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再袭中国风》


2015-03-22 21:46:30  余伟恩  所属诗集  阅读1036 】

00个   

《壁画美人》
A1
仔细端详着墙上壁画的图腾
那个有种很完美气质的美人
很着迷她那忧郁优雅的眼神
姿势像睡天使一样楚楚动人
A2
温柔如水的专注抚摸着古筝
似等着某位达官贵人娶进门
把古典的美刻画得入木三分
听说很久以前女子都很单纯
B
知书达理却都很笨
对爱情有至死不渝的忠贞
按爹娘的意愿成婚
在安排下糊涂的渡过一生
C1
你矜持放松 等待着受宠
愚蠢 却不承认
当痛 不欲生
我开始把自己幻想成诗人
把现实当成一个梦
而我心甘情愿在梦里沉沦
C2
我静待芙蓉 做一个观众
爱恨 写成剧本
剧中 的我们
置身在一个绝望前世今生
很遥远的不同时空
虽然彼此相爱却有缘无分
D
欣赏你的笑容 目光在画中移动
不清楚那年份 揭不开你的身份
等不到彩虹 却已经很感动






《卧龙后传之·青天云破》(诸葛亮后传:改编《男人就是累》)

(做一个男人不怕风雨吹 为了生活不怕那苦与累
一天又一天冲着共鸣追 把心中的苦也当做美味
我想你能够把我去体会 明白我辛苦到底为了谁
有钱的时候你抱怨没人陪 没钱的时候你想自己飞)

RAP:
诸葛亮皱下眉头是计上心来 你知道么
诸葛亮耍掸帚代表出计不出面 你可懂得
三个臭皮匠真的顶得上一个诸葛亮了?
还没有吧 曹操孙权鲁肃加在一起还不及呢
不错 真的很不错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为人臣者
惟诸葛亮能如此耳 和吴魏鼎足而三已属不错
然而他抛下阿斗六出祁山去北伐了
成都武侯祠殿那副攻心联悬挂着 为清朝学者赵藩所作
完成诸葛亮他一个传说 千千万具身躯变尸体算什么
不先胜曹丕几千万个回合再说 谁愿像司马懿那样做千年老二
就算前面尽都是冰川处处刀泊 也要让一条血路直捅青天云破

(男人就是累 男人就是累 地球人都知道我活的很狼狈
女人是玫瑰 是带刺的蓓蕾 让我尝尽爱情的苦水
男人就是累 男人就是累 全世界都知道我赚钱很疲惫
用我的汗水 换不来你安慰 难道这是男人犯的罪 犯的罪)

(做一个男人不怕风雨吹 为了生活不怕那苦与累
一天又一天冲着功名追 把心中的苦也当做美味)

RAP:
用他不会的武功 去攻周瑜设下那破阵 那活儿叫一个劲轻松
书法绘画音乐文学样样皆精皆通 善调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加中军九个大阵
应天之考验无兵可用 亦懂大摆空城 计算出
然连年动众 却未能成功
在世时被封武乡侯 死后追谥忠武侯 东晋政权特为他追封
诸葛亮来吊孝的话是装模作样 借箭满载而归却有借无还
诸葛亮当军师用那是名副其实 焚香弹琴时他便计上心来
哭周瑜那是假戏真做 挥泪斩马谡或除魏延 是为顾全大局而着想
孔明借东风能巧用天时 用到赵云都已经有一回先试用过的空城计时 实不得己
诸葛亮的锦囊里有用不完的计 征孟获收收放放
六出祁山图谋大业 三气周瑜略使小技 曹操诸葛亮 脾气不一样

(男人就是累 男人就是累 地球人都知道我活的很狼狈
女人是玫瑰 是带刺的蓓蕾 让我尝尽爱情的苦水
男人就是累 男人就是累 全世界都知道我赚钱很疲惫
用我的汗水 换不来你安慰 难道这是男人犯的罪 犯的罪)

RAP:
聪明狡诈莫过于诸葛亮 不出茅庐知三分天下
三顾频烦天下计 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非淡泊无以明志 非宁静无以致远
非学无以广才 非志无以成学 怠慢则不能励精
静以修身 非宁静无以致远 学须静也才须学也

(男人就是累 男人就是累 地球人都知道我活的很狼狈
女人是玫瑰 是带刺的蓓蕾 让我尝尽爱情的苦水
男人就是累 男人就是累 全世界都知道我赚钱很疲惫
用我的汗水 换不来你安慰 难道这是男人犯的罪 犯的罪)

RAP:
诸葛孔明者卧龙也 永不像凤雏此人 可就见不可屈致也
儒生俗士岂识时务 此间自有卧龙凤雏 为历史俊杰
八阵图和八卦衣 及鹅毛扇上阵时不离 南征北伐受挫壮志不屈
夫变用雅虑审贵垂明于以简才宜适其时 世无不服
八卦衣是他勤奋好学 师母所赏赐 先生未讲之道 也能明白几分
往身上一披 即成了他的终身服饰 昔日所学历历在目

诸葛孔明他为相国也 抚百姓示仪轨
约官职从权制 开诚心布公道
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 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
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 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戮
善无微而不赏 恶无纤而不贬
行法严而国人悦服 用民尽其力而下不怨
其兵出入如宾行不寇 刍荛者不猎 如在国中
用兵也止如山 进退如风
兵出之日 必人心不忧 而天下震动
刘备曰孤之有孔明 犹鱼之有水也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 愿诸君勿复言
如其不才 不可辅之 君可自取 换代之



《东吴保卫战》

从前林子里面生长有两朵绝世之花
见到之后一朵奇葩 一朵归我
身为大都督对政事太过牵挂 怎对得起小乔初嫁
对那些繁忙公务要了无牵挂 良心上才配得上她
是战是和踌躇不定也正因如此呀
亮借曹修筑铜雀台之事来智激我
虽智计绝伦却不能为东吴所用呀
不志在荆州而志在孔明你可懂我

生瑜还生亮干啥 有亮就让瑜蒸发
壮志未酬半道就先归家 反而更加潇洒
三分天下已划 还志在他干嘛 那样岂不更傻
最后尽归司马 只因他长期内心暗中有疯计划

醋性大发 心乱如麻 在赤壁当场引爆而炸
千万之箭 一同而发 就为专心的为你拼杀
其实真的英雄表面都很假
这一场东吴保卫战只为她 而生发

RAP:
曹占领荆州骄横益甚了呀 扬言要席卷江东顺流而下
兵精足用英雄乐业 为汉家除残去秽别怕
凑不齐五万人马 有我 三万照样可放心出发
英雄怎可只顾惜家眷妻小 考虑小我
周瑜者 谈笑间能让豪强灰飞烟灭非假
性度恢廓 江左风流美丈夫 志向远大
才能绝伦 胆略兼人相貌俊美身材高大
赏赐之厚 无人能相比之无需很惊讶

先静观曹之动向变化 能遵行道义整饬天下
那时我们再归附也不晚呀
如若骄纵图谋生乱 那么玩兵如玩火啊
只要静待天命即可 玩火必自焚他
交战之日东南风急 只需一夜东风无需其他
数十艘战船乘风向曹营进发 曹以为真来投降毫不防备的话
任他来时千军万马 回时定归无片甲 这就是代价
羽扇纶巾 赤壁过后奠定基础三分天下
不爱我的人皆可以杀

《纸鹤非千》

A1
关闭门窗 静静听着时间流淌
山峦弯弯 屋外雪花漫天而降
刚阅读完 这本故事其中一段
忐忑不安 等待谁来揭晓答案
A2
地冻天寒 顺着纸鹤剪下孤单
忆流不断 原来能够刺穿胸膛
单床不暖 枕边长夜无人陪伴
那声晚安 仿似毫无与我有关

B1
寒冬腊月某晚 指下旋律悠扬
夜曲原来竟这般忧伤
那花儿四散 落在什么地方
我在守望 学他飘荡
B2
蜻蜓停在衣裳 蝴蝶飞过湖畔
想抓抓不住任它流浪
风吹过脸庞 暗涌之老地方
蝌蚪一般 画在谱上

A3
这夜琴房 偶然看到一束花瓣
真不喜欢 死灰复燃之忆再贪
那时走散 造成你我天各一方
从此遥望 四手联弹变成妄想
A4
寄来花瓣 再远也能收到感染
只是器官 早已大部分折损残
那时走散 造成从此天各一方
如今内伤 心如刀绞犹如自残

B3
悄悄关闭门窗 听着时间回荡
屋外雪花从漫天而降
极忐忑不安 揭晓不出答案
刚阅读完 故事一段
B4
腊月地冻天寒 纸鹤剪下孤单
回忆不断将胸膛刺穿
单床睡不暖 最怕无人可伴
便找琴房 相互取暖


《战》(说唱)

残阳如血 谁的鲜血染红了月
夜幕降临 寂静的山谷黑暗的幽灵
腐朽的尸骨在唱着歌 不灭的灵魂等待复活
这场战争 虽败犹荣
古罗马城的角斗士 战无不胜的匈奴战士
行尸走肉 困兽之斗
没有自由的生命停止 挣开命运枷锁的束缚
势均力敌 致命一击

奴隶自尊革命开始 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
软弱的民族 被统治的屈辱历史
无数的绝望和痛苦 眼泪终于唤醒觉悟
任何的一寸国土 都不可以被凌辱
没有妥协只有坚持 战士绝不轻易认输
就算光荣战死 也绝不做缴械投降的俘虏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士气高昂的英雄好汉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骨气千百年后还在山谷中回荡
坚定的信念在这夜里荡气回肠
寂寞的夜还能听见战士灵魂在歌唱
满山遍野都是为国捐躯的忠诚勇敢
机枪声不熄灭烈士永远不会被遗忘
就算时间埋葬了当年惊心动魄的战场
黑夜里不死的灵魂依然能够闪闪发光

《倾国之兵》

RAP:
一支记录历史的笔 从不在乎灯红酒绿
只在意胜利胜利 破例破例 创新写进兵法里
不停的胜利胜利 硬胜到底 才是准赢的道理
花儿若还不够美丽 怎么会在凋谢后让人惋惜

叹若能够像刘邦那么般无义
至少也不至于 最后竟抱憾在白帝
可英雄哪一位他可以 不惜义
而惜 江山一统那点破名利 和破东西
那一点破利益 简直就不值得一比 比不下去
同是为争名夺利 从而留名到后世 再到后后世里
去经历 流传一百万个世纪
怎么能不拿熊掌和鱼 来做对比
较来较去 后世才有经典唱戏 桃园三结义

即便愿意 冒天下之大不韪 亦敢犯轻国重弟
看似为了一己私欲 私公分不清晰 之兵家大忌
同样亦败在大意 酿成悲剧
出倾国之兵 怎料不敌一个陆逊 之传奇
七十万兵军 纷纷攘攘在一夜间 一个个归魂散去
到荆州临东吴阵地 方才觉晓刘孙连璧 马上又得再重新开启

副歌:
天意 此真乃天意 ;谁都能够不信天意 信不起天意
但谁又能不服于天意 不听从命运里安排好的戏
最终都必被它狠狠的抛弃 不遗余地
并非给一点力 给一点力 就能够平息

RAP:
孔明巧妙设好一盘棋中棋 计中计
摆好阵势又增一场局中局 戏中戏
一回试两回展惊蛰的演技 越发的卖力
到第三回准能连本带利 的收赚回昂贵的利息
虚虚实实相掩完美至极 让敌方且战且退变本加厉
最后纵使 几乎已经套死了司马懿
一场天公不作美的雨 就将他得胜欲 全部浇熄
让后世人去叹息 倾国之兵七八十万亦难无敌

副歌:
天意 此真乃天意 ;谁都能够不信天意 信不起天意
但谁又能不服于天意 不听从命运里安排好的戏
最终都必被它狠狠的抛弃 不遗余地
并非给一点力 给一点力 就能够平息

《秦时明月·写给虞姬》(说唱为主)

RAP:趴在电脑前 玩一夜游戏 玩到神经貌似快要和肉体分离
但是仍然想亲自爬上树去 摘下一个梨 送给你 幻想着那神奇
边听着精武门精配乐曲 边开始在脑中猜裂到无力
很自然的回想起 天下无双那个羽
感觉此刻心中欲玩的中心就是穿越入戏 玩一场游戏
于是我回到这里 欲细细再品读楚汉那两位骄雄的成败轨迹
分析 他们谁有理 谁缺义 谁少义 谁据理
多想在这一刻能变似虞姬姐姐那么魅力 ;而非妲己 那么狐狸

秦皇一统天下后 车马仪仗威风凛凛 项他可取而代之
各地诸子百家盘踞斗争 终他为王
从大泽乡起义后 不久便登上历史舞台
于会稽郡斩杀郡守 表明天无二主之态后迅速崛起
年少轻狂 首战除臂独自斩杀卫兵近百人
远不止一个宋义 可这样杀之 被他辱尽

锋芒毕露举兵反秦 振臂一呼揭竿而起
率军入关中 以五诸侯灭暴秦 开封灭秦功臣及六国贵族为王
因击秦亡这点而意气风发 仗势分天下 册封十八路诸侯为属
威震海内 但却浮名薄利 ;武勇出众 气魄盖世 却不被上苍天意那把锁 锁定
换句话说 他仅和大家在一起 活灵活现活生生地展开秦汉之际
群雄逐鹿的岁月历史 及表明战史画卷之上 他有多大神力 ;
或许曾传奇 曾无敌 这样而已

副歌:
提剑追梦的一生 王的孤独 只有你懂
犹如萧何月下追韩信 相惺相懂 相惺互耿
那句非战之罪你知不知痛 是天要弃他而去 你可懂
秦时有月光 照明了方向 让他娄敬说关中 不思量
你懂得没有 或者你仅懂得一点 那二十万秦兵一夜被掩 看来更似非战之罪
最后断了粮 跌落无边 是命运之神安排的心愿 还是全怪自己择之信仰?
迁都回乡时 怎知彭城最后无路走 迁都回乡那时 怎知后来没块土

RAP:
有志者 事竟成 破釜沉舟 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 天不负 卧薪尝胆 三千越甲可吞吴
秦时有月光 照明了方向 让他娄敬说关中 不思量
让他娄敬说关中 不思量

谁说兵法就是至高万人敌 怪不得学之会厌倦至极
身高八尺有余 力能扛鼎气压万夫 年青壮志矣
我说剑和阵都均可弃 天人合为一 那方显得无敌
他教说只有胜不胜利 这一个根据
勇战派谋战派无需再争口舌之理

雍丘之战巨鹿之战以及彭城之战 亦都如此矣
都是在反应同一个真理 可找到相同的结果为据
破釜沉舟 摧毁章邯的秦军主力 仅需弱兵三万 便可灭敌
回杀彭城联军六十万亦同 羽之神勇 千古无二 犹如战神之子
霸王一词 如他名字 命变就连天神都拯救不了他一次大意 弃父范增
鸿门宴后放季去 又给他关中腹地 哪有不失败的道理 谁能够站得下去

副歌:
提剑追梦的一生 王的孤独 只有你懂
犹如萧何月下追韩信 相惺相懂 相惺互耿
那句非战之罪你知不知痛 是天要弃他而去 你可懂
秦时有月光 照明了方向 让他娄敬说关中 不思量
你懂得没有 或者你仅懂得一点 那二十万秦兵一夜被掩 看来更似非战之罪
最后断了粮 跌落无边 是命运之神心愿 还是全怪自己择之信仰?
迁都回乡时 怎知彭城最后无路走 迁都回乡那时 怎知最后竟没块土

这一刻就好像被虞姬 误了身似的 信服就是信服 不惧二十万亡魂来找寻我
也要表明对他西楚霸王之景仰 世之武神 惊艳到底 胜过李小龙
至今仍无比 思世武神项羽 知年代它早已经过期 退不回去 但仍存思绪
所以有一点美丽 不一定全部是因为 存在有那么一丁点小距离
所以准一定美丽 定一定美丽 所以定十分美丽 定非常美丽







《截拳道》(说唱为主)

RAP:
最近出一部电影 叫叫叫叫叫做截拳之道
武出如水 柔而不弱洒而不娇
身子骨如芦苇 风吹不倒
毅力太高 阅历太高 屹立太高
看似没有人能够在那时候做到 早却做到
扎实练基本功之决心 从不动摇 从不动摇
苦练木人桩 从未发觉无聊单调 或者单独无聊
必须先把身体之本给刻苦锻炼好
才能够在剧烈近身搏击中将敌轻易制服倒
就连对战时鬼喊鬼叫 也属搏斗体系里面的一环门道
利用听觉之感给敌制造 一点点心理骚扰 尤为重要
惊扰震慑完了 便可先占得先机 你明不明瞭
每战之前都要 让对手胆战心寒的先感觉到 不能适应非常必要
很有必要 而且十分重要
从童星再到 恰恰舞出道 肯定曾有一秒 飘摇
无人知晓 当中的煎熬 更没人深懂你武学之道

副歌:
啸傲 啸傲 龙桀骜 酷到老 从不轻易的对谁打笑
早就学会融会贯通各门各派武学技巧
仅仅依靠 将各样式武功随便乱套
便可以逍遥 在江湖让山排海倒

咆哮 咆哮 发声咆 大声叫 犹如电影之龙身搞笑
早就知道所谓的截拳道纲领要义都好
顾名思义 就是截击敌来拳之道
竟可以逍遥 在江湖笑傲到会老

RAP:
以无法为有法 以无限为有限 开创拳套
破解找出可以互补各种拳法技艺弱点缺陷的招 将之修补牢
以道家思想为主创立的实战格斗体系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种全新的思想体系 与多数武术不同其妙
抛弃传统复杂形式那套 忠诚地表达自我之招
倡导搏击的高度自由 在对手发起攻击时候 格挡与反击同时进行为好
直接凭借快速有力的进攻压制对手 先发制人为最好
融合世界各种武术精华的全方位自由Kung Fu 将搏击术推到历史新高

副歌:
啸傲 啸傲 龙桀骜 酷到老 从不轻易的对谁打笑
早就学会融会贯通各门各派武学之窍
仅仅依靠 将各样式武功随便乱套
便可以逍遥 在江湖让山排海倒

咆哮 咆哮 发声吼 大声叫 犹如电影之龙身搞笑
早就知道所谓的截拳道纲领要义都好
顾名思义 就是截击敌来拳之道
竟可以逍遥 在江湖笑傲到会老

RAP:
黄色肤色没有哪一点不好 根本生之而骄 生之而傲 好不好?
Bruce Lee风行海内外 振藩国术馆闻名于世 当然不需要 再强调
不朽的东方传奇仅需用三十二三个春秋 加四部半电影缔造
功夫之王 武之圣者 武打至尊 是多年来用来形容谁之名号?
他将功夫一词写入了英文词典 让世人知道
这里的道主要源于古代先哲老子思想中的道
建立在咏春拳基础上的一种新式街头技击和拳法流派 究竟多么奇妙

副歌:
啸傲 啸傲 龙桀骜 酷到老 从不轻易的对谁打笑
早就学会融会贯通各门各派武学之窍
仅仅依靠 将各样式武功随便乱套
便可以逍遥 在江湖让山排海倒

咆哮 咆哮 发声咆 大声咆 犹如电影之龙身搞笑
早就知道所谓的截拳道纲领要义都好
顾名思义 就是截击敌来拳之道
竟可以逍遥 在江湖笑傲到会老

RAP:
反击截拳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但是可以融合起来合为一套
从表面简单来讲 就是在对手还没有完成连贯动作之前一秒
将其动作破解反击并破坏吞落掉
随即通过一系列反击截拳的体系 紧紧抓住对手的弱招
反击制胜 如勾漏手 这样使用就是好 甚为妙
海纳百川 为龙之武道 开天辟地那功夫高 如永不磨灭的梵高

中轴要适时的打开并加以控制 你开不开窍?
所有攻击防御目的都在于保护自己的中轴 并设法打开对方的中轴 知不知道?
直拳是最重要的部分 最基本的骨干 你觉不觉晓?
有效的直拳是一切的基础 若没有则其他都是空谈好不好?
而直拳重点在快速和精准而非力量 高不高?
踢技拳技抓技寝技你们全部都得学全习牢 战斗中同样重要
真实格斗中四种距离都随时会发生 所以要全面地训练记牢 永恒的学到
20世纪百大最具影响力艺人之一 时代周刊二十世纪的英雄与偶像 谁还能攀之更高?



《死亡游戏》(说唱)

南丐北帝 一种梦幻的网络游戏
开天辟地 战斗中的意境很神奇
文字游戏 比刀剑更具杀伤力
只有第一 才算是完美的胜利
随时随地 隐藏着危机
随时注意 多留点心机
有没有听到急促的呼吸
有没有闻到死亡的气息
我有坚韧不拔的耐力
超强的能量和攻击力
百发百中的必杀技
不败的战绩 辉煌的过去
最好不要与我为敌
不要相信有运气
残酷的战场从来只讲求实力
幻想那么美丽 最后一败涂地
这么狼狈何必 还是快点离去
没有决心就早点放弃
没有胆气这里不属于你
不是英雄好汉这里不欢迎你
不要以为逃避能够拯救自己
千军万马杀声中谁在哭泣
单枪匹马片刻便能取你首级
有种别只做丢人现眼的东西
拿出你那破釜沉舟必胜勇气
一鼓作气 乘胜追击
同心协力 战斗到底
风生水起 永远无敌
否则就要准备收拾残局 必败无疑
然后慢慢回忆 惨败的过去
懦弱的自己 躲藏在痛苦和黑暗的无尽深渊里
血腥的空气 气氛让人窒息
灰暗笼罩的天空清洗战斗痕迹
战士的鲜血像一场无止境的雨
黑暗夜里只听见悲壮的安魂曲
别让我瞧不起你 兄弟
让我们一起并肩努力 创造战无不胜的奇迹
书写属于自己永垂不朽的光荣传奇


《诸葛自传》

RAP:Hi 各位后来的粉丝和追捧者 你们好 请翻开世之史册
甭管是不是英雄 尽都可以来读读三国
我家姓诸葛亮之诸葛 单名一个亮 字孔明即我
我的故事若是尽说 只怕你们笑话我 连牛皮都能吹破
所以我就俭以养德 一半说一半不说 或永不再说 无谓让你们看错
扇摇战月三分鼎 石黯阴云八阵图 听没听说
在戏剧和图面中我可都是? 身披八卦衣善运筹帷幄
永是一副决胜千里的姿态出现? 你们说
七擒七纵孟获 死诸葛吓走活仲达之说 均都流传得不错
只不过略加了一点小小偏差掩饰了我 呵呵
那就是不提大错 用一种怨天由命的口吻作推脱
一句没选合时之过 便将罪责全部轻轻放过
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不知道有没有欺骗到读者

副歌:
平生不爱修善果 只爱杀人放火
这句话来形容我 也不错 毫不为过
明知择主已不合时胜不过 却还要硬博
让那些烽烽火火 不停不灭永无结果
让那么多兵将死活 竟是为留一个传说
早若知无果 或许我会选择重新再做选择
留在襄阳做一个小小的刀笔小吏多么快活
快快乐乐 躬耕于南阳有何不可

RAP:不管后世怎么说 用什么色彩描述我
都不会有人果断推论说 战火摧残山河 谁之过
谁该受到指责 是曹孟德 鲁肃周瑜还是我
可是到此刻 却逃不过自己良心的谴责
从忠汉室江山 到苍天可表的效忠蜀国
期间用尽一生血腥累死累活 奔奔波波 苍天可鉴我
却仍在白帝托孤时被弄错 一句彼亦可取而代之不可笑么
一生到头了无知音怎么能说 不寂寞
周公瑾太早一走了之了 太瞧不起我
司马懿这只善钓者 倒来得太晚惹病了我
吕布庞统再加孙策 一个个先走的先走了
最后只剩下陆逊肿达这等人可陪我

后世受到极大尊崇的人 恐不止我一个
忠臣楷模 谁想要说 ?智慧化身又当如何
请不要迷恋诸葛 说不要迷恋哥 就不要再迷恋哥
哥是名姓诸葛 木牛流马及孔明灯的发明初造者
诸葛连弩可一弩十矢俱发 都是因经我 改造过
用来防守城池和营塞时候太洒脱 确实真不错
百战百胜势如破竹时 自疚有谁过问过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能够换回什么 得什么收获

副歌:
平生不爱修善果 而只爱杀人放火
用这句话来形容我 也不错 毫不为过
明知择主已不合时胜不过 却还要硬博
让那些烽烽火火 不停不灭永无结果
让那么多兵将死活 竟是为留一个传说
早若知无果 或许我会选择重新再做选择
留在襄阳做一个小小的刀笔小吏多么快活
快快乐乐 躬耕于南阳有何不可 你们说


RAP:
什么诸葛亮用兵神出鬼没 一把鹅毛扇神秘莫测
隆中对有先见之明之说 通通都错错错
其实败战打得比胜战还要多
只因呕心沥血匡扶蜀汉政权之执着
博得了同情分才被后世人施加粉墨
出师一表诫子一书真名世 实没有错
但上屋抽梯小计同样亦可 十分轻易就戏弄到我
隆中对策 压根就没有什么了不得
赤壁大战用草船借完箭再借东风倒不只是传说
有错错在不会用人 识错马谡 挥泪斩之亦难补己之过
千叮万嘱又万嘱千咐后还是出差错 之后谁都不敢再依托
凡事都亲力亲为一个人做 以免再犯关羽马谡之大过错
最后出师未捷身先死 活活的累死在五丈原 太么

副歌:
平生不爱修善果 而只爱杀人放火
这句话来形容我 也不错 毫不为过
明知择主已不合时胜不过 却还要硬博
让那些烽烽火火 不停不灭永无结果
让那么多兵将死活 竟是为留一个传说
早若知无果 或许我会选择重新再做选择
鱼水情深真泪流如雨命除去魏延之时无择
因因果果 其实早在收之麾下时 就揭破 和击破








《北面月冷的冰湖》

忽来的一阵风吹暖 本来结冰似了的肠
谁说这非挂肚牵肠 欠也就欠割肚穿肠
我知道我无力去赶 甚至欲想力挽狂澜
最后怕变恋无所恋 而非理想恋我所恋
所谓风雨本无常 谁找得到那药方
不得不令人感叹 命运真让人抓狂

风一起迷乱 红过的眼眶
就像电视剧那般 貌似很凄凄惨惨
不着岁月痕迹脸上 当然还看不出咋变样
但所有真挚情感 都会令人难忘

雨一停照样 也是不坦荡
特别是一到夜晚 内心就乒乒乓乓
北面月冷的冰湖上 谁的衣裳 被沟住过往
还纠结真不想放 你说这难不难


《天奖勤才》

原曲:甄子丹《理想》
改编填词:余伟恩

要成功 没窍门 不学便无术
首先要疯再者要拼
山路崎岖 你愿待哪里
没实力怎么霸王硬上弓

默默无闻高调去做事
不在博斗中靠运气
若不入虎穴去 焉能得虎子
舍不得孩子绝套不着狼

问真理 真理哪里来道理
懂得脚踏实地一步留一印
所以说 天生我材必有用
特别就是摸透天爱奖勤才





《誓如破竹》

A1
一阵秋风萧瑟 扫落下遍地的叶
一声琴声悦耳 顿时被哄出剑兴
在竹林中未见伊人出来露真容之前
路道上影片中 空着急也没用 不管谁在发探
A2
巧过沼泽之地 出其不意笑嘻嘻
这种场面就像 梁朝伟扮那公瑾
如竹林中去寻红颜知音大小乔去了
一世人都这样 任谁都笑太疯癫 怕就怕早就疯得太迟

副歌B1
路道上空着急 也没用 再怎么空着急也没用
未可容思考太多 手中的剑要能随时随地随意灵舞
欲盼迈出的脚步 每分每秒均在持续加快
一点又一点 一点过后又再增快一点 恐怕快要攀登上天
B2
路道上空着急 也没用 再怎么空着急都没有用
若不去思考太多 手中执剑须能随时随地随意灵舞
欲盼迈出的脚步 每分每刻感在心悄放慢
似不够听话 仅剩竹枝可以与我拥抱 也能够借它发泄下

RAP:
就为再快放慢一点 有时都跟自己争执一整天
最后像个病人一样 来到你们俩家门前
在刚刚舞剑的剑兴中仔细能够辩赏出来
随心所欲的在脑海中意淫 已随心诀出发去找寻
朗朗乾坤 誓如破竹 惧怕夜长梦多
惧怕梦醒来一切就都没了 淫魔在人海
如同一匹狂奔之马 或仿似一支射出之箭
单因一句爱你而烦 碧草凌古庙 清尘锁秋窗
鼓气雷作敌 剑光电为双 新悲徒自起 旧恨空浮江
速度不够 恨己没用 这些均能证 不够那样 定坚
未可先知 未曾相明 咱头天知
未能细节化试探出 两至三人 知不知己
却已然心甘情愿 回故乡

A3
巧过沼泽之地 出其不意笑嘻嘻
这种场面就像 梁朝伟扮那公瑾
如竹林中去寻红颜知音大小乔去了
一世人都这样 任谁都笑太疯癫 我只忧早就疯得太迟
B2
路道上空着急 也没用 再怎么空着急都没有用
若不去思考太多 手中执剑须能随时随地随意灵舞
欲盼迈出的脚步 每分每刻感在心悄放慢
似不够听话 仅剩竹枝可以与我拥抱 也能够借它发泄下
B3
路道上再怎么空着急 再怎么空着急也都没用
手中的剑允我随时随地随意拔出
欲盼迈出之脚步 每时每刻越急越缓慢啊 故意像作对
怕就怕这样 越想赶快越得慢吞吞想 这样可不可能实现

RAP:再多再多的着急和烦恼 也没用
恐怕漫漫长路不会有用 漫漫路程均都没用
再多么再多么去着急和烦恼 尽都没用
只能听见神点头答应 才能开始去做做梦
赐于我们踊跃不怯 生活战斗下去的信心时 神有计划安排
先后叠障堆在一起的声音 这就是旨意
相互相加 自由叠堆在一起 也同样都是这样
甚至或更加这样 或更加那样 思想已够美满


《原是精武英雄》(郑伊健、陈小春、罗志祥这类歌手来演绎应该都行;灵感来自看:郑伊健跟陈小春两人合演的电视剧《霍元甲》。)

二十一世纪了 随手翻开一本课本
想问历史尚有几号人物 今还存在
他可以 称之为 什么? 其实都不要紧
霍家拳 没多少逆序 这个也不要紧

有实力在 完美逆袭的时刻
和该来的 迟早都会要来的
就像武松 打醉拳时候 狂暴捏蒋门神
你可以照此想象 精武英雄究竟意味着什么

原是我 打遍天下 也难再去寻一敌手
独孤求败的感觉真是棒 那才怪 不信你试试
为什么 原来是我 宿命这样被横写般
那是因为我的名字其实 就叫做 哎呀甄子丹 吗





《吻安准烈士》

A1
今天在那桥边 你什么都还没有收拾就
就准备悄悄 原本是打算要来与我不辞而别的
被我看见后 悄悄紧张的转过你的脸 背对着我
一言不发 是恐怕千言万语都解释不尽吧
B1
千古就有 一将成千骨枯成树 这一句话
就当这样 你已来与我有过吻安
好吧好吧 假如他日不幸葬身沙场
或是裹尸成为烈士 都再与我无关
C1
国破山何在 你与我都别傻
爱干嘛干嘛去 该种田也种田去
何必装不舍 来骗我这一双眼泪
若是走后 它就真之为你而流尽 你负不负得起责任

A2
今天在那桥边 你什么都还没有收拾就
悄悄准备 原本是打算要来与我不辞而别的吧
被我看见后 悄悄紧张的转过你的脸 背对着我
一言不发 是怕千言万语都没法解释得尽因由吧
我懂 都懂 你就放心去吧去吧
B2
千古就有 一将成千骨枯成树 这一谚语
就当此时 你已来与我有吻过安
好吧好吧 倘若不幸真的发生的话
可能也会没人来告诉我 都再与我无关了吧
C2
国破山何在 你与我都别傻 我就送到这 多余的话我均不说
你真爱干嘛的话 干脆就干嘛去 我该种田也要回家种田去了
何必装作不舍 那么会演戏 设计好来骗取我这一框眼泪
若是以后 它就真的为你而流尽之 你担不担负得起这个责任


《流落儋州寄》(致敬苏东坡,这是写他的故事。)

在绍圣四年 一老头满头白发 独自在江边
被一叶孤舟 送到了荒凉之地 徼边海南岛
而这一离奇放逐 被严重的定义为
仅比满门抄罪轻一等 的惩罚

或本儋耳氏 一直寄生西蜀州 无想再漂泊
人不如天狠 宿命偏偏就追来 要斗起狠来
一路穷追不舍咬 而且穷咬着不放
以致许多人不远千里 追至此 欲从苏轼学

东坡村 东坡井 东坡田这些 全部以他的名字命名
永世在儋州流传至今 对他怀有深深的崇敬
东坡路 东坡桥 东坡帽等等 都是为他的奉献缅怀
根本不需比杭州惬意 也不需再自比白居易
奇怪 连语言都有一种是叫:“东坡话” 奇不奇迹
谁说不奇迹?连暗示都没人敢给你



民歌类代表作品:

《朱毛,都是好领导》

一九二七 临近秋季
风萧萧兮 雨嗒嗒滴
毛委员委托弟弟 送半册三国演义
邀朱总司令上井冈山 一起下棋

三国演义 两册合一
在井冈山 会师举旗
从此便诞生这块 血红色的根据地
子子孙孙扛着这面红旗 传承下去

朱毛 都是好领导
无产阶级人民群众代表
有朱毛当领导 豪强地主不敢叫嚣
有朱毛 领跑 人民群众心里骄傲

朱毛 都是好领导
人民群众喜欢的党代表
有朱毛当领导 大家一起拍手叫好
有朱毛 领跑 群众放心祖国自豪



《风雨一九二七》

一九二七年八一
南昌下了一场风雨
这场腥风血雨
名叫南昌起义

一九二七年秋季
湘赣又下一场暴雨
这场枪林弹雨
名叫秋收起义

一九二七年冬季
广州下了一场暴雨
这场枪林弹雨
名叫广州起义

一九二八年冬季
湘南又刮一场风雨
这场腥风血雨
名叫湘南起义

革命之路浪大湍急
求荣之路简便轻易
娘要嫁人天要下雨
大路宽坦无人阻拦 随他去

顺从之路恬静安逸
革命之路汹涌崎岖
风雨无阻坚持到底
风急浪大悬崖峭壁 我来陪你
(江河滔滔路在脚下 我来陪你)



《永恒的信仰》

A1
井冈山 开辟新战场
井冈山 红色的摇篮
井冈山 光明的烈焰
回首井冈山 山艰路险 举步难前

B1
在您的照耀下 叔伯们心里发光
在您的带领下 儿女们走上战场
在您的领导下 大家一起劳动共产
在您的光辉普照下 大叔大妈们永世不忘

C1
井冈山 这一块红色的摇篮
哺育了人民和党
井冈山 这一片红色的海洋
血雨腥风中 抬头高高 昂扬

A2
井冈山 温暖的阳光
井冈山 人民的血汗
井冈山 甜蜜的汪洋
遥望井冈山 儿孙满堂 红火发展

B2
在您的庇荫下 孩子们茁壮成长
在您的培育下 儿女们红火发展
在您的兼顾下 叔伯们生活安康
在您的光明领导下 五星红旗在上空飘扬

C2
井冈山 这一块红色的摇篮
啥时都不能忘
井冈山 这一片红色的海洋
是儿女子孙 永恒不变的信仰

专辑:《再袭中国风》





本词集《超越方文山的千首词》第四篇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