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国文汇》第四卷优秀作品——《你是人间天使花》


2018-05-23 14:50:40  萧逸帆  所属诗集  阅读132 】

00个   

你是人间天使花

文/莫尘

花天使爱花。
那天中午出外透气,刚好碰见花天使在花摊前出神。我接过她手中的花盆,盛情难为,只好牵强苟同我那朋友花了很大功夫才挑选好了花。因为下午有课,我只得匆忙离去,我忘记问她那花的名字,后来才给它起名曰:天使花。
难得在这不同的人生世界里遇到这样一位爱花的天使朋友,并以此勾起我与花的渊源和情愫:
十八年前俺家那时刚分家,慈祥的祖母偏袒四叔,把什么都分了,唯独没有考虑到她那馋嘴的小孙儿,那棵棵高大的杏树永远留在了四叔家。
遗憾的是祖母已故近十年了,十年前的祖母是看着儿孙们的苦难在死神的不断召唤下永远离开了人世。那年月里,每逢麦子熟的时候,邻里四亲的杏子也熟了,这便成了别人与我的“灾难”,我常常偷摘人家的杏,因而挨了不少别人的追赶和责罚,母亲疼爱儿子,免不了经常跟别人吵架。在自己的嘴馋与母亲跟人的结怨中,我度过了我的童年生活,后来我上了初中,就再也没捣蛋过,只是我分明对杏树心里有了疙瘩。
故人说过:情随事迁。我想是对的。
这几年,我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尤其在县城的这几年里,对那年月的宿敌(杏树)甚是怀念,可能是成长了吧。春暖花开,每每等待放五一假,准备美美贪婪的享受那一份难得与的大自然亲近的时光。
我想过,在阳光明媚略带丝丝细风中,携一壶茉莉花清茶,爬上杏树,斜靠在周围满是白色粉色的杏花海洋里。任微微细风,轻柔皮肤,轻盈的蜂儿嗡绕耳际,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还不满足!哦,俺家那猫儿也跟了来。这小东西居然也懂得享受啦,她轻跃上枝头,在我的腿上蹭了蹭,转身跳过了那边的枝头,索性蹲在那里。一只小蜜蜂飞过我的头顶,停在她前方的花蕊上忙碌。过了些时间,小猫儿终于忍不住了,“嗖”地扑过去,她吓跑了它,我有点嗔怪她的莽撞了,但看她接下来的滑稽样,我终于不忍心呢,原谅了她。她凑近花蕊,大概想知道刚才那小东西在干什么,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伸过去,又担心什么,猛地缩回来,又伸过去,几次试探终于碰到了花蕊,见没什么危险了她大胆地闻了吻,呀!香味儿刺激了她敏感的鼻子,她忍不住打喷嚏。花蕊怎能经得住她如此的轻浮,脱落枝头,她无可奈何的看着它飘落到地上,而他正满足快意这美好的瞬间。
终于放假,只可恼春风早已吹谢尽杏花,看着满地落英,只能暗自伤怀。
年年渴望,年年如此,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看过家乡怒放的杏花了。
不知不觉中冰释了儿时的那段记忆,悄悄爱上了这里的一切。是因为一份可望不可即的渴求,我只能靠着自己的想象去弥补和丰富县城所不能给予我的心灵缺憾。
其实我该坦然了,我应该清楚乡下家里的杏花每年放五一假前的几日刚谢尽,然而令人不至于太伤怀的是,自家院里的两颗大铁梨树,永远的等待着我的归来。
每每回家,梨花开得正盛,大概那杏花妹妹过于娇羞了吧,她是经不起风的轻浮,梨花可不是那样的,任凭怎样强劲的春风,也依然挺在枝头。每年放五一假,我只能搬只凳子坐于树下听嗡虫蜂鸣,全然没有爬上杏头的心境,而与此同时的伤怀与遗憾是无法言喻的,可能该坦然者是因为有了梨花。
我想我喜欢梨花,除过上述,更重要在于梨花谢尽几个月后的果实。
自己的铁梨农历七八月间成熟,不过自小到大的这二十几年从未尝过真正熟透了的梨,因为七八月时节正是邻里之间互相帮忙打麦子,轮到俺家时梨常常来不及熟透就被洗劫一空。按理说母亲是很小气的,按理每年不会有熟透的梨。有幸去年八月底的一天,母亲带来一袋真正熟了的梨。
母亲很是喜悦,她兴奋地说如何给这家那家的送了熟梨,让他们尝尝。我有些释怀,这些年,我很少在母亲身旁,自然很少考虑到母亲的感受,想到这么多年,因了我儿时的捣蛋,母亲与邻里的结怨,也在这几年慢慢地化解,我的心绪由此坦脱轻松。但我还是有些怅惘,我深知母亲是骨子里何等硬朗的一个人,这些年儿女不在家,她是如何的孤独与屈心的化解邻里矛盾,我不得而知,但还是为母亲欣慰,所以我感激那些带给乡亲们一缕缕香甜可口的铁梨。
自然爱梨哪有不爱结了果的花呢。


作者简介:

马小龙,笔名莫尘,意取“莫道风尘苦,独木难成林”。现为中国原创文学网黄金会员,担任散文版块编辑。甘肃文学联盟社会员。《梦里土乡》曾获2013年江西省“中国梦 我的梦”网络征文二等奖。其众多作品均发表在中国原创文学网。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