
虚室则事繁。
披衣以急漱,
含沫方暇穿。
汲担由冰井,
拾禾自茅檐。
窖薯虽易取,
惜乎多有癍。
溃者类吾指,
糙皮略带涎。
瑟索毕淘切,
呵手勉持钳。
润柴火难着,
吹筒功胜天。
长年役于此,
干口裂作圈。
苦炊权得饱,
犹须涮锅盘。
愣神思它务,
琐屑一大摊。
文墨忒奢侈,
暂且搁旁边。
日常勤工紧,
欲私哪寻闲?
幸今逢社祭,
拎瓢乃灌园。


冬夜记事

冬闲不配吃三顿,
粮草留存以备耕。
长夜烦闻空腹响,
核桃五个度深更。


冬事

且喜而今薯芋收,
十冬腊月暂无忧。
来春再作新谋划,
一岁时光另起头。


乙卯残冬

愁身枯坐柴山顶,
崖下隐闻言笑声。
但见纷纷飞鸟掠,
不知阿二可回城?


房东大娘实语相告

听言本队接知青,
老姆心头起黑云:
城里哪般还缺呦,
咋来乡下占工分!



只是你娘何舍得?
这般滋味我还知。
譬如我屋那孬狗,
两日分离心也悲。


隐痛……

心知云外数千里,
有我生身老父亲。
廿载长离成陌路,
难通音讯任沉沦。


寤趣

蔬豆盈畦瓜满架,
几番惊此醒来时。
异哉斯事伤神欤?
刻骨铭心成梦思。


难言微意……

私心感激某先生:
按月争来肉一斤。
唯恨经年无宰事,
馋观号票痒牙龈。


“过路数”

乡野通称“过路数”,
实则娶嫁同“完婚”。
移风易俗任他讲,
传统精神众所珍。
即令身家多苦难,
人伦族理总为根。
一逢入腊猪新宰,
两户出资了旧论:
“彩柜花箱须你备,
红衣绿被由咱囤。”
古来成礼毋庸议,
约定即行乃趁晨。
锁呐高吹传响遍,
小旗挥舞赴邻村。
遥听那处声嘈杂,
却是女儿哭娘亲。
叨念自家摊薄命:
可怜怎不变男身?
移时队伍进场院,
旋把目光瞅那人。
炮仗烟中破涕笑,
便揩泪眼走夫门。
沿途器乐还鸣奏,
惹得闲人议富贫。
引颈伸脖观仔细,
交头接耳谈见闻。
掐扳清点数犹混,
行列悠悠扬远尘。
越岭过沟行到屋,
循法依例有唱吟。
四言八句轻吆喝,
参拜姑嫜谢众邻。
笑语声中开土宴,
油荤虽薄饭可心。
三亲六戚若通路,
苕酒弄来四五斤。
大碗相传依次饮,
张张汗脸愈有神。
酩酊半至辞流畅,
戏谑祝福十足真。
宾主共欢情尽达,
斜阳已坠近黄昏。
终归省识席须散,
临别祥言更重申。
只此人生大事毕,
辛劳依旧俱各奔。


乡言释义

迎亲运柜笼,
引得人观睹。
撩惹众心思,
因言“过路数”。


冬日锄地小歇

其一

长天暗黑北风紧,
野岭荒寒霰雪稀。
半日躬薅腰苦累,
数声屈语腹咸欷。
耶噫呵手围团坐,
瑟缩耸肩挨个依。
却幸阿婆寻得火,
连呼带叫送熹微。

其二

众皆回暖有心肠,
笑语欢言快意张。
孬狗地中刨冻薯,
乖娃坎上拾枯桑。
悠闲老汉裹烟慢,
节俭幺姑纳鞋忙。
童子乘时亦何怠?
唐诗一卷轻咏吭。


萝卜

为菜怨油少,
充粮叹汁多。
形成霜雪后,
神灭腊冬过。
附药功安在,
攀参效若何?
复归真本味,
嘉美水晶坨。


寒夜晤友

鼎罐煨香芋,
松烟缭赤云。
临窗闻夜竹,
促膝觉亲氛。


好雨……

入冬连日皆霏雨,
遮雨蓑衣自始无。
天与良机安可弃?
闭门呵手弄丹硃。


种豆

山脊霜风盛,
地头冬麦滋。
彼收终莫测,
兹种更何疑。
坎角锄千凿,
窠中豆一施。
草灰当与覆,
雪水任相追。
只此心稍慰,
疗饥略可期。


乙卯腊初

颓院荒篱绽瘦梅,
小寒犹见绿蝇飞。
一冬干旱唯期雨,
润我稀疏豆麦肥。


冬日

百重荒岭皆湮灭,
千亩寒田亦杳然。
天地寂寥无别物,
孤茕水鸟掠沙川。


甲寅岁暮独行

四野悲风当去路,
一腔苦水没痴心。
惊天美梦觉来远,
含怨缩头强作喑。


风雪张家祠

高冈古塞久衰败,
矮屋老祠长代销。
落魄童儿将夜读,
打油冒雪走山峤。


黑屋志凄

巴山残缺月,
照我望乡心。
寂夜无灯火,
苦思有血忱。
寒鸮鸣老树,
冻土闭荒岑。
三叹乏良策,
倒床焐冷衾。


困达……

出头之事已无望,
恶病缠身兼谤伤。
唯剩一腔超脱志,
照临心海若春阳。


冬晨

离得陋床才识温,
晓寒弥室冷侵心。
开门但见霜蔫树,
出户方知雪冻岑。
缸内薄冰犹可击,
灶中余烬已难寻。
拨灰架棘燃新火,
轻暖一丝始致谌。


笔误漫成·冬夜

——提笔本欲书别诗,误,因以旋成。

竹涛已警困眠意,
松火却辉僵足时。
邻屋喧欢声渐歇,
清寒学子静吟诗。


冬日独坐

枯冬百不闻,
独坐遣轻闷。
迫岭云沉壑,
掠田乌出林。
静观驱浊气,
凝念纳清熏。
良久有心得,
陶然作畅吟。


外来财……

自留地角油桐树,
皆道天然属本人。
岁岁逾冬霜雪后,
拾来毫子百余文。


冰缸

凿纹细密形如缶,
遍体清凉滋绿苔。
四季无冬犹自可,
大寒前后尔难开。

冰缸:冬日结冰之水缸也。


过年回家

其一

懒问明春可有禅,
今朝暂且奔团圆。
归期既定心燎火,
路费虽难意决焉。
货自四乡收己手,
人由各县返家山。
乍回都市多无措,
四顾繁华每怅然。

其二

肩背颈挎满街行,
彼此眼睃皆肚明。
知妹篼中鹅大叫,
知哥筐内兔轻哼。
人人面泛苕光赤,
个个心怀血色诚。
终乃孝儿乖女事,
寸心略表报亲情。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