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斋记


2012-05-01 10:44:39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1573 】

00个   

兰斋不是名士贵人的精舍别墅,也不是故弄玄虚自我标榜。无非主人是个酷爱草木之人,多种了一些兰蕙之类的香草而已。斋也具性灵似的,无论北来的牡丹,南来的玫瑰,皆能落地生根,展现应有的丰采。物以类聚,加上主人爱好成癖,所以,兰斋也算得上“高朋满座,精英名流入吾毂中”了。
斋坐北朝南,山抱水环,颇占山水之灵气,有那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妙处。多年来主人唯一的遗憾总觉的地偏得不多,或许是心还未能远的缘故吧。假如能安于篱下采菊的话,那倒也时见青山似黛,白云悠悠、皓月悬空;长对原野如砥,清风徐徐、旭日东升。无论你想登山临水,寻幽探胜,或者散步漫跑,任神任性。不必拘束于人来人往,有扰清静;也不必拘谨于纵酒高歌,痛快心弦。
清澈的儒溪依斋而过,主人因势导流,凿了一个百来见方的荷塘,种上田田的荷花。流火的岁月,见绿荷摇曳于清风朗月之中。流水丁冬,鱼儿欢腾;红葩流艳,彩蝶翩翩。闲卧“闻香台”,高啸“吾本自来还自去,清风朗月莫相违。人生得意休言少,坐看松间白日飞。”一年四季说不尽的是兰香、荷香、桂香------,你可以肆无顾忌地畅饮兰斋的香气,那是自然的恩赐呵!
环绕着荷塘的便是葳蕤芊蔚、绿叶如黛也似的旷谷幽兰了。“幽绝空林色,朱蕤冒紫茎”子昂可谓知者之言也,我想,假如他当年有这么一座幽兰斋,大概再也不会有“念天地之悠悠,独伧然而涕下”的愤慨了吧。
来往于兰斋的客人,并不是笑傲古今的鸿儒;是那么一群意气风发的酒客。他们造饮辄尽,期在必醉,醉了吗?大有桌当枕来椅作床的“豁达”,弄得草木深受其害,主人苦不堪言。俗话说的好,吃一堑,长一智,终于悟出了制胜的妙计。使得他们醉意微微,便各显神通,或歌或舞,或吹或弹,或吟或诵,一时间倒也歌舞升平,色相两佳。此刻,主人也乐得偎栏而和,孰未知客去客留,便吟啸“闲谈美酒和琵琶,何处桂香潜吾家。人去清风明月后,醉偎篱槿见黄花。”
今春买得几苗的绿云,大概已是芽叶并茂,该又是到了玩赏的时候了吧。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