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1)


2019-02-10 04:02:40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229 】

00个   

《小路(1)》

这首俄罗斯民歌,轻快、低沉,充满向往而带点忧伤。在我的三段历经中,成为主题歌。
17岁高中毕业。我和岸岸成为子弟中学唯一没下乡的两个留城青年,被照顾在矿山家属服务队做力工。我和岸岸报到才认识,他比我大四岁,我们住在同一个居民区。
第一份力工,是抬石头,每天干10小时。我俩都是第一次做力工。两天下来,双肩皮肉就磨烂了,好不容易挨过两个月。这项护坡工程完工,我俩都领到60元工钱。
没有事做时,就只能在家等分派。暑假期间,两个大妹放假在家,替我负责给患晚期癌症的母亲熬草药。我就去岸岸家玩。
岸岸一家4口,母亲和三兄弟,父亲早年因公死亡。老大被照顾当兵,他弟跟他妈给矿区职工洗衣服。白天就他一人在家。他家人少,只分了两间小房子。我家8口,分有四间小房子。
第一次进他家,他就拿出50元,要送给我妈吃药治病。我断然不要。尽管家属服务队领导告诉我,岸岸思想不纯,不要被他传染,但我却觉得,他很哥们,每天去他家玩。
我俩在一起,就四件事:练歌,吹口琴,谈创作,吃酱油拌饭。他教我唱的第一首歌,就是《小路》。接着是,《三套车》、《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知识青年之歌》。吹口琴,也是他教的。我也是,一学就会。第二天,我俩就一唱一吹了。
谈创作,岸岸看的书,远没我多,尤其是,语法、修辞、逻辑、拼音这些基本功,没我扎实。全市高中统考,我是数学和物理状元。作文,我也是子弟中学第一。他对我那么慷慨,也是看人点菜,想与我交个朋友。
岸岸直言不讳,想作作家。他想了好几个题材和主题,每天讲他构思的故事,我就当听众兼评判。
他每天只吃两顿饭,中饭和晚饭。中饭我在他家吃,天天都是酱油拌饭。我就觉得,他做的酱油拌饭,除了酱油,就放点白葱和生辣椒,很好吃。至今,我还喜欢吃酱油拌饭,只是完全不是那个味道了。
岸岸还有两个习惯。一个是,他的饭碗,从来不洗,只给我的饭碗是洗过的。他家,就只有三个饭碗,三双筷子,一口小铁锅。还一个是,他在床边随地吐痰,痰很浓,看着恶心。我说了多次,他就是改不了。此后,我不再用他的口琴,叫我妈买给我一个口琴。
1992年我辞职创业后,听说他成了作家,其中一个他当年构思的故事,还想搬上银幕。我去找他几次,都没人知道他家住哪里。但是,《小路》这首歌曲,却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42.48.76.120     2019/2/11 7:21:01     4 楼

  • 记得一次,我谈过题材问题。
    先谈我自己的历经。
    我读大学写稿子,就是要挣稿费,解决部分生活费。那时,完全没有别的挣钱机会。
    我工作后写稿子,就是要挣稿费,因为工资低,完全没有别的挣钱机会,而母亲治病吃药需要钱。我唯有每晚爬格子。挣快钱,就是写新闻稿。我工资68元一月时,稿费收入翻倍。如果不是家庭困难,我的收入也算佼佼者了。
    我一个报社总编朋友,为了挣钱,办了一张新闻图片报,很吸引眼球的,销量很大。但是,政治关口没把握严谨,被封了。
    我的意思是,年轻人要把创作当作生活必须的事来作。徐志摩、叶紫、萧军他们版刊物,如果卖不出去,就没饭吃。而今,微信、网络、电视、自媒体、杂志报刊,等等等等,无疑给文学创作增大了压力和阻力。靠单一的文字创作,已经显得势单力薄,需要合成军创作。但是,文字是基础之一。
  •   自由书生 42.48.76.120     2019/2/11 6:44:33     3 楼

  • 记得17岁那年,21岁的岸岸,跟我讨论了很多题材和主题。起码知道,这个方向不选择好,就不要动笔。事实上,筛选好故事题材和主题,就等于成功了三分之二。
    自然,长篇小说,长篇诗词,也是没有生命力的。现代读者,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这上面。一些学子去国外读文学博士,主要是拿文凭,回来当教授。没有几个能写出好作品的。
    对于写农村题材的,需要注意的是,词素的筛选。如果还是牧童、水牛、犁耙、锄头、十字镐、铲子等等代表落后生产力的词素,也是没有生命力的。现代农民的思想、心态,总要融入到现代思维、现代生活中来。
    对于写情怀的,词素也是要讲究的。不能老是月亮、星星、太阳、白云、大海之类。事实上,社会不是跟着作者的思想在走,而是作者要紧跟社会思想意识的变化。
    当然,写着好玩,就无所谓了。但,我不是写着好玩的,毕竟,要消耗我有限的时间。所以,我一直在探索(当然还只是写法上的低层次探索),高层次的探索,还远远不及。尽管不靠写作吃饭,但是,写作的态度,必须端正,要力争写出好的作品。
  •   自由书生 42.48.76.120     2019/2/11 6:19:23     2 楼

  • 我给母亲煎药时,因为看书忘记,煎糊了几次。我决定研制一台控温控时电炉。叫几个哥们去企业偷元器件来。组装好后,还没试验,就被父亲全砸了。父亲知道我的目的后,伤心了很久。最后,父亲告诉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我搞科学研究。
    于是,我提出,那就当作家吧。父亲立即给我买来纸笔和墨水。其实,我读高中的第一理想,是当科学家。
    当科学家、作家,那时都没有钱的概念。
    这里写诗词的作者,老同志多,当然也不会有钱的概念了。但是,作为年轻人,如果家境好的,就应该好好研究创作方向。
  •   自由书生 42.48.76.120     2019/2/11 6:00:58     1 楼

  • 80-90年代,出一本书的稿费,大约3年工资的收入,3000元的样子。与我一届读大学的知青,如韩少功、叶剑、姜怡斌、郑柯、莫言、铁凝、李典平等等,此外还有很多文学青年,都没一个靠写作发财的。叶剑、姜怡斌、郑柯,他们还要来企业找我拿广告挣钱。因此,我很感激当年的忘年交老友、剧作家颜汉湘,在高考我填报文理科时,及时点醒了我,反对我报考文科。
    从历史看,诗词作家,也是为官解决生计,写作写出名声,没有一个可以靠写作吃饭的。鲁迅等作家,不是靠300元光洋的教授工资,也是没饭吃的。所以,我也不准后辈们学文学、新闻专业。事实上,这些专业,高小毕业后,就可以自学的。我也是自学的。当然,想当教授,就要读到博士毕业。
    我是主张文理并重的。对于文学专业学子,回头学理工科,是不可能了,包括想在文学创作上出人头地的,需要研究,在题材和主题上有重大突破。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