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与自动做诗机》


2010-02-11 12:33:46  沈方  所属诗集  阅读9205 】

281个   

《诗人与自动做诗机》


诗未必温情脉脉,倒可能是冷酷无情的魔鬼。

缪斯这个人们造出来的神,来去全无踪影。人们至今尚不能一劳永逸地解释诗如何发生,因而一直不肯放弃“若有神助”之说。

海顿当年听到乐队演奏自己的作品,曾经大喊大叫,说这不是我写的,是上帝的通知。至于上帝什么时候再次通知,将通知谁,以什么形式通知,就不那么简单了。上帝的通知不是罚款单,上帝不会因为谁先锋谁勇敢就发给谁通知。

自从新诗这一语言形式来到汉语里,与魔鬼打交道的诗人不是不热爱不勤奋,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但是,究竟有几个诗人接到了上帝的通知呢?

只有少数灵敏的鼻子嗅到了缪斯若有若无的芳香,绝大多数诗人包括硬生生做了诗人的人,不要说缪斯,连魔鬼家的门都没摸到。

与小说乃至长篇小说的写作比较,诗的写作显然属于脑力劳动,不是体力劳动。“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诗不屑于客观标准,而是自设标准,自己确证自己,同时还要以自设的标准“治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诗的实践不检验客观真理,只检验主观真理。

诗人提出各种主张和观念,付之实践,形形色色的团体应运而生,当然也有价值意义,不过,放在历史文化以及社会中考察,大量诗的实践和实践成果并无价值意义。

诗人在主观真理指导下的实践,于诗人自身而言具有天然的正确性,他者的证伪对诗人基本不起作用。诗的不可证伪性,蒙蔽了诗的实践者,诗人只信任自设标准,认为诗人有权坚持真理。

所有为保存、传播实践成果的举措都有一个堂堂正正的理由。既然庞德帮助艾略特在自办“民刊”上发表《荒原》的事确凿可信,焉知当代汉语中的自办“民刊”不能催生庞德和艾略特。

网络的传播交流方式为当代诗写作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场域,在网上不存在怀才不遇,没有什么不可能,任何诗的表达、表现乃至表演都能获得自由。

诗在网上仍旧是一个悲惨世界,网上的诗在快速更新中短时间就烟消云散,面临比以往更残酷的新陈代谢,没有多少诗被记住,要想在不同的群体之间造成广泛影响,谈何容易。

诗在网上扩大了自身的游戏性质,但游戏总有令人乏味的时候。

当诗的表达作为个人的内心诉求渐渐弱化,诗的审美趋于疲劳,诗的表现堕落为直接表演,一些人选择退出,一些人选择沉默,无不合乎情理。

人活在世上,有很多事可做,生命有限,做一点比写诗有意义的事也是珍惜生命。

倘若公然劝人不要写诗,后果将会怎样呢。“你以为你是谁?谁赋予你权力,竟然要别人不写诗?”“写诗是我的事,管你什么事?”“你的看法恰好证明你不懂诗。”“写诗是我的内心需要,是一种生活方式。”诸如此类振振有词的反驳,理智或貌似理智,实在令人同情。

从社会学上说,诗不是一个“行”,因而不存在改行。当代社会也有以诗作为自身之“行”的人,以诗的社会身份谋生,这些人以谋生为目的,久而久之,错将谋生手段当作目的。

谋生手段的有效性使得他们以为手段其实就是目的,进而认为已经实现目的,情有可原,所以不必说服他们放弃诗的手段。

在人类学意义上,诗是一个文化现象,只要人类还是人类,只要人类还有情感、思想和想象力,只要文化传统不中断,只要人类生活还不能离开语言,总有人以语言作为表达形式。

诗这个文化现象或许仅仅是传统的回声,但仍然被人们所需要。需要诗的人并不一定认为自己就是艾略特。

或者是内心的诉求,或者是虚荣的需要,不管诗的表达如何肤浅平庸,都将作为文化现象而存在。

诗人暂时认为诗比较好玩,或者与其它玩法相比具有同等的效果。当然也有人失控,以为自己正在靠近天才,免不了要掉进一个自己事先掘好的陷阱。

当代文化生活的价值观分崩离析,谁都可以在多元中成为一元,自己的这一元恰好是最有价值意义的一元也说不定。与诗建立密切关系的人自我感觉良好,处在自己设置的防火墙内,同时又获得了驱动诗的燃料。

在诗的社会功能被剥夺的情形下,诗的抒情特性被分解,图像审美方式进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当代生活演变为商业化的审美生活。

为了保持诗的尊严,现代诗不得不在语言中强行突破,试图创造出区别于日常语言和一般文学语言的语言方式,从而打开人类思维的另一个世界,因此,现代诗的每一次突围都要强调理论和观念,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获取哲学意义上的支撑。

不幸的是,诗的语言不过是隐喻的语言,根本不会出现语言神话,语言的过度操作并未帮助诗摆脱困境。

表现个人感受的倾向出现在诗中,造成现代诗排斥思想乃至情感,变成情绪的、感觉的的意识表现。

诗仅仅是特殊的语言方式,这个语言方式本身不足以构成人类对世界的认知,诗的结构也不是一个世界结构。

诗在社会和文化中的地位由人类发展的历史决定,倘若思想贫乏情感苍白,再怎么折腾也是闹剧。

每年都有引人注目的诗歌事件,这类事件在很大程度上属于社会事件,尽管可能对当代汉语诗的写作造成一定影响,但不会使诗由牛市进入熊市,也不会由熊市进入牛市,诗无所谓牛市和熊市。

自动做诗机软件的诞生和应用,提供了一个从反面观察当代汉语诗的角度。不过处在写作前沿的诗人们置若罔闻,无动于衷,并未意识到自动做诗机的强烈反讽。

自动做诗机当然不可能掀起一场诗的革命,但是,六十秒钟做一首诗,每天不费吹灰之力生产成千上万首诗的能力,无疑可以瓦解当代汉语诗中的虚假繁荣。

自动做诗机首先打破了语言神话,诗的语言发生的偶然性、语言发现,包括隐秘事物的发现,皆可以随机产生。

一个年轻的诗人说,“诗歌未必总是永远向前发展的,但科学却总是永远向前发展,而且现在已完完全全称得上是日新月异……网上出现了自动写诗的电脑软件,但这仅仅是最初级的写诗软件,谁能保证未来不会出现高级的写诗软件呢?”

“近五百年来的历次科学技术革命已经证明,科学技术越向前发展,对改变人类的思维和生活方式的力量越大,世界越来越接近一个真理: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完全没必要对写诗软件的出现冷嘲热讽,写诗软件目前还只是一个新生物,远未发展到它的成熟期,等它发展到成熟期的时候也许比诗人做得更好,我想这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举世闻名的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与电脑之间的人机大战,从十年前的全胜,到后来的胜负各半,而现在几乎没有胜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只是到目前为止,写诗软件还远没有下棋软件的设计更加精密与合理,但是作为不缺乏想象力的诗人,我们真的不应该对未来失去想象。将来也许会出现这种可能性,即写诗软件写出来的诗会成为诗歌艺术的一个新的门类,它与诗人写出来的诗之关系,就像照片与绘画的关系。”

“也许在情感的表达上,写诗软件写出来的诗没有诗人写出来的诗合理和有力,但在技术可能更臻完美。不过这也难说,谁也不敢保证将来的机器人不会像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甚至比人更有人性,这样机器人写出来的诗表达的情感也就更真挚。”

如果有人拿自动做诗机做出来的诗当作自己的作品进入诗坛,如何认定。如果有人将自己的写作与自动做诗机结合,或者把自动做诗机作为写作的辅助工具,如何评判。

再如果,自动机做诗机升级,一首诗的基本结构可以自由选择更换,同时又能生成类似于个人风格的形式,又将如何判断。如果自动做诗机做出符合现有评价要求的诗,可不可以颁发奖项。以后读诗,是否需要首先鉴别是人造还是自动做诗机造。

几代诗人中的大部分搞了多年写作,未必就能达到自动做诗机的效果。比如,有多少诗人能够毫无障碍地突破语法逻辑,有几个人能说清楚突破语法逻辑之后的逻辑是什么逻辑,自动做诗机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打破惯常逻辑的诗性思维不是写作的专利,软件程序可以替代,诗的神话不得不破产。既然自动做诗机随机产生的语言出现打破惯常逻辑的可能性,诗人苦思冥想疯疯癫癫的价值何在。

诗的语言特性需要重新思考,至少有一部分语言狂热可以在自动做诗机上得到满足。自动做诗机生成的诗随机产生语言意外,同样可以引起惊喜,让人得到语言的愉悦,诗的语言愉悦不再为人的写作独享。

将来,令人头痛的命题作文大可用自动做诗机应付。国庆节就能生成国庆节的诗,端午节就能生成端午节的诗,需要写乡村就生成乡村诗。这也表明了现实主义反映论写作的困惑,谁要求反映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就可用自动做诗机生产成千上万首诗大力颂扬。

要是自动做诗机被应用至出神入化的地步,人们对诗的看法将出现始料未及的转变,也许将来的诗根本不需要写,诗人的再次后退,也许将进入自己玩自己的时代,或者与自动做诗机对玩。

一首诗当然应该有特定的指向,但是人们一直在无节制地阐释索绪尔的能指与所指,甚至,诗可以无所指,或者纯粹是感觉。通常认为诗的指向完全可以不确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反正怎么解释都可以。“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莎士比亚”。

自动做诗机生成的诗当然不可能产生严肃的有意图的指向,自动做诗机再如何完善都是随机生成诗,然而诗似乎无所指的感觉以及不确定性为阐释自动做诗机生成诗提供了理论支撑,反过来说,人们照样可以为自动做诗机生成的诗写出洋洋洒洒的评论文章。

大量评论文章论这个论那个,不也是语言游戏?判断自动做诗机没有情感没有思想的理由是什么呢?

写作作为自我的内心需要,仅仅是一个出发点,诗人的主体诉求不等于写作结果,诗的语言表现形式并不必然真实反映写作诉求,诗的有效传达也不会全然服从主体诉求,连自动做诗机的效果都达不到,也有可能。

诗的写作满足自我的内心需要,不等于必然具有价值意义,也可能是诗人主体的自我游戏。自我的内心需要是写作的理由,是诗人最后的信念,在诗丧失社会功能的文化环境中,这一信念比任何时候都要表现得坚定。

诗人的写作诉求应该突破自我的内心需要,与作为外部世界的自然界、现象界沟通,诗无疑应该返回到诗本体。这是特定历史时期的诗人命运,因为诗就是诗,偏离本体论的所谓诗,不一定是诗。

诗的写作诉求不是思想意识的来料加工,不仅是审美倾向,更不能简单理解为对审美偏面性的纠正,只有在本体论意义上落实写作诉求才能实现有效传达,而写作诉求直接决定了诗的价值和意义。

当代汉语诗的问题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审美诉求替代了诗的写作诉求,手段成为目的;二是诗人陷入自我的内心需要,导致诗成为个人审美游戏,诗人在诗中安乐死;三是现实主义反映论的诗学观构成诗的陷阱,干扰写作回到诗的本体。

自动做诗机是诗的敌人,也是诗的敌人的敌人。“绝望之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2006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11.127.167.159     2011/10/8 13:44:03     13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0.187.207.192     2011/9/12 17:35:56     1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7.0.0.1     2011/9/5 12:39:37     11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21.238.202.202     2011/6/7 0:39:56     10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2.251.32.97     2011/3/19 8:17:49     9 楼
  • 送了1个炸弹
  •   匿名网友 218.56.41.66     2010/11/10 18:31:46     8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4.72.244.218     2010/10/31 20:23:36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5.64.57.197     2010/9/20 18:41:24     6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5.65.101.50     2010/8/26 11:21:49     5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22.208.61.200     2010/7/16 22:58:46     4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21.206.199.120     2010/6/27 19:15:54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8.73.226.195     2010/6/15 0:49:26     2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8.108.196.202     2010/3/10 1:40:3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