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六国论》


2018-03-10 15:25:41  王海旭  所属诗集  阅读184 】

00个   

苏洵作《六国论》,非究战国之史,而欲警宋之主也。时宋怯懦,苟且江左,岁贡于夏、辽,割地以求和。伏首以称臣。盖洵乃深虑宋之境遇与彼六国似也,故作此论。其救国之心堪范,然论显弊矣。

何也?昔者秦立于西荒之地,无齐鲁之海利,鲜荆楚之丰腴。先民艰难创业,厥有国焉。穆公虽列五霸之位,于齐、晋远矣。然后世历君励精图治,孝公信用魏弃臣鞅,通变法制,奖军功而设郡县,重农耕而轻徭役。一统之资自此积,一统之师自斯兴焉。

六国将士与秦战,皆曰:“秦军虎狼之师。”其虎狼之势出此制也。杀敌数者辄加官,是以人人得而因功进爵,功名之心趋之,遂使秦卒见敌若虎狼之见肥彘,万军一发,高屋建瓴。反观六国之师,外则各怀所欲,勾心斗角;内则名门垄断,将帅无德。世人言以一敌六,难也。然秦乃上下一心,而六国势如散沙,连亦不及秦。况秦远交近攻,正中下怀。由此观之,六国之师,何以据秦?洵论曰:“向使三国各爱其地,则胜负之数,存亡之理,当与秦相较,或未易量。”云者,谬矣。试问六国因何而自割?其不为败而求和乎?割地,以求残喘。不割,明日秦军发,何以拒哉?其诚属无奈之举。六国抗秦,名战实损。长平一战而损四十有万,日削月蚀。及至始皇,奋六世之积威,六国互亡,已为摧枯拉朽,风扫落叶。且春秋战国,乱世百年,民不聊生,战而六合,民心所向。故天下一统,大势之所趋,非赂秦与否所能左右也。

洵以六国互丧警宋,未考二者之异。夫诸侯无力拒秦,然宋有伐敌之能而不思进取,偏安一隅。故曰:洵之例与实不符,盖洵醒主心切,因未加敲推。

《六国论》者,臣子之作也,其欲为醒世明言。为臣之分尽矣,为史论欠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