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版】变调不是流变(兼论儿化轻声)


2018-01-13 20:34:47  出龙峡  所属诗集  阅读39 】

00个   

变调不是流变

流变是针对说话过程中音的滑变,不会针对哪个具体的字来区别,而变调是针对具体的字。
“一、不”,它们属于变调。“不见”完全可以念成“部件”,如果是流变的话,岂不是“部件”也要念成‘平去组合’了吗?
举例:
不见、部件;不置(治)、布置;
伊思、一丝;依靠,一铐(就走);一般,一班。
滑调流变有前流变、后流变、弱流变。
前流变例子:读两个连续上声,前一个上声发生流变。
后流变例子:读两个连续上声,后一个上声发生流变。
弱流变例子:读两个连续上声,仍保持两个上声,但特征弱化。
结论:不同语态的人会有不同的流变。
语音“流变”的被动与主动
现实生活中的俗语语音流变,一般都是被动的,就如同小溪流水。
而在知道了这个规律后主动去变,其实是“读变”,不是真正的流变,如同改造了小溪为渠道。
虽然都是流水,但轨迹受到了影响。
上声的起点为2,自然的流变是2到4。人为的主动流变会加强趋势,很容易演变成2到5,意味着已经是仄声范围了。
原则:“流变是自然得来的,不是强求得来的。”不能因为自己发生流变,就要求别人也流变。对于有心与无心的区别,习禅道的人是分得非常清楚的。

诗词拒绝儿化的例子很多,如“打起黄莺儿,一霎儿风”。
现代汉语辞典的读音变更:【好好】第5版立目“好好儿”,注音hǎo hāo r,第6版注音hǎo hǎo(口语中多儿化,读hǎo hāo r)。
——这表明普通话中方言的影响正在衰退。

文读的轻声归平:由于诗词的吟速较普通说话慢,所以轻声都演化成了阴平声调。
轻声的“波动倾向是情感附加的,本身没有波动”。如果要以超出人的感受范围去讲波动,那何物没有波动?没有波动就不存在了。所以当人感受轻声本音“来不及波动取向就已经音亡”时,它就没有声调波动,无论它处在何种音高位置。
轻声因延长而归阴平是在文读条件下的,并非本音情况下。它既无塞尾,也无大幅波动,无法归仄。

~~~~~~~~
流变是语音提速造成的语音缩短和粘合。
诗词是有节奏,如七言句就有223读和2212读之说,这一点很重要,为读四调本音提供了保障。
上(shǎng)声在上声前,以吟读诗词的方法,仍为本音。上声的起点为2,以俗语快说,则214演变为25,原来的曲折压低了高度,曲折消失后没有压力,故滑收在顶5。性质为阳仄。
上声与去声搭配,历来为声韵家所夸,就是因为各自都发挥了本来特色形成优势。如朗读音“海上”。
在这种节奏里轻声会舒化为阴平。但其实诗里一般不会用附加语态的轻声字,如“取得”会读上声加阳平,不会采用轻声。
就轻声本身而言,无纵向波动、不急促,符合平调特征。
有人在读中速的时候也不能保持本音,这是普通话讲得不好的缘故。
另外,流变是快语速造成的而非必须。在微观上也会因人而异。主观的流变训练会养成滑音的习惯。
“一、不”的变调不算流变,可参考“一般”“一班”(二年级一班)、“不见”“部件”。
儿化也是并音的结果,如“侄儿”zhi'er变音为zher。诗乃端重之物,故重本音,而且也应该一字就是一字,故无儿化。“打起黄莺儿”就说明了不可用儿化来并音,同时也提供了轻声入平的例子。
~~~
“骑”的平仄
骑是平仄两读的字。动词时作平声,名词量词作仄声。
如骑马、骑兵、骑射等为平声。其中“骑兵(骑马的兵)”的骑作动词,可参考“斗士”。“轻骑”是“轻骑兵”的省称,故也是平声。
铁骑、战骑、一骑红尘等名词量词为仄声。特别是“一骑红尘”,若读错了是很别扭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