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督导检查


2013-12-09 08:23:39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阅读1008 】

00个   

现在流行“督导”“检查”。上级领导一个电话:“今天查你们!”下面鸡飞狗跳。越来越多的检查,真成了“扰民”现状——特别是基层的,更是苦不堪言。
  某乡卫生院院长告诉我,他们上面是县级领导单位。有“县疾控中心”、“县妇幼保健站”、“县合医办”、“县医改办”、“县医监局”等等。而很多工作临时成立的部门还不算,季度督导、半年查检、半年交叉查检、年终查检,年终考核……县级检查、市级检查、省级检查……针对工作,有合医、健康档案、预防接种、慢病管理、传染病管理、公共卫生督导、改水改厕所……名目繁多的工作内容要不时地接受相关单位的督查。一到村卫生室,各部门的工作就落实到一个人的头上,方方面面地“查”,让很多人疲于应酬。而所谓督导检查,也花样百出。
  一、平时领导层不认真研究业务,对新工作不作出合理的、科学的方案,往往在指导工作时或者启动会上支支吾吾,只作一个总述性的工作安排,却不把具体方案拿出来,下面的自然把工作做得五花八门。你想,没有统一的标准,下面的全凭“感觉”去办,能不造成很多工作不停地反工吗?上次督查说的一套,下次检查又说另一套。很多劳动成了无效劳动。一位督查者这么回答下属的问题:“你们为何不在工作开展前就作好统一的工作方案,以统一的标准形成文件,下面按文件办事?”妙答:“你们要是把工作一次性搞好了,我们下次督查什么?”这话听得让人不可思议。
  二、对下级一贯的“查”,把自己当成了神,高高在上,总要找人肚子痛才舒服。从一开始,就被权力抬得太高,从骨子里没有帮助下级的意思,一心想到监督,处罚。没有从“关心”“信任”“帮助”的立场出发,结果弄得上下级成了猫与鼠的关系。
  三、普遍缺少担当。安排工作时,一级敷衍一级,验收时,一级打击一级……出现问题时,追责,变成“推责”。有功,巴不得给自己记上,有过,巴不得推诿掉。个个肩头都软,个个都在找退路,只有最基层的无路可退,却又没有办法,忍气喝一壶,实在容不下了,转身骂骂娘作罢。
  四、有的督导检查者喜欢用逻辑一词来否定别人的工作。比如,一位县妇幼保健站的同志查一个村医的《孕产妇登记册》时发现他2013年只有两个现孕妇,就质问:“不可能哟,你一个村一年才生十一个娃?现孕妇仅两人?太不符合逻辑了吧!”村医生一脸无辜:“事实就只有两个,她们不怀,难不成要我强行让她们怀?”那位同志脸一沉,怒道:“那下次督查,我们还查你!”这让我想到了某医生告诉我的“慢病管理”,当时他们只有10个高血压病人、3个糖尿病病人,他报上去后,被打回来,说少了。县里有一个高血压糖尿病患病的人口比例,按他全村人口一千五百人算,至少还要加10个高血压,10个糖尿病,这样才能“达标”,才符合“逻辑”。怎么患病也用一个硬性指标?后来市级领导督导又讲:“慢病如果弄虚作假的,要追究责任!”后来县里又向乡里打“招呼”不准假,乡里又向村里讲“不准假”,可是假早都成了既定事实了,怎么不假?还一级一级地往下扬言,谁作假,查出就追究谁的责任。弄得村医生们哭笑不得。用逻辑论看问题,可以得出许多荒唐的结论。如,某人一胎生了三个娃,他会说“不可能,不符合逻辑,一定是假的!”其实,逻辑在这里成了主观主义的遮羞布!
  常言说“万事开头难”,每件事都要开好头,才能事半功倍。在领导层中,先作好调查研究,然后拿出某项工作的具体方案和执行标准,再一级级往下落实。先有工程师设计,然后才能生产嘛。当然,如果是开展一项全新的工作,执行中有的方案与实际不符,那可以修改方案,不能怕“扫面子”,纠正错误要有所担当,不要拿个“法律”“法规”等什么的作为鞭子一级一级地往下抽,且不许别人还手。
  
  工作要搞好,首先要有好领导,然后要有好下属。二者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而不是敌我关系。不摆正这一点,必将造成矛盾激化。就拿村医生来说吧,如果不堪重负,便会一走了之。已经有不少人为此放弃了本就艰苦的村医生岗位。如果以“追责、推责”为目的,而不是以搞好工作为目的,那么督导、检查便失去了意义,要知道,任何的督导检查都改变不了“瞎指挥”造成的恶果。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