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门( 7 )


2018-11-28 14:44:23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170 】

110个   

第 7 章 孟 婆 汤



“陈静,小柯,今晚有空吧?出来喝几杯,如何?”连飞关上幻灯机问道。
陈静不自觉双眉微皱摇头:“不了,我怕吵,你们去吧。”
“呵呵,我还怕妳嫌闷呢,这可不是一般嘈杂的夜店,反而是清静中带着古风的小酒馆。”
高进笑道:“连队说的是莲花小馆吧,那里倒是喝酒聊天的好地方。”
“好吧,不吵就行了。”
“二爷,你也来吧,小柯,你呢?”
柯本杰耸耸肩:“行,只要不跳舞就行了。还有,连队也带上小淇吧。”
连飞不禁挠头笑道:“嘿,看来你都摸清我的底了。”
“基本了解而已,第一次合作,对共事的搭档多点认识比较有默契嘛。”
柯本杰的豁达态度 ,连飞不得不由衷钦佩。也许懂得自嘲的人,都有一个强大的内心,而柯本杰虽然瘫痪在轮椅上,却站得比很多人还要挺直。

夜,是光影交织的舞台,酒精更是不可缺少的道具。
华灯初上的夜店,正处于热身阶段,而莲花小馆相对便显得冷清多了。于秋华并不在乎,她开酒馆一是爱酒,二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当连飞和叶小淇进入小酒馆时,她正独自坐在吧台划着手机,手里握着小半杯的威士忌。
“小飞,今晚这么早?”于秋华搁下酒杯看了看时间,9点20分,对夜店而言确实是有些早了。
“呵呵,我今晚是带朋友来大姐这儿捧场的。”连飞牵着小淇径直往小隔间走去:“大姐就别招呼了,妳忙妳的吧,人到齐了再叫妳。”
于秋华上前推开小隔间的拉门:“大姐闲着呢,怎么,为新同事接风?哎,难得看见小淇化妆呢,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叶小淇呶了呶嘴:“小飞怕我丢他的脸啊,硬是要我化妆。”
“大姐别听小淇乱说,咦!厉害了!妳怎么猜到是替新同事接风的?”连飞夸张的瞪大双眼瞧着于秋华。
“二爷告诉我的。”于秋华笑着指向小隔间,只听高进爽朗笑道:“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小柯和陈静也应该到门口了。”

高进刚说完,陈静已推开大门,柯本杰操控着轮椅滑入小馆:“呵呵!连队,这位美女就是叶小淇吧!”
叶小淇回身一望,兴奋喊道:“学姐!真的是妳!”
陈静也笑了:“我也在猜想连队的叶小淇会不会就是当年那个淘气的叶小淇呢。”
“呵呵,看来这世界的大小是由缘分来决定的。”连飞亦受了叶小淇感染,对陈静突然多了一份亲切感。
柯本杰貌似思索望着连飞:“连队,你该不会是我的学弟吧?”
“哦,你在东大,我在南大,就地理位置而言,你不可能是我的学长。”
“哈哈!原来连队也做了功课!”
于秋华一时兴起,豪气拍手道:“好!就冲着缘分,高兴,今晚第一杯我请!”

因为叶小淇的关系,陈静话也多了,小小的隔间不时传来愉快的笑声。
连飞和柯本杰是三句不离本行,话题围绕着各种罪案进行交流,高进则适时以法医的角度提出看法。
将近午夜时分,连飞自洗手间出来,见一年轻人正在吧台以娴熟的手法调酒。
于秋华招手道:“小飞,来,给点意见。”
“呵呵,大姐终于肯请人帮忙了?”只见吧台上已摆放了几杯色泽艳丽的鸡尾酒。
连飞目光停留在一杯深蓝色的调酒,在灯光照射下,淡淡的一缕轻烟如迷雾般笼罩在杯口四周,呈现出一种奇特的视觉效果。若要解释,也许只有两个字:诡异。
“试试,这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孟婆汤。”年轻人仍然自顾晃动手中的摇杯,嘴角流露出一丝自豪。
“孟婆汤?呵呵,你们这些年轻人也喜欢这种调调?”
“谁愿意让伤心往事纠结一辈子,对吗?”年轻人放下手中的摇杯,眼神带着一种浅浅的忧郁。

连飞拿起酒杯轻轻一晃,烟雾霎时飘散无影,而酒杯就像是盛着一片海洋,感觉是那么深邃无边。
“一口喝下。”年轻人盯着连飞,带着催眠一般的语气,甚至有着一种命令式的霸道。
连飞耸耸肩,仰头一饮而尽,一股辛辣感直冲脑门,强烈的酒劲让他不禁剧烈连声咳嗽。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晕眩,泪水竟然也不受控制夺眶落下:“这酒,呛!”
连飞甩了甩头,只觉一嘴的五味杂陈慢慢扩散,说咸是苦,说辣却又有甜的感觉。
那年轻人也拿起酒杯一口喝下,却是一脸无动于衷,就像毫无感觉一般伸出手:“你好,我是孟乐生,叫我小孟吧。”
连飞伸手相握:“连飞,别叫我大飞,哈哈!”
“忘记之前总会经历一些痛苦,就像喝下这杯孟婆汤一样,如何?夠呛吧?”
连飞只能举起大拇指:“看你就像喝白开水似的,佩服!”

“因为,我已经麻木了。”孟乐生脸上掛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纤细的手指有规律的转动着摇杯。
连飞指着空酒杯,好奇问道:“小孟,你这孟婆汤里都有哪些酒?我怎么一种也分辨不出来?”
“有机会再告诉你,还有,你已经忘了今生,所以再也分辨不出有哪些酒了。”
孟乐生停下摇杯,直视连飞双眼,突然笑道:“哈哈,这是玩笑话,别当真。”
“能说玩笑话是好事,至少证明了还有让人发笑的理由啊,小飞,你说对吗?”于秋华虽然喝了不少,却丝毫不见醉意而是满脸笑意。
“大姐说得对!还有,小孟这孟婆汤虽然很呛,却让人回味无穷呐。”

孟乐生并没有得意,反而露出失落的表情:“可惜,这世界并没有真正的孟婆汤。”
“小屁孩,你才多大呢,顶多不就24,25岁吧?怎么就这么多烦恼?”
“嘿,不过是玩笑话罢了,于姐,我先走了。”孟乐生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小酒馆。
连飞甚至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这么走了?哈!这个小孟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他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哎,不说了,小淇在叫你呢。”
连飞看了看时间:“都快一点了,结账吧,大姐,妳也别喝太多了。”
“嗯,为了那宗地狱判官杀人的案子,你们也辛苦了,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连飞一行五人走出莲花小馆,望着让薄雾笼罩着的高楼,心底不期然涌上相同的问号……
此刻,地狱判官是否正在某个角落进行审判,或正在行刑?


( 待续 )

18 门( 7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乱语充数 111.15.94.198     2018/12/3 22:05:47     9 楼

  • 欣赏大作
    问候尘弟喝酒
  •   梓瑞 171.213.53.41     2018/12/1 22:45:47     8 楼

  • 孟乐生,好神秘一个人啊。期待诗哥揭开谜底!晚上好诗哥!

    作者回复:2018/12/2 8:07:30

    呵呵,诗弟倒是注意到了这个关键人物了。
  •   刘丽 123.164.229.94     2018/11/30 15:21:26     7 楼
  • 送了1朵鲜花
    欣赏佳作!精彩!
  •   罗华 43.250.200.38     2018/11/28 18:07:17     6 楼

  • 欣赏了,拜读。问好
  •   路小丽 51.9.238.246     2018/11/28 17:26:43     5 楼

  • 生动的人物描写,精彩!
    ‘也许懂得自嘲的人,都有一个强大的内心’这句话说得好\(^o^)/赞成。
  •   鲁向华 223.104.247.247     2018/11/28 17:22:29     4 楼

  • 家里是不是只有三斤酒了?如果是,我们也应一人一半?凭什么你喝那么多(很酸吧)?

    作者回复:2018/11/28 17:59:16

    就凭我有才,行吗?
    哈哈,“凭什么”是一句经典呢!
  •   徐庆星 124.160.154.44     2018/11/28 16:35:35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18门{7}】之佳篇;问好红尘。
  •   鲁向华 223.104.247.247     2018/11/28 16:33:43     2 楼

  • 老兄不生气就好,我本性率直,有什么说什么,望老兄见谅,先喝三斤赔不是

    作者回复:2018/11/28 16:39:47

    我两斤,你一斤,哈哈!
  •   鲁向华 223.104.247.247     2018/11/28 15:13:5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看小说最看重的是细节描写,情节倒在其次,老兄小说中的对话,真是智慧的结晶,细节描写百读不厌,很让人玩味,相比之下,感觉老兄真应该写小说,诗就不要写了,老实说,认识老兄这么久了,诗约长进还真不大,小说可是写得越来越好,佩服,赞一百个

    作者回复:2018/11/28 15:18:59

    哈哈!我是该笑还是哭呢?这是很好的激励呢,好,我会用心去钻研,下回能写出不同感觉的诗才亮出来好了。
    多谢老弟的真心话,我也觉得自己的诗千篇一律,自个都开始有些腻了呢。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