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夜雨寄北》看诗的意境的营造


2013-11-05 18:05:35  汤树强  所属诗集  阅读1371 】

150个   

从《夜雨寄北》看诗的意境的营造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是李商隐的一首七绝诗《夜雨寄北》。诗人客旅巴蜀,妻子来信询问归期,但归期未定。诗中抒发了诗人思归未能归的矛盾、复杂的情感。 这是一首语浅、情绵的诗。短短二十八个字,却成功地营造出一个深邃、绵远的意境,让人为诗人的高超艺术技巧所喝采、倾倒! 诗人在诗中是如何营造意境呢? 呈现在人们面前的,首先是一系列的意像:“君问归期未有期”,诗人接到妻子来信后,连夜炳烛题诗回复:你问我何时归来,我现在还定不了啊!画面呈现的是诗人那种欲归难归的无奈神态。“巴山夜雨涨秋池”,深秋时节,夜雨连绵,池水都涨满了,诗人听着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欲归难归的情绪中,又更增添了一份烦恼和伤感。“何当共剪西窗烛”,诗人突然把思绪推远,等得什么时候,夫妻才能相伴在西窗之下,悠闲地剪着那燃烧后的烛芯呢?诗人想象着那相聚时温馨的时光。“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时,夫妻相偎着,互相倾吐着那时在雨中思念、愁苦之情。这一帧帧画面,景象是这样迫真,情感是这样深切! 随着诗中画面一帧帧展开,形象形成了一个系列,情感汇成了一股激流,它们互相连动着、碰击着、叠合着,最后形成了两种结集性状态:一种是呈现出萧瑟、清冷、寂寞与嘈杂交集的环境氛围;一种是孤独、愁苦、烦噪的心境。这两种状态的交集,在营造诗的意境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诗的意象的展开,还给人们提供了一个相当深广的想象空间。它让人想象起客旅之人欲归难归的愁苦状态,想象起连夜秋雨诗人烦噪不安、彻夜难寐的情景,想象起诗人拟想回归时悲喜交集的心情,想象起想象中的想象再度回忆当时雨夜思归的苦况。这些都是处于此时此景的有着相同经历的人的共同感受,很容易引起有过同样生活体验的人的无尽遐想。这时候,诗人已经成功地把读者引入到诗人营造的意境之中,在其中流连徜徉,冥思遐想,深深陶醉。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看到,意境是凭借意象群的组合、互动而形成的综合状态。因此,创造意象,是诗歌创作的至关重要的环节。没有意象,就没有诗的意境,甚至没有诗歌的本身。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书斋老沈  180.212.204.58     2013/11/6 19:38:36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学习问候诗友,
    切磋就是最好的交流。
    个当送花五朵,
    网间诗友交流,
    尽该如此,,,
  •   刘文川  118.120.119.38     2013/11/5 22:18:40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切磋!赞成探讨!

    作者回复:2013/11/6 11:00:26

    在交流中增进友谊,在切磋中寻求真理,诗歌要在阳光、春雨中成长!感谢支持!
  •   刘文川  118.120.119.38     2013/11/5 22:15:09     2 楼

  • 赞!精彩的交流和切磋,这是诗在当代可能繁荣的迹象,吉祥也。对诗词爱好者有很大的好处!我个人欣赏这种气氛及其坛主!
  •   古板先生 60.179.150.62     2013/11/5 20:43:0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哈哈,又与朋友抬点小杠来了
    对“创造意象”,我倒以为不如说是“抓住意象”为妥。因为是先有意象或感、情之类,而后才会“有感而发”写诗的,如果反过来,没有意象或感的情况下,刻意去创造,那可能就容易弄成无病呻吟,为作诗歌偏作愁了。意象,大概有两类,一类是触景生情的“景”,这是随遭遇而来带来的,是客观的,而非创造的;另一类是“生”出来的“情”,而这“生”即自然而然引起的联想,虽说“生”与“创造”在某种意义上是同义的,但这“生”却是不由自主的“生”,而非客意地“创造”,“生”与“创造”,虽都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但“生”似乎更侧重于客观、自然的过程,而“创造”的主观和刻意成分要浓一些。象李商隐的这首诗,不外是因“巴山夜雨涨秋池”这一阻了行程的景,使联想到“君问佳期未有期”,及“何当西窗共剪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哈哈,闲与先生斗斗嘴玩,先生可别动气哟

    作者回复:2013/11/5 21:15:41

    很欢喜与先生交谈,这不是抬杠,是交流,在交流中向先生取教。
    关于创造意象,我与先生有不同意见。当然,情生源于景,或源于事,即源于生活。情感是人对于生活的感受和冲动。我所提的创造意象,是指作诗的人对来自生活的形象以及形象与情感结合的一种艺术性的加工,这种加工是主观性的,而创造则不是对生活形象的简单再现,而应该是经过艺术加工的表现。李商隐《夜雨寄北》一诗,由景生情,又由情幻景,就是创造。又如李清照词句“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把狭长的柳叶喻为眼,把胭红的腮喻为桃,就是对意象的创造。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愚见,不当之处,请指正。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