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浔诗选 第一辑: 轻轻的词(1981-1985)


2010-01-17 14:11:19  李浔  所属诗集  阅读5431 】

00个   

第一辑: 轻轻的词(1981-1985)




最初的花蕾 小小的春天
我将要翻越乐章上的节奏
等待你把美丽念遍

我一千次回家 一千次确认
这落满院子的风声
仍然没有回头和保持干净的习惯

阳光只剩下一次交易
纷乱而阴暗的事情寒冷至今
我在一块空地上明亮着前额
却伤害了你的影子

这时我必须认识你的手饰
认识床前的每一张椅子上
那些睡眠状态的外套

蓝天 我是你唯一的明朗的名字
每一个饱满的人
都能捉摸的干净的名宇

你既然美丽 蜡烛为何还没点燃
没看到我乐谱上的波浪
已经打湿了你的脚印
1983-2-6



沉默是金


我只能看见美丽只能倾听美丽
但不能紧握那点小小的美丽

那天的风
削破了我含蓄的想象
我对春天天生就有一种凉意
那个明亮 同样圆的月亮
但我不是那个只有妹妹的男人

沉默是金 黄金的年代
传说寄生在残剩的城墙上
为了证明主题的严肃
每人都有义务歌唱或者播种

有人的灯已点在想象之外
更多的蝴蝶
灼伤了朴素的结局

我还想干嘛
华丽的生活并不是一种美德
沉默是金 亲人是金
孤独却是诗的良心






我的手搭在春的肩头
鸟就善飞在花丛
你那声东击西的爱
在倒影里一树繁花

我无法回避春天
尽管它容易伤风 容易让往事
反复抽出新枝
我还是像一支迁途的柳树
随心地表现自私的春天

音乐是一种贯穿经验的回声
更早的语言 更早的文字
它们标新立异
让政治和爱情势不两立
让生命湿透让健康憔悴

我就这样在春天杜撰意境
想象鸟是我唯一的音乐
在乐曲的两岸
鱼却委屈在水的倾向中
简直像我的纷争的经验
沉就是力量 浮动的是语言





这是谁的手指 能屈能伸
以文化的姿态接近你的暗处

琴声在多雾的早晨
或在夜晚神秘着结实的种子
在远方的路上
路边的花花草草
我保存着酒的语言
让它们回迂在金色琴弦上

雨下尽的时候 我正在梳头
今晚却是星光灿烂
在五线谱的线条之间
我们存在着明智的距离
而爱是平等的
有同一种倾向
像诗在倾诉中
留下一行行聆听的空间

月亮总在这时落在我的脸上
让梦有一种明亮的力度
让爱在默无声息的呼吸中
承受蓝色的名字
这样露水会出人意料的
布置着冒险的情节



星星下的园丁


春天的树下
柳笛是手指的方向
它们像园丁一样
把美德和孩子领进思想的花园

远离海的地区
爱和嘴唇
同样默默倾诉衷肠
我家的后院
橡树高过我的想象
连那棵三叶草
也毁掉了我一季的骄傲

我不想惊动渴望中的女人
我只为了歌唱
在远处手捧露水的朋友
他的幸福像一杯水

这是春天的一种场景
一种歌唱的手段
甚至是花香深处的一只蜂虫
它的思想远远超过星星的思索

在接近幻想的时刻
春天就变得充满了速度
我喜欢星星
黑色的呼唤沿着祈祷
敲响了亲人的耳环



在音乐中自言自语

我劫走了音乐 这无形的颜色
敞开在花朵的风中

无中生有的恋人
一直在含糊的奉献
我那爱情的影子
没有人能认得出它是稻草人的杰作

那些平衡在陌生的天空中的事物
从来就没有辞别过梦想
灿烂的新娘 庆喜中均匀的鼓声
一切在大红大绿中让爱情圆满

春天中一切与朴素有关的前景
从灵活的脚印开始
来自冬天的皮毛商人
来自橡树上的鸟鸣
让我觉得不久会有一场暴雨

我翻动古人的著作
厚硬的书脊
终于碰响了他们的骨头
是他们让我听懂了弦外之音

许多年来我一直在等待
一直将手搁在有倾向的栏杆上
向远处眺望 想象
并且断定在雨季里谁都会落难





把爱架在你的肩上
寻找你自由的领域
谁是美丽的休止符号
使春天一口气背诵红花绿叶

我在乐谱里加进一些夏天的蝉鸣
你身在其中 站在我的梦尖上
这些情节终将使你红晕满脸
每一次多情 有力以及幸福
每一次玫瑰总能惊醒低垂的日子
我要让翅膀满载理想
看见多年以后的唱片

打碎的陶罐 宽大的颂歌
看见凋零的语言遍地流汁
看见舞蹈的月光宠爱一粒种子

我的不幸是往事中没有补钉
你的纯粹是走出了春天的尽头
而谁让我在五线谱的岸上
落水 使音乐湿透我的命运
我的每一个乐章也像漏水的篮子





怎样使你相信这是音乐的鸟群
这并非由我一人倾听
那流过你表情的芳香
如今已经回来
并且已经作巢

我选择了洁净的心绪
弥漫在舀满春天的手掌
让它来找到你孤寂的温柔
这反复在装饰上变化的热情
如今只残留了一声朴素的祝福

马和颂歌同是一些善飞的形象
我只记得日出时的韵事
你听见了渗进音乐的植物
结了磨损已久的果子
它们属於针叶植物

谁的声音使你终于娇美成性
谁的手指又在五线谱上含蓄--季
我在音乐里寻找它们的上游
又在下游中辩认两岸大红大绿
这一切全在拖泥带水中逆流而上




轻轻的词

这耗尽香味的季节
散落的花瓣
使我的手掌触摸到浅色的景致
并逐渐到达美丽的清晨

在颂歌 在露珠
在饱满的女子中间
节目已成为一种习惯
而音乐的气味 它们弥漫
或者覆盖着粗糙的语言
我终于离开了紫色的事件
在被劈开的木柴中间
我尽量想象花的开放过程

这真是一种伤害中崇高的气质呵
月光下冷冷的窗子
失眠的眼睛
简直像妹妹的手饰一样明亮
那些野性的花朵
它们活跃在春天
直至我的心灵
还有的是斜靠在风中的欢乐
还有的是轻蔑在石头丛中的沉默




风中的爱

风吹落了树叶 吹落了
孤雁一次性的来历
此刻黄花遍地
它们尽管来自内心
却琐碎着干净的季节

风吹落了秋天的尖锐部分
吹落了我小小的梦境
我已被自己惊吓惯了
风吹落了我从头说起的祝福
一一闪现的是河
它们的流程刺激了忽略的水草
谁能理解一只椅子的位置
花还没红透
我已被霜雪刺痛
秋风你还想吹落什么
我除了良心和诗什么也没有

风吹落了新娘 吹落了
九月浪漫的裙子
此刻誓言满坡
她们尽管并不醒目
却点燃了昆虫都懂得的爱情





李浔的诗(1981-198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