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论


2018-08-20 16:48:14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232 】

00个   

酒论



酒真是好东西,这是得到全世界不同种族共同验证的,就是禁酒的穆斯林兄弟们,以前尤是对酒钟爱有加,先知穆圣认为酒能乱性,才强加禁止的。据《古兰经》记载,“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传播之前,阿拉伯人大多爱喝酒,甚至酗酒成风。只是后来发现穆斯林酒后礼拜时念错经文,打架斗殴,甚至胡作非为,饮酒才被视为同崇拜偶像、赌博、求签等一样的罪恶行为被严格禁止的。”真的,没有那一个会饮酒的人愿意自己有一天把酒给戒掉了。除非是健康的原因,或者是酒德的问题,活该被强制戒酒。
我们这个没有信仰的民族真好,奉行都是中庸主义,不偏颇,不极端,对什么都采取包容手法,除非你是起义或者反革命了,那是痛打而后快,绝不会手软的。否则,你就是把痰吐到别人面前,还是你踩了别人的身影,也是无人管教的。当你看着铺天匝地的酒的广告,还是国酒茅台的市值,你就应该知道了,我们的国民是多么热爱酒精的,也是多么幸福的人了!不知道天天喝着伏加特昏天暗地的战斗民族有何感想?真为他们生存的空间而喝彩。西方人的酒神狄奥尼索斯还是一个兼职的狂欢之神,看来他们对酒后失态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我们也有酒神杜康,酒的出现,让那平庸而又痛苦的世界增加一份精彩与快乐。人生简直是在错误和犹?中度过的,酒给了我们一个冠冕堂皇发泄的借口。中国的文学史,让我们处处闻到了酒的香味,每一位有激情的人,他们都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酒的热爱。除了圣人之徒偶尔对酒有些许的微词外,孔圣人也是一个千盅不醉可爱的人。
真的,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都是喜欢酒的,既使是不胜酒力的人,闻到酿酒时的那股气味,也会闻香叫好的。酒香满巷,再也没什么比酒更诱惑力了,更让人矛盾了。酒既能消忧又能助兴,李白斗酒可以诗百篇,適之衔杯也能称避圣。杯盏交晃之间道是众乐融融,月下花前也能独酌成趣。在酒中,无论是来自东西南北中,还是生活里的净旦生末丑,一说起酒,便会有了滔滔不绝的共同语言。一不小心从交杯换盏变成了推心置腹了,从素昧平生马上变成了相见恨晚的知音,不需要千言万语,也不需要曾经的生死与共。在似醉非醉之间,用你朦胧的醉眼去看这个世界,那真叫是精彩,你就知道这个世界谁是坦然的,又谁会是在表演人生,谁是英雄,还有谁是小人了。在酒桌上,每一个人都是谦谦君子,一再夸赞对方酒量是如何了得,自己又是怎样的不济,谁的酒喝的不够多,谁还是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一再殷勤的劝酒,一再的表示尊重对方,直至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时候,然后很有一种唯吾独尊的成就感,生活不留给我们任何的幻觉,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年代,酒给我们带来一个创造英雄故事的惊喜,所以我们喜爱酒、热爱酒。
鸿门宴和青梅煮酒是喝不出酒的滋味,阮籍与陶渊明他们才是明白个中奥妙的人。阮籍因酒而活命,陶渊明因酒而忘忧,李白因酒而佯狂,每个人对于酒的人生体验是不同的。你问一百个人对酒的感觉是如何,肯定是有一百种不同的答案。与其说酒给人的是味觉上快感,倒不如说是心理上的享受,千金买醉,买的是喝酒的过程。人类的本性被道德伦理和生活的枷锁压的喘喘一息,是酒让他们在醉酒美妙的感觉中得到了解脱与拯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感。李白真是一个矛盾综合体,他在高歌与你同消千古愁时,又说举杯消愁愁更愁。中国的诗是酒酿成的,认真不得,无论是高兴和忧愁都让酒作催化剂,放大了喜怒哀乐。真佩服那一种有事没事都要喝二盅的人,一日三餐可省略,唯独杯中之物不可或缺。他们才是酒厂的上帝,纳税人的楷模,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体制的卓越贡献者。
我是一个乐于酒,只能止于微醉的人。 对于酒,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真可谓是爱恨交加,上半身是思之苦渴,大有一曰不见如隔三秋,三日不见恍若隔世之久;而下半身却是避之如仇,肠胃不佳,便我无福消受美酒佳肴,一晌贪杯,便成多日之痛。但在深恶痛疾的第二天,我又想念酒了。人活在世上,如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我也曾是胸有三千郁结,唯爱以酒消之,可天不遂人意。只能以茶代酒,茶就不同了,越喝越清醒,人最是难得糊涂,一旦警醒,对事与物洞若隔岸观火。那是跳出五行外,落入烦恼中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