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我躲进小楼


2020-02-19 20:30:01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195 】

50个   

庚子年,我躲进小楼

庚子年的第一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第一天!从一九零零的庚孑赔款年算起,但凡遇此鼠年,十二年的一劫难,六十年一轮回,对囯人来说皆是记忆犹新的。据好事者列举了这一百二十年详细的劫难清单,现在我恭钞下来,以供后世的考据癖作为研究的资料。
一九零零庚子年,八囯联军侵华
一九一二年清帝退位
一九二四年江浙大混战
一九三六年西安事变
一九四八年太原大决战
一九六零年大饥荒
一九七二年大水灾
一九八四年老山战役
一九九六年丽江大地震
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
今年二零二零年,建国以来最大的灾难在一群愚不可及的人祸中发生了,如果还要上溯到一八四零年的鸦片战争,鼠年带来的劫难是深不可忘的。 庚子年的大年初一,武汉城在万家宴与可防可控的一片欢乐声中突然封城了这灾难的发生如地震一样让人措手不及,说有多狗血就有多狗血。接下来好象连我家在遥不可及的小城也如临大敌,一时间封城封村,大家在一头雾水中终于“你懂了”。
明白过来的人们百姓,第一反应的是买口罩,好像也只有口罩才是那根最后的稻草。几曾何时,这个在百姓眼中不大吉祥的冷门物品,突然间变成炙手可热的奢侈品了,平时几元一个的口罩现在一百一个还买不到了。———没有在中囯红十字基金会里工作的亲戚和朋友,口罩是买不到了,那就宅家吧,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宅家就是对战胜疫情最大的支持和贡献”,于是乎我们选择了宅家。 自大年初二算起,我儿子说他已是二十天足不出户了,对于这个初生的牛犊来说,最大限度的折磨无非是关在一个不足十平米大房间中了。
对于小老百姓来说,既没远见,也没回天之力,既然不出门也是一种贡献,那么我只能贡献了宅家的力量了。生活无非是柴米油盐,我就象一只越冬的老鼠,备战了所有生活的物资,凡是想到的尽力而买。
筹办完生生所资,那就安心的宅了!所谓的不出门,无非是强制休养了,就好比是晩上电视看完浙江卫视新闻档后,主持人舒中胜先生善意的提醒大家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对我来说,刚好补回过年那段劳力又劳心的日子,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睡懒觉了,不用为了明天而有一种负罪感。初二封城,我便开启冬眠模式,一整天便在昏昏沉沉中度过了。初三,我便不再有想睡的冲动了,好像无所事事的浑身不自在,一整天手拿着遥控器,从一频道开始到六十八频道,然后是从六十八频道退下来,(因为我家的电视只有六十八个频道可选)周而复始,我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换转全频道。在我的记忆中,日子便过成了吃饭——-睡觉——-看电视,殊不知是看电视——睡觉———吃饭,脑子中已没了“庄子晓梦迷蝴蝶”的想法,我倒是有了等待戈多的感觉。
比新冠肺炎病菌更致命的是缺乏活动,整天不是瘫在床上就是瘫在沙发上,我的肠胃好象罢工了,肚子胀的令人坐立难安,象一只消化不良的青蛙。看着十三楼下塘河岸上塑胶跑道红色的诱惑,我以后宁可不说话,也不进收容所教育训诫去。
真羡慕扫大街的大叔大婶们,拿着扫把,劳动才是最快乐的。当你有一天连劳动都被剥夺了,那日子才是真正的不幸与悲哀。
生活无论如何是不能这样颓废下去的,我要努力为着明天不可捉摸的命运而忧心忡忡。如果我敢吃蝙蝠就好了,也就不担心明日将是怎么样了,如果饿了,就去后面的朝阳山山洞中捉几只蝙蝠烹福禄汤补充能量,就大不必为生存而发愁了。真佩服那些敢于吃蝙蝠的同胞了,他们的勇气不亚于敢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他们的功绩也不亚于各位开疆拓土的罗马帝国的凯撒和俄囯的沙皇大帝了,因为他们也在勇于开拓人类的食谱,以后大可以以蝙蝠为食,节约下来的生活物资,可以去养活更多的人了。
相对于作斗室中犹斗的困兽的我,医生可以说最伟大最可敬的人了。经历了非典和新冠的二次瘟疫后,我们应该明白的知道,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才是最伟大的英雄和救世主。上帝和释迦如来也救不活我们,因为他们太忙于拯救我们的灵魂,我们的肉体只能依靠凡尘中的白衣天使了。平日里我们对他们的支支唔唔、指指戳戳都是无比的错误的,一锅粥岂能因为掉下一颗的老鼠屎就深恶痛绝了吗?幸而我从末随喜,但我仍须忏悔的!看着八十四岁的钟南山院士和七十二岁的李兰娟院士,还奋斗在抗疫的第一线,这才是国家的脊梁。单凭的他那为国人纵横的老泪,我们就应该感动的泪涕泗涟,那可是忧囯忧民伟大的眼泪啊!
论文终究是灭不了新冠病毒的,高福兄们的高谈阔论是误囯误民的。李文亮才是真正的英雄,可惜啊可惜,中国的英雄难当,训戒自然是免不了的。还好医生算是有地位的人,假如是平头百姓,那可不是训戒这么轻描淡写的节奏了,十五天的拘留是少不了的。老祖宗训戒的是,“祸从口出”的道理你懂的。王广发砖家的“可防可控”话虽不多,害惨了的人可就多的去了,这正是叫做祸从口出了,这祸国殃民的话,恐怕不是训戒训戒就能搪塞过去的。看来食肉者敞这话说的是错不了,占据高位的不一定就是精英,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尸位素餐的比比皆是,我们以后大不必太在意了!
疫情会是如何进展的呢?最后的胜利终归是我们的,勿庸置疑,但满目疮夷则也是难免的。是不是疫情过后我们又皆大欢喜,我们又成了最大的看家。高福主任说,“我很有信心的说,SARS类似的事件再也不会在我国发生了”。此话还未超过十个月,其言犹温,我的中国疾控中心高大主任哦!可是我们又为新冠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这个论文高产的院士,书生误国啊!书生误国!其言可训戒也,“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复使后人复哀后人矣”。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25.113.236.92     2020/2/19 21:16:56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佳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