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国黑运危机:人类需要构建一种新型种族伦理观吗


2020-07-02 16:29:42  郑 中  所属诗集  阅读447 】

00个   

论美国黑运危机:人类需要构建一种新型种族伦理观吗
美国黑人闹事现在已发展到推倒美国建立者和白人历史人物雕像的严重地步了,更名清除有关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一切事物名称,最近已开始出现起义火拼的苗头——若发生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这显然已由人-权申诉泛滥成一场文化清除运动,并开始转向阶级斗争了。美国当初引入黑人只是当廉价劳动力,后来黑人比率逐渐上升(生来从事低级劳动,只有抱希望于早生多生),也逐渐有些觉醒,申诉正当权益,从人-权法理上这是正义的。而美国白人政治家对待黑人领袖一向的做法:为了避免种族屠杀而影响美国声誉,采取秋后算账的做法,即面对黑人游行浪潮,适时适当在口头上退让,然后择机暗杀黑人领袖,再不断忽悠麻醉黑人,不让他们集体闹事革命。当然,中国人隔岸观火,也会经常拿美国种族问题说事。但如果这种黑人运动发生在中国,我想大多数中国人不愿意黑人翻天当老爷,中国人普遍骨子里不喜欢黑人,这也是中国人祖先走出非洲而成为进化分支之一,才有了今天的华夏人种。
美国这次黑运背后潜藏着黑人领袖,奥巴马不是领导此次黑运的关键人物,他只是推波助澜。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领袖,他是白黑混血,皮肤是黑人,但骨相有些类似白人,论出身他是卑微的,甚至是卑贱的,而竟然在美国政治体制中能上进到总统位置,可见美国政治体制对黑人不是想象中那么歧视;事实上,美国各行各业都有分布着黑人,包括白宫和军队,当然更多的是分布在基层较辛苦或简单劳动的行业,即黑人已较广泛深入地融入美国社会各方面,白人想彻底清除黑人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美国霸权彻底崩溃而激发美国白人复燃类似纳粹的极端思想,但这样的政治代价是极其高昂的。黑人此次在美国新冠疫情严重之际闹事,白人警察扼杀患病黑人弗洛伊德触发的,若没有视频流传曝光,可能也不会爆发。民主党为获取黑人的选举支持,自然利用黑人游行闹事作为政治砝码和斗争工具,但作为在野党对黑人运动的诉求至今没做出回应,这很可能是想将黑色怒火烧向共和党。因此,美国黑人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已和美国白人内部的党争深刻交织在一起,这股力量将严重影响相当多的美国白人的种族意识形态。黑人也利用白人内部的政治斗争而趁机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以获取更多权利,并全球串联,企图趁着全球和平已久而欧美领导层意识尚未觉醒之前,在欧美强国中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黑色运动。
【顺便指出,如果党争已蜕变为政治内耗,则是极其短见且愚蠢的,竞争过度则内耗,他们可能依然仗着美国综合国力觉得作为世界老大有本钱挥霍,于是放开嘴巴撕咬起来。美国党派之间曾经积极的正常竞争逐渐有些变味,且候选人如此少,竟然是老人治国,似乎是美国政治衰败和储君不足的表现。党争有利于积极为民为国出谋划策,也有利于政党内部新陈代谢,但党争须遵宪法和竞选规矩,一切选举动作和程序、言论须保持在一定法度范围内。若为一党之私而乱斗恶斗,则危害人民利益和国家前途。历史上许多政治斗争,为了权力往往不择手段,而不择手段的恶果就是留下难堪的政治疮疤,遗毒于后世政治体制乃至国家文化;如果政党竞争不能摆脱成王败寇的恶斗内耗,则那种政治仍然带有野蛮气,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而是带有分裂性质的宗派内斗。
最近,美国黑人为主的城市亚特兰大市已爆发起义冲突,占领当地警察机构,随着该市起义成型,必将发挥出不良示范作用,让美国深陷内战危机。西雅图市警察局是率先被抗议者攻战的地方,后抗议者将其命名为“自治区”。华盛顿也成为抗议者示威的舞台,在白宫附近区域民众可清楚地看到标有“黑宫自治区”的大字纸板。这些事件表明,此次黑人运动已开始显现出向武装夺权转变的苗头,并应有不少心怀不满的白人(美国的、外来的)加入,黑人运动升级为美国种族+阶级斗争,那就非常可怕了。但目前此次运动在媒体上还没出现公开的纲领、路线和组织,但不排除其背后有国际政敌的怂恿和国内政治斗争的推波。如果白宫还优柔寡断,还在春秋大梦中没醒过来,而是到非常严重了才觉醒过来下狠心解决,那么结果是美国内战,国家分裂动荡,留下惨重的政治代价,导致美国向衰落大跌一步。
当然,即使如此,美国仍不会彻底崩溃,很大可能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反思和调整,或新换总统出台新政策,首先安抚黑人等对政府不满的民众,然后严谨国家防疫政策,调整国际关系,缓和盟友关系,减少特朗普时代那种四处招风惹事,集中力量扼制中俄。但是特朗普挥霍了美国的声誉和威望,频频退群使美国单边主义更严重,新总统要想重振美国要面对美国霸主地位降低的现实,美欧关系难以修复的裂痕。但美国人容纳着全球大量顶尖科技创新人才,在军事领域许多方面超出竞争对手一两代,甚至星链一旦实施,就将霸占太空轨道资源,对地球列强进行终极掌控。到那时,美国反而会跃升为超级霸主。】

言归正传,单就皮肤来进行人种分类是极其不科学的,人种的分类主要应根据骨相(颅形、鼻梁、嘴唇、下巴,其次是肤色,再其次是发色、眼珠色等的多样性),骨相是相对稳定的体质遗传特征,而色彩是较大变异的。一般所谓白人即欧洲人种(包括印度雅利安人),分布在欧洲、中东、美洲,少数在北非、远东。历史上有些黑人是白人与黑人的混血儿,黑白混血后代的基因更多概率近似黑人,这是人类走出非洲、各自分异演化所产生的新基因相对于原始基因的占比太小决定的,迳过百万年的进化,才产生那么一点黄金般的基因,但经不起原始基因海洋的淹没。别小看那么一点基因差异率(智人与大猩猩的基因差异率也看起来不大),但它产生的人种差异是明显的。长期看来,任由黑人基因不断扩散,那么美国最终会被黑人基因所污染,加上美国在经济政治上影响力已呈现相对下降迹象,这些因素叠加会逐渐导致美国整体衰落(虽然不至于像南非那样,最终黑人登上历史舞台而白人难以生存,国家经济文化倒退),但必将深刻影响美国的历史命运。当今的美国坐在世界第一极上摇摇欲坠,对外既宣扬美式民主人-权当君子,又大棒挥舞极限施压当操哥,对内既要保持白人至上的态势,又不敢一声令下摆平黑运,总之当君子但不够正宗榜样、当操哥但不够凶狠流氓,这种矛盾纠结心态导致它显得优柔寡断、虎头蛇尾,在治国理政方面显得比较内耗低效,在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美国近些年来,白人比率有下降趋势,还没到白人集体呈现种族危机感的时候。美国曾以海纳百川的移民国家为自豪,但也会增加种族矛盾,白人族群保护本能很强的那些人有时会与其它种族发生理解矛盾。但族群混杂不等于族群交融,后者是种族之间发挥大规模婚媾而导致基因混合,显然优秀种族与落后种族发生基因混合,更有利于后者的基因扩张,而不利于前者。如果两个种族的个体之间愿意婚媾,那也无可厚非;但如果作为某一种族的政治家,那么内心就不能不保持清醒。当然,历史怕的是清醒,因为清醒就容易使混沌的现实明朗化,换言之即极端化。正如阶级是客观存在,一旦民众普遍觉醒,那么国家就容易内斗不止。为啥如此?因为大多数人是近视愚庸的,他们之间的权利矛盾是永远没有尽头的,理想和道理显得太脆弱,优秀民族的政治竞争崇尚法律规则,落后民族的政治斗争遵守成王败寇的潜规则,于是很快演化为你死我活、赶尽杀绝的内耗。反之,历史怕的更是糊涂,集体糊涂会导致族群退化、文明衰落、野蛮民族蹂躏。在清醒与糊涂之间,需保持一个巧妙的策略:既表面难得糊涂,又内心始终清醒;既维护公平正义,又谨防种族颠覆。
法律上的平等,不等于现实中的平等,任何种族内部本身就有许多不平等,那么何谈种族之间还能绝对平等?维护基本人-权是必要的、是正义的,但至于能够实现平等,取决于你的才能和机运,当然还有体制环境。经济上不平等,一切平等都是空谈和安慰,而经济上可能实现平等吗?微弱的不平等会随时间而形成更大的不平等,平等正如均衡、和谐、真空等概念一样都是理想情形,不是现实常态。作为国家需要维护的是严格的法律平等和足够的机会平等,但这不意味着你一定能获得平等,因为平等是一个笼统的多维概念,其中许多维度难以平等,那么弱者所诉求的最基本平等就是空气。没错,即使是黑人,但也不能不呼吸;即使是白人个体,也不意味着个个处处优秀。俗话说,垃圾到处都有,珍宝总是稀缺。
当然,无论黑人还是白人,绝对平等化和绝对优越感都是可笑的。当今任何国家的体制环境都不完美,都存在改革空间,都需与时俱进地发展完善。当然,总有一些优秀的人被边缘化,包括白种文化人,这种比率较明显时,那么这个国家的社会政治问题就较严重了。他们可能会和其它族群联合起来,或者利用他们推波助澜,那么一不小心,国家就是开始逐渐动荡起来,不断撕裂而难以挽救,除非出现非常之人采用非常手段。
但是要注意,基因差异率虽小,但长期普遍影响族群禀赋潜质;后天造化主要,但不能代际遗传保持能力素质。另外,个人后天造化也会微弱影响个体基因变异,这种后天基因变异(一般不明显,甚至忽略不计)加上先天基因变异(低概率)构成综合基因变异,若一个族群不断通过代际积累基因微弱变异,那么这种基因(不只是文化基因,还有深刻的生命基因)就会保持相对优势,而最终表现为文明特质和人种差异。注意,资本和权力的代际传递是一种社会资源传递,而非基因传递,这种传递一般是难以多代的。
文明是对待人与自然、人与同类、人与族群、人与国家之间关系的一种生存、生活、生产的方式和秩序。科学技术是文明的第一推动力,科技革新导致上层建筑变革和社会革命。若压抑个体、剥夺基本权力,则会禁锢族群才智发展,导致文明退化;若放纵个体极端自由,则社会秩序会混乱,导致国家崩溃。但任何政治改革都不可能降低主体民族的主体性,也不可能不优先维护作为国家柱石的杰出群体的权利。除了自然伦理,还有种族伦理、国家伦理,不承认基因差异性和系统层级性,万事一刀切加一锅粥,就是制造混乱、倒行逆施的昏庸之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从希特勒战败而被完全否定后,西方白人在官方和学界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普遍对种族问题保持着很“书生”的意识,主张种族平等(至于他们内心是否真愿意如此,这是另外回事),并滥用民主(民主是有条件的,否则就糊涂内耗的民主),人种问题在西方官方和学界普遍成为禁忌,这就为落后种族趁机扩大政治权力提供了话语权的机会。作为现代科技文明的奠基者和主要贡献者却在政治上愿意与落后的野蛮种族平起平坐,如此下去,西方白人自己就跨散了。他们要等到问题严重了才觉醒过来,这需要很多年的发展才会激发他们对本族群及其文明的保护意识。有些迂腐的政客不想想:如果黑人主导这个世界,地球文明还处于什么时代?
虽然生而平等自由写入美国宪法,但这可理解为是白人的宪法,其它族裔也可能享受这种平等幻觉。如果其它种族的个体不能在现实中具备足够的才能,作出贡献,那么他就只有不断幻想平等。而历史和现实中从来没有平等,别空想做梦了。人种和文明必须进化,任何政治家必须认识到这点,否则就遭历史惩罚,人类文明就走向衰落。总之,优秀种族及其文明必须主导世界,这有足够多的理由,否则人类及其文明就将退化。实际上白人民众骨子里根本不愿意,也不可能愿意,这是族群本能保护使然,这就会潜意识地影响他们的政治家。但不意识到这点,就是糊涂愚蠢的腐儒式政治家。
当然,任何种族都有优秀的人,只是出现比率相差悬殊罢了,这种差异是种族基因较大程度上决定的,因此:在种族问题上,必须从统计上去伦理;在个体问题上,必须从人-权上去论理。对待种族问题上,普遍处于主导地位的优秀种族也不必实行奴隶制,保持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适当改善体制环境,维护任何种族作为人所必要的人-权和正义,让少数优秀的其它种族也有上升通道,并对恶劣的歧视和扼杀事件要进行法律制裁。但是,如果运动走向另一极端,落后种族想趁机翻天而夺取优秀种族的政权,那么就不可再心慈手软了。美国黑人不应将这种运动极端化,乃至发展到想审查清除进而推翻白人创建的这个国家的历史及其文明;若发展到严重那一天,必将黑白对立化、美国大撕裂,彻底遭殃的将更可能是黑人。
最后,关于种族问题,各国内外争论不休,无法解决,原因是种族身份、国家立场不同,再叠加政治竞争、阶级斗争的因素,而变得更加复杂。人类何时才能完全清醒客观的反思人类及其文明的进化历史,以构建一种既符合人-权正义、又正视客观历史的新种族伦理观念?任何种族的个体只能通过个体的现实才能及贡献去实现理想的价值诉求,若不顺天命、守本分,而去打砸烧抢、破坏历史文物、激化国内矛盾,那么遭殃的必是本种族。当然,有才能的人总不缺,缺的往往是机会,白人也如此,何况黑人?如果单从现在学界那种局部的线性思维和简单的极端思维,而不是从复杂动力系统演化(任何实际系统都会自发呈现各种层级性、周期性)去思考,那么种族问题永远是一个不断随政治形势而左右摇摆的、相互扯不清的、不断吞噬人命的、无比可怕的死结。
优秀种族及其先进文明不是吹出来的、不是自我标榜出来的,是漫长历史竞争淘汰而进化繁衍出来的,这是上天自然选择出来的。如果优秀种族开始沉迷物欲、不思进取,相互内耗、践踏人民,特权腐败、自私内耗,那么等待他们的自有周期律的天谴,当然更多情况是他们在重要历史关头会自我反思,不断找出开创新时代的道路。即使有昏庸腐败的政治干扰,优秀种族的智识精英对于人类文明起根本性推动作用的科学技术却始终在不断发展,并远瞻未来人类和星际文明。然而,当今西方人的民主制正在遭受东方专政的挑战,专政国家暂时处于上升阶段,表现出来的高效动员力让他们的少数智识分子感到危机,但西方人还没普遍意识到一个政治体制的历史演变趋势及其耦合振荡模式:民主—集权—极权—僵稳—崩溃—民主—…。欧美人以具有广袤罗马的千年历史而自豪,但当今的西方领导层是否思考过为何罗马必然由共和国嬗变为帝国,为何由议会制嬗变为集权制?嫉妒的议员们集体将雄才大略的、政治宽容的凯撒刺杀于朝廷,后世君王必然只有收权称帝。因此,适时适当集权,以提高施政效率;适时适当放权,以增强自由活力;保持精英民主,反对庸俗民主;维持思想开明,延续优秀基因。我想这是欧美列国政治家面对东方竞争性政治模式所需要考虑的。当然,帝国自从开始集权,也就为自己的覆灭埋下种籽。如果全球各大国普遍趋向于集权,那全球政治形势将更加极化,因为国内民主的缓冲作用减弱了,外交的行为就自然更刚性,国际矛盾就更容易激化,乃至最终形成几大有对峙竞争态势的联盟集团。当然,如果联合国地位提升,国际法更加受超级大国的尊重和维护,那么仍将维续世界政治秩序。但周室暗弱,历史上的、当前的国际竞争都是强权政治,靠实力作为博弈砝码,未来也如此。
又扯远了。如果种族之间的关系不想明白,就会重演历史悲剧。那些主张大交融(通过交媾来融合族群矛盾)来解决族群一切问题的人把历史上的族群关系想得太简单粗暴,他们忽视了蛮族入侵成为统治者而导致各种严重问题,凡是缺乏进化意识和本族基因保护意识的学者就是真糊涂的半罐水。思维简单的人看不懂我上述看似矛盾的初步阐释,其实这是一种历史唯物辩证法为指导的种族政治伦理观(反思历史、总结教训,面对现实、反对空想,刚柔适度、开明兼容),这是一种促进人类文明进化为至高原则的人类政治观。马克思后来意识到人类学的重要性,但他已没时间去详细研究了。当然,面对现实生存斗争,一切理论都显得苍白,民众一般思维简单,想不了那么多;只要生存问题不能解决,一切社会理论或建议都失去依托。要么奋斗出人头地,要么知足常乐作平民,要么夹着尾巴做草民,要么堕落任人宰割。
2020-6-30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