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史万言诗(连载八)


2011-06-14 14:58:28  屈 旭  所属诗集  阅读4116 】

50个   

(八)汉朝战事也连年

高祖晚年体欠佳 考虑王位接班人

爱妾本是戚夫人 生下太子叫如意

性格能力象汉王 欲废刘盈太子王

便与众臣来商量 大臣一致都反对

宠臣张良也不让 “商山四皓”辅佐盈

汉王见计难推行 便与夫人说分明

吕后得知恨在心 暗中樊哙有商议

高祖得知起杀心 陈平周勃受王命

燕国边境杀樊哙 陈周二人起疑心

害怕日后有变更 囚车押送回京城

吕后则把樊哙放 汉王无奈不知情

病重已知命不长 杀了白马召大臣

歃血起誓保朝廷 皇上这下放了心

床前吕后来打听 日后谁人辅朝廷

曹参王陵可替相 陈平周勃是能人

公元前一九五年 高祖驾崩长安城

吕后封锁不发丧 杀了大臣后事行

找来心腹审食其 审君感到事难成

找来吕弟做帮手 释子吕禄泄了密

郦寄郦商都得知 忙与食其来商议

此计千万不可行 朝廷大乱必杀身

吕后只好把丧发 刘盈登基是惠帝

刘皇生性本软弱 吕后弄权是后事

先罚夫人做奴隶 召回如意来杀身

惠帝知情来保护 吩咐如意别离身

清晨惠王去射箭 如意床上把命殒

夫人剁脚又挖眼 残忍至极吕夫人

从此惠王不理政 汉朝衰败天驻定

惠王执政第二年 年老相国萧何病

汉王床前把计问 日后谁人能替臣

曹参定为首选人 萧何弃嫌也同意

齐相曹参善问计 下贤百姓理朝政

盖公献计学老子 清静无为求安静

曹参听从盖公言 齐相九年尚安定

萧何病故曹接位 循规蹈矩学萧相

惠王心中实不悦 便要曹儿去问爹

每天喝得醉熏熏 无所作为咋治国

曹参上火将儿打 惠王朝上来问责

曹参请罪问惠王 您与高祖谁出色

惠王当称高祖也 我比萧何也瞬色

不如前任照着办 有何非议来问责

说得惠王无话说 时局当下求安稳

三年国泰民乐业 “肖规曹随”百姓说

惠王无儿立太子 吕氏捡婴惠帝生

惠帝殳后来继位 顺理成章执朝政

吕氏朝上问大臣 欲立吕氏坐王位

大臣王陵来反对 立誓为刘效忠心

又问陈平与周勃 吕氏立王行不行?

陈平周勃便答应 高祖天下传何人

立王爵位有道理 吕氏听了好高兴

朝下王陵问周勃 为何立誓变了心

周勃只说听下文 保护刘氏靠何人

吕氏五人登王位 执掌军权和朝政

大臣敢怒不敢言 等待时机依计行

一日设晏款大臣 刘章掌权高祖孙

趁着吕氏喝酒醉 《耕田歌》曲为其咏

吕氏听了不高兴 借机又杀吕氏人

不辞而别违了规 吕氏无法来责问

八年掌政得重病 嘱咐二吕护朝庭

赵王吕产为相国 执掌统率北路军

又封吕禄为大将 掌控统领南路军

吕氏殳后守朝庭 免遭暗算守宫内

二吕乘机想叛乱 无从下手等时机

刘章得知二吕事 便约刘襄来起兵

齐王起兵往西进 直逼长安吕家军

吕产得知忙派兵 灌婴带兵来荣阳

灌婴部属来商议 吕氏本是不义人

欲夺天下灭刘军 助纣为虏那能行

按兵不动会齐军 齐王待机勿急进

周勃陈平得知情 派遣郦寄到吕营

规劝吕禄交权令 免得恶名遭杀身

吕禄听了郦寄言 权交太慰周勃君

周勃掌印来军营 劝说保刘露左臂

兵士左袒护刘军 周勃掌权发号令

吕产全然不知情 未央宫内发叛令

刘章带兵一千人 杀了吕产平叛军

吕氏北军全消灭 周勃众臣来商议

推立刘恒坐王位 赶快迎进长安城

尊称皇号汉文帝 如何治国听下文。

文帝母亲薄太君 出身低微随子行

住在代郡同平民 百姓疾苦略知晓

儿坐王位记在心 建议皇上废酷刑

一人犯法一人当 连坐九族不可行

文帝下令来执行 百姓欢呼万万岁

公元前一六七年 临淄姑娘淳于缇萦

父亲本是太仓令 清廉正直出了名

不愿做官当医生 一次治病一商人

病没治好死了人 商人仗势告朝廷

官史判他受肉刑 割鼻砍脚成废人

临行哀声又叹气 只生五女无儿孙

如有男儿上诉行 四女听了只流泪

唯有五女要随行 送父来到长安城

诉状呈送上朝廷 诉说父亲犯肉刑

割鼻砍脚变残疾 如何改过来自新

文帝听了有道理 召集百官来商议

废除肉刑改杖刑 救下父亲出了名

杖刑打板打死人 景帝当朝又减轻

话说文帝与匈奴 先用和亲还安定

匈奴单于信奸臣 断绝和亲来用兵

公元前一五八年 率兵六万侵上郡

还杀云中老百姓 边境烽火又报警

文帝派出三路人 决战匈奴保安宁

刘礼驻扎在灞上 徐厉驻扎在棘门

周亚夫驻细柳营 杀退匈奴来犒军

文帝先往灞上行 将士热情把驾迎

犒劳将士歌舞升 接着又到棘门营

一样隆重来迎驾 礼仪周全无挑剔

只来细柳不一样 先遣人马不放行

出示兵符才准进 披甲带挂把驾迎

犒军过后回朝廷 随从不满亚夫君

文帝褒奖周将军 如此军队才抗敌

匈奴退兵汉军退 亚夫提升成中尉

次年文帝患重病 嘱咐太子要谨慎

遇事就用亚夫君 文帝殳后儿继承

刘启太子把基登 号称景帝有下文

景帝继承父王业 休养生息理朝政

治理国家靠能人 提升智囊晁错君

御史大夫来上任 察觉诸候生叛心

吴王刘濞自炼铜 又煮海盐国强盛

没把汉王放眼里 不来长安把贡进

晁错献出削地计 其父知道忙劝慰

别引杀身祸事生 为保刘氏灭晁门

晁错不听父亲劝 父回家乡服毒尽

诸候本来想叛君 借口晁错是奸臣

公元前一五四年 七国兴兵叛朝廷

吴楚赵王齐发兵 杀往首都长安城

景帝想起父王命 起用亚夫当太尉

统率将军三十六 英勇善战打头阵

朝中奸臣进谗言 景帝面前使鬼计

祸起消墙有原因 杀了晁错能退兵

景帝中了奸臣计 要杀晁错保朝廷

晁错受诏上朝廷 半路被杀不知情

七国叛军不退兵 方知错杀无挽回

亚夫巧用断粮计 杀退吴楚众叛军

“七国之乱”得平息 汉朝集权始形成

国家强盛钱满库 粮食堆积无仓装

文帝景帝善治国 “文景之治”人人赞

自从高祖白登围 和亲匈奴暂安宁

北方仍然遭骚扰 百姓受苦受损失

景帝死后传武帝 雄心勃勃振朝政

要洗屈辱报国恨 便与大臣来商议

公元前一三五年 匈奴派人来和亲

将军王恢献妙计 一边和亲边惩治

巧遇聂壹来献计 诱敌深入突挟击

武帝听从聂壹计 王恢李广率军行

三十万军来马邑 潜伏山谷照计行

聂壹假装来投敌 献计敌军臣单于

我有办法胜汉人 混入马邑杀官吏

您带大军随后行 夺取马邑是良机

单于依计来行事 聂壹潜入马邑城

假杀死犯充官吏 报告单于快进军

单于率兵十万人 进军马邑险中计

行军途中生疑心 只见牲畜不见人

抓了亭尉来审问 得知真情忙退兵

退出武州松口气 从此双方结仇敌

公元前一二九年 匈奴派兵犯上谷

卫青又加公孙敖 公孙贺来李广君

四位将军李最老 文帝时期便将军

景帝手下建大功 七国之乱也平定

后坐上郡太守位 一次匈奴来进犯

李广率兵一百人 侵赶三名匈奴兵

射杀二人抓一兵 远见匈奴几千人

士兵吓得没了魂 李广不忙布疑阵

全部下马卸鞍行 就地休息设疑兵

几个匈奴来探营 李广率兵十几人

杀死敌兵转回程 敌军害怕有伏兵

不敢轻易往前进 天黑匈奴退了兵

李广率军回兵营 一次匈奴又进犯

得知李广最能行 便派重兵来包围

李广中箭被俘虏 敌马吊床驮他行

他装死样不理人 突然翻身杀敌兵

夺得马匹便狂奔 杀死追兵逃回营

从此威名传四海 李广便是“飞将军”

损兵折将判死罪 金钱赎罪做平民

匈奴重又来进犯 武帝重用李广君

任右北平太守君 匈奴不犯得安宁

将军箭法特别准 射杀老虎他有名

一次天黑来行军 忽见老虎卧山林

一箭射去不见虎 射进巨石几寸深

一生参战七十几 屡杀敌军建奇勋

也遇挫折损了兵 不如卫青霍去病

卫青本是一骑奴 只因姐姐进宫廷

武帝面前得宠幸 卫青地位才显贵

匈奴侵犯他出兵 三路大败唯他胜

皇上封他关内候 接二连三得胜利

公元前一二四年 率领骑兵三万人

反击追到长城外 右贤王醉全不知

乘着夜色杀进营 敌军大败忙逃遁

俘虏匈奴一万五 大小贤王十几人

消息传回长安城 皇上嘉奖到军营

带大印封大将军 就连孩儿也封候

卫青提出来反对 孩儿无功怎封升

改封属下六将军 赏罚分明得人心

次年匈奴又来犯 武帝再派卫青行

率领六将又出兵 卫青外甥霍去病

武艺高强年十八 也随大军来出征

四路人马追敌兵 等到晚上空手归

不见敌军主力兵 唯有去病追得紧

八百人马绕敌营 杀了单于王爷身

乘机杀敌二千人 又抓敌叔相国君

得胜回到大本营 功大封为冠军候

公元前一二一年 王封骠骑大将军

率军万余勇骑兵 陇西出发追匈奴

连战六天不停息 匈奴败退永昌西

俘虏相国和王子 带回休屠祭天人

武帝奖励盖宫庭 去病坚决不应允

匈奴未灭何家为 要除祸根再出兵

公元前一一九年 卫青又与霍去病

再次行军千多里 双方激战伊栀邪

突然飞沙又走石 大败匈奴胜利归

卫青追敌二千里 打败匈奴左贤王

从此北方得安宁 没有匈奴侵略军

武帝审问匈奴兵 得知西域月氏军

欲联月氏抗匈奴 征召天下准能人

张骞本是一郎中 积极应召去西征

匈奴降人堂邑父 也愿寻找月氏国

公元前一三八年 张骞率兵百余名

齐备粮草便西行 本想绕道往西去

哪知匈奴将其围 充当俘虏十余载

改堂两人来商议 趁其不备逃出营

骑着快马往西去 吃尽苦头无处寻

误入大宛匈奴邻 双方交流很通顺

大宛国王来接见 设晏热情来欢迎

派人护送到康居 再往月氏国境行

月氏国王虽欢迎 但不联手报仇恨

张堂住了一年多 还往邻国大夏行

了解不少新鲜事 两人只好转回程

又被匈奴抓入营 趁乱逃回长安城

先后出驶十三年 受尽磨难爱国臣

武帝认为立大功 卿封太中大夫君

亲自接见听汇报 张骞详细说分明

邛山蜀地通天竺 互相来往做生意

皇上听了很高兴 又派张骞去西域

要与天竺来联系 四路人马往西行

各路走了二千里 不知天竺在哪里

又被部族打回程 一路人马到昆明

绕过昆明到滇越 滇越本是楚国人

很久不见中原人 见了亲人忙欢迎

并愿协助找天竺 昆明阻断无法进

张骞只好转回程 武帝得知联滇越

自然高兴来奖励 自从大败匈奴军

北方各国不进税 武王又派人西进

公元前一一九年 张骞三次去西域

携带旌节三百人 又带牛羊和黄金

还有布帛和钱币 来到乌孙王国内

送上厚礼来联姻 乌孙国王来接见

联手打仗可不行 张骞无奈要回营

又派副手去月氏 联络于阗大宛君

乌孙派出翻译人 只见数月无人回

乌孙国王送张骞 高头大马几十匹

还派人去长安城 武王见了特高兴

次年张骞便去世 派出副手都回程

先后去国三十六 互派使节关系亲

运去丝绸和茶叶 换回骆驼和马匹

通过西域到西亚 再将货物欧州运

互通有无做生意 “丝绸之路”便形成

匈奴与汉故事多 自从大败来求和

无不侵犯无战事 暗中又使小动作

互扣使者生口角 武帝本想去惩过

公元前一00年 匈奴派人来求和

放回使节表心意 武王派人表善心

苏武拿着汉旌节 带上礼物送单君

本是一件愉快事 不断事情变倒霉

汉人卫津投匈奴 手下虞常不满意

劝通苏武部下人 要杀卫津回汉营

张胜暗中表同情 事情败露未搞成

审问虞常同谋人 要杀苏武才解恨

部下劝阻未杀成 要逼苏武来投诚

苏武为表忠节气 几次自杀都未成

英勇气慨感单于 千方百计来劝降

威胁利诱加饥饿 苏武不屈忠节心

单于无计来加施 便把苏武来充军

一人牧羊到边陲 北海放羊吃草根

旌节穗子全掉尽 坚贞不屈大将军

公元前八十五年 单于已死换新人

分成三国无能力 派人汉朝讲联姻

武帝已死是昭帝 也派使节匈奴行

打听苏武有其人 匈奴欺骗人已殁

使节二次到匈奴 苏武部下收买人

得见使节知真情 讨要苏武回汉营

去时青发白发回 长安满街人出迎

苏武出使匈奴事 国内百姓人人称

出使次年罚匈奴 武帝派将李广利

率领精兵三万人 打了败仗忙逃命

又派都尉李广孙 李陵率骑五千人

寡不敌众拼血命 杀死匈奴兵五千

终被匈奴捉拿住 突围士兵四百人

李陵投敌惊朝廷 母亲妻儿判狱刑

武帝大臣来议事 如何判处李陵罪

众臣一致来遣责 唯有司马迁说情

说他兵少杀敌多 投降敌人有原因

武帝一听发了火 司马迁被判腐刑

关在牢中想自杀 又想父业未完成

那有颜面见上帝 想起父时游列国

去过浙江会稽地 大禹治水留英名

汨罗江边吊英魂 屈原事迹记在心

山东曲阜拜孔子 讲学遗址看得清

高祖刘邦故里行 沛县百姓讲情义

多少豪杰遭磨难 困难之时事业成

孔子被困写《春秋》 文王麦里写《周易》

屈原流放写《离骚》 左丘明瞎写《国语》

孙膑没膝写《兵法》 都是古人危难时

还有《诗经》三百篇 作者都怀忧愤心

去掉轻生写《史记》 先从黄帝来说起

一直写到汉武帝 巨著一百三十篇

实事求是写历史 件件事情记得清

平民疾苦被写上 农民革命也赞成

语言生动文学史 史学史中算精品

出狱又任中书令 终因郁闷谢了世

话说武帝打匈奴 又通西域化财钱

大兴土木信迷信 朝廷财力已耗尽

加捐加税刮民财 天灾人祸都上阵

百姓生活苦不堪 纷纷起来反朝廷

武帝方停乱用兵 休养生息养精锐

公元前八十七年 武帝去世儿继位

昭帝年龄只八岁 霍光将军来辅政

继承武帝生养息 得罪朝廷几大臣

霍光便成眼中钉 想方设法除霍君

上官桀为左将军 六岁孙女许昭帝

霍光坚决不应允 盖长公主来帮助

六岁孙女配帝君 提拔公主身边人

霍光也是不同意 便为此事结仇恨

勾结燕王生是非 昭帝十四那一年

上官桀造假奏章 污告霍光擅弄政

吓得霍光怕面君 昭王识破上鬼计

陷害霍光计不成 又生一计来害身

要设酒宴杀霍君 再废昭帝自立君

阴谋败露遭杀身 昭帝年青殳了命

二十一岁见上帝 霍光听了别人言

刘贺立为皇上身 带入宫中二百人

花天酒地无休止 干了坏事一千一

上台二十七天整 大臣上书另立君

太后下召立刘询 国号便是汉宣帝

宣帝在位国强盛 北方匈奴不敢侵

匈奴内部生纷争 互相争权起战争

有个单于呼韩邪 兄弟之间互残杀

哥哥郅支打败他 便想与汉来和好

亲自带人来和汉 宣帝亲自去迎接

设宴款待厚谢他 送给粮食三万担

西域各国都访效 纷纷与汉来和好

宣帝死后立刘(shi) 国号便是汉元帝

匈奴单于侵小国 还杀汉朝派使臣

西域各国求救汉 元帝派兵去救助

打倒康居杀郅支 呼韩势力更强大

二次带人来长安 要求和亲成盟家

元帝应允选宫女 选上美女王昭君

又名王嫱有胆识 元帝择日来成亲

皇上见了王昭君 美貌天仙也动心

责怪画师王延寿 杀了来解心头恨

昭君随呼去西域 汉朝官兵来送行

不怕严寒和风沙 达到匈奴尊百姓

劝慰两国永和好 六十几年无战争

元帝死后立刘骜 国号便是汉成帝

成帝不太理朝政 花天酒地极腐败

大权旁落王政君 太后兄弟有八人

其中七人都封候 王凤被封大将军

司马部属都骄横 唯有王莽显本分

生活节俭又随意 办事小心又谨慎

朝野内外口碑佳 投奔门客人日增

王凤死后换王莽 做了司马大将军

广揽人才和门客 积蓄力量等时机

成帝死后换哀帝 不出几年上平帝

平帝登基才九岁 朝廷大事王莽定

有人吹捧大司马 建议加封安汉公

王莽坚决来推辞 只受封号不受地

公元二年遭大灾 百姓生活不堪言

诸候豪杰强征税 各地蠢蠢来骚动

王莽借机来献地 拿出粮食和布帛

派出知心去考察 宣传王莽造舆论

各地纷纷来上表 赞颂王莽成风气

四十八万人上折 歌颂诗赋三万字

王莽威望空前高 平帝心中有怨恨

母亲不能留身边 舅舅家中人杀尽

平帝言语王莽知 借机杀人下决心

平帝生日祝寿酒 王莽毒酒呈上君

次日宫廷传话语 皇上重病难愈身

平帝死时十四岁 刘氏宗族另立人

两岁幼童孺子婴 王莽自称“假皇帝”

有些大臣便吹捧 王莽便是天子身

编造故事造舆论 拥戴王莽做皇帝

他向太后讨玉玺 王政君便睡梦醒

被逼无奈扔皇印 公元八年莽称帝

篡改国号叫做新 二百年汉归正室

王莽称帝来复古 复古改制颁新令

全国土地称王田 奴婢私有不买卖

改革币制平物价 新令颁布遭反对

官僚借机刮民财 民怨沸腾废新制

国内矛盾日加剧 外敌乘机犯边境

征用民夫苛捐税 农民纷纷来起义

天灾人祸接踵至 反抗官兵成定势

绿林赤眉起义军 要听端详看后文

公元百年有蔡伦 发明造纸出了名

汉书记载有放电 尖端物品在一起

东汉世上第一人 张衡发明地动仪

公元一十七年时 王莽统治太残忍

天灾人祸加一起 农民无路便起义

荆州饥荒争野菜 互相争夺起纷争

公推首领来调解 王匡王凤得人心

带领农民来反抗 一下发展几百人

占领绿林山基地 数月扩大几千人

攻打官府分粮食 百姓拥护来投奔

穷人增加五万人 不料瘟疫损半兵

逃出绿林分头行 兵分三路来活命

新市平林和下江 各路人马奔东西

琅琊海曲吕氏儿 官府毒打丧了命

农民都打抱不平 杀了县官报仇恨

樊崇起义占泰山 纪律严明百姓迎

吕氏兵士来投靠 一下发展上万人

王莽派人来镇压 太师王匡十万兵

樊崇带领赤眉军 大败王匡太师军

官兵将领均受伤 赤眉发展十万人

南北义军打胜仗 百姓纷纷来投奔

南阳舂陵两兄弟 刘寅刘秀也起兵

族人宾客八千人 三路人马攻官军

王莽兵马被大败 义军要选人统领

选出刘玄当皇帝 “更始”国号登皇位

王匡王凤为上公 刘寅拜为大司徒

刘秀便为偏将军 绿林军便称汉军

刘玄登位便用兵 王凤带兵攻昆阳

打下郾城和定陵 王莽急忙发重兵

四十三万人和马 巨毋霸驯兽助威

汉军只有八千人 王凤带人来守城

刘秀献计搬救兵 黑夜杀出昆阳城

搬得救兵返回程 组织先遣千多人

打得王莽兵如泥 乘机组织敢死队

三千人马抵万军 王凤带兵杀出城

内外夹攻猛如神 杀得王莽兵逃命

败退西安几千人 各地闻讯来响应

杀入西安抓王莽 王莽躲到浙台内

汉兵杀入浙台内 不得人心送了命

王莽坐位十五年 改朝换代听详情

昆阳大战得胜利 二刘威名已大振

直接威胁更始帝 有人规劝杀刘寅

更始借口杀了寅 刘秀得知慌了神

赶到宛城赔不是 不敢流露有破碇

始帝信为已臣服 拜为破虏大将军

派往河北北郡行 时局混乱显本领

收拾义军扩充兵 废除旧令得人心

公元二十五年时 刘秀柏乡称皇帝

国号即汉光武帝 再说更始帝为君

建都洛阳迁长安 花天酒地昏皇帝

绿林好汉也反对 樊崇乘机攻长安

更始派兵来抵抗 连打败仗没了神

樊军攻破函谷关 拜刘盆子为皇帝

接着攻入长安城 更始投降赤眉军

樊崇进入皇城内 粮食困难没主意

带兵往西找粮食 刘秀乘机占洛阳

得知赤眉往东移 埋伏军士二十万

诱骗樊崇来中计 大败赤眉得胜利

樊崇只好来求和 带回洛阳遭杀身

收服绿林和赤眉 统一陇佑和蜀地

刘秀建都洛阳城 有别更始号“东汉”

大赦天下宽待民 休养生息安民心

生产发展国强盛 颁布法令来治理

百姓守法容易管 皇亲国戚最难治

湖阳公主最蛮横 无视国法天下君

手下奴婢杀了人 逃回宫中没了事

碰上硬汉洛阳令 派人守候在宫门

看见公主带此人 半路拦截抓犯人

公主极力来阻挠 洛阳下令杀犯人

公主回殿告御状 召来洛阳问罪行

洛阳当殿来回话 执行法令为国民

宁死也不把头低 皇上无奈撤杀令

反而奖赏钱和银 三十万钱分官兵

洛阳令名传京城 百姓称他卧虎君

手下众官照此行 忠于职守保安宁

郅郓守候上东门 汉光武帝守猎回

夜半来叫开城门 郅郓借口已天黑

开了城门看不清 次日皇上来责问

郅郓奏章呈上门 皇上打猎深夜归

不问朝政怎能行 反受奖赏布百匹

皇帝清明得人心 平安执政度光阴

汉光武帝能治国 全靠大将和忠臣

汉朝大将二十八 云台墙上有画相

还有一人叫马援 老当益壮美名传

王莽时期是督邮 押送犯人去长安

犯人哭得太可怜 放了犯人便归田

北地郡来养牛羊 几年功夫发了财

他把牛羊送亲人 不愿守财当将军

投奔汉光武帝门 多次打仗立功勋

公元四十四年秋 马援打仗返回程

众人劝他该歇息 他愿战死裹尸回

平定匈奴和乌桓 不愿派他去五溪

马援宫中来披挂 威风凛凛走一阵

要求带兵来上阵 皇上只好来答应

带领马武和耿舒 还有兵士四万人

来到南方不适应 有的中暑丧了命

皇上听了人谗言 便派梁松去督军

来到南方泄私愤 慌报马援违军令

搜刮民财运回程 马援尸回不发殡

夫人大胆上朝廷 见了奏章知原委

运回苡米判珍珠 误判马援削官职

朱勃一同来上奏 官复原职得安息

六十三岁光武帝 命丧黄泉儿继位

刘庄即位汉明帝 一夜梦见一金人

绕殿一圈向西飞 次日上朝问众臣

此梦说的是何意 博士马毅说天意

西方有个天竺国 释迦牟尼佛祖身

要取佛经往西行 明帝听得动了心

便派蔡音和秦景 带上礼物去取经

历经千难和万险 来到佛祖出生地

身毒佛教已盛行 众僧欢迎大汉人

摄摩腾和竺法兰 两个沙门来传经

讲解佛祖菩堤树 整理经书四十二

赠送白马转回程 公元六十七年时

来到洛阳传真经 洛阳修起白马寺

明帝大臣不信佛 朝拜求佛人烟稀

楚王信佛派使臣 阴谋以佛笼人心

明皇得知派差臣 调查楚王有野心

革去王位下丹阳 刘英自杀殁了命

抓了同党乱杀人 株连不少无辜人

皇上本来不信佛 传播儒学特起劲

亲赴太学来讲课 孔孟儒学记得清

听讲人员确不少 累计超过十万人

汉光武帝修史记 班彪父子来执行

班固班超和班昭 两儿一女都操笔

班彪死后儿继承 编写《汉书》日夜勤

班超不愿总写书 投笔从戌去当兵

公元七十三年时 将军窦固打匈奴

班超司马立战功 窦固将其来重用

担当使者出西域 带领随从三十六

来到鄯善见头领 头领热情来欢迎

愿向汉朝把贡进 过不几天变冷淡

班超猜定有原因 抓住士兵来打听

原来匈奴也来人 班超设计来破阵

不入虎穴焉得子 冒险也要拼一程

夜半烧杀匈奴营 三十六人破敌营

鄯善王见如此阵 只好投靠汉朝廷

回到朝廷受奖赏 班超升为军马司

重又受命去于阗 阗王见班带人少

要请巫师拿主意 巫师装神又卖傻

要拿汉马归自己 班超趁他来取马

取下人头见首领 阗王见其害了怕

只好答应服汉人 从此西域和汉朝

六十五年又和好 互派使者做生意

班超功劳记得清 后人传颂留英名

明帝死后儿继位 刘怛即位汉章帝

勤政清明来执政 国泰民安度一生

章帝死后汉和帝 和帝只有十来岁

朝政大事太后定 窦后哥哥掌军政

此时有个科学家 南阳人氏名张衡

年方十七进京城 太学读书考功名

到了洛阳和长安 见到贵族太淫逸

十年写出两诗文 《东京赋》和《西京赋》

讽剌宦官太无能 皇上知他有学问

令他担任太史令 研究天文和地理

潜心研究有发明 得知地球是圆形

太阳光线有反射 月亮才得放光明

天地好似鸡蛋形 地是蛋黄天包围

按此造出“浑天仪” 日月星辰具雏形

运用水力来运行 星启星落看得清

当时地震次数多 百姓受苦讲不尽

他便造出“地动仪” 八条黄龙标方位

龙头张口衔铜珠 对应蛤蟆有八尊

地动铜珠便掉下 落入蛙咀来报警

公元一三八年初 二月一天发响声

报告北方有地震 洛阳没震便不准

时隔几天人报信 洛阳远处大地震

宦官嫉妒来打击 皇上罚他去河间

当个相国在基层 六十一岁丧了命

科学发明建功勋 百姓世代记在心

东汉皇朝汉和起 都是年幼当皇帝

太后掌权落外戚 外戚专权诓幼帝

一旦皇帝长成人 利用宦官抗外戚

历朝历代都如此 国家衰败民受罪

公元世纪一百年 尖端放电《汉书》载

发现金属能导电 雷电现象乃自然

公元一二五年时 七任皇帝汉顺帝

外戚梁家掌了权 父亲梁商兄梁翼

两人把权来施政 梁翼持权特骄横

公开敲诈又勒索 没把皇帝放眼里

顺帝死后是冲帝 冲帝年幼只两岁

过了半年殁了命 八岁孩童当皇帝

便是当朝汉质帝 质帝年少特伶俐

见到梁翼太骄横 当朝表示不满意

梁翼知道将其害 毒饼送与质帝吃

质帝随即丧了命 又选皇族小孩儿

十五岁当儿皇帝 就是后来汉桓帝

大权都落梁翼手 专横跋扈没止境

霸占农田修花园 民女抢来做奴婢

谁有钱财便敲诈 如有反抗要了命

造个兔苑专养兔 西域商人不知情

打死兔子丧了命 株连杀了十几人

有个财主叫孙奋 梁翼对其施鬼计

送去白马借财钱 强借金钱五千万

孙只借给三千万 梁便对其下狠心

说孙母亲他奴婢 偷他家财数不清

打死孙奋占财产 有理无理谁敢吭

还要杀害皇亲戚 想杀皇夫人母亲

横行上下二十年 桓帝实在难容忍

皇上暗中来策划 联系宦官单超等

派出羽林一千人 乘梁不备将其围

梁翼无奈服毒死 梁家株连三百人

没收财产三十亿 强占农田还农民

全国上下都欢庆 宦官夺回大权令

单超五人封候爵 东汉政权又回归

五候掌权来施政 同样暴敛又横征

买官卖爵提亲信 百姓不满日日盛

公元一三二年时 张衡发明地动仪

测量地震有仪器 仍是世界第一位

公元一六五年时 陈蕃当上太尉令

司隶校尉是李膺 两人耿直为人敬

不满当朝宦官横 有人告发宦官弟

张朔贪污索百姓 李膺得知要办罪

张朔藏到张让家 李膺带兵去抓人

墙缝搜出犯罪人 审理清楚办死罪

张让朝上告御状 皇上也说杀有理

从此李膺威名振 见其好似“登龙门”

次年方士名张成 得知要搬大赦令

唆使儿子去杀人 李膺将其来查办

正遇下来大赦令 照样办其杀人罪

张成定要报仇恨 候览张让施鬼计

要其弟子告李膺 营结死党太学生

诽谤朝廷败风气 桓帝接到牢修信

下令各郡抓党人 李膺杜密都抓去

还有陈是和范滂 自愿进牢做党人

党人遭受百般罪 严刑拷打令认罪

唯有史弼平原相 没抓百姓为党人

李膺以攻转为守 招待宦官同党人

也有宦官来申诉 大赦党人抚百姓

桓帝下令放党人 同时下达禁锢令

放回老家当百姓 史上有名冤案情

桓帝死后立刘宏 灵帝腐败出了名

灵帝执政常年少 太后临朝理当然

窦武封为大将军 陈蕃便封为太尉

陈窦二人来商议 提拔忠臣除奸人

重用杜密和李膺 起用太学和名士

上奏太后除宦官 要抓候览和曹节

还有王甫等三人 太后不肯下决心

两次上奏无音讯 曹节王甫反得知

先下毒手禁太后 抢得玉玺和印绶

假借灵帝发号令 杀了陈蕃和窦武

清洗朝廷大换人 宦官掌权施暴政

抓了名士太学生 杜密李膺重禁锢

回乡当了老百姓 曹王宦官不罢休

肆意报复等时机 名士张俭驱仆人

利用仆人告张君 结党营私有反心

皇上年仅十四岁 听了谗言便下令

李膺得讯不逃命 抓进牢中被打死

杜密知道自杀亡 范滂听说督邮来

不去抓他哭在店 他便自首去县衙

县令见了受感动 愿意两人同逃走

范滂劝其守县衙 免得牵连家老母

老母得知来探监 赞赏范滂是好汉

范教孩儿做好人 宁死不做贼奸臣

株连被杀百多人 被抓流放六七百

两次禁锢大清洗 朝中都是宦官人

昏庸灵帝用宦官 吃喝玩乐是朝政

国库无银卖官爵 贪官横行满朝廷

加上天灾和人祸 平民百姓没法活

纷纷起义来反抗 吴郡许生来起兵

不长时间万多人 朝廷慌忙来镇压

公元一七四年底 打败许氏起义军

巨鹿兄弟有三人 张角张宝和张梁

张角行医不收费 行善乐施得人心

暗中创办太平道 行医传教一起进

八大州府都跑遍 建立三十六方军

“苍天当死黄天立” “岁在甲子天下吉”

公元一八四年初 只等号令便起兵

不料内部出叛逆 便向官府告了密

官府急忙来抓人 杀了洛阳千多兵

张角见势下命令 提前起义攻县郡

分粮分饷得人心 各地义军都响应

直接攻打洛阳城 灵帝急忙派大臣

皇甫嵩朱俊卢植 镇压起义“黄巾军”

各地豪坤招兵马 圈地囤粮土皇帝

残酷拼杀九个月 张角牺牲没头领

张宝张梁也战死 化整为零“黄巾军”

坚持斗争二十年 东汉皇朝快丧命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查实  183.163.13.239     2011/6/15 0:13:2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