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鲁奖评委们对古典诗词的无知与犯罪


2014-08-29 19:18:45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1276 】

100个   

略谈鲁奖评委们对古典诗词的无知与愚昧


等六届的鲁迅文学奖颁发给一个叫做周啸天的诗人,不,严格意义上说应该把他剔除出诗人的行列,以正国人之视听。如果任其自由的宣扬与泛滥的话,为祸靡浅,那应该是对中国古典文化的一种污辱。身为古典文学的研究者,不以“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为已任。而是对鲁奖本身图谋不轨,如蝇逐臭。他所生产的文化垃圾也算得上是诗的话,那简直是辱侮汉文化先人的智慧。把鲁迅文学奖颁发给这样的作品,是不是我们敬爱的评委们和国人的智商开了一个国际玩笑吧,或者是他们的智商和鉴赏能力在一起严重退化了!我们不得不去思考,是什么力量驱使鲁奖的评委们把这样的作品捧上得主的圣坛。难道我们华夏泱泱诗国(我们自号的),竟然沦落的如此不济了。他们对作品的要求是基于何种考量,难道就是诗刊韩大主编的方针指示,“上限向真、向美、向上;下限不灰、不黑、不黄的界线”真真是一个优秀的检查官,倒恰恰忘记了,诗是艺术的诗,不是宣化的大字报,也不是锦上添花的新闻稿。难道一首好诗必须在韩大主编的上限与下限中戴着镣铐而上下求索吗?难怪我们的死坛充斥着“小悲、小喜、小智、小善的平庸琐屑之作,我们不得而知!所谓的评论家与人民诗人云云,只不过是一具榨干了艺术成份的木仍尹,一个挂在艺术殿堂上的羊头。
众所周知,我们习惯上把唐诗代表了诗的最高成就,把宋朝的词代表了词最高的文学成就。更有人发出这样震聋欲溃的声音,“唐后无诗,宋后无词;不读唐后之诗,宋后之词”。为什么我们文化精英们会逐渐形成这样的一个共识,那就是他们发现了,每一个时代有他审美情趣,思想意识和语言特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原以为美的审美观念,怎么也无法复制到自己所处的时代了,沦为一种滑稽和乏味,甚至是另一种的恶心。我们现在反观鲁迅文学奖得主周啸天先生的诗,就可以知道与我们原来的审美观念的严重差距了。之所以然造成了广大民众的强力反弹。
我们宁可我们生活在一个没诗的年代,也不让这样的伪诗污染了我们的年代!
一个衡定为美的东西,应该有它特有的审美标准。一首好诗,也应该有它特有的标准的,对于诗,我们简而言之,一首被称作好诗的诗作,至少应该有着语言美和意境美,(现代诗还应该有节奏美)。所谓的社会功用,那是外在的东西强加在诗的身上的,如果真的有,那就增加一个思想美,(有意境自有艺术美)。诗的专业就是言情述志,不平则鸣,劳者歌其事,忧者歌其心。至于教化与宣扬,那不是诗的职责所在!
勿庸置疑,汉语言是世界上现有语言中最为精致的语言之一,也是最适合中国古典诗词的创作的。诗是语言的艺术,离开了艺术的语言,也就摒弃了艺术的诗!现在人为诗,大多抛弃了对语言的推敲、煅造,任由现代汉语的口语词汇轻率地大肆占据了原本需要千锤百炼的汉诗,殊不知汉诗是字与字的营构,而不是词与词的组合。古典诗词是以典雅的文言文写作的,一旦以粗粝的现代口语词汇入诗,就造成了现代人写古典诗的硬伤了!便沦为了人人呲之以鼻的清汤挂面的打油诗了。这是艺术语言的贪乏综合症,身为评委的一干食肉者不了解、古典诗词研究者啸天先生不知道,白话小说家王蒙老先生也不明白,而是抱团取暖、相互手淫取悦对方而蒙蔽天下!
这是缺乏了对诗语言特性的感悟,语言决定了一首诗的艺术术。那么意境就决定了一首诗的成败与否。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有一句精辟的论断,“有意境者自成境界”。无论是慷慨激皍、绯恻缠绵、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如果我再对意境过多的表述,难免沦于画蛇添足、拾人牙慧,难免于皮相了。
意在诗词中犹帅也,无帅,乌合之众也。套用我们现代人的说法,一篇诗词必须表达出一种思想意识和情趣,而且要达到某种的高度。语言紧致而有弹性,思想高度而有感染力。我们看看李太白的《将进酒》的深广忧愤和周啸天先生低劣伪诗《将进茶》的滑稽戏谑相比较。你就会明白,为什么风神俊朗的唐诗宋词,一旦到了我们的手中,就味同嚼蜡了。鲁迅文学奖落入周啸天先生的手中,这就纵容了、甚至鼓励了白话口语诗的泛滥成灾。象啸天先生和王蒙老先生这些所谓的文化精英尚且如此,那么社会上饥不择食的二、三流文人以及不入流的草根们更是对这样的伪诗趋之若鹜了。胡适老先生当时说“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一句戏言,我们便奉之圣明,倘若胡老先生地下有知,当是羞见吾华夏历祖历宗了。
倘若整个时代的汉诗呈现的是这样的庸俗、肤浅、甚至沦为嬉戏的垃圾文化,这不能不说是整个时代的悲哀,更是中华文化史的悲哀。一个连文化也不会生产的民族,何谈是一个优秀的民族,又有何脸面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我们消费着老祖宗文化遗产同时,而不知如何去创造,这不可以说是一种犯罪吗?现在的诗坛,充斥着白话和口语,而人人不知自危,我们已经消费掉祖辈们所有的荣光。把鲁迅文学奖赠送给周啸天先生,更加速了古典诗词覆灭,谁也挽救不了它夕阳之道。与其把鲁奖的荣光戴在啸天之流头上,倒不是给一个三流的新汉诗的拓展者。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假如我们让一个巨人在痛苦中折磨着,何不如让他干净利落地轰然倒塌,与其是毁灭,那也有着一种悲壮。让中华民族最激越的声音,保留一份属于强者的尊严。我是太热爱古典诗词了,就是因为热爱,才这样决绝!
此文是在匆促和愤怒中完成的,难免于偏颇和陋见。也不象学院派那样引经据典,挂一漏万是必然的。我只想拋砖引玉,让有识之士认清这伪诗的年代,不为表象所蒙蔽。端正我们学术的思想,引导我们走上文化正确的道路。虽然我们正处转变摸索的年代,但我们必须认清方向,历史是单程的,不容我们倒车。但愿我们汉诗能够健康发展,再一次唱响时代的強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北方飘雪 222.74.200.226     2014/8/30 10:53:31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问候诗友!欣赏佳作
  •   泾河春歌 116.233.37.56     2014/8/29 23:33:4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为传统文化传??鼓与呼,赞尝作者的魄力!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