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释文探妙之《红楼梦》传奇


2017-04-03 19:24:42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1165 】

00个   

红楼释文探妙之《红楼梦》传奇

红楼释文·梁睿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艺术成就的顶峰之作,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经典,是人类文化创作的华彩段落,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的瑰宝。她犹如一部天书,充满着“迷”一般的传奇色彩。是一部令中国学人执着眷恋、魂牵梦萦、具有永恒生命力的作品。

有伟人曾经说过:“我国……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还曾说道:“《红楼梦》写出二百多年了,研究红学的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可见问题之难。”

有学者“说它是小说,它却存在着一些历史本事的伪装;说它是历史记录,它却凝聚着作者的艺术匠心和艺术想象”。小说第一回脂评对于小说的创作写到:“甲戌眉批: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小说作者如此微婉其辞,隐晦其説。说白了,小说确有写真事,就是不能明着写。

据统计仅乾隆至“五四”,把有关《红楼梦》的续书、戏、专著、诗词等等的卷首题词,以及追和《红楼梦》原作的诗词剔除不计,至少有三千首。探索、研究、评论、欣赏的论文、专著和各种笔记、品题、评点文字数以万计,可以说是《红楼梦》已经成为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观。

胡适先生是继蔡元培之后,近代新红学的开山祖师,其代表作《红楼梦考证》则是新红学的奠基之作,造就了红学史上一个影响深远的新学派。在“考证”一书中,他最早对《红楼梦》的作者是否是曹雪芹、以及曹雪芹的家世、性格、遭遇和著书时代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对《红楼梦》的不同版本和这些版本的来历进行了考证,主张以科学的方法来研究《红楼梦》。他的一些观点,影响到了五四后中国整个文坛,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他考定:

(1)《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考定曹雪芹没有写完《红楼梦》,后40回是高鹗的续作,开创了红楼“探佚学”。
(2)曹雪芹是汉军正白旗人,曹寅的孙子,曹頫的儿子,生于极富贵之家,身经极繁华绮丽的生活,又带有文学与美术的遗传与环境。曹雪芹的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辈曹顒和曹頫三代四个人共做了58年的江宁织造。康熙皇帝南巡,正是曹家极盛时,曾办过四次以上的接驾阔差。“一朝天子一朝臣”,雍正登基后,借“骚扰驿战”之名,将曹雪芹的叔父曹兆页革职抄家,曹家从此败落。家人便把希望寄托在曹雪芹身上,希望他科举中第,重振家业。但曹雪芹整天唯纵酒听曲,放浪形骸。为了扶他“成才”,家人曾将他关进房内幽禁三年。
(3)认为曹雪芹不过是一个“满族新旧王孙与汉军纨绔子弟的文人”,当时,《红楼梦》一书是曹雪芹破产倾家之后,在贫困之中做的。做书的年代大概为乾隆初年到乾隆三十年(1765)年左右,书未完而曹雪芹死了。曹雪芹还未写完《红楼梦》,就有挚友为之作批注,并有好事者争相传抄;《红楼梦》未成书,就已经在社会上流传,也因此开创了“曹学”。
(4)现存最早《石头记》手抄本是乾隆甲戌年(1754年)的,但只有不连续的16回。后来又发现了若干手抄本,较重要的如乾隆庚辰年(1760年)抄本,今存78回。这些手抄本都题名《石头记》,并且有署名“脂砚斋”等人的许多评语,所以又被称为“脂评本”,简称脂本。胡适先生在发现并重金收藏了只有16回的脂砚斋评本“甲戌本”的基础上,对脂本作了评价并开创了“脂学”。胡适就是靠它作证据,考出了一些关于曹雪芹和《红楼梦》的事实。此外,陆续发现的脂砚斋的评本除甲戌本庚辰本,还有己卯本、戚序本、蒙古王府本。
(5)在胡适先生“初稿”中,他曾根据清人袁枚的《随园诗话》,认为曹雪芹是曹寅的儿子,后来他发现与曹雪芹生平有关的大量证据,在“改定稿”中才认定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在“改定稿”发表时,他坦率承认:“自从我第一次发表这篇“考证”以来,我已经改正了无数大错误了”。在《红楼梦考证》中,胡适把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与八十回本《红楼梦》作了认真的比较,得出后四十回“确然不是曹雪芹做的”结论,并认为后四十回许多人物、情节、结局与前八十回全无照应,有的段落文字笨拙,“读了令人作呕”。
(6)从文学的角度对《红楼梦》进行了评论:“《红楼梦》不是一部好小说”,因为“里面没有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他说自己写了几万字考证《红楼梦》,“差不多没有说一句赞颂《红楼梦》的文学价值的话”,他甚至认为在文学上,《红楼梦》比不过《儒林外史》、也比不上《老残游记》。对此,许多学者认为,胡适的一生,主要致力于对《红楼梦》的背景、作者、版本等作文献上的研究,而没有在艺术上对《红楼梦》的内容、结构、情节、人物等方面就文本本身进行系统的研究,所以,有人讥刺他“只擅长考证”,而根本“不懂文学为何物”,所作出的是“非常外行”的评论。

比起同时代的文人来,代表人物及著作有王梦阮的《红楼梦索引》、蔡元培的《石头记索引》、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并称晚清索引三派。胡适的意识是超前的,对《红楼梦》的研究是开拓性的。红楼释文探妙认为胡适先生的这种治学态度非常诚实严谨恳切勇敢,红楼释文对此相缘超赞。胡适先生考定的结论,大多建立在已有的资料基础上,研究视角和焦点范围无疑是靠谱的。至于周汝昌先生,红学考证的基础工作有误,而且对考证红学是致命的错误。另外剑走偏锋,没有索隐变通,错过了进一步解密红学的机会。《红楼梦》本身就是一个亘古未有之悬疑佳作,百年课题。考证小说如第一回批语,“甲戌侧批:据余说,却大有考证。蒙侧批:妙在‘无考’”。

红楼释文探妙认为:“无考”则必然“索隐”,所以妙在“索隐”。《红楼梦》索隐考证两方面都不可或缺,只是索考的基本命题,必须且只能锁定在曹雪芹家族及康雍乾时代,否则就事不关己,纯属文字游戏了,其探索研究价值会大打折扣。笔者红楼释文,自创《红楼梦》探妙学,按照索隐考证综合的研究方法,借鉴刘心武先生的揭秘思路,对脂批《红楼梦》重新把脉揣摩,探幽入微。根据小说第一回的“喜悦检读”、“追踪蹑迹”、“稍加穿凿”、“让世人称奇道妙”。红楼释文探妙《红楼梦》,在书中看到了通灵宝玉福彭的甄士隐梦生暗写;看到了黛玉妙玉雯晴的出生情景的暗写;看到了绛珠仙子黛玉为妙玉替身死去;看到了曹雪芹父母从相亲到新婚燕尔暗写;看到了曹雪芹在一七六二年除夕之夜醉酒冻死在屋外林中大石上暗写;探妙《芙蓉女儿诔文》就是表姐畸笏叟雯晴给曹雪芹的祭文。恩恩怨怨,是是非非。

曹雪芹有两个圈,一个小说创作圈,包括姑妈脂砚斋、表姐畸笏叟、妻子梅溪、李纨、袭人等;另一个圈是朋友圈,如爱新觉罗·敦诚、爱新觉罗·敦敏、张宜泉、明琳、明义(题《红》诗二十首)等等,表姐畸笏叟对表弟曹雪芹说严厉也罢说苛刻也罢,在雪芹朋友圈印象很不好,皆生风尘并留有诗文为证。表姐对曹雪芹朋友圈也是心怀不满,也有文字和诗为证。小说关于贾宝玉和史湘云“吃鹿肉”一回,讥讽的就是曹雪芹及朋友圈。红楼禅客们对影穿针,看朱成碧的传抄《石头记》,指的是曹雪芹生前朋友圈。关于《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之说就出自曹雪芹的朋友圈,结果以讹传讹。如果把小说真事隐说白了,旁征博引,将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挖掘的是清史隐情和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会发现中国有曹寅次女曹频(脂砚斋)、爱新觉罗·福彭(通灵吕岩)和爱新觉罗·雯晴(畸笏叟)三位卓越的小说家和诗人。如“甲戌眉批: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窠臼。阅其笔则是《庄子》《离骚》之亚。甲戌眉批:斯亦太过。”

红楼释文探妙小说关于秦可卿死暗伏的是曹寅之死,而灵设葬礼是北静王通灵福彭的葬礼情景;小说关于贾瑞正照风月鉴,伏曹寅诗抄解密,为文学创作,属巧设“歧途”,由恨而生。贾瑞贾天祥暗写的是怡亲王胤祥,雍正时期负责监管曹家,不排除爱恋脂砚斋曹频。在进行《石头记》的索隐考证时,要求把握主宾、因果,避免剑走偏锋,南辕北辙,严谨又不可拘泥,弄懂句、词、字出处寓意,探妙小说的藏形匿影。第八回甲戌眉批:“《石头记》立誓一笔不写一家文字。”所以《红楼梦》是一部3D小说,横看成岭侧成峰,真事隐就在其中。本文属原创红学,就红学中的死结问题,以全新视角,另辟蹊径的进行索考,穿针引线,侵淫随理,追溯小说源委之真实脉络。管中窥豹,浅尝辄止,以此抛砖引玉。借用脂批“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刳剖,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由此红楼释文探妙:

(一)曹雪芹不是古本《红楼梦》(《石头记》)唯一作者,甚至不是主要作者。雪芹在《红楼梦》中的人物是贾宝玉、茗烟、薛蝌、卫若兰等。曹雪芹,名霑字天佑,号雪芹(笔名),曹寅的孙子,曹颙的遗腹子,不同于胡适先生和周汝昌先生,曹頫是其堂叔。曹雪芹的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辈曹顒和曹頫三代四个人共做了58年的江宁织造。红楼释文探妙,《红楼梦》真事隐就从曹寅和主子康熙帝家族恩怨以及参与涉政夺嫡起引。正如俞平伯认为“《红楼梦》是一部极严重的悲剧”。而且曹寅就是小说人物甄士隐,还是秦可卿秦钟父亲秦业,还是世袭皇商薛蟠和薛宝钗父亲,紫薇舍人薛公。书中有:“甲戌侧批: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分。”小说作者把曹寅比喻成紫薇舍人是再贴切不过的了。红楼释文探妙曹寅子嗣,亲生有三子两女,分别是长子曹顺、亚子曹颜、三子曹颙曹连生,长女曹倾曹佳氏和次女曹频脂砚斋。其中长子曹顺过继给亡叔曹荃支袭官,长女曹倾由康熙帝指婚成为王妃,用名曹佳氏。曹寅死后,三子曹颙(连生)袭官,再后由曹荃这一支的曹頫过继曹寅支袭官。小说中的贾赦贾政,对应的就是曹家落败前的曹顺和曹頫。甄士隐和甄英莲不是父女关系,是外孙女关系,因为里面有真事隐;秦可卿、秦钟、秦业,分别是长女曹佳氏、三子曹颙和父亲曹寅;薛蟠、薛宝钗、紫薇舍人薛公,分别是亚子曹颜、次女曹频,由紫薇舍人曹寅安排的亚子曹颜次女曹频进京与第一次被废的太子胤礽成亲,选亲未果,期间以后曹颜意外惨死,酿出大悲剧,再期后曹寅倒向雍亲王胤禛,参与夺嫡,构成涉政。曹寅和次女曹频成为夺嫡涉政的牺牲品,“根并荷花一茎香”曹频和雯晴(脂砚斋和畸笏叟)母女,“平生遭际实堪伤”,并累及整个曹家甚至平郡王福彭的政治生涯。这就是《红楼梦》的真事隐。

《红楼梦》题红诗之集句七言律诗《甄女词》130首,以书中人物香菱为见证、象征与线索。不可思议的是无作者署名,无任何印鉴。红楼释文探妙《甄女词》作者正是甄女——英莲本人,所以无需作者署名,而按照红楼释文探妙甄女英莲就是畸笏叟妙玉,所以就无法有任何印鉴了。这是诗化的《红楼梦》真事隐,由《红楼梦》真正作者完成,所以《甄女词》对于《红楼梦》解密印证非常重要。《甄女词》第一首提纲诗:“红楼禅客早曾闻,往事闲徵梦欲分。对影穿针魂悄悄,看朱成碧思纷纷。匣中纵有菱花镜,岭上尤多隐士云。白日在天光在地,男儿终久要功勋。”其中的“菱花镜”指福彭的《石头记》蓝本悲剧小说,“隐士云”意思是小说《石头记》还有曹寅生前遗留下来的诗抄证据等信息。《甄女词》书前小序曰:甄士隐女英莲,归于薛姓,遂名“香菱”。癞头僧所谓:“菱花空对雪澌澌”……这里红楼释文探妙,甄士、隐女、英莲,暗示英莲是曹寅隐藏之女。曹寅次女与胤礽私生之女黛玉,无怪乎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小说“甄”姓出自《洛神赋》(《感甄赋》)甄妃、“薛”姓出自“雪”,还有“秦”姓,出自白居易 《秦中吟》:“红楼富家女,金缕绣罗襦。”三姓在小说中同归,暗写曹姓。“雪澌澌”出自王建《宫词》“月冷江清近腊时,玉階金瓦雪澌澌。”所以“薛”出自“雪”代表玉階金瓦的“宫”。癞头僧(胤禛)诗的意思是,若想入宫,如镜中花,根本不可能。这正是紫薇舍人薛公曹寅及次女脂砚斋薛宝钗曹频最大的心魔。小说薛宝钗的“冷香丸”,出自李清照《念奴娇·萧条庭院》“被冷香消新梦觉”,和纳兰性德《采桑子·冷香萦遍红桥梦》“冷香萦遍红桥梦,梦觉城笳。”所以探妙“梦觉主人”就是脂砚斋薛宝钗曹频,甲辰菊月梦觉主人序本《红楼梦》旧钞本就是脂序本。

(二)《石头记》蓝本作者通灵宝玉,是爱新觉罗·福彭,如第一回“甲戌侧批:以下系石上所记之文。”过程大概是在通灵石头福彭去世以后,将其生前十年之久创作的蓝本《石头记》,由表弟曹雪芹转交给脂砚斋和畸笏叟,脂砚斋解密首评后再由畸笏叟的二次创作丰富完善终稿。爱新觉罗·福彭,康熙四十七年戊子六月二十六日卯时生,清朝宗室,曹寅长女曹佳氏的长子。英年早慧,受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的赏识。世袭平郡王爵。入宫陪皇子弘历、弘昼读书。在军机处行走,曾为定边大将军,指挥清军与准噶尔作战。乾隆继位,召福彭协办总理事务处。乾隆二年(1737)十一月裁撤总理事务处,恢复军机处。福彭没有能够进入军机处。乾隆十三年(1748年)戊辰十一月十三日午时薨,年四十一岁。谥曰敏。乾隆深为痛惜,特遣大阿哥祭奠,并辍朝二日。这是特殊的礼遇。对照小说第一回:“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就是说蓝本《石头记》应该是在乾隆二年(1737)十一月福彭被排除在政治权力外以后,到乾隆十三年(1748年)十一月福彭病逝,其间的十年时间完成。在小说第一回中,关于福彭通过雪芹对脂砚畸笏的最后托付,有“后面又有一首偈云: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对于福彭斟字酌句、呕心沥血十年的创作,脂砚斋在甲戌本凡例中,“阅者切记之。诗曰: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对于福彭的人生悲剧,诗中“红袖”指黛玉,“情痴”指福彭的主子乾隆。第一回甲戌侧批:何不再添一句“择个绝世情痴作主人”?小说写到:“因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忽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甲戌侧批: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随后的“偈云:无材可去补苍天,【甲戌侧批:书之本旨。】”红楼释文探妙,“无才补天,幻形入世”是通灵石头蓝本《石头记》的创作本旨,文中的“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此作者就不是石头了,按照书中交代是空空道人情僧,而且还是通灵石头悲剧的责任人,因为牵连到了石兄福彭而惭恨;第八回甲戌双行夹批:试问石兄:此一托,比在青埂峰下猿啼虎啸之声何如?甲戌眉批:余代答曰:“遂心如意。”有“如心居士”,是福彭与乾隆同修时的法号。第二十五回“蒙回前总批:有缘的推不开,如心的死不改。纵然是通灵神玉也遭尘败。梦里徘徊,醒后疑猜,时时兜底上心来。怕人窥破笑盈腮,独自无言偷打咳。这的是、前生造定今生债。”这里的“如心”和“通灵神玉”直接联系在一起了。爱新觉罗·福彭生前被肺病困扰,就像我们知道的林黛玉身体状况。这是福彭赋闲后,十年创作《石头记》时的情景。

关于青埂峰下“猿啼虎啸”,和神瑛侍者所处的赤瑕宫,出自“赤瑕驳荣”,司马相如《子虚赋》,展现的是皇宫后苑的奢靡状况和游乐场景,暗写了通灵石头和神瑛侍者皇室身份。关于福彭早年就被康熙看中,“王幼而侍圣祖仁皇帝宫中,躬承恩眷”,养育宫中读书,相关《红楼梦》隐情,是因为福彭王府内养育着一位问题女儿,福彭的同宗姨表妹林黛玉。她是曹寅次女曹频(红楼释文探妙)与胤礽的私生女,就是脂批《红楼梦》主创的畸笏叟-爱新觉罗·雯晴。通灵宝玉福彭和这位林黛玉既是同宗又是姨表亲。论宗亲,林黛玉的雯晴是福彭的祖母辈,论姨表亲,通灵宝玉的福彭年长一岁多为黛玉的姨表兄。康熙帝将幼时的福彭养育宫中,是有“真事隐”方面的原因的。红楼释文探妙:福彭(三六桥本“狴犴”说)曾审理相关曹家的政治案件,曾放弃对曹家的保护(宝玉的“悬崖撒手”),黛玉或者说妙玉是主犯之一,有福彭父母探监看望妙玉,并在神瑛侍者弘昇、蒋玉菡弘昼、袭人和雪芹(茗烟)的帮助下获得营救,移花接木,为此神瑛侍者失去了绛珠仙子黛玉(有古本“代玉”)。福彭也正因为此事,失去了政治上荣耀。第二十五回:那和尚接了过来,擎在掌上,长叹一声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庚辰侧批:正点题,大荒山手捧时语。】人世光阴,如此迅速,尘缘满日,若似弹指!【甲戌双行夹批:见此一句,令人可叹可惊,不忍往后再看矣!】可羡你当时的那段好处:
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悲;
却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觅是非。(吕岩《七言律诗》炼出通灵九转丹。)
可叹你今日这番经历:
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
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
此“十三载”,就是乾隆十三年,和尚就是雍正,暗写了福彭人生的转变,已离开人世。福彭生前遗作,令脂砚斋可叹可惊!

(三)《石头记》主体作者空空道人、情僧、畸笏叟,是爱新觉罗·雯晴(女)。小说第一回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文中“风尘”对应妙玉,是妙玉的代名词。“作者”的“闺友闺情”,红楼释文探妙小说最后的主体作者是为女性,是妙玉,书中的空空道人情僧,福彭的姨表妹,曹雪芹的姑表姐,亦或是黛玉,探妙她们是同一人。是她对《石头记》进行了《情僧录》,这是一个空(恨)色(情)的转变过程。小说主题为《红楼梦》,此处是借吴玉峰之名,其中暗伏作者真名有“雯”字,雪芹辈份名字“雨”字头。《风月宝鉴》是福彭由曹雪芹转交脂砚斋畸笏叟时的提示,暗示了真事隐解密秘钥,“风月”指诗文,包括曹寅诗集。欧阳修有“翰林风月三千首,”罗烨有“编成风月三千卷”。“宝鉴”,大盆也,一曰鉴诸,可以取明水于月。明水是古代祭祀所用的净水,第四十一回“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海出来”,妙玉取玄(玄烨)墓蟠香寺的梅花雪水的取法就是指取明水,大海子就是宝鉴,暗示了小说曾有过一百二十回。文中也暗示了妙玉是康熙帝的“嫡孙女”。关于《金陵十二钗》,红楼释文探妙小说真事隐不存在十二位女性,书中批注两次暗示了不要纠结十二位这个数字,探妙其出自诗人李十二白,“十二钗”就是单指有咏絮之才的脂砚斋薛宝钗,就是小说主人公红楼富家女曹频曹十二钗。出自东鲁孔梅溪史湘云之说,是因为史湘云曾拜师学诗。脂评《石头记》,是脂砚斋曹频在评注外甥福彭和女儿雯晴写自己的书!焉能不触及生情!所以脂批中有“有是语”,“有是事”,“作书人使批书人哭坏了”,“卅年前(事)见卅年后”等语。小说经过脂砚斋两次审评批注,脂砚斋是小说的主人公,脂批也成为小说《石头记》有机地不可或缺组成部分,甚至有些章节内容只有脂砚斋本人才能完成,所以脂砚斋也是小说的主要作者。第十九回夹批:“余阅《石头记》至奇至妙之文……,其诗词、哑谜、酒令、衣食奇玩等类,固他书中未能,然在此书中评,犹为二著。”曹雪芹及其妻子梅溪,应该也参与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过去相关章节诗作,还在期间负责编纂整理。在雪芹、脂砚斋相继过世,仅剩畸笏叟一人继续不断完善若干年,最后成书八十回。关于第一回的“假语村言”,出自清李调元,号雨村,别署童山蠢翁。李调元曾经有著名对联:藕入泥中,玉管通地理;荷出水面,珠笔点天文。此对联意外地非常照应小说《红楼梦》女主人畸笏叟爱新觉罗·雯晴。针对“雨村别署童山蠢翁”,小说第二回特意安排了贾雨村、山林深竹处、隐隐的庙宇(妙玉)“智通寺”场景,也有对联,曰: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是文虽浅近,其意则深的绝对儿。还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对应着“蠢翁”。小说第一回是“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其中“梦幻”,曹寅志在高远,当初对长女曹倾曹佳氏的婚姻似乎并不满意,曹寅死之年,福彭也就四岁,本回暗写了甄士隐梦时“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蒙侧批:真是大警觉大转身。】”此批照应甄士隐之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小说这个时间节点应该是甄士隐弃太子而转向皇四子胤禛。小说接着“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甲戌侧批:醒得无痕,不落旧套。】”此在夏日,福彭的出生于农历六月二十六日。反过来说,是通灵福彭在外公曹寅过世后很多年才开始研究其诗抄及遗留下来的文字。也就是福彭被排挤以后才有时间探究家事,作为创作《石头记》素材和依据,由此才有了秘钥《风月宝鉴》之说。“棠村”是曹雪芹和福彭之间一个囫囵借用之名。“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探妙是小说所设的“歧途”干扰项,这里“风尘”是妙玉,所以这个“贾雨村”是被作者畸笏叟妙玉借用。从通灵石头福彭创作开始到畸笏叟孤身一人截稿总历程约二十年。如“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石头记》是一部历时二十年,最终被自称为“老婆舌头”《掰谎记》,真事隐故事从薛宝钗进京选秀开始。

小说第二十一回回前诗,“庚辰: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惟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红楼释文探妙,此正是畸笏叟所题。诗中的茜纱公子和脂砚先生,可参见第一回:“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红楼释文探妙,此处以上为脂砚斋批注,说的就是关于曹雪芹和畸笏叟作者一事,显然是利用曹雪芹“画家”,作为“歧途”干扰项,“烟云模糊处”打马虎眼作掩护,所以曹雪芹和作者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后面畸笏叟为批注,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从中可以看出,《红楼梦》的作者团队,茜纱公子和脂砚先生就是“一芹一脂”,分别是指姑表弟曹雪芹(江宁织造后人),母亲脂砚斋;而“余二人”是指作者畸笏叟本人和青埂峰的通灵石兄,即同宗且姨表兄的爱新觉罗·福彭,他们两人才是小说的真正作者。梅溪就是书中的史湘云,早年受平郡王通灵宝玉指派,是林黛玉或者说妙玉的贴身丫鬟护卫。后来和卫若兰的曹雪芹白首双星,曹雪芹意外去世后,被畸笏叟驱离,流落他乡。小说的“闺友闺情”,主要包括曹寅之二女曹倾曹佳氏(凤姐)和曹频脂砚斋(阿凤)、畸笏叟妙玉、梅溪史湘云、李纨、杏斋袭人、麝月(曹雪芹生母)。关于小说凤姐和阿凤,第二十二回脂批:“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第五十四回脂批:“凤姐乃太君之要紧陪堂,今题“斑衣戏彩”是作者酬我阿凤之劳,特贬贾珍琏辈之无能耳。”红楼释文探妙凤姐和阿凤是两个人,阿凤是脂砚斋曹频,还有其姐称凤姐曹倾曹佳氏,这里的《石头记》作者应该是福彭,阿凤就是姨妈。乾隆八年(1743年)时,一位著名的诗家屈复写了一首怀念曹寅的诗,末两句是:“诗书家计皆冰雪,何处飘零有子孙?”扛“家计”者指家中女人,对应后句的男性“子孙”。在第一回:“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也正反映出曹寅女儿孙女这么一个闺阁创作团队。书中第三十回,“甲辰夹批:写进宝、黛无限心曲,假使金圣叹见之,正不知批出多少妙处。”;第五十四回,“作者已逝,圣叹云亡,愚不自谅,辄拟数语,知我罪我,其听之矣”。出自李渔:“人患不为王实甫耳,焉知数百年后,不复有金圣叹其人哉!”,和“读金圣叹所评《西厢记》,能令千古才人心死”。显然,批中的“作者”指通灵福彭,将脂砚斋比作金圣叹。脂砚斋也未能完成评批,畸笏叟是最后的终结者。红楼释文探妙,曹雪芹未必全部读懂《石头记》真事隐,他不知道晴雯麝月暗写的是自己父母,并有成亲片段暗写,仅知道雯晴是自己的表姐畸笏叟。甚至脂砚斋未必知道“探春”名字,文中用“细腰”一词描述,是作者福彭编排脂砚斋探春隐含的深意。红学家吴恩裕、冯其庸等研究,有某家藏的一对老黄松木书箱上有“拙笔写兰”字样,认为“拙笔”是曹雪芹的朋友,书箱是曹雪芹于乾隆二十五年续婚时,“拙笔”送给他的贺礼;关于住所“抗风轩”有题壁“拙笔”字,胡德平等人则根据“偶录于抗风轩之南几”“偶录锦帆泾”落款的“偶录”,说明“拙笔”是在偶然情况下题壁的,非其故居也。对此红楼释文探妙:“拙笔”就是曹雪芹的表姐雯晴妙玉的笔名。首先“拙笔”是质朴的诗文之意,金圣叹《牛叟阎子游元墓有怀故园梅花》诗之三:“束晳《补亡》真拙笔,华光画影便留痕。”“抗风轩”指的就是梅花,而梅花代表着妙玉,说明妙玉曾在此暂住。“拙笔写兰”应该是史湘云和卫若兰乾隆二十五年白首双星,表姐畸笏叟送给他们的贺礼,红楼释文探妙压箱子底的是一对脂砚斋的虾须镯。

(四) 探妙学旨意:

探---探春-脂砚斋
妙---妙玉-畸笏叟
二人为《红楼梦》之正眼,庄周梦蝶之红楼富家女。

《红楼梦》中究竟写了多少人物,清朝嘉庆年间姜祺统计共四百四十八人。但从真事隐角度,小说里的真实人物每位都是三头六臂。红楼释文探妙将小说人物合并同位项,魔方化归类,终极解码,真相大白,还原小说人物的真实故事,让世人看到不一样的《红楼梦》。

红楼释文探妙小说作者归纳:

通灵石头贾宝玉-爱新觉罗·福彭,《石头记》蓝本的作者;
脂砚斋-探春-金陵十二钗-曹寅次女,《石头记》主评,探妙真实姓名:曹频;
畸笏叟-拙笔牛叟(梅花)-妙玉-吴玉峰(雯)-情(晴)僧(空空道人)-智通寺老僧,古本《红楼梦》主体作者,探妙真实姓名:爱新觉罗·雯晴;
曹雪芹-曹霑-曹天祐-曹颙之遗腹子;曹雪芹-棠村-通灵石头宝玉弟-《石头记》传递人、披阅人、增删编纂;
孔梅溪-湘云-雪芹之妻;题曰《金陵十二钗》;探妙真实姓名:李蕙兰;

——五人解密曹寅诗抄,合著《石头记》-古本八十回《红楼梦》。

红楼释文探妙之《红楼梦》人物原型从真事隐角度魔方归纳:

通灵石头贾宝玉-贾蓉-北静王水溶-李贵(对应的宝玉是乾隆)-爱新觉罗·福彭,
神瑛侍者贾宝玉-贾雨村(对应智通寺老僧)-爱新觉罗·弘昇;
薛宝钗-进京选秀太子妃的曹频;(《惜分钗》秋千畔,何人见。宝钗斜照春妆浅。)
王熙凤(“阿凤”)-南粤王妃曹频;(《撷芳词》都如梦,何曾共。可怜孤似钗头凤。)
平儿-寄居在平郡王府姐姐家的曹频;
可儿(兼美)-脂砚斋曹频;
贾迎春-贾探春-胤礽悔婚被休的曹频;
甄英莲-外公甄士隐曹寅偷养外孙女时的黛玉(母亲曹频迷踪和远嫁);
巧姐-母亲改嫁前儿时的黛玉;
贾惜春-少女时黛玉;“四小 姐”“藕”(第二回“四小 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甲戌侧批:“息”也。】春”。“息”,子息。评书人脂砚斋的女儿);
妙玉-茗玉-栊翠庵被圈禁前后的黛玉;(“栊翠”就是狱中的栅栏,亦“瓜州渡”);
空空道人和情僧-创作《石头记》前后的黛玉;
陈也俊-扮男装的妙玉,随表弟卫若兰雪芹参加福彭葬礼;(《玉簪记·琴桃》尼姑陈妙常)
薛宝琴-中年时期黛玉妙玉;和母亲(薛姨妈宝钗)、史湘云(邢岫烟)、麝月(李纹)、曹雪芹(薛蝌)从南方回到北京。
林红玉-彩明-丰儿-螺儿-碧痕-芳官等,不同故事的黛玉;出自吕岩《七言律诗》九年采炼如红玉,炼出通灵九转丹。
绛珠仙子黛玉-青儿(书中刘姥姥的外孙女-弘昇安排的林黛玉或妙玉的替身);
刘姥姥-神瑛侍者弘昇母亲刘氏娘家;“母蝗虫”-元妃顺懿密妃王氏母亲;
史湘云-邢岫烟-四儿、蕙兰、彩云、四丫头、“藕丫头”、藕官;
薛蟠(薛文龙)-贾珠-曹颜(属龙)-曹寅次(亚)子小名“珍儿”;多浑虫(贾兰和夏金桂)
李纨-媚人-鸳鸯-坠儿(多姑娘和夏金桂)-曹颜遗孀;探妙真名李媚桃;
袭人(珍珠)-娇杏-杏斋;(先曹颜丫鬟,后随了弘昇,看护过弘昼);
甄士隐-秦业-紫薇舍人薛公-曹寅;
贾元春-秦可卿-凤姐-曹倾曹佳氏-曹寅长女;
元妃-德妃(宫里的指令)和顺懿密妃(省亲);
警幻仙姑-曹倾曹频幻化;
秦钟-甄宝玉-潘又安-曹颙(曹连生)-曹寅三子;(宝玉和秦钟同性恋-弘昇和曹颙同性恋)
晴雯-秦钟(对应麝月)-曹颙-曹雪芹生父;(注意“雯晴”是畸笏叟黛玉妙玉的真名)
麝月(对应晴雯)-智能儿(对应秦钟)-曹颙妻马氏-曹雪芹生母;
小红和贾芸-姑娘时的曹倾曹佳氏和爱新觉罗·纳尔苏(福彭父母);小红和红玉是分别的两个人;
薛蝌-茗烟(焙茗,对应的宝玉是福彭)-卫若兰-曹雪芹-宝玉之一;
蒋玉菡(小旦)-爱新觉罗·弘昼-爱新觉罗·弘昇;
贾环-曹頫儿子;
贾兰-贾蔷-曹颜遗腹子,探妙真实姓名:曹霺。共用薛蟠名字。贾兰妻是夏金桂; 微雨新晴,六合清朗。——潘岳《闲居赋》寓意是清新高洁 充满生机。
贾瑞-怡亲王爱新觉罗·允祥;贾瑞对应的王熙凤是廉亲王王妃郭络罗氏;
贾母-康熙荣妃马佳氏(仅第三回)、宜妃郭络罗氏(神瑛侍者弘昇祖母);
史太君-曹寅妻李氏;
一僧一道--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癞头僧人是雍正,跛脚道人是康熙;
柳湘莲(对应薛蟠)-胤礽之子弘晰;
“林”姓-隐写胤礽(甲寅年生,出自《榴花》诗及《上林赋》)
贾珍(对应贾惜春)-弘皙;(注意曹颜小名“珍儿”)
贾宝玉-傀儡面具(雪芹、福彭、弘昇、胤礽、乾隆等);
贾雨村-傀儡面具(胤礽、弘昇);
贾政-傀儡面具(胤禛、胤祺、曹頫等);贾赦-曹顺;
贾琏-傀儡面具(纳尔苏、胤礽、胤禩等);
贾府-平郡王府;
薛家-甄家-秦家-曹家;
王家-杭州织造孙文成;
史家-李家-周家-封肃-李煦;
宁国府-康雍族长府;
荣国府-恒亲王胤祺府,探妙“荣”字,始祖荣旂,字子祺,从游孔子,亲炙洙泗,删《诗》、赞《易》、序《书》、定《礼》,共维斯道于不坠,名列七十二子之中。小说第一回,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甲戌侧批:伏长安大都。】诗礼簪缨之族,【甲戌侧批:伏荣国府。】,所以是胤祺恒亲王府。

(五)红楼释文探妙表明,脂本《红楼梦》,包括脂批,是一部将真事隐去,不据事直书,有意掩盖事情真相,正谓之曲笔。曲笔,历史编纂术语。为当权者隐瞒、曲折历史的真相。故为曲笔,与"直笔"意思相反。整部书都充满密语、谜语暗射着隐情供人猜测的隐语小说。感悟化和艺术化是其写作的灵魂和核心。第五回第六段夹批:“设譬调侃耳。”譬者,譬喻也。第五回句末批:“妙!设言世人亦应如此法看此《红楼梦》一书,更不必追其隐寓。”第八回甲批:“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该段中联句处甲侧批:“这是隐语微词,岂指此一事哉?”第八回“性格风流”处甲侧批:“四字便有隐意,《春秋》字法。”若书中无隐,何用曲笔?(史笔包括直书、曲笔两种记录史事的章法。见刘知几著:《史通》)第九回夹批:“诙谐得妙,又似李笠翁书中之趣语。”第十三回甲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第十九回夹批:“余阅《石头记》至奇至妙之文……,其诗词、哑谜、酒令、衣食奇玩等类,固他书中未能,然在此书中评,犹为二著。”第四十二回回后总评:“其中隐语,惊人教人,不一而足。”第二十二回,黛玉刺宝玉道:“安静看戏罢,还无唱《山门》,你倒《装疯》了。”夹批:“今古利口莫过于优伶,此一诙谐,优伶亦不如此急速得趣,可谓才人百技也。”第二十八回云儿唱“豆蔻”曲后甲批:“双关。妙!”第七十八回第九段庚批:“寓意调侃,骂尽世态。”等等

从来没有像《红楼梦》那样,将谜语(讔,廋语)、密语、双关语、谐音语、通假字、典故、意象,反语、譬喻多种修辞手法、《春秋》字法、笔法,出神入化的普及到小说整篇的程度。谜面风花雪月,以典故入谜,或以前人诗词曲赋名句做面,而且扩展到诸子百家、四书五经,甚至俗语、酒令、衣食住行、中药、事物、人名、地名、书名等。探妙谜底则是真事隐情,旷若发蒙。小说绛树两歌,黄华二牍。扣合贴切,自然典雅。真真假假,各具文采。丰富灵活,浑然天成。作者追求古人的文贵曲,巧布“歧途”和伏笔照应。比如小说有些人名是说事儿的,而有些说事儿却藏着人名儿;比如凤姐和阿凤是姐妹两个人,“藕丫头”“四丫头”就是丫头,却不是“四小 姐”惜春。批注着重强调,“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一字不可更,一字不可改”。小说讲究以文说文,意从典出的《春秋》笔法、字法,语言纹理细密精准,不接隼则必然有变,而绝不是破绽。比如妙玉“因师父临寂遗言,说她衣食起居不宜回乡,”这里“回乡”隐“还相”——妙玉的闺阁面目。伏笔照应第四十一回品茶暴露妙玉的奢华和皇室身份。还有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频)笛(嫡)感凄清,妙玉道:“如今收结,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

对小说中的“风月”指诗词,小说解密秘钥;“风尘”指谗言、流言蜚语、世俗、尘事,平庸的世俗之事,行旅辛苦劳顿。“风尘”也是“老婆舌头”,在第四十三回脂批“所以一部书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所谓‘痴子弟正照风月鉴’,若单看了家常老婆舌头,岂非痴子弟乎?”“尘世”指佛教徒或道教徒指人世间、人间、俗世。“淫”指涂染,薄粉之,绘画或写作技法。“枯骨”,妙玉用以讥讽表兄通灵宝玉福彭是志气卑下、没有作为的人。如果像刘心武先生揭秘的“枯骨”就是一位糟老头子,妙玉出身于茶商,将妙玉被“ 风尘之言 ”误以“沦落在风尘”等等。没有一点诗情“话”意的话,《红楼梦》顿觉索然无味了。对小说中的“风流”,在第八回末,介绍秦可卿时,说秦可卿小名可儿,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此处【甲戌侧批:四字便有隐意。《春秋》字法。】“性格风流”隐意相同于第九回末,有批【蒙:此篇写贾氏学中,非亲即族,且学乃大众之规范,人伦之根本。首先悖乱,以至于此极,其贾家之气数,即此可知。挟用袭人之风流,群小之恶逆,一扬一抑,作者自必有所取。】“挟用袭人之风流”,“挟”,是抓住人们的弱点,“风流”即追求风行风尚、流传出名。“袭人”,字体“上龙下衣”,所以“风流”又是追求“荣宠”之意。它挑动了小说真事隐人物爱慕风流的热欲,如第一回的“好事多魔”和宝钗的“热毒”之症,从而陷入梦幻失去了人们固有的本性,变得发狂不自重,忘却了本真。书中“风流”的另一种释义,在第三回黛玉“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甲戌侧批:为黛玉写照。众人目中,只此一句足矣。甲戌眉批:从众人目中写黛玉。草胎卉质,岂能胜物耶?想其衣裙皆不得不勉强支持者也。】”谓风韵美好动人,超逸佳妙。有前蜀花蕊夫人《宫词》之三十:“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鬟使上头。”第三十七回:“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君稿。”这里“风流”意为风雅放逸。

小说“贾”姓探妙,语本《论语·子罕》:“子贡曰:‘有美玉於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第一回雨村吟罢,因又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玉在匮中求善价(贾),钗于奁内待时飞。”“匮”指箱子,里面存放最珍贵的东西,如皇帝圣旨、委任状、银票、珍贵玉器、金银首饰等,是相关社会地位、经济地位的关键物品。“奁”,匣子,陪嫁的衣物等。如:奁田(陪嫁的田产);奁匣(陪嫁的镜匣);奁币(陪嫁的财物);奁具(嫁妆);奁箱(嫁妆)。和联中对比“价”和“贾”,贾指作买卖的人。上下联联系在一起,正好构成了一桩买卖。小说人名有“涉政”二字,暗伏《红楼梦》真事隐,是作为父亲的甄士隐薛公曹寅,和第一次被废太子胤礽的一个政治交易。“时飞”谐音“石妃”,是胤礽复立太子时册封的太子妃。就是曹寅次女薛宝钗待孕选秀太子妃石妃的位置。再看第五回第一首判词:“遂又往后看时,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甲夹批:显极。】虎兔相逢大梦归。”其中“弓”谐音“宫”,联系“香橼”,意思是缘于宫中,同第三回脂批元春,为“原”也。这里又有“是非”谐音“时飞”谐音太子妃“石妃”。诗中“三春”是探春阿凤;“初春”元春王妃凤姐,平郡王福晋。“虎”,胤礽甲寅年生属虎。“兔”指1711辛卯年正月,胤礽伤害曹颜致死。诗中“榴花”,可见胤礽的《榴花》诗:“上林开过浅深丛,榴火初明禁院中。翡翠藤垂新叶绿,珊瑚笔映好花红。画屏带雨枝枝重,丹宪蒸砂片片融。独与化工迎律暖,年年芳候是熏风。”诗中“林”姓也出来了,隐写胤礽,有《上林春令·蝴蝶初翻帘绣》和《上林赋》,正好符合“榴花开处照宫闱。”诗中初春“景”同“影”,是薛宝钗选秀未果的状况暗示。探妙胤礽的《榴花》诗,并无太子风格,却是一首脂气很重的诗。

(六)1927年被胡适先生所发现的仅存16回手抄本,底本的抄写日期为乾隆甲戌年(1754年)的“甲戌本”,这16回应该是通灵石头福彭生前所著,照应着1754年,小说第五十四回,“蒙回末总批:读此回者凡三变。……会读者须另具卓识,单着眼史太君一席话,将普天下不近理之“奇文”、不近情之“妙作”一起抹倒。是作者借他人酒杯,消自己傀儡,画一幅行乐图,铸一面菱花镜,为全部总评。”书中史太君说“这一回就叫作《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谎且不表,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这里的“掰”,是掰扯、分析、辨别道理。“花开两朵”是暗指曹寅的两个女儿凤姐和阿凤。“观灯看戏”,要追溯到英莲五岁那年的元宵佳节,甄士隐命家人抱去看灯走失。“史太君一席话”,是曹家遭难以后,曹家家族内部曾出现了严重的四分五裂,以讹传讹,严重的悲剧后又出现严重的误会。小说第五十一回薛宝琴后两首怀古诗,李纨道“这两件事虽无考,古往今来,以讹传讹,好事者竟故意的弄出这些古迹来以惑愚人。”出自俞琰《席上腐谈》:“世上相传女娲补天炼五色石于此,故名采石,以讹传讹。”小说第一回“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甲戌侧批:补天济世,勿认真,用常言。】于大荒山【甲戌侧批:荒唐也。】”可以探妙出小说隐含的目的就是消除以讹传讹引起曹家家族误会的深意了。清代有人认为:“《红楼梦》之妙”就在于误会:“其实宝、黛两人情魔痴恨,尽由一‘误’字逼将出来。红楼释文探妙通灵宝玉的《石头记》就是一本消除误会隔阂的《掰谎记》,所以才有了空空道人到情僧的转变。这个转变,就是将“不近理之“奇文”、不近情之“妙作”一起抹倒。”这里有“文”雯和“妙”玉,“理”理亲王胤礽,“不近情”就是“情不情”的通灵宝玉福彭。第二回: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红楼释文探妙,在提起黛玉母亲的同时,出现了“密”、“敏”,分别是胤礽和福彭的谥号,大概是当时黛玉认定就是这两个人害了自己的母亲。这是空空道人的“空”。蓝本《石头记》就是作者福彭,借着外公甄士隐曹寅、姨妈脂砚斋曹频、表妹畸笏叟妙玉雯晴等的人生悲剧,消除自己政治生涯的不得志,“画一幅行乐图”指雍正朝廷,“铸一面菱花镜”指自己创作《石头记》悲剧小说,所以才是脂批对蓝本《石头记》“为全部总评。”

再回到第四十一回,妙玉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宝玉喜的忙道:“吃的了。”妙玉笑道:“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蹋。【庚辰双行夹批:茶下“糟蹋”二字,成窑杯已不屑再要,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实有此等人物,但罕耳。】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说的宝钗、黛玉、宝玉都笑了。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浮无比,赏赞不绝。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靖眉批:玉兄独至岂真无茶吃?作书人又弄狡猾,只瞒不过老朽。然不知落笔时作者如何想。丁亥夏。】宝玉笑道:“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过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靖眉批:黛是解事人。】这是通灵福彭对表妹妙玉非常精彩的3D描写,左楷右草,喉鼻两歌,轻灵柔雅,技之神乎。文中的庚辰双行夹批,语出妙玉母亲脂砚斋,说到了女儿妙玉的个性脾气;文字的靖眉批语出畸笏叟妙玉本人,在欣赏表兄福彭和自己在非常时期的往事回忆描写,玉兄就是作者,老朽就是表妹畸笏叟。这里还藏有又一个整部书之人物总评,“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探妙过来就是:小说人物悲剧,第一悲是姨妈曹频(品)脂砚斋,二悲就是蠢物(第一回)石头福彭自己,三悲才是属牛的表妹螺儿妙玉了。文中“轻浮”,语出康熙,曹频怀了胤礽孩子,选秀未果。本回暗藏杀机,福彭曾审理了一宗关于曹家和相关脂砚斋曹频和畸笏叟妙玉的案子,最后是秘密放走了妙玉。“靖眉批:黛是解事人。”畸笏叟妙玉承认绛珠仙子黛玉救了她。福彭文字的“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是妙玉当年的原话,获救的妙玉说过,不领表兄通灵石头福彭的情,只感谢宗兄神瑛侍者弘昇和绛珠仙子黛玉。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