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战场川主寺


2018-07-26 11:42:40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523 】

00个   

古战场川主寺

郑光福


1988年,金色8月,我们应邀到川西北的阿坝州参加格桑花、羊角花采访,在若尔盖草原上看了藏戏,游玩了坝子之后,汽车又载我们往大草原的深处走去。清风徐徐,绿野青青,一路上除了零星的游牧人的账房外,全是青青草地。中午12点过,汽车刹住了脚,我透过窗口向外望去,吙!一处类似川西坝子的小镇展现在我眼前。这是什么地方呢?我正想发问,只听领队的州委宣传科的同志说:“古战场川主寺到了,大家下车歇歇,再走。”

随着人群,我走下车来,见路标写了“松藩17公里”,九寨,黄龙去向也标明得清清楚楚;几条来自山涧的涓涓细流也汇集到
川主寺,形成一条大河,涛声澎湃地向松藩城方向流去;身着红色黄色藏衣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阳光照射下,沿街川流不息;无数杆被山风吹得“刷刷”着响的旗、幡,在小镇四周特别醒目。“这真是一个好地方!”我们一行记者都先先后后地发出感叹。是的,连日来大家在草原上行走、采风,除见到红原、若尔盖有人群居住外,一路上是很少有一处村庄院落。面对这热闹异常的川主寺,大家怎么不亲近它而感到新奇呢?

当大家歇脚时,我来到桥头一茶社坐下,顺便打听这儿的风土人情,几位热情好客的藏族人告诉我说:我们川主寺今属天坝乡管辖,离若尔盖和松藩最近,因很早以前有一寺庙,供奉过夏禹王、杜宇王、刘备等川主,人们便称为川主寺,今川主寺是泛指这一带,历史上这里还是兵家必争之地呢!

“古代在这里打了多少仗,有哪些大的战役?我问。

一位懂得许多历史的藏族老人说:“当年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和亲还是因为在这里打仗引起的呢?“真的吗?”我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老人。“还这有假,《旅游天府》还登过文章!”老人自豪地回答我。后来,我借助杂志了解到“当年松赞干布的大军从草原直捣松州,唐王派遣吏部尚书侯君进行讨伐,双方在川主寺摆下阵式,唐军先锋牛进大用计夜袭藩营,大获全胜。经过这次战火,明智的唐太宗答应了松赞干布和亲的愿望,把聪明的文成公主许嫁到给他。当文成公主启程进藏时,她本应从青海直到拉萨,但她却辗转来到川主寺,站在一块褐色山石上凝目这块美丽的地方,并感慨深切地发出:“兴师相戕罪也,余将尽睦唐藩!”希望汉藏从此不再发兵,和睦一家。对此事《新唐书》还有记载呢。

与藏族摆谈得最多、最生动的是红军长征的故事,他们举出当地许多老人当年曾见到毛主席、周总理的详细情况;同时还举出不少藏族老人迎接红军,献出牛羊、粮食的具体事例。“你看,那山上正在修建的红军纪念碑就是当年红军到这儿的见证!”我顺着一位青年藏民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是一座还在大建的丰碑,它已经高耸入云地建在山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歇息的时间到了,我不得已告别了这几位藏族老人和青年。

车沿着上山的路向黄龙方向驶去,我的双眼始终注视着川主寺这片土地,寻觅着红军的脚迹,遥想那文成公主到此的倩影。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