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天堂没有埋尸的操场


2019-09-01 10:10:10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316 】

00个   

但愿天堂没有埋尸的操场

愿逝者得以安息,邓世平老师,愿您的沉冤能得以绍雪,以慰天下所有正义者之心。奔呼相走也罢,义愤填膺也好,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抑制我们心中的愤怒。套用一句老话,“受伤的为什么总是弱者”,确确的说,邓老师还算不上是一个弱势群体,至少,他还是XXX党员,他还是有组织庇护的人,至少,他还是一个人民教师。可是,我们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在强权面前,他是多么多么的无助与可怜。我每每以为,教师是一个高尚的群体,校长更应该是这一群体的表率。为什么象黄炳松之流的人,穷尽人性之丑陋的本质,却偏偏能走上领导干部的岗位,不由不令人唏嘘。如果一个国家的保护不了弱势群体,保护不了正义之举,我们还要这个国家干什么。有人天天喊着我们爱国,首先国家要爱他的人民。
我们应该把矛头指向事件背后的黑手,一个藐视国法与正义的利益集团攻守同盟,草菅人命对法律的藐视。“2003年一位检察官对邓世平老师的母亲说,黄炳松担任了十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官员包括我们的检察长关系都相当好,我们是不敢帮你的,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的”。真是尸位素餐,我这样说也许是真的不过份吧,作为一个当事的检察官,我们不奢求什么正义,起码的职业道德底线也不具备,冷漠,群体的冷漠!看看那群为虎作伥的爪牙,真是比杀人犯更可恶,他们是在群体性的犯罪,是对社会责任公然的践踏!操场埋尸案不是个体的案件,朗朗乾坤之下,还有多少冤魂黑案。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弱者,不是贫穷,不是瘦小,而是无肋,是在蒙受冤枉与不公平待遇的时候什么都冷漠,包括法律与道德。“民不患贫,患不均”。 “弱肉强食”自古以然,法律在黑恶面前,显得多么苍白与无助,此乃人意。天理昭昭,疏而不漏,多行不义毕自毙,这是天道。人可以无畏于法,切不可违背于道。在衮衮诸公的眼中,弱者永远是鱼肉。
操场可以埋尸,说明杀人者的张狂与无惧,不是杀人犯的胞大而妄为,而是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学校是教书育人薪火传承的神圣之地,却是校长埋人之所,不知这十六年间,每当黄炳松先去走过这块土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这个伪善的罪犯,可以杀人,可以泼脏水,可以只手遮天,内心肯定是永世不得安宁,他怕血,说明他心虚了。我想想十六年前屈服于黄炳松势力的新晃一中的全体教师们,他们成为了集体的沉默者同时,他们的内心深处是不是会受到鞭笞。这个社会,正义感怎么可以就这样荡然无存,天啊!他们可都是为人师表的人!
我们在痛恶罪犯同时,更加坚定的痛恨恶势力后面的保护伞。但愿打黑除恶拨雨伞成为一种机制,而不是人治。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