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2017-09-20 11:39:36  孙更俊  所属诗集  阅读255 】

00个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Rosa multiflora
白色,浅红色,桃红色,黄色等等
分布于亚洲,欧洲,北非,北美
寒温带,亚热带,灌木
花瓣五裂,或单或重,有香气
枝上有刺,让攀折者的手指受苦
5-6月间,才是其正常的花期
可现在是四月
还是在这里
它着的是什么急呢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我知道那是一堵残墙
用土坯砌就,因风雨的侵袭而倒塌了
还剩下的这一段
有的地方高一些,有的地方矮一些
远远地看去,呈锯齿状
尤其是在冬天,赤裸着自己的丑陋
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
到了下大雪的时候
它还要显得更加醒目和耀眼
仿佛天底下
已经没有什么能比自己更伟大了似的
尤其是那天早晨
当我对它举起了手机来拍照时
它还要挺起自己的脊梁
反射出一道金灿灿的阳光来
让我即刻把它
想象成了一条欲要腾飞的巨龙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那围墙原本是已经没有了头颅了
或许它曾经是一个战士
头颅被他的敌人给砍掉了
它或许还像刑天那样
以乳为眼,脐为口,那样战斗过
但最终还是倒下了
通过那围墙的一个豁口
我看见了一个小土堆
像是一个坟冢
我想那也许就是他的头颅
但与它的身体分开着
为什么还要分开得那么远呢
而没有了头颅也就没有了思想
没有了头颅也就没有了灵魂
因为据说灵魂是隐藏在松果体的下面的
但现在好了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那些花朵如同它的头颅一样
从绿叶中钻出来
仿佛是在争着抢着对你述说这故事
想到此,我
竟然要对那围墙肃然起敬了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据说那花是有灵魂的
但花的灵魂又隐藏在哪里呢
说莲花能出污泥而不染
那花的灵魂自然是要隐藏在花朵里了
可那花朵却又明明只是花的生殖器
又怎么可以是它灵魂的居所呢
于是又想到那首乐府民歌
不仅要采莲南塘秋
还要低头弄莲子
于是又想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那田田的叶子要像舞女的裙
那花朵还要像出浴的美人
还要像是在牛乳中被洗过一样
看来要想保持住灵魂的洁净
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墙上的蔷薇开了
那围墙也因此变得美丽了
可这一次的美丽与上一次的不同
更与它的灵魂没有关系
它像个多情的女子
向每一个从它身边走过的人卖弄着风骚
我去网上查了一下
才知道所有的蔷薇都是野性的
于是便对它也有了几分戒备
即便是不得不从它的身边走过
也要尽可能地离开它远一些,再远一些
尤其是我的住所离这里很近
尤其是
我的老婆又是个大醋坛子

围墙上的蔷薇开了
那围墙围着的是几间平屋
和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
据说那老人先前还是个教授
我曾因为狗的事主动去和他打过招呼
但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于是我断定
那一定是个不愿意与人交往的人
但就在昨天早晨
当他牵着他的那条大黄狗出来遛弯时
我发现他的鬓角边
竟然开放出一朵紫红色的蔷薇来
那蔷薇,竟然比开放在
围墙上的任何一朵都更为娇艳



我不喜欢蒙古人


我不喜欢蒙古人
不喜欢他们
像是些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
来不来就故乡,草原
来不来就母亲
让人烦厌得不能再烦厌
来不来就十五的月亮
来不来就敖包相会
也让人腻歪得不能再腻歪
什么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妹妹就会来
那我要是就这样等下去
而最终你也没有来
我又能把你怎么样呢
我横不能像新疆人那样
让你嫁人只能嫁给我
带上嫁妆还要带上你的妹妹
赶着你自己的马车来吧

我不喜欢蒙古人
尤其不喜欢成吉思汗和忽必烈
也不是因为他们只识弯弓射大雕
也不是因为他们可以征服
却没有征服全世界
虽然我也是个胡人与汉人的杂种
虽然我的身体里
也流着一半蒙古人的血

我不喜欢蒙古人
虽然他们还有
悠扬的长调和低沉的呼麦
虽然他们的烤全羊
我也不会拒绝
但我受不了
他们蒙古包里的过分热情
对那碗敬天敬地的酒和那段蓝色的围巾
也从来提不起兴趣
相比之下,真不如自己一个人
喝上一杯二锅头,嚼上几粒花生米
哪怕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或者是肯与邻翁相对饮
便去隔篱呼取尽馀杯

我不喜欢蒙古人
虽然我的蒙古朋友们
都说我长得像呼韩耶单于
对于此我也并没有什么异议
只是在心里
时常要把这句话颠倒着来理解
有人说我的歌还是有草原味
其实那与蒙古人没有关系
那是一种宇宙洪荒之力
所造就的亘古的苍凉
是我从小就喜欢的无边旷野

我不喜欢蒙古人
尤其不喜欢那些蒙古大夫
脚疼就剁掉你的脚
头疼就割下你的脑袋
也或者劝你自己去了断
什么样的方式自己选
我已忘记了自己的初恋
否则也会像海子那样去精神分裂
我也不再把自己说成是大海的儿子
因为我更不想到山海关去卧轨
还有屈原,还有李白,甚至还有尼采
我既不想拿着自己的身体去喂鳄鱼
也不想乘着酒兴去海底捞月
的确,我或者死了
也或者,还在活受罪
这一切也都同样怨不得谁

我不喜欢蒙古人
虽然我的嗓音和腾格尔一样沙哑
唱起歌来
也是一样的声嘶力竭
有人说
和便秘了差不多
但和他不一样的是
我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
……
我如同一个幽灵
在这个地球上游荡
我想着什么什么就有了
不想着什么什么也就没了
但我不是耶和华
也不是盘古
我创造出的世界
只有我一个人居住
我称这个世界为我的国
是极苦与极乐的统一
我是我自己的民,的臣
我是我自己的祖先和上帝
我是五千年或有一出的王者
我乃齐天大圣
且已然跳出如来的掌心
我站在哪里
哪里就是我的故乡
我生在哪里
却未必要死在哪里
我的来处也未必就是我的去处
无需选择
也不必选择
无需烦恼更不必抑郁
至于那泡尿
就留给佛祖作永久的藏物吧

当然
这都只是我自己的说法
至于别人怎么说
就都当它是一阵阵的什么风
(我已近耳顺之年)
从我的耳边吹过去好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