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惋的叹息


2018-10-04 20:54:00  李忠人  所属诗集  阅读193 】

00个   

在一个溟濛如烟的雨天,
我独行在僻远蛮荒的山岭,
迷茫中不知徘徊了多久,
后又离了主道进入条岔径。

久已废弃的路隐现在荒草丛中,
两旁高树的繁枝勾连交错,
形成蓊郁苍翠如窟的穹窿,
迷宫般将你与外界渐渐隔绝。

天色晦暗,风一阵阵地刮,
赫然地来,倏忽地去,
来时森然低沉,去时一片死寂,
无常的转换诡异而惊怖。

在溪流与小路交汇的一处,
荒芜中现出一时髦的建筑,
二层的小楼,艳红的顶,却已破败,
四野无尽的荒凉将它重重围裹。

这是开发商曾过度延伸的触角,
在附近散建的别墅群中的一座,
显然是为那些深陷爱河的人们,
高价提供的激情体验的幽居之所。

只可惜大自然深处的安宁不容搅扰,
夏日里一场突发而百年不遇的山洪,
瞬息间抹去了太多不谐的文明,
小屋于恢复了的苍凉中被遗忘。

正当我为这残景而深发着幽思,
砰地传来一声突兀奇异的震响,
原是小楼上一扇未紧闭的木窗,
被一阵忽起的山风强力地吹动。

响声后是森然深邃的沉寂,
唯有那残缺了玻璃的窗户,
成为周遭移动明显的物体,
其余连浮云溪水都似凝固。

小窗一会半开,一会儿闭了,
悄然间来回不停地变幻,
当它全然地大开了的时候,
黑魆魆的屋内不见一点光线。

冷不丁它又震撼的一响,
仿佛刻意要引起你的注意,
而小窗每一次触目的变化,
都让你觉出那暗处的某种存在。

莫不真有只百无聊赖的手,
在角落里将小窗推来推去?
或许是个孤独的游魂,偶然至此,
又或是熟客,他在这里常来常去?

定是因了曾经的幽居相会,
难忘那迷醉了生命的情恋,
虽然倥偬的岁月不知过去了多久,
仍要故地重游在这缠绵的雨天?

据说世上确有那至情至性的人儿,
一旦相爱便以为姻缘是前世注定,
却不知肥沃的土壤皆可催生籽粒,
更不懂世间的花儿还可多次开放。

甚或那热恋的人儿早变心远去,
孤独终了也不肯将残缺的爱舍弃,
全然不顾冷却的情便似雨中深山,
也不顾音讯全无如这屏蔽的绝地。

可厚厚冰原下看似死寂了的火山,
谁又能断言深处没有岩浆的涌动?
即使深海的洋底也有熔岩的喷发,
因为地核的火海远甚海水的浩瀚。

又据一些贤哲洞察人世的说辞,
怨与恨经过了时间的过滤澄净,
更为本质的爱会穿透黑暗重放光彩,
甚而因了理性的包容更加璀璨。

寂寂中复又传来木窗有力的一响,
这次定是那屋里徘徊踱步的人儿,
发出的一声沉重又哀惋的叹息,
因为此刻并无一丝儿山风吹临。
LIZHI 2018.10.2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