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博一品】看似荒唐语,实乃慈悲心


2013-05-04 23:51:27  艾树新  所属诗集  阅读1410 】

00个   

【茶博一品】看似荒唐语,实乃慈悲心

水中月影【我把夜涂黑】现代诗赏析

前言:

曾经向花木早老师请教过现代诗,学得些许皮毛。遗憾的是,老师已驾鹤仙游,无缘再领深教。所以,对现代诗少有触碰。偶读水中月影的诗【我把夜涂黑】甚觉与现实生活中的感官多有契合,所以斗胆操刀小试,作一解评,有不到之处,望期期好友能不吝雅正。

花木早,本名林华章。早年习修音乐,后转修文学。对诗歌,特别是现代诗,有很深的研究。期期存有花木早老师【网上现代诗小辑】遗作一篇,奉为至宝。

原诗:

泼一瓶墨水 我把夜涂黑
将一枚闪亮的发夹扔到夜的头上
伪装成诗人们爱慕的月亮

一阵风儿在树叶上弹唱
谁家的猫咪一遍遍舔着手掌
半杯清茶静坐如禅 越等越凉

那远方的人啊 早早地锁上了门窗
是否往咖啡里加了太多糖
甜过的日子却一直苦进了心房

画一朵玫瑰纤尘不染
让一根根花刺狠狠地把记忆扎伤
天亮的时候 小鸟来指明你梦中迷失的方向

此诗的曼妙之处,是它不同于一般的自由体诗,简单地抒情,直白地说理。而是用象征的表现手法来描摹自我观感的社会大场景,来引发读者深思的。

全诗匀称地分为四段,每段各有题旨。可以说是荒唐言道家国事,读来别有一番滋味。”

第一段应该说是作者(设想)的荒唐的行为表现。诗中“夜”隐喻“梦乡”,“发夹”隐喻为经过“包装的想法或想要达成的目的”,而“诗人们”则是指意识形态领域中的“仲裁”或“评判”。引发的思考是:当“诗人们”不以务实求真,探索真理的执着,便敌不过践行真理的荒唐。

第二段和第一段题旨相关,但跳跃太大,以致让期期找不到作为同一事件在时空上的“逻辑关联”。期期只能武断:月影“涂黑的夜”,不光把诗人们送到了“梦乡”,怕是把自己也给催眠到了梦里。

第二段中的“风”应该是“忽悠”的代名词。空穴而来,却以哗众取宠为能事。此种类型之人,多能一夜走红,而一阵风后,跟风的“叶” 会每每受伤。他们最是诱引整个社会趋于急功近利之罪魁。贪吃、懒散、嫌贫爱富的猫,则隐喻极端自我、自私的贪婪之徒。这种人能为一己之私不择手段,上迎权贵,下凌弱小;匮天地之敬畏,乏人性之悲悯,世风每况愈下,他们是罪魁祸首。“谁家的”诘问,问的妙!自私自利曾经最被社会所摒弃(没名没姓),而今,去能于光天化日招摇于世,乃至在某种程度上也被贴上了一种社会标识。“半杯清茶”应该隐喻的是最众多,也是最普通的人——老百姓。茶较之风与猫最根本的不同,是他只能成为“被操纵者”,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操纵者忙着捞钱,忙着享乐,自然无暇顾及。所以,“越等越凉”自然是“茶”的宿命。“凉”字有双重含义。一是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阶层的固化,“茶”的地位会越来越低,越来越被冷落;二是左一当,右一当,当当(结果)都一样,心越来越凉。形形色色的社会大观,写在纸上,甚觉荒唐,但现实生活中,人们却能见怪不怪。这该是作者想要提醒读者思考的。

诗的第三段似在追忆历史。“远方的人”指的是谁不重要了,因为时过境迁,早早地就没有了“门窗”,我们只能“与时俱进”。咖啡味苦却能易于思考,糖虽甜却会刺激感官欲望的膨胀。奢侈的感官享受,弱化的是我们的思考能力和辨识能力。思想的贫瘠,苦的是“心房”。这应该是作者想要告诉读者的。

诗的最后一段应该是梦中求索得到的一种答案。纤尘不染本是修佛的一种状态或境界,玫瑰是最关情窦的风月之物,能够设计、绘制出玫瑰修佛入境的状态,需要怎样的智慧,期期道行太浅,揣摩不来,但作者“画一朵玫瑰纤尘不染”,度化众生的发愿真不逊色“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菩萨,着实令期期肃然起敬。花刺应该隐喻的是修佛的坚定信念或者叫定力,而记忆应该指的是“俗念”或者是佛教所说的“贪、嗔、痴”。“天亮的时候”有“明心见性”的暗示,而“小鸟”所云,似在引用佛典。佛学典籍中有“妙音鸟”的记载,说此鸟能以天籁梵音演说无上妙法,自然也应该能指点迷津。

整首诗题旨上环环相扣,而表现手法上却“光怪陆离”,这最是现代诗所追求的审美意趣。诗的着眼点广阔深远,无不触及国计民生。期期叹曰:“看似荒唐语,实乃慈悲心”。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36227f0101gvkz.html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