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自留地里的玉米


2016-04-07 16:51:56  张铁虎  所属诗集  阅读1370 】

100个   

我家自留地里的玉米

西安 张铁虎

我家的自留地与我家的下地窑同生同灭。
黄河花园口的那股大水把河南省许多人赶到了陕西,其中就有我们一家。起初租住在三原城隍庙附近的一户闲置的破宅里,直至八年后的一天晚上,那天父亲给人帮工回来很晚,一帮贼人一脚踹开了柴门,绳缚了爷爷奶奶,抢走了所有财物,我家不得不来到富平曹村,借住在大伯父的一面小窑里。后来随着大哥、二哥的相继出生,父亲用四十斗麦子雇人凿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一处地下窑,同时也就有了门前那三亩大小的自留地。
从我记事起,自留地主要由父亲打理,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年一料的玉米,因为我也是参与者之一。小时候,玉米由种到收,我主要负责丢籽,浇灌时待在地头,待水到头喊一声“大———,到头了———”,再就是收玉米时候用家里那把枣木柄的笨镰敲打掉玉米根上的土,然后一堆一堆放整齐。
我家自留地里的玉米是全村自留地玉米的榜样,从小它们就茁壮地扎根于一行行笔直肥沃的土梁上,似火的夏阳晒得东邻西舍的玉米叶子拧成了绳,它们却舒展了宽大而肥厚的绿油油的叶子,抖擞了精神,美滋滋地荡漾在井水浇灌的一畸畸碧波里,直到来年正月,邻居的后生们到家里串门,看着绕成松塔般的架子上足有一尺二寸的白生生的玉米棒子,还叹羡不已,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年全村就数老四叔种的玉米最好”(父亲在族里排行老四,村里晚辈称呼他老四叔)。
我家自留地里的玉米就这样成了我家的骄傲,它是父亲烈日下的汗流浃背和月光下的废寝劳作换来的,同时也是对他传统耕作的一种肯定。
父亲是一位实诚的庄稼人,一辈子没有说过一句话谎,也没骗过自己一生挚爱的土地,一铁锨一铁锨地深翻与平整,不让丝毫庄稼根留在地下,拣日头最红的正午锄草,一镢头一镢头地刨出硕大的玉米根,一镰刀一镰刀地收获着小麦。这就是我的父亲,到老都是这样。
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始,和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我们村也实行了土地责任制,重新划分了土地,我家的地下窑也被炸塌填平,父亲经营的自留地也不复存在,加庭也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今天,父亲已去世七年快三个月,遥望老家以前的那块自留地,恍惚中仍能听到父亲在喊,“铁——虎——,水到头了没有?”
我家自留地的玉米仿佛还在,郁郁葱葱,迎风沙沙作响。
2015年10月2日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曲王小芽 182.38.126.116     2016/4/8 10:24:0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家自留地的玉米仿佛还在,郁郁葱葱,迎风沙沙作响。
    身心感受,赞
  •   杜铁林 120.7.154.212     2016/4/7 17:43:0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佳作!感受才情!赞!祝博园快乐创作丰收!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