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日子过好


2013-12-08 18:50:07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阅读877 】

00个   


清晨仍然寒冷,斑鸠懒洋洋地叫。牡丹开得很艳,风似乎并不能阻止它叫得那么惆怅。
  她叫艳子。在QQ里叫风的影子。她一没事就找我聊,早上中午晚上,让我感觉她根本就没事,除了聊天,她没事可干。或许她只是无聊,也或许她是一个家庭主妇。我不信这世上有把聊天当作职业的人。
  我多次想远离她,不理她,但她自言自语,还约我见面。时间,地点,清清楚楚。
  见面的地点我能接受,时间也是周末。她还告诉我她家的住址。我决定提前去看她,按她给的地址,在她约的时间的头一天出发了。
  我还在视频里见过她,美丽,大方,善解人意的样子,令我难忘。
  没想到,她家住在乡下,道路蜿蜒崎岖,山崖陡峭凶险,我小心翼翼,向前行驶。在一个牌坊上看到了“苦草湾村”时,我叫起来,她家就住这儿!
  绕过森林,是无数的耕地。一条大江穿过一个小山村。清清的水山,绿油油的大山,一寨瓦房炊烟袅袅。她的家,是寨子里的哪一幢?我猜想着。
  我把她的相片给路边的一个小孩子看,问她是否认识此人。她盯着我看了半天,问我是谁?我说,我是相片上的人的朋友。她咯咯地笑,说:“我妈不认识你!”
   “这是你妈?”她点点头。
  从旁边拱出另一个小男孩,说:“我妈在山上!”他用手指着半山腰。我看见了,她,是她长长的头发,背对着我,正努力的扬着锄头。“谢谢你们!”我向山坡爬去。
  到了她的身后,我静静地看着,她用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抡着锄头。
   “风的影子……”我叫了起来。
  她惊惶失措,回头看,愕然。“你是……梦之鹰?”
  她扔下锄头跑过来,我兴奋地拥抱她。
  突然,听到她在我肩头上哭泣。
   “我男人,挖煤,死了。呜……”
  我吃惊。
  安慰她。
   “走,到咱家喝茶去!”她推开我,扛着锄头,在前走。阳光照亮了她,照亮了风的影子。
  两个孩子跟着我们,没想到她的家,院子坑坑洼洼,屋子破旧不堪。我突然意识到,她之所以约我见面,是因为生活发生了巨大变故。失去亲人的痛,让她无所适从。
  她倒来茶水,跑到厨房弄吃的。我说我不饿,叫她别忙,她就是不听。
  此时,一个衣衫陈旧的老大娘进来了。她连忙叫“妈”。此人是她婆婆。“这是我表弟,一直在外地打工,来看我了!”她向婆婆介绍。婆婆怀疑的表情变成了亲热的笑。叫她弄东西给我吃。
  临行,她把两个煮熟的鸡蛋塞给我叫我路上吃。我建议她把孩子留下,进城找事做。她说不,她要给丈夫守孝三年。
  三年,多么漫长的岁月啊。
  我不忍破坏她心中的那份操守。我不想打乱她的生活。
  背开她,悄悄放了两千块钱在她的卧室。
  斑鸠从森林里发出鸣叫,是那么悠扬。她在阳光下向我挥手,“把日子过好!”她捧着嘴巴大声喊着。“你也是……”我喊。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