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岸


2019-12-08 23:49:22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221 】

50个   

《岸岸》

我俩做抬班。
他总想偷懒。我不肯。
我俩走到一起。

“我俩不是做苦力的”。
他说。我认同。
但,我们先要活着。

他构思了一部小说稿。
我喜欢。我经常是
第一个读者。

终于,他成功了,
成了作家。
但他没有给我报喜。

听说他因诈骗坐牢。
我去看他,
一直没有见到他。

岸岸。是我起的名。
想见他,就一个心愿:
再吃一次他做的酱油拌饭。

《附记》
17岁,做苦力,认识岸岸。整个央企矿山,就我们两个留城青年。他比我大4岁。
文革,我们都小。小学腾出一间教室,摆放红卫兵抄家收缴来的金银玉器。不久,这些金银玉器,不翼而飞。岸岸就是以这个事件为题材,构思了一部长篇小说。小说出版后,他想搬上荧幕,就去融资。据说,才几十万钱。小说没有变成电影,他却成了诈骗犯。
90年代初,万元户就不得了。岸岸以为,我只会读书,很实,很傻。他心里,从没记忆我。如果记忆我,就会来找我,就不会坐牢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110.255.90.79     2019/12/9 13:24:08     4 楼

  • 岸岸。很哥们。我俩在同一工地做抬班33天,每人领到33块钱。他知我妈患癌症,送我30元给母亲买草药。我不接受。因为,他家也很穷。
    岸岸家里,两间小房,大约十几平米,只有一张大床,没有蚊帐。母子三人,母亲和弟弟睡大床,岸岸每天把木板凳拼起来睡觉。家里只有三只碗、三双筷子,铁锅当菜碗。
    留城青年,并不是每天有活干。留城两年,家属服务队就安排我做了三个工程的苦力活,加起来不到半年。岸岸比我留城早,家属队不愿安排他干活,说他懒。我与岸岸,就同干了一个工程项目。
    我把岸岸要送钱的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叫我带岸岸来家玩。一次,母亲做了粉蒸肉,要我去叫岸岸来家吃。我去他家叫他。他不来,却哭了。
    我记忆岸岸很多年,尤其是在我创业赚钱以后。我想,我可以帮他。
  •   自由书生 110.255.90.79     2019/12/9 12:57:55     3 楼

  • 我一定要学会自己做吃的,只是不学炒菜。什么都学会,就没人招呼我了。
    CAD制图,POR制图,我刻意不学。开车,我刻意不学。也是不想没有人招呼我。
    我的时间,越来越少。要集中精力想大事,为国家基础工业攻克重大产业技术。
  •   自由书生 110.255.90.79     2019/12/9 12:43:34     2 楼

  • 我自己也做了几次酱油拌饭,总是吃不出当年岸岸做的味道。
    昨晚,几个专家来聚,他们煮饭炒菜。北方人做饭菜,不合我口味,我一口没吃。刚才看到,电饭煲还剩一点饭。等会,我就做酱油拌饭。
    冰箱里,还有家乡寄来的豆腐乳、腊八豆。香辣酱不知还有没有,Y教授在这里煮饭炒菜半个月,估计香辣酱用完了吧?其他食物,我就不碰了。
    对了,今早,消灭了一盒午餐肉。烧水器坏了,超市送来了一个新的,还有一大箱矿泉水。
  •   郑志雄 60.1.88.139     2019/12/9 9:19:5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点赞 支持

    作者回复:2019/12/9 11:41:14

    谢谢。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