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山悟道


2017-11-14 22:56:06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228 】

00个   

青城山悟道

郑光福


一生从事群众文化工作和地方史研究的已故好友王纯五先生生前一直研究青城山,终于在改革之年,国家开始修地方志,他的研究成果于1989年5月得以在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10万字的珍贵资料由王纯五先生主编,可谓一生研究之心血。至今为止,这本图文并茂的《青城山志》依然本研究青城山的最为权威著作之一。我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在金牛区搞农村群众文化工作,常受王老先生的影响,一遇开会见面,或在他家,他工作岗位上相会,他都要我搜集金牛区境内的历史典故,这使我很是受益,于是,1990年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了由我主编的《川西风情》一书。我们互相赠书,成为两地常往来的文友。他的《青城山志》据实介绍青城山历史风貌、地名及掌故。后来我有幸承担《成都大词典》《四川百科全书》旅游篇任主编,当涉及到都江堰、青城山时我都要以《青城山志》作为依据。王老先生在书中记有:在古人记述中,青城山有三十六峰,八大洞七十二小洞,一百单八景。青城山是天师道教发祥地之一,是道教十大洞天中的第五洞天,有神仙都会之称。是的,青城山的历史传说和饮食民风民俗无不渗透着那里道教的神秘。由于道教是“国教”,我一有机会便要去青城山考游,了解那青城山的古建筑,古遗址,宗教活动。对道教发祥地的青城山今生我已不知去有多少次了。

“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这是《青城山志》出版后,当代著名散文大家余秋雨题写的,这十个字高度概括了这一方水土的风土人情。它迁扯出中华道教文化、河流文化、农耕文化、做人之道,内涵十分悠长。近些年来,热爱青城山的我终于有幸住进青城山镇,每每有空便与友人们踏山玩水问道。时值2011年金秋,才新悟出些道理来。回顾今生怎么会在青城山有我第二居所,真还有那道法“顺期自然”之巧合。

2004年清明节这天,我们一行新闻媒体人参加完都江堰一年一度的 “放水节”活动,便顺道去游转青城山。刚到山门便有人提议去看看前方的新楼盘。只见青城山脚下,环山小河旁,有一处红瓦白墙的低矮楼群,口火!它在春光照射下,它在百草芬芳花丛中,它在绿阴参天大树下,间间房屋格外扯人眼球。我们顺环山公路进去,但见“青城阳光”几字十分显眼;购房选房人群来来往往,还有些拥挤。我们一进小院大门便见青石叠成的假山造型,那喷泉吐出冲天浪花似山泉滴滴,散落在那月牙形的水池中;水池中那红色、白色、黑色的大小游鱼成群结队、来往如梭,它们争抢着围观人群投放的食物;阳光透过林枝绿叶花丛,更使这楼盘显得阳光明媚,春意盎然,难怪这楼盘取名“青城阳光”。是的,风景独特的“青城阳光”哪里是一般意义的楼盘,这里俨然是青城前山脚下的一处神仙居住的仙境之地。它太吸引我们了。我问身后的好友,都江堰市广电局的友人李华贵道:“青城山有好几处楼盘在建,何处最佳?”他说:“从自然、生态、绿化角度看,整个都江堰市也算这里!它只有三层高、方便,又在前山旅游景区边上,而且规划建筑的全是传统民居的院落风格,为田园式风光住房。”售楼小伙周行帮腔说:“这是考虑到青城山是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双遗产’景区,才规划成突出道教发源地的历史文化传承风貌!将来这楼盘还允许外国游客参观呢!。”在热情如故当地人的指引下,我们一行这天竟然异化行程,没上青城山,而是全天候在这占地五六十亩似公园一样的“青城阳光”参观、选房,了解到这里能居住下999家房客。同时,更使我兴趣浓的是了解到“青城阳光”建造与道教的许多故事。我们一行从前门到后门,又从后门到前门,经过的花径小道是一条从低向高处的S形中轴道。道左右两边全是绿树、小溪和一排排阳光下的新色住宅;右边的中心广场还有一个道轮广场,传说十二生肖等石物围广场一周,另外还有游泳池、体育练身等设施。略知道教知识的我们一行人议道:按左阴右阳,上天下地之自然规律,断认这中轴花径小道是道教的阴阳黑白分界线。是的,中国道教的文化全溶在这“青城阳光”楼盘之中。

这样的布局,这样的绿化及环境,一间40平米的住房售价不足九万元。回到成都家中的次日,妻子依旧难以忘怀那“青城阳光”,她说她太喜欢那里的田园风光环境了,还说昨夜梦中还梦见它呢。于是,在妻子的促使下,我们便购下了一间40平米的小屋,还有那48平方米的花园。当年,我家便住进了“青城阳光”。为到第二居所,当年又购回一辆“富康”车。于是从这年起,我家便过上了在成都居家五天,在青城山居住两天的所谓的“五加二”的“富康”生活。从此,考游青城山和神秘道教成了家常便饭。在我家住进青城镇的影响下,我的老朋友竟有十多家也一一在此购房居家,大家共同住进了“双遗”之地青城山,成了名副其实的青城山人。真有“锦水春风公占却”之感!《成都商报》几乎每月都载,青城山负氧粒子是全成都之最,是长寿之地。在风光、空气质量的吸引下,我的老友们周五便赶到青城山,第二天早上起来,大家一起进山游转。一是上山吸氧、观美景、锻炼身体,二是问道拜水悟人生悟世界。在青城前山爬野山是不花门票钱的,每次我们沿环山渠拐小溪便进山口,爬山锻炼约一小时间,便到了圆明宫、玉清宫歇息。大家常在玉清宫吃午饭,喝茶,打牌,摆龙门阵至夕阳西下时下山。下山时观山下风光,看浮云变化,看雾蔼中的川西平原,大家如坐在仙山仙境中,似观这人生难懂的谜茫的大千世界。下山时,大家还常乘酒兴的余香,一路吆喝着,吼着山歌,听着那山间清脆的回音,一时间“此间乐,不思蜀”!忘掉了人世间的一切烦恼!

什么是太平盛世,在我的几位邻居身上全能体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既国家改革开放之初,我的这些朋友几乎都住在老金牛区,有菜农、粮农、花农,有的已是区、乡机关干部、临时工。由于“文革”学校停课搞大串连,耽误了学业,我们几乎都没多少文化。改革开放伊始,国家需要大量人才,大家只好边工作边夜读,补习文化。时光悠悠,眨眼间,改革开放到现在已三十三年,到如今,大家还都进入或接近“60”的老人了。几十年的人生变化,有的是区级领导退休,有的是记者、编辑,有的是企业家,工人。如今,老朋友们有缘一起住进“青城阳光”,竟管大家已是退休隐居之人,但个个至今都还是做作或追寻自己人生理想之梦!爬山之时,大家一起常议论“道教”“和谐”人生的意义,人类发展的历史等等。是否大家都明白了人世间许多事理。2008年5月12日,与青城山相连的汶川发生特大地震,我们的“青城阳光”与汶川一起受震,各家小有损失,我家门栏、冰箱倒地,花树受损,室内室外一片狼藉。但是,我的老友们却顾不上各自家中的小灾,大家怀着对青城山民受灾需要帮扶之激动心情,不仅分别给当地村民送吃、送穿,捐款、捐物,还一起冒着余震到青城后山等地看望灾民,了解灾情。我这老记者还写下了《汶川地震亲历记事》并见诸在一些报刊上留存。

三年灾后重建很快过去,青城山也很快恢复了往日之平静。于是,我与友人依旧每周与青城山相亲、相溶;与山民相识、相处。“问道青城山,拜水都江堰”。我们这代人的人生中经历了这次特大地震!是否对人世间事看得更开了。我们在地震后又常在山道寻问,在溪水中寻找人生的意义!在山上寻觅那古老的道教认识人生,认识世界之谜。渐渐地、慢慢地、自然地,便对道教,对人生,对世间又有了许多新的感悟。我们虽都是无神论者,但接触理解了许多道教的哲理后,对道教有了进一步认识,是的,东汉时期,道教先师张陵入蜀修炼,在大邑县鹤鸣山创立了道教,百姓背五斗米就可授教,于是这道教又被称为“五斗米教”。从此,与青城山相连绵的大邑鹤鸣山成了道教的发源地。之后,张陵为发展道教,又顺山来到青城山,这又使有七十二峰的青城山成了发祥地。道教作为中国土地上土生土长的宗教,民间普遍认为它着眼于现世,凡事顺其自然,得道成功,养生修炼,长生不老,这也是道教最高目标。历史上人们追求长生不老,炼丹成仙,这怎么可能呢!但这是两千年的事情,可以理解,古人对人类生存之认识。然而,古人们追求顺其自然却无可非议!正因如此,道教从那时起它的影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广,并立于世界宗教之林。这产生于蜀地之国教,在我居住的成都平原、川西坝、周围的山岭,自古就有众多十分普及道观道宫,如成都市区的青羊宫、洞子口、玉局观等都是历史上道教及信奉者聚集者之地。两千年来,道教为什么受世人信奉,原来它吸收了老子、庄子等人的传统文化及思想,张陵创道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条理化规纳,同时还吸收了我国古代星相家等对自然、社会与人思维的认识,以及《山海经》《淮南子》等著作的影响。道教根植于川西民间,发展迅速,成为世界几大宗教中惟一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作为一种认识万物之理论,其中:“顺其自然”最让后人懂得人生应崇尚自然。“顺其自然”。让我与好友们愉快的相聚住进青城山。 “顺其自然”大家得以有今天的安稳美满生活。“顺其自然”在我个人看来,我的一生都是随社会自然变化而生存的。回忆今生往事,1968年国家处于“文革”高潮期间,我“顺其自然”成了“回乡知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回到金牛区圣灯公社猛追三队务农。每天,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却吃不饱,穿不暖?思想活跃的我在思索,为什么不多分点自留地,让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吃饱穿暖呢!无奈之时,机会来了,我身处的金牛区50多万人口的后辈小娃娃们要读书,而几年的“文革”使全区中小学校教师奇缺。于是我这“回乡知青”便“顺其自然”被贫下中农们推荐到了川师中文系读书。1973年我便成了金牛区院山中学的语文教师!当时农业兴起“全国学大寨,全省学院山”,院山公社要办一张公社战报。于是,我这语文老师又“顺其自然”从中学抽到公社办《院山战报》,成了乡土采编人员。因写了一首口号似的“干部学习陈永贵、社员学习大赛人”的对口词《干干干!》十分合时宜,先在《院山战报》油印刊物刊用,后被金牛区的《革命文艺》转载,再又被成都市群众艺术馆的《工农兵文艺》转载,最后被《四川文艺》转载。于是,我“顺其自然”,1976年的夏天,我便调进区文化(图书)馆工作,具体负责农村大队图书室辅导和兼搞全区出土文物保护宣传工作。我因工作关系草拟一篇《金牛区是怎样做好文物保护宣传工作的》讲话稿,区领导在省市交流会上发言受到肯定后,又一次“顺其自然”调到区委宣传部从事文化与新闻专职干事。在后来的工作中,我“顺其自然”不断采写新闻稿件,成为一位新闻人才。1987年又“顺其自然”调进了成都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编辑、主任。现回忆人生工作经历之往事,其经历完全可以称之为努力工作,努力奋斗,天天向上,我一直想往高处努力,在人间行走,这也应是“顺其自然”的结果!

住进青城山镇不久,又亲眼见我居家的“青城阳光”对面建一更好的新楼盘,取名为“上善栖”。什么意思呢?查阅《老子》一书中有:“上善若水”之句。其意为:“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这取名为“上善栖”,三字其意是这里住家的人们似水一样的行善。开发商把楼盘名字取得多好!是的,这世间上只有水才有最为上等的行善行为。水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争,水往低处流,处众人不愿处的极为低下之层面。上善是水,水是世间最善之物。这便是我住进青城山镇重新认识到水往低处流的是人。人往高处走的我等而今老了,退休了,是该走下坡路了。怎样走,应转变角色!应似水一样往低处流,应与世无争,应“顺期自然”,我等应由“阳”转“阴”了。这是否是道教之理呢!我等急流勇退再也不能强求上进,再也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努力奋斗,争取一切。道教顺其自然法则看来变幻无常,充满哲理。难怪余秋雨说“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这拜“水”其意我又以为拜的应是低层如水行善的广大人众。问“道”问的是人间生存哲理之道。真是,我的人生能平安的在社会上行走,一开始是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工作、艰苦奋斗,一直走到主任记者岗位,后又“因工作需要”而回到行政工作岗位上任。近60岁时,只好服老而再次“顺其自然”退下阵来。如果说我在岗工作属上升期为阳为天,如今我则为阴为地了!住进青城山与几位老友人一起“顺其自然”游山玩水,时值今日才领悟到了道家对人生“顺其自然”的一些哲理。

住进青城山时至今日,已有七八年,如今我已过耳顺之年,今又受道教崇尚自然之影响,很是感慨!2011年农历9月13日,是我六十有一的生期,我一个人爬上这青城山峰徘徊,观四面八方的浮云与苍海桑田,蓦然间回首上述往事,突然间,伴着道教音乐声我又领悟到这世间的每个人活着都是为了一种心情,由如那道人用的一张七弦琴奏出的1,2,3,4,5,6,7,它似那人间喜、怒、哀、乐、爱、恶、惧之常情存在于每个人。在回顾总结我交朋结友时,我感到一个社会人,无论今生是穷也好,富也好,得也好,失也好,一切都是过了烟云。“存在第一”,“保八争九”(想保证活到80岁,争取90岁)“活着就好”!人生凡事“顺其自然”,不可执着,要想得开,太执着便烦恼!人来到世间,为朋结友时一定要讲真话,做人绝无伪装,伪装则无真朋友;人讲真话得罪了朋友,那肯定是暂时的;朋友理解更好,不理解也好,该说则说,得罪一时无也妨,到后来朋友一定是会理解的。按道教一切“顺其自然”。产生误解,吵吵闹闹,但都是情留人间。住进青城山,站在这山峰上,青城山是那么自然的美、那么人文内涵悠长回味的美,连这时空都是无限的美!住进青城山,我游山水时认识了一位唐代的诗人,他叫唐求,为官至青城县令,前蜀王建乘乱称帝时要他做大官,他面对新老主子却不去为官,而是看不惯世道之事而隐居街子镇,藏身于青城山的味江边,常写诗歌,偶有佳句吟唱后,装入酒葫芦瓶中存留,他很有学问,却把吟唱一生的诗歌在一气之下抛入味江。后来,人们从江中拾得他的诗,才有30多首收入唐诗中,成为名人。了解了他一生的景况,我便写有《街子古镇探谜》赞他。住进青城山,我看到山似城廓,一年四季是山青青,水绿绿,雾茫茫,是自然山、生态山,了解到那“青城山”原为“清城山”,只因唐明皇李隆基题写时掉了三滴水,从此“清城山”变成了“青城山”。住进青城山,我了解到青城山不但有前山、后山,还有中山呢!中山在哪里,告诉你,它在“云雾山庄”后的深山之中,几位村民向我们几位友人打听说:“张宁生是个好人,是她当都江堰市市领导的时候,来到我们青城中山,见不少山货要靠人背出山去卖,于是经她安排才修建了这通往环山公路的六公里山道”。乡民们说“她是好官啊,她曾是我们这山后的下乡知青”。乡人们听我们介绍说张宁生现已升迁至成都市政协副主席时,乡民们说“应该!应该!”

住进青城山,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我再次登临最高山峰,环顾四周,望不尽玉垒浮云。此时此刻我仿佛看见了远处南边的峨眉山、北边的剑阁山、东边的三峡群山;脚踩青城山,我为我晚年住进青城山而骄傲!骄傲这青城山人文历史最为厚重。住进青城山,我自然深爱我的青城山,春天的青城山,它百花竞芳,春意盎然;夏天的青城山,它清幽无比,绿翠无比,鸟鸣声声!秋天的青城山,它绿黄红绿叶一片片,果实垒垒一串串!冬天的青城山,它依旧山青似墨带,一山接一山。住进青城山,张天师留下的天师洞、玉清宫、圆明宫、建福宫、道教的音乐,道拳于这青幽的山谷中,令我时常凝视、遥望。住进青城山,观那山间条条细小的山泉淙淙汇集,又涓涓的流流向川西平原,奔向东方,所流经之处,润浸着肥沃的土地。住进青城山,我才真正开始问道青城山,拜水都江堰!悟这人世间!

于是,六十有一的我这天在青城山道上又吟出一首《攀青城山道歌》

道弯弯,道弯弯,脚下是道,
一步步,一步步,顺溪而攀,
向前观,向前观,满山尽绿,
望远方,望远方,满眼是山。

一滴滴,一点点,汇流成河,
人世间,世人间,流水涓涓,
向东方,向东方,浩浩荡荡,
能载舟,能覆舟,人生似仙。

吾是谁,谁是吾,道上沙粒,
吾是谁,谁是吾,溪中水涓,
在人间,在人间,向着太阳。
在人间,在人间,似水流远!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