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处的中小学时代


2017-10-11 11:27:49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261 】

00个   

我身处的中小学时代

郑光福


离散四五十年的初小同学已聚会多次,今春他们终于联系到我了。

来到聚会的望江公园,有十多位似曾相识的老人,竞有人认出我来,“光福子”。于是,一一介绍,搜索记忆。一张1964年7月17日的圣灯寺小学六年级二班毕业照留念让我一眼便对上号,我就是那张大头烂额、光脚板的、穿背心、前排蹲下孩童。说实话,毕业照相留影我一点记忆也没有,因为那时我为考上沙河中学而烦恼!这张照片是考完试后的留影,有的同学没去,我去了也忘了。感谢班长王景春保留下这珍贵的童年照片,为我追寻往日记忆,而欢乐大笑;为我们班同学们一一翻拍这往日的忆旧。

忆往惜,我们郑家院子有三个娃娃在圣灯寺小学上学。毕业前夕,班主任熊必云老师家访到我家,见我和母亲在自留地扯海椒草,她道:“郑妈妈,你光福子那点矮、又瘦,担怕挑不起担子,你还是叫他做点咋业,少干点农活、冲刺两个月,考个中学读几年书!”我妈“嗯!”了一声:“快去做作业!”从那天起,母亲更忙,因为我们三兄弟要吃要穿!父亲又在新疆闯荡,稍懂事的我自然每天依旧找猪草负责喂些家禽,添补家中开支,但从此便抽出时间,宰完猪草,翻面菜板当书桌,点上煤油灯写做作业。

照片上的我将毕业证放在地上,一脸愁容,那是忙于生计,愁那上中学的学杂费。

见此照,让我忆起,不出几日,郑家新同学便来报喜:“光福子,你考起了!快准备11元学杂费上中学!”。11元的学杂费在1964年9月1日报名交,我向高兴地母亲报告。母亲说“那来钱啊!你爸又不寄钱回来。”为上中学,我便去割牛草卖,挣几个算几个,懂事的我的两个兄弟,就在那年夏天,三厘钱一斤的牛草割了整整一个暑假。眼看报到日期要到了,我们告诉母亲已有学费了。母亲笑了。

母亲说:“红星民办中学才收四元,那也是中学,你干脆去那里读书去,节省7元多好。”是的,同院子二位同学没考起中学,早已报名该校。我与兄弟都懂正规中学比民办中学好些,硬是拼命“创收”割出了10多元的牛草,便告诉母亲正规中学教学质量要好得多,母亲也就顺我意而让我交了11元的学杂费。至今,我还记得买牛草的地方在今一环路与府青路十字路口,即今天的南洋家居处。

儿不闲母丑。记得为读初中,无文化的母亲还生气的骂过我道:“人家才四元学费,你要去读11元的鬼中学!”回忆当年,我这郑家老大好委曲,我的女儿那知道那年月会如此穷苦!今母已八十有二,常自责道:“光福子,你还是能干,自己挣学费,考起沙河中学,你才有今天的好文化!你妈是没文化,只怪那年月穷啊!”我道:“不说过去好不好!”“那你拿照片给我看啥子喃!人嘛,不要忘旧嘛!”我的母亲依旧唠叨着说那年月的往事。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