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 【 73 】


2017-10-05 13:44:29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656 】

350个   

第三十七回 久别重逢 爱恨皆空


「呵呵,还得有你的好酒,香肉啊!」 只见一青衫老者手挽缰绳,牵着一匹驴子笑吟吟走来。
狗屠忙上前热情道:「哟,田光先生来了,快,快请上座!」 边说边牵过驴子拴在酒馆前的木椿上。
高渐离笑着迎上前道:「田光先生好久不来了,没事吧?」
田光眯着眼道:「呵呵,没事,近日方从蓟城回来,不想今日来得巧了,听渐离一曲,又得见荆卿舞剑,让老夫醉矣。」
荆轲端来一碗酒敬予田光,笑道:「荆轲让田光先生见笑了,让先生醉的非荆轲之剑,而是狗屠大哥的好酒啊!」
正笑谈之间,一股浓郁香味飘来,狗屠捧着一锅热腾腾的肉块嚷道:「来,来,别光是站着饮酒,田光先生,您恐怕好长时间不曾尝到咱做的香肉了吧?」
田光咂嘴道:「都快一年了吧,呵呵,这味似乎更为香浓了。」
席上热闹笑谈吃喝,酒过三巡,田光已有醉意道:「你们可知晓,大祸即将降临燕国了!」
高渐离惊诧道:「先生何出此言?蓟城出事了?」
田光感叹道:「那倒不是...秦国最近出了大事,你们可又知晓?」
狗屠搖头道:「不曾听说,发生啥事了?」
田光逐将肥下战败,樊于期叛秦投燕之事概略说了一遍。
荆轲搁下酒碗,沉声道:「樊将军此刻在燕国何处?」
田光双目眯成一条线似的望着荆轲道:「他是你的朋友?」
荆轲点了点头,田光道:「听闻目前在太子府养伤,你无须担心,他的伤势並无大礙。」
荆轲起身作揖道:「不知先生能否安排荆轲与之相见?」
田光捋了捋花白的胡子道:「太子太傅鞠武是老夫多年知交,我明日走一趟蓟城向他说一声,荆卿且耐心等候就是。」
狗屠感慨道:「太子胆色过人,可惜啊,这么多年了,始终还是太子。」
高渐离笑道:「大哥在此间说说倒无妨,在外可别这么口无遮拦呐。」
狗屠讪笑道:「嘿嘿,那是那是,可...咱总得有些蹊跷,吃败仗乃兵家常事,樊将军干嘛要逃啊?」
田光仿佛陷入沉思之中,望了一眼荆轲,缓缓说道:「听闻秦王已诛灭樊将军满门,並赏千金,邑万家以购其首级。」
荆轲虽脸色如常,内心却是思潮起伏,那一年忘忧谷一别,转眼数载,犹记当时樊于期豪情万丈,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想着不觉心中隐隐作痛。

是夜,荆轲喝得酩酊大醉,醉梦中回到了忘忧谷,谷中兰花盛开,漫山尽是蝴蝶飞舞。
湖边小楼不见兰花夫人,却是月儿含笑在抚琴,而自己随着琴音在风中舞剑吟唱。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划破和谐的画面,朝小楼急奔而来,来者一身将军衣着,项上却不见头颅。
只见那无头将军浑身鲜血淋漓,右手提着首级高高举起,来到近前赫然是樊于期。
樊于期的首级突然瞪大双眼,张口嚎叫道:「荆兄弟啊!你樊大哥死得冤呐~咱全家都让嬴政杀了,你得为咱报仇啊!」
月儿一声惊呼,突然哭喊道:「月儿对不住二位哥哥,月儿实在不该与荆哥在一起!」
说罢举剑往玉颈抺去,登时香消玉殒。
荆轲霎时从梦中惊醒,一身衣衫亦让冷汗浸湿,醉意,睡意早已全消。
屋外,天色已微亮,荆轲思前想后,匆匆收拾细软,骑上疾风往田光住处奔去。
当荆轲抵达田府之时,碰巧田光正牽着驴子步出大门。
荆轲忙下马趨前躬身道:「田光先生起得早啊,荆轲左右无事,想与先生同去蓟城,不知可否?」
田光笑呵呵道:「好,好,此去路途遥远,正好有荆卿作伴。」
一老一少一路笑谈而行,倒也不觉时日,不日已到了蓟城。
田光感佩道:「荆卿,你非常人呐,老夫听你谈起樊将军,知你们交情匪浅,这一路走来,心里也着急吧?荆卿却情不露於色,乃行大事之人啊。」
荆柯笑道:「田光先生过奖了,荆轲至今一事無所成,惭愧呐!」
田光笑而不语,手指不远处道:「那里便是鞠府了,走吧。」

鞠武一见田光,满脸笑容迎上前道:「老哥哥回葛城没几日又匆匆而来,不知有何事?」
田光将荆轲引荐予鞠武相识,寒喧一番之後逐道明来意。
鞠武听罢搖头叹气道:「不瞞老哥哥,我还正为此事犯愁呢,太子却一意孤行,唉!燕国不久必有大祸啊!」
鞠武说罢似乎自觉不便於荆轲之前抱怨,当下说道:「此刻樊将军正於太子府療伤,二位随我同去太子府吧。」

鞠武等人一到太子府,守门侍卫忙上前参拜道:「拜见太子太傅鞠大人,太子此刻正在花园练剑,还请大人稍待片刻,容小人着人通报太子。」
鞠武点头道:「唔,去吧!」 说罢向田光与荆轲道:「二位皆精於剑术,若有机缘,还望提点太子练剑之道。」
田光与荆轲皆作揖笑道:「豈敢,豈敢。」
正说话之间,只见家仆领着三个女子步出大门,田光与荆轲皆垂首让道於一旁。
一股淡淡幽香飘过,荆轲心头不觉一震,曾经夜夜挥之不去的幽香,突然那么实在的飘过鼻端,依然熟悉如昨。
荆轲情不自禁抬头望去,那女子恰好回身一望,二人心里不由自主一声惊呼:
「荆轲!」 「月儿!」

(待续)

侠客  【  73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夏夜若如初见 183.171.86.10     2017/10/8 7:14:49     1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再欣赏
  •   周熙宇 111.241.40.152     2017/10/6 21:10:25     1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每次的拜訪,總是感覺是一部上演的戲劇.佩服佩服.
  •   沃野春芹 182.101.55.122     2017/10/6 17:17:26     10 楼

  • 写武侠,玄幻,历史等题材我不擅长。也很难看得进。诗友写武侠还是笔功很好的,如果你写现代都市生活的,我们可能就会有很多话题。非常感谢您的交流和支持!

    作者回复:2017/10/7 8:20:01

    哈哈,题材只是材料,像烹饪,依然可以分享过程与心得,我也是在学习之中,还无法创新呢。
  •   乱语充数 222.135.142.238     2017/10/6 13:10:31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好诗
    欣赏文风
    问候诗友
    敬诗友三大碗
  •   鲁向华 183.138.19.22     2017/10/6 13:00:45     8 楼

  • 是咱的香肉呢还是咱做的香肉呢?哈哈哈,不打击一下你不行,看你写长篇得瑟。谁让你使我羡慕、嫉妒、恨呀。

    作者回复:2017/10/6 13:26:37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语病的盲点,,我的面好吃吗?我煮的面好吃吗?问题应该是出在"肉"的身上,哈哈!还是改了吧,多谢老弟了。
  •   红尘客 183.171.91.160     2017/10/6 12:57:36     7 楼

  • 狗屠卖狗肉卖酒,那句对白应该没什么语病才对。。
  •   鲁向华 183.138.19.22     2017/10/6 12:18:10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您恐怕好长时间不曾尝到咱的香肉了吧?”此句有语病,我要做个称职的校对。哈哈,悬念跌起,下段又是一番月儿的遭遇说明了,问好老兄,迟赏

    作者回复:2017/10/6 12:51:53

    哈哈!怎么有色色的感觉?
  •   沃野春芹 220.175.71.91     2017/10/5 17:12:30     5 楼

  • 多发了一个符号,不让送花了。

    作者回复:2017/10/5 17:33:42

    哈哈,我也碰过多次了。
    其实我不在意花,我在乎交流多一些。
  •   沃野春芹 220.175.71.91     2017/10/5 17:11:53     4 楼

  • 结尾有悬念,好构思!问好!
  •   梓瑞 117.136.62.88     2017/10/5 16:40:10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诗哥的网越织越密了,估摸着快收了!明知是悲剧,不忍往下再看,但更忍不住想看诗哥如何处置他们!

    作者回复:2017/10/5 17:46:11

    其实挺纠结的,还在思考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存在太多疑点,我在想,这么久远的事件,谁在现场记录传承?秦宫刺秦那一幕,夏无且说给司马迁的父亲,再转告司马迁,多年以后编入史记,还有多少是真实的记载?或是一种个人情怀的猜测?也许,历史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在想......
  •   徐庆星 60.186.35.66     2017/10/5 15:33:50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侠客〈七十三〉】之佳篇,问好红尘。
  •   秦汉风 117.136.72.203     2017/10/5 14:40:2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真诚喝彩,遥致问候!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