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释文探妙


2015-10-15 20:26:57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727 】

50个   

红楼释文-梁睿



红楼释文探妙,为古本《红楼梦》索隐学。红楼释文,梁睿研究红学时的字号;探妙,包含了红楼释文的研究重点,即探春和妙玉。目前红楼释文的感想是,当我研究红学越多的知识时,我会发现我知道的其实甚少甚少!真是叠嶂层峦,奇巧又甚,切实感觉到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和小说作者卓绝的智慧和渊博。八十回脂批《石头记》为古今中外第一奇书也毫不夸张,可谓空前绝后!而红楼释文,有幸成为第一终极解梦人。
《红楼梦》的真事隐,就是《论语·子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小说言的是“情”。书中甄士隐就是曹寅,隐的是宝钗黛玉,隐的是探春妙玉,隐的是王熙凤母女等等。就是曹寅次女,红楼释文探妙其真名为曹频。探妙包括曹寅子女有:长子曹顺(后过继寅弟曹荃袭官),次子曹颜(珍儿),三子曹颙(连生),长女曹倾(曹佳氏王妃),次女曹频(脂砚斋),另外还有继子曹頫(曹荃子)。联系到曹寅生母顾氏,“顾”字和子女名字“顺颜颙頫倾频”偏旁都是“页”,探妙受小说第二回有“更妙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启发,其中“倾频”两字为探妙红诗解密关键。顾氏早卒,乃出身明末官僚世家和理学名门,她是儿子曹寅的启蒙老师,且正因为曹寅从小被誉为神童及父亲曹玺原因,所以才被选为康熙帝玄烨的伴读。后来成为康熙近臣、文学家、藏书家,尤精诗词曲赋及音律。红楼释文探妙,曹寅的《楝亭诗别集》,就隐含了亚子曹颜、次女曹频及外孙女“黛玉”的悲惨遭遇。小说秦业,也是曹寅,秦可卿一方面隐含了曹倾,而梦里的可儿,隐含的却是曹频,“可儿”应该是胤礽和曹频的昵称,第四回回前诗“可意偏长遇喜嗔”。秦钟隐含了曹颙。此为曹颜惨死前后时间段。
黛玉真名探妙为雯晴,可不是小说中的丫鬟晴雯。丫鬟晴雯(女),隐含的是曹寅三子连生曹颙(男)。其妻马氏,先为曹频随京丫鬟,书中麝月,因是真事隐知情人,后由康熙荣妃马佳氏授意,被收为义女成为皇戚。曹颙、马氏是曹雪芹的亲生父母。秦钟和智能儿同样隐含了曹雪芹的亲生父母。“智能”,出自李渔小说,同比小 姐的丫鬟。
红楼释文探妙,珍儿曹颜为书中贾珠、薛蟠,其遗腹子为曹霺,书中贾兰。真事隐有曹颜意外惨死在胤礽手中。连生曹颙遗腹子为曹霑,字天佑,号雪芹,书中甄宝玉、卫若兰、薛蝌、棠村等,参与前期脂批《石头记》编纂及序的一部分。曹倾曹佳氏为书中秦可卿、凤姐、警幻仙姑等,真事隐祸端之一。其子福彭,探妙为书中通灵石头贾宝玉,《石头记》蓝本《风月宝鉴》作者。而赤瑕(弥子瑕)宫里的神瑛侍者贾宝玉,隐含康熙皇五子胤祺世子弘昇。绛珠仙子青儿是林黛玉的替身,为弘昇之情而为妙玉替死。小说还暗写了弘昇与曹颙有过同性恋关系,所以曹颙才以女性隐之。
曹寅次女曹频,为胤礽选妃失败后,由康熙旨为南粤尚姓王妃,书中王熙凤、薛宝钗、贾探春、贾迎春、警幻仙姑的妹妹可儿等等,书中以《洛神赋》的甄妃喻之。也是小说取“甄”姓缘由。而“秦”姓,则是曹频曾躲避潜逃的缘由。小说还暗写了康熙皇十三子怡亲王胤祥,曾对曹频有过爱恋。红楼释文探妙曹频正是批书人脂砚斋,小说主人公原型及核心作者。曹频与两立两废太子胤礽有私生女,真名雯晴,书中黛玉、妙玉、贾惜春、巧姐、薛宝琴、红玉(小红)、彩明、丰儿、螺儿、坠儿、英蓮、香菱、秋菱、秋纹、芳官、第一回的吴玉峰(吴雯)、空空道人、传说中的“拙笔”(曾居住在传说中的“抗风轩”)等等,就是批书人畸笏叟,也是脂批《石头记》最终唯一作者。因为真事隐,当时曹频和雯晴母女有过姐妹、主仆的对外假关系。《葬花吟》就是畸笏叟雯晴为母亲脂砚斋曹频所写。
小说人物秦可卿,谐音“亲可情”,乃贬中之褒,小说第十三回先是“秦可卿淫死天香楼”,谐音隐含了曹寅为儿女亲情被康熙秘密赐死。后被定稿“秦可卿死封龙禁尉”,暗写王妃曹倾曹佳氏的一条史料,就是福彭于乾隆14年去世,他临终上给乾隆的遗表称:“臣父平郡王纳尔苏以罪革爵,殁后赏恩以王礼治丧赐谥,臣母曹氏,未复原封,孝贤皇后大事不与哭临,臣心隐痛。懇恩赏复。”小说此回正是通灵石头平郡王福彭的丧事真实描写。“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暗写了曹频、雯晴秘密回京协理丧事。
第十四回的“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上句暗写了胤礽二次被废与曹寅死有关。后句北静王就是已故的福彭,死前曾教诲表弟曹霑天佑,并托书《石头记》(《风月宝鉴》)手稿(鹡鸰手串),要曹雪芹转交表妹畸笏叟雯晴(黛玉),应该是第一次被拒绝。林黛玉,为通灵石头福彭为表妹书中取名,谜底是李煜与娥皇的《长相思》:“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秋风多,两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从而表达了宝玉对黛玉的离别思念。“鹡鸰手串”,谜底是唐寅《败荷鹡鸰图》诗:“飞唤行摇类急难,野田寒露欲成团。莫言四海皆兄长,骨肉而今冷眼看。”应照了通灵石头福彭远离政坛,“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而书中的“茫茫”“渺渺”,谜底在《皎然集》“梦中归见西陵雪,渺渺茫茫行路绝。”《兰陵王·雁归北》:“雁归北。渺渺茫茫似客。”
按照《风月宝鉴》书名暗示,《石头记》它是一部秘书,运用曹寅研究开发的“风月”密语,以诗词歌赋曲为典,谜语般的隐含真实意思。受此真传的首先是脂砚斋曹频,曹寅酷爱此女。胤礽两立两废均牵扯曹寅,曹寅因此涉政,并因为子报仇,反戈并同雍亲王胤禛密谋,情愿以死,最终使得胤礽二次被废。接下来,通晓密语的就是通灵石头福彭和表妹空空道人妙玉。《石头记》、《情僧录》是通灵石头福彭和空空道人雯晴表兄妹,两人前后分别的密语记述,由脂砚斋曹频主批,他们三人共同运用《风月宝鉴》的密语技法。何为“风月”,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光阴荏苒须当惜,风月阴晴任变迁。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风月忆繁华。
《红楼梦》书名是小说的旨意,所以就是脂砚斋曹频的传文,取“红楼富家女”的庄周蝴蝶梦之意。《金陵十二钗》书名亦专指脂砚斋薛宝钗曹频一人,典自李白的李十二白,是梅溪对脂砚斋曹频诗才的极度赞誉。小说第一回的东鲁孔梅溪,即传说中的柳蕙兰,出自李煦这一支之人,书中史湘云、邢岫烟、四儿、蕙兰、彩云、雪雁等。梅溪由通灵石头福彭托付指派,长期为雯晴的丫鬟随从,在后与曹雪芹(卫若兰)白首双星,也是书中的薛蝌娶亲暗写。小说通过宝玉在湘云处吃胭脂膏子,暗写了雪芹对湘云应是先奸而后娶。雪芹和梅溪夫妇,合称芹溪,共同为小说书中人及中期创作参与人。芹圃,暗示了曹雪芹曾被家人禁锢屋内研究《风月宝鉴》。“射圃”其实就是解密“风月”的暗写。金麒麟是福彭的暗写。
小说在第六十二回,暗写了1762年除夕夜,曹雪芹因身体原因,醉酒意外冻死在姑母脂砚斋曹频、表姐畸笏叟雯晴宅后院内,后雪芹妻梅溪史湘云因此被驱走他乡。为此,畸笏叟雯晴写了《芙蓉女儿诔文》,其中也记述了不久前的雪芹幼子因疫早殇及料理。史湘云是芍药花,但也代表着离别。梁清标有“棠村雨后看芍药”之句,所以假名棠村,就是雪芹了。说到花,《枉凝眉》中的“阆苑仙葩”是指海棠花,应在贾探春,也就是脂砚斋曹频。出自《集仙录》:“西王母所居宫阙,在阆风之苑,有城千里,玉楼十二”。有《海棠诗》:“海边奇树生奇彩,知是仙山取得栽,琼蕊籍中闻阆苑,紫芝图上见蓬莱”。其后的《海棠百咏》中也有“忽认梁园妓,深疑阆苑仙”之句,有《百花谱》中将海棠评为“花中神仙”。
小说在芹溪、脂砚逝后很多年,仍由畸笏叟一人再不断的加工完善。脂砚斋、畸笏叟母女为低调、隐藏,和身份保密之人,而曹雪芹却有很多文朋酒友,他们包括敦敏、敦诚、张宜泉、明义等,他们有诗集记录流传,且一传十,十传百,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这就是曹雪芹成为《红楼梦》作者的客观原因。但带脂批的八十回《石头记》的首席作者,红楼释文探妙是:爱新觉罗·雯晴,是她们的闺阁传记。红楼释文探妙不可言,可以是假设,希望是课题,更希望还历史一个真实,因为它是中华文化美轮美奂顶级瑰宝。探妙过程中,随处浏览中华文化的满目琳琅。

读《红楼梦》,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千个人去读,读出的不是一本而是一千本《红楼梦》。大家争执起来,你说“你的”《红楼梦》,他说“他的”《红楼梦》;你说你对《红楼梦》理解得好,他说他对《红楼梦》领悟得妙,这样一来,红学圈里便热闹起来。
红学的热闹,首先来自《红楼梦》本身,它的博大精深,让人有了说不完的话题。人的身份不同,从中看到的内容也不同。“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这只是鲁迅先生随机举例。照鲁迅先生的句式写下去,话可就长了:雅人看见诗词歌赋,俗人看到村言俚语,经济学家看到联产承包,建筑学家看到园林规划,算命的看到卜筮,美食者看到烹调。思想激进的看到妇女解放,思想保守的看到三纲五常。心眼正的看到贞烈,看到豪侠,看到廉洁,看到忠诚,看到慈爱,看到怜悯,看到忍让,看到和睦……心眼歪的看到淫邪,看到谗佞,看到奸逆,看到狠毒,看到欺诈,看到贪酷,看到投机钻营,看到两面三刀……《红楼梦》的魅力是不可理喻的,它不仅吸引了脂砚斋、畸笏叟、敦敏、敦诚这些与曹雪芹熟识的同时代的人,也吸引了自它诞生以来二百年以降的人。它不仅使王国维、蔡元培、梁启超、陈独秀这样的民族精华垂青,也使汪精卫这样的汉奸注目。它引来了学文的,也引来了学理的。它让黑头发、黄皮肤的人爱不释手,也让蓝眼睛、高鼻子的人拍案惊奇。它引出了人物百态:有盛赞的,有诋毁的;有爱它的,有恨它的。爱它的,不惜工本地传抄之,刻印之;恨它的,气势汹汹地诅咒之,禁毁之。有的人为它耗尽终生,有的人因它变痴变傻。《红楼梦》的影响是空前的,它诞生后,又引来了一批续作,如《补红楼梦》、《续红楼梦》、《后红楼梦》、《红楼重梦》、《红楼复梦》、《红楼圆梦》、《红楼补梦》、《增补红楼梦》、《新续红楼梦》等,让人眼花缭乱。近年的研究成果,又把高鹗、程伟元续作者的身份剥夺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前些年出版的一个本子,已将《红楼梦》的作者改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高鹗、程伟元只被当作了整理者。
20世纪80年代,还有续作出现,张之的《红楼梦新补》即是一部。刘心武的《红楼梦》小说,虽是借《红楼梦》说事,而事实上却与真正的《红楼梦》不沾边了。《红楼梦》引起了一浪一浪的续书热,也引起了一浪一浪的仿作热:李汝珍的《镜花缘》啦,陈森的《品花宝鉴》啦,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啦,皆属此类。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里也可以看出“仿红”的痕迹。
人们研究《红楼梦》本身,也研究《红楼梦》的外围。从《红楼梦》本身,人们找它的“微言大义”,找它的“隐事隐人”;从《红楼梦》的外围,人们找作者,找作者的父亲、祖父、曾祖,找作者的朋友,找作者的家谱,找作者的墓碑……从中找出来的各种“结论”也是五花八门:有说曹頫著的,有说曹一士著的,有说吴梅村著的,有说高鹗著的,有说脂胭斋著的。有的甚至说曹雪芹根本不存在,只是“抄写勤”三字的谐音。《红楼梦》中所写的地点,有说南京的,有说北京的,清代大诗人袁枚干脆说书中的大观园就是他的随园。有的说,书中既有崇祯皇帝,也有吴三桂──元春就是崇祯,迎春就是吴三桂。20世纪二三十年代,阚铎研究出的结论是:贾府中的事就是《金瓶梅》中的事,贾宝玉就是西门庆,薛宝钗是李瓶儿,林黛玉是潘金莲,黛玉葬花就是西门庆与潘金莲火化武大郎。寿鹏飞探求了多年后说,《红楼梦》说得是雍正和诸兄弟争位的事,宝钗和袭人指的都是雍正。景梅九则认为《红楼梦》影射的是雍正帝与江淮名妓董小婉的爱情故事。道光年间,自号“太平闲人”的张新之,研究了三十年《红楼梦》,看到的满书都是易。他说,刘老老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易”字。用了三十年光阴得出这样的“研究成果”,也足以让人目瞪口呆了。古人的“研究成果”如此,今人的“研究成果”也有“振聋发聩”者:1996年,霍国铃女士与其弟合著出版了《红楼解梦》,书中说,《红楼梦》隐写的是曹雪芹的情仇秘史:宝玉就是雪芹,宝钗、黛玉、妙玉、晴雯影射的都是与雪芹青梅竹马名叫竺香玉的一女子。竺香玉被雍正选入宫中后又与雪芹谋害了雍正,贾敬、贾珍、贾蓉、薛蟠指的都是雍正。此论一出,红学界哗然,抨击之声、讥刺之声不绝。二百多年来,人们似乎不是在读《红楼梦》,而是在比赛想象力。
《红楼梦》是伴随着读者的议论流传于世的。这些议论各有机杼,互不相让,依次读之,不难看出一个“后人而复批后人”的公式来。例如,蔡元培认为《红楼梦》是吊明揭清之作,“十二钗”影射的是清初江南名士冒辟疆等人。“新红学”鼻祖胡适看了就骂蔡元培是“大笨伯”、猜笨谜。胡适的解释是:《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到了20世纪50年代,胡适的自叙传说被指为“自然主义”大加讨伐。此后,被伟大领袖称为“两个小人物”的李希凡、蓝翎的“市民说”渐趋时髦。可这时髦的说法只热乎了一年,何其芳就对其提出了批评,同时,刘大杰的“农民说”也诞生了。
看看《红楼梦》自诞生之后引起的热闹,不由得使人想起一个疑人窃斧的故事:一个人丢了一把斧子,怀疑是邻居偷的。他带着这心思观察邻居,咋看咋觉得邻居像偷斧子的。后来,这人找到了斧子,再看邻居,全不像偷斧子的人了。像丢斧子这样简单的事都能被人因为心思的不同看出两个截然相反的结果来,那就不用奇怪人们用不同的眼光对博大精深的《红楼梦》审视而得出五花八门的结论了。《红楼梦》中有无数曲径通幽的迷宫一样的“小胡同”,作者设计这些“小胡同”又是千里伏线、千头伏线,读者随便找一个“小胡同”钻钻,便能钻出一片天地来;随便找个“线头”抽抽,便能抽出一堆故事来。况且,钻“胡同”的人、抽“线头”的人又是带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去的,这样一“钻”一“抽”,得出一套一套“像模像样”的理论来也就不足为奇了。当这些理论不能自圆其说时,便演义之、附会之,来个“硬解”。这种“硬解”也是师承古人的:南北朝的人读不着上古诗的韵,便造一个叶韵法出来,硬改读音,甚至硬改诗文。诗倒是读顺了,可给后人的笑柄也留下了。宋朝时,有人硬拿经书中的论断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带着有色眼镜看经书,“我注六经”就变成了“六经注我”。《红楼梦》本来就是一部意蕴丰繁的书,人们完全读透它自是不易,读不透时硬读,“我读《红楼梦》”也就成了“《红楼梦》读我”,这就难免读出一些匪夷所思的理论来。为了向世人推销自己的读红“成果”,于是,你来补《红楼梦》,我来增《红楼梦》,你评点,我索引,你题咏,我考据,张三笑李四傻帽,李四讥张三呆鸟。而事实上呢,《红楼梦》只有一部,你的《红楼补梦》补的并不是《红楼梦》,他的《红楼圆梦》也圆不了《红楼梦》。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虹哥 120.4.232.139     2015/10/15 21:08:2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初读,似觉奇谈怪论;再读,尤感心头一震。收藏了,待俺有闲细嚼慢品!没说的,大赞!谢谢!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