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 ( 8 )


2018-02-26 15:04:02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605 】

500个   

第八回 圈 套


唐玄宗唤来许自诚问道:“爱卿,你可知是何人告的密?”
许自诚摇头道:“回稟皇上,微臣不知,说来也惭愧,今日午时回府半途,密函乃系于羽箭射入轿中……此人若是行刺,微臣早已命休矣。”
陈世杰欣然道:“皇上恩泽天下,自有天佑啊,有许大人率兵护送,此去长安已无忧了。”

正说话之间,一队人马自古庙撤出道:“大人,我等搜遍庙宇前后,不见有人。”
许自诚倖倖然道:“哼!贼人手脚倒是挺利索!” 说罢回身问道:“皇上,微臣以为今夜不如将就于庙内歇息一宿,明早赶回长安可好!”
“嗯,就依爱卿之意吧。” 唐玄宗早已疲惫不堪,更是难耐饥渴。
许自诚不敢怠慢,下令道:“赵常德,你带二人到厨房准备膳食,吴才,去收拾一间客房让皇上安寝,其余人等严密把守四周,不得有误!”

许自诚安排妥当后,目光往刘轩手中的陌刀停留片刻,客气地问道:“这位壮士可是陌刀手?”
刘轩亦客气道:“在下刘轩,不过一介山野农夫而已。”
大唐虽有律法严禁民间私藏陌刀,许自诚见唐玄宗脸色并无追究之意,当下也就不再过问。

用过膳食后,刘轩和衣而臥,丝毫不敢大意。窗外,除了风声虫鸣,一夜至天明并无异常动静。
当微弱的光线投射在刘轩脸上,刘轩猛然跃起冲出客房。宁静,在这座古庙,这时刻却变得超乎寻常了。
冲出客房后,刘轩心里一凉,只见古庙笼罩在薄雾中,四周一片死寂,却那里还有半个人影?
刘轩双足一蹬,跃上古庙之顶四下眺望,绵延茂密的山林,在晨光照耀下泛着金灿灿的光芒,在刘轩眼里却更添诡异气氛了。

一夜之间,大队人马悄然消失无踪,竟然无一声马匹嘶鸣,近乎不可能之事却发生在眼前了。
刘轩深吸一口气,暗忖以张云昭三十余骑的人马,若要拿下许自诚七十余骑并非不可能,然而若要无声无息则绝无可能。
刘轩只能怀疑是许自诚设下了圈套,虏走唐玄宗,正思忖间,一群飞鸟掠过,林中突然传来马匹嘶鸣之声。
刘轩忙提气一跃而下,几个起落即出了古庙朝林子奔去。

林子内只见马匹成群,却不见半个人影,刘轩沉吟半晌,即快步冲回古庙。
此时朝阳迸发的曙光已照亮了大殿,柔光之中的佛像仿佛庄严而慈悲的俯望着刘轩。
刘轩双眉一挑,一个箭步上前细看,继而一口大气吹去佛像身后的尘埃,赫然发现数个手印清晰浮现在佛像之上。
尘埃显然是为了掩盖手印而洒上,刘轩俯身视察片刻,双掌使劲往佛像后背推开,一阵细若蚊鸣的轧轧声响起,佛像竟然向旁移开。
只见莲花座下方出现一道石階,刘轩恍然暗忖:“原来如此,看来此公子谋划已久,处处机关算尽啊。”

刘轩随手从佛像前取来油灯,在微弱的火光中步入石階,蜿蜒曲折地往下走去。
“世杰呢?是否与许自诚同谋?” 刘轩清楚公子欲生擒唐玄宗,所以并不担心唐玄宗的安危,而陈世杰若不是同谋,性命却也堪忧了。
再往下不远即传来淙淙流水声,原来地道之下竟然是一条湍急的河流。
刘轩沿着河道疾步前行,前方也愈是明亮,拐了一个弯以后,耀眼的光明夺目而来,一阵目眩让刘轩闭上了双眼。
当刘轩睁开双眼,只见河道两旁尽是白茫茫的芦花,随着风如波涛翻滚。
刘轩走出地道往后望去,原来已在古庙后山的山脚下,而眼前一片白茫茫的芦花让刘轩心里突然涌上莫名的茫然。

幽州刺使竟然也让公子所用,刘轩无法想像公子的势力究竟有多大,眼下又该去何处营救唐玄宗更是毫无头绪。
一阵微弱的呻吟声突然传来,刘轩忙循声步入芦苇丛中,唏嗦晃动的雪白芦花下,只见一身血迹的陈世杰挣扎坐起身子。
“世杰!” 刘轩急牤上前扶起陈世杰,而陈世杰一见刘轩亦不顾伤势激动喊道:“刘大哥!皇上让许自诚虏走了!”
刘轩冷静道:“你放心,皇上暂时不会有危险,你的伤势如何?”
陈世杰虚弱道:“不碍事,不过是轻伤,快!我们得追上许自诚,救出皇上!”
刘轩制止道:“你暂且別说话,待我料理了你的伤口再说。”

刘轩小心将陈世杰扶至岸边靠石坐下,褪去染血的衣衫查看,但见左手臂一道伤口深可见骨,腹部亦被划开一道伤口。
刘轩见伤口未及要害,于是撕开衣袍一角沾水抺去污血,然后包紥了伤口方才松了一口气道:“世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世杰恨恨道:“许自诚食君之禄,却背叛了皇上!可恶啊!”
陈世杰一阵激动牵引了伤处,接连咳了几声续道:“夜里四更左右,我守在皇上寝室外,迷糊之中遭许自诚率人綑绑,连同皇上一併被带入地道,在登上小船之时,我借机挣脱,结果捱了两刀,勉强逃入了芦苇丛后不支昏倒了。”
陈世杰叹了一口气:“所幸天色昏暗,许自诚唯恐误事而仓促离去,世杰得以保住一命啊。”

刘轩见那两刀下手着实不轻倒是不假,沉思片刻道:“虽然不知公子是谁,但是能收买朝廷命官,恐怕不只是以利诱而已,而且显然谋划已久。”
陈世杰点头道:“唔,仓惶之间,我虽无细数,但是河中小船不少于十艘……这河道往下游约七里分南北两个方向,世杰以为他们会北去,不知刘大哥以为如何?”
刘轩霍地站起道:“世杰,你赶回长安通报,我往北去追截许自诚!”
陈世杰摆手道:“不可!我们并不知公子的势力究竟如何,更不知长安是否已在公子控制之中,贸然入朝恐有不妥!”

刘轩心中一凛,这一层倒是没曾细想,不由惭愧道:“还是世杰心思缜密,你以为该如何为好?”
陈世杰挣扎直起身子道:“刘大哥,我们一块往北追去,拦下许自诚再从长计议吧。”
“可……你的伤势不轻,不宜再奔波呀!”刘轩皱起了眉头不表赞同。
陈世杰傲然道:“如今皇上有难,事不宜迟,这点伤,世杰能挺住!”
刘轩忽然有些愧疚曾经有过怀疑陈世杰的念头,当下点头道:“好吧,你自己要小心。”

两人刻不容缓自地道折返古庙,取了马匹认明方向即匆匆策马疾奔而去。
刘轩见陈世杰脸上虽然显露痛苦之色,却丝毫不敢懈怠,心里不由更为敬佩。
两骑一路狂奔至河道分流处,刘轩暗自称奇,原想一路之上难免会有伏兵狙击,不料却是一路无阻。
陈世杰亦有所察觉:“他们的目标是皇上,此刻事成,应该已全数往北撤离了。”
刘轩抖擞精神道:“世杰,你有伤在身,若追上许自诚一伙,免不了一番厮杀,恐怕……”
不待刘轩将顾虑说完,陈世杰挺胸道:“刘大哥,为救皇上于危难之中,世杰死而后已!事不宜迟,走吧!”
陈世杰说罢大喝一声,往北率先冲去,刘轩见状亦不再多言,勒紧马缰尾随而去。

( 待续)

刀客  (  8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篱落清秋 223.99.173.74     2018/2/28 7:51:11     12 楼

  • 呵呵,我也开了一篇小说,好几年了,到现在还是个开头,总感觉自己笔力不够,驾驭不了各种人物,看你倒是写的自如。

    作者回复:2018/2/28 12:09:48

    开了头就完成它吧,在一个坚持而已,筆力是练出来的,我的《侠客》写了一年,当是练笔,练坚持,至今也经常会有阻滞,只要放缓不放弃,终于会完成的。
    共勉吧。
  •   篱落清秋 223.99.173.74     2018/2/28 7:50:21     11 楼

  • 谢谢你们一家八口的祝福,我们会努力好好的过,你们也要幸福的生活,这也算是隔着天涯海角的距离了,愿我们久久远远,不断的思念。
  •   乱语充数 222.135.142.238     2018/2/27 18:25:04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你的精彩
    你的笔力
    尘弟新春快乐

  •   篱落清秋 223.99.173.74     2018/2/27 13:10:51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对人心揣摩的很到位,欣赏,
  •   杨远望 14.16.207.58     2018/2/27 12:42:36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笔力老道,不乏精彩,赏心悦目了!问好尘客
  •   鲁向华 183.138.7.94     2018/2/27 11:09:38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平淡中可见老兄的笔力,伏笔内容虽不精彩,但是缺不可少的交代,欣赏,老兄的武侠小说愈见成熟,值得饮酒庆贺,我先饮三大杯
  •   吾悠心 116.28.143.188     2018/2/27 11:08:39     6 楼

  • 谢谢您的指导,就照您的改过了。
  •   梓瑞 171.213.54.84     2018/2/26 22:49:46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细节尤显功力,诗哥拿捏十分到位!铺垫已经到位,精彩即将到来,期待!诗哥晚上好!
  •   吾悠心 116.28.143.188     2018/2/26 22:07:14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刘轩忽然有些愧疚曾经有过怀疑陈世杰的念头

    到底是谁呢,嗯,写长篇真不简单,这么多的人物关系要理清,写的跟视频一样真不简单
  •   路小丽 146.90.13.160     2018/2/26 20:17:48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诗友一定呕心沥血的在创作,注意身体啊。向你学习
  •   古不为 182.123.162.235     2018/2/26 18:39:20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许自诚果然有诈!激烈!精彩!
  •   徐庆星 124.160.153.204     2018/2/26 16:14:0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着【刀客(八)】之佳篇,问好红尘;祝福问安。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