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农家肥”


2017-11-20 21:11:25  岭上月明  所属诗集  阅读189 】

00个   

父亲的“农家肥”
作者:岭上月明
今年的重阳敬老节适逢周末,我去看望姑姑,她说:秋季种小麦时她图便宜买了普通的小麦种子,结果出苗后她家田里的麦苗稀稀拉拉,一处有,一处没有,像害了疮疤的女人头难看极了。原来便宜的小麦种子没有拌农药,少一半埋进地里被害虫吃了。姑姑痛心疾首、后悔难过地哀叹——她家这一大片麦子明年减产是肯定的,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年啊!我却安慰她说:“姑——,你没放农药种出的小麦绿色环保,没污染,吃了对身体好啊!”但是,为了预防病虫害、提高产量,农户们种粮食、蔬菜、瓜果没有不使用化肥农药的,一年年、一次次用化肥农药毒害大地,带着毒素的土壤产出的农作物必然会有化学品残留,人们吃了能不得病?
好怀念三十多年前我的老父亲务农种地的时光和场景啊!那时全国农村刚刚实行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偏远乡村人们种庄稼几乎不用化肥农药。我已经是小大人了,每周周末从学校回家就帮父亲割牛草、起牛圈、用架子车往地里拉牛粪。一堆堆粪肥在田野里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好像写作业的生字本。然后用铁锨扬散开来,我跟父亲一边劳动一边听他随口讲一些农谚,至今记忆犹新。粪是农家宝,庄稼离不了;人黄有病,苗黄缺粪;庄稼活不要问,除了功夫就是粪;千担粪下地,万担粮归仓。后来出现了化肥,父亲总认为农家肥比化肥好,而且还不花钱、不伤土壤。父亲曾笑着说,我们的尿尿是最好的尿素;我们的便便是最好的人造化肥!为此,父亲专门在我家后院挖了一个坑,坑里放个木桶。隔一段时间他不嫌脏臭,把粪桶挑到我家果园,作为果树的专用肥料。我们在村子玩耍时,父亲要求我们姊妹几个不能随地大小便,必须回家里方便,不要把屎尿丢了。我抱怨说:“爸,人的粪便有啥稀罕的,就你把它当作宝贝疙瘩!”父亲却说:“你不懂!粪不苦臭,果不香甜!”为了得到更多的人粪尿,父亲每天定要抽出时间到距离我家四、五里的村小学义务打扫清理厕所。作为回报,学校不收钱,允许父亲把粪尿用桶一担一担挑走。每当父亲挑着粪桶从校园、从乡间小道走过,臭得大人小孩远远地捂着鼻子飞跑。十几年如一日,父亲在我们村便落了个“臭人”外号。有一次,我好奇而又心里难受地问父亲:“爸,担着粪桶走,被屎尿熏着,你难道不怕臭吗?”父亲笑呵呵地说:“久在其中,不闻其臭啊,也许我的鼻子早已熏得不像你们的那么灵敏了!”人粪尿虽然臭不可闻,然而父亲用它经营的果园长出的苹果却是方圆几十里最香甜可口的。每当秋季瓜果飘香的季节,父亲的苹果园是村子最亮丽美艳的风景。很远的地方都能闻到一棵棵苹果树上大红大红的苹果发出的馨香。父亲这时又被大家叫作“能人”,是把最臭的变成最香的“大能人”!父亲用他苹果园的收入陆陆续续把我们姊妹三人供成了大学生,用他勤劳善良、甘于吃苦的精神和品质托起了我们今天富足安逸的生活!然而,可怜的、没享多大福的父亲因脑溢血已经离开我们十四年了。如今,没有父亲的我家果园早已面目全非、杂草丛生。每次回老家,父亲曾经用心用力的果园是我最不想去、又很想去的地方。那里曾留下父亲多少足印、多少汗水、多少辛劳!由于没有人管护,仅剩的十几棵苹果树老的老、死的死、坏的坏,树干破裂,叶子枯黄,惨不忍睹。偶尔枝头挂几颗核桃大的小苹果,摘下来一尝又苦又涩,像被大人遗弃的孩子,饱含着人类不能理解的哀怨和苦楚。望着满眼的荒凉和破败,我心如刀绞,泪水长流。但愿将来有一天我退休回家,能在这方土地像父亲一样重新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美丽果园!
人粪尿在我父亲的眼里是珍贵是至宝,但是随着我们社会的发展,城市农村都图干净方便,把厕所改进成卫生间,贴上瓷砖,安装了坐便器。人人大小便后,用手轻轻一按,排泄物随水冲走。如果我父亲活着看到这情景,他肯定会心疼地说:“这么多尿尿、便便白白丢掉,多可惜呀!”朋友,你可对自己身体产生的这东西有一丝的不舍和挽留?你可知道这是以前农村庄稼生长最好的营养元素?你可在心里发问过中国十几亿人每天屙出的屎尿最终流向哪里?真正回收利用了吗?如果我们不用化肥农药,而用一种理念和技术把这么多人自产的粪肥收集利用起来,将会肥沃多少良田啊!
昨夜,父亲突然出现在我的梦中,他挑着两个粪桶,在我前面飞快地走着,我大声叫着“爸爸,爸爸——!”,爸爸一声不吭,头也不回,仍然急急地走着,仿佛那阵阵臭气熏着我似的。一眨眼功夫,他便消失在田野的尽头,我看不见爸爸,气得哭了,哭醒了!“臭人”爸爸,但儿女不嫌你臭你脏,你的外号叫“臭人”,但你却有一个干干净净、香香甜甜、爱意饱满的灵魂呀,在您去世十四年后的今天依然历久弥新,像枝头刚成熟的红彤彤的大苹果香气袭人、永世难忘!就让我写词编曲的这首诗歌表达我对父亲永远的思念和爱戴吧!
没有人能看得起你
  没有谁不叫你“臭人”
  就连儿子我也把你嫌弃
  哦,我的爸爸
  像那卑贱的野草
  任由风吹雨打
 
  出生于战乱年代
  当兵在天山雪地
  返乡种地累死累活在农村里
  哦,我的爸爸
  像那负重的老牛眼含泪花
 
  上山砍柴 下沟挑水
  拉车搬货 忍饥挨饿
  脏活苦活全是你的
  轻松舒适却离你远去
  哦,我的爸爸
  像那苦难的黄土饱经风霜 平凡而又伟大
 
  盼儿归 望穿秋水
  儿心狠 为了工作很少回趟老家
  对不住您啊我的爸爸
  儿子没有最后孝你敬你 照顾你爱护你
  朴实一生 善良一世
  别人骂你 你不还嘴
  别人精于算计而你甘愿吃亏
  哦,我的爸爸
  像那夜晚的蜡烛默默地奉献光华
  为儿女撑起一个并不富裕但却温暖的家
 
  爸爸 您走了
  十四年的春秋冬夏
  爸爸 您走了
  遥远而又神秘
  留下一座空屋天长夜久
  爸爸 您走了
  无声又无息
  好像一湾河水永不回流
  爸爸 您走了
  山高路陡
  留下一盏孤灯牵动我思念的眼眸
  爸爸 您走了
  好像大漠的冷月挥洒寒流
  爸爸 我的爸爸
  走到路的尽头
  我要把你等候
  爸爸 飞上梦的高楼
  我要把你寻求
  在这急速旋转的世界
  在这茫茫无助的人海
  我再也握不到你温热的手
  我再也看不到你熟悉的脸
  我再也听不到你慈爱的笑
  我再也感受不到你的生命信息和预兆
  偶尔出现在我的梦中
  爸爸 你依然像那忍辱前行的老马
  步履沉重 从不说话
  啊 一方枯草凄凄的坟墓
  阴阳两隔 遥不可及
  十月纸灰满天飞
  路上行人思念谁
阴雨连绵十几日
  替我流尽伤心泪
  爸爸 您离开我们整整十四年了
  在另一个世界 你还好吗
  寒冷的季节 哀思的雪花
  痛苦的热闹 寂寞的繁华
  哦 爸爸——
  这一切都不属于你啊
  我和你一样在远方 在他乡
  怀着永远不死的牵挂
  牵挂年迈的八十三岁高龄的妈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