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白雾


2019-01-22 21:54:12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260 】

50个   

《一剪梅*白雾》

白雾飞扬溪水情,只去青山,只去蓝空。骄阳长照雾生云,一朵遮阴,一朵随风。
雪后初晴上北峰,化雨花丛,化水溪中。清晨漫步找开心,一步朝南,一步朝东。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42.48.76.120     2019/2/8 8:23:22     6 楼

  • 看到,手机品种,很多。再看唐宋诗词,一个词牌,格律多种。为何?前人没有格律规则,大家都创新啊。于是,才有了唐诗宋词的兴盛局面。元朝以后,诗词发展停滞,就把前人的创新成果,定为诗词写作规则。于是,就以脚长脚短作为美女标准。
    好在,我的高小和中学语文老师,都教我四个字:文无定式。因此知道,一切文章,文意为先,文词为次。现代诗如此,古诗词如此。
    今天看到,有的中学语文老师,还在误导学子,写古诗词,不能越雷池半步,尽是舍本求末,完全罔顾唐宋诗词作者的创新本色。难怪,任正非等大师强烈呼吁,要让最优秀的人才当老师。
  •   高山 42.93.250.149     2019/1/23 7:38:41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问好!
  •   自由书生 223.73.47.208     2019/1/23 5:20:54     4 楼

  • 我从小的交友原则:宁缺毋滥。
    做产业后,哪有那么多“宁缺毋滥”?结果是,给“南郭先生”、“东郭先生”,有机可趁。没事。赚钱的事,不是难事。而,写诗词,不是赚钱的事,自然不必:泥沙俱下。一些诗友,希望搞个什么这个那个的,相当于建群吧。我没兴趣。原因是:必须是阳春白雪,不能把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搞到一起。我都不参加中学大学同学聚会了,我当然不会蠢到发表声明。而是,层次差别,的确太大。
    也知道,我得罪了很多诗友。但是,与我现实里的做派,我得罪的老板,更多了。很多老板说:我为何要听你的?我也说:你不听我的,来找我干嘛?
    我就这样了。还是迂回一下。我是盎然强烈建议,来这里学写诗词的。的确,感觉很好。我也进步较快。那么,诗词在线的这个那个的事,就听盎然的。教授们、专家们,没人敢不尊敬盎然的。这就是盎然的魔力。是盎然,把我打造成发明家、科学家(还算不上)、作家。伟大的发明产业,如果没成,一切的一切,一阵风吹过。如果成了,也没人知道,也不需要人知道,我就写写诗词,与几个阳春白雪,喝喝酒,喝喝茶,聊聊天,散散步。
  •   红尘客 124.82.49.232     2019/1/22 23:35:22     3 楼

  • 清晨漫步找( 不能用寻?)开心

    局限在一个框内,完全遵循一个公式,似乎真的很难突破,写诗,毕竟是一种性情的表露而非一种计算公式。

    作者回复:2019/1/23 4:23:04

    这个问题,提得很好。也是我思考的问题:为何中国古诗词可流传千年?一朝一朝人传颂,一代一代人传颂。然而,却没听到,一首现代诗,历代传颂。
    我没找到答案,就冲千年流传,上网学习。这是我来网上诗词平台打字的目的。
    听到很多诗友批评。都要我跳房子——填词。我受不了这个拘束,就写现代诗——可以无拘无束。又发现,真要写好一首现代诗,也不易。但有一点我坚持:现代诗,不要超过一页纸,即20行。这是出版社编辑的要求,省得分页。
    再看推特,规定文字数就140个字。——这不正是中国古诗词的规定吗?足见,中国古诗词文化理念,被世界接受。
    于是,又来研究古诗词(也谈不上研究,只是兴趣来了,想写某个词牌,就看几篇古诗词而已)。
    我也比较过,把徐志摩、余光中的现代诗,改用古诗词格式来写。怎么写,也很难达到现代诗的那种细腻。
    对诗词在线作者,研究过杜牧野的现代诗。结论是:我不要写现代诗了。那种想象力,不止是灵动的问题,更需要看大量的历史书。这两点,我做不到。尤其是,我做的,是需要严格计算和推理的事,太灵动,不可能,看古书,更不可能了。
    至于,清晨漫步找开心,不用“寻”,是基于古诗词要求的音律美,即,抑扬顿挫。可以说,这也是汉语特有的文化内涵之一。胡适(?)把西方现代诗引入中国,企图抹杀古诗词,就如文革,企图砸掉所有庙宇一样。几千年的东西,砸得掉吗?而今,庙宇越来越多。为何?因为心理问题,越来越多。
    看到,很多人要学写诗词,而且是古诗词。不是吗?中国的父母,有几个不给孩儿教几首唐宋诗词的?于是知道,唐宋诗词,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   自由书生 223.73.47.208     2019/1/22 22:35:23     2 楼

  • 古诗词诗友强烈建议,我去看看古诗词讲义。要么,就不要冠以词牌、律诗名义。
    我不争辩。实在没必要。
    记得一次,博士C讲过一句话:那美女的腿,很好看。当时,我第一想到的,是女人的裹脚布。偶尔看到历史故事,古代,居然有媒婆亲自丈量女人脚的长度,以三寸长为金莲。
    也不知那时,为何会制定这种审美标准。实在想象不出其科学和法理依据。唯一可能的依据是:小脚女人进了门,就跑不了了。但是,那是三妻四妾的时代,跑不了,不足以成为依据。所以,对于历史的东西,需要细心消化,不能囫囵吞枣。
    很多学子,写古诗词一辈子,也写不出一首好作品。我想,可能是裹脚布的原因吧。
  •   自由书生 223.73.47.208     2019/1/22 22:15:59     1 楼

  • 一气写了4首一剪梅,雪梅、溪水、白雾三首,都是拟人写法。
    钗头凤词牌,也是这种做派,一气写4首。
    学习,就要练习。多写几次,就基本记住。
    诗友指出,我不适合写长情短叹。
    我也记住:无情未必真豪杰。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