箐儿的两首诗


2009-03-21 16:31:09  竹立  所属诗集  阅读4840 】

20个   

野花
--凋零中的永恒

我长在一个
孤独的世界
没有名字
只有平凡的
外表和一颗温柔的心
每天
沐浴着阳光
也经历风雨

在我的周围
长满了艳丽的
玫瑰
玫瑰虽美
却总带刺
而吸引你的
正是这带刺的
玫瑰

你带着一颗
被玫瑰刺得
滴血的心
走进我的世界
我用
柔情的吻
舔净
你伤口的血痕

你把我温柔地
捧在掌心
使我不再
孤单寂寞
陶醉在
美丽的瞬间

你的掌心很
温暖
却缺乏阳光和
水分
我苦苦挣扎
仍逃不过
凋零的
命运

亲爱的
不要悲伤
你给了我
最灿烂的
一刻
被你欣赏
是我一生的
奢望

我知道
你会常常
记起我们
相依相偎的
日子
记起我
曾温柔地躺在你的
掌心



宴席

酒杯的碰击声
矫揉造作的奉承声
声嘶力竭的叫喊
固定而僵硬的笑脸
在每个角落蔓延
虚伪?逢场作戏?

狭小的空间
并不能压抑思想的驰骋
两个自由的灵魂游离出来
在纯净的世界里
心灵的撞击声
淹没了外在的喧嚣

在别人无法触及的地方
他们静静地看着
荒唐的闹剧
在人间,不断上演
报以冷笑的同时
为自己能自由地呼吸
能从容地生活
干杯

一位叫青兰的网友问我:竹立,你评点了许多有名的诗,能否也为我们评点一下无名的诗?对此,我感到十分惭愧。平时,我把绝大多数读书时间都花在对名家名作的揣摩与学习上,对无名的诗作的确看得较少。这是否因为我有崇拜名家的意识呢?我想不是。因为我并不因为人和作品的名气而一味崇拜,而要先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与判断。

中国有句老话:“取法其上,仅得其中;取法其中,仅得其下。”那么取法其下呢,可能不仅无益、反而有害了——它使你失去区别好坏的能力。比如一些初学写诗的青年,看到现在到处都是的时髦诗人与时髦诗歌,被他们耀眼的旗号、“高深”的理论、故弄玄虚的语言和稀奇古怪的作派所吓倒,以为那就是现在最好的诗人与诗歌,而一味去模仿与跟风。结果弄到最后,连真正的好诗摆在他们面前,也视若无睹了。

所以,我常常告诫自己要多读一些经过时间检验的名家名作,细细品味其中的成败得失,分析其生平事迹、时代背景与其创作之间的关系,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而对那些时髦的东西,不管目前名声有多大,我都保持足够的警惕。还有一点就是注重直接向生活学习,从自己切身的体验中寻找素材与灵感,避免与别人的雷同。我发现,许多具有独创性的诗人,例如惠特曼、狄金森等都不是学富五车的学者,他们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并不见得比其他诗人要多,也绝不受流俗的影响,而是更多地表现出自己独特的个性与思考,他们的灵感更多地来自大自然与身边的生活。

然而话又说回来,我并不否认现在也可能有真正好的诗人与好的诗歌,我在阅读一些网友的诗歌时,也读到过一些好的作品。有些人在我看来是有实力和潜力的。当然,要判断一位诗人是否真正优秀,要检验一首诗歌是否真正出色,最具有权威性的还是时间。如果你的作品完成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进入人们的视野,那么即使你创作出了惊天动地的作品,也难免埋没的命运。但如果它已经向大众公开了,最终决定它命运的就只有时间了。

箐儿这个名字进入我的视野,是在对我的一些作品的评论之中。我发现她对我的作品的理解与我的原意惊人的相似。她对我的理解超出了其他人。我很庆幸有了一位知音,于是开始留意她的东西。可惜她写得很少,也无意公开。但从仅有的几篇诗歌与随笔中,我感受到一种心灵的共鸣,使我屡次产生了想推荐她的作品的冲动。我多次鼓励她给榕树下投稿,但可惜都被编辑大人无情地退回了,可见要判定一篇文学作品的价值,特别是一首诗的价值有多么的困难。难怪惠特曼与狄金森们要经过几十年甚至一百年,才逐渐奠定他们在美国与世界诗坛的地位了。

上面所引的这两首小诗,就是被退回的箐儿的作品的一部分。它们并非惊世之作,也没有多少形式的创新与高深的技巧,语言也并不纯熟,个别的字句还可以删改,应该说还是一些无名的习作。打动我的是它们的真诚与朴素,是一颗敏感、善良、超凡脱俗的自由心灵。

第一首《野花》讲述的是一个带有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它使我想起了田震的那首极富争议的同名歌曲。一朵外表平凡但内心丰富的“野花”,终于以它的温柔善良赢得了属于自己的爱情,但爱情带给它的却是无法避免的“凋零”。为什么?是生存的压力,还是这种爱情不为世俗观念所容忍?或是任何美好的事物都难以长久的必然?留给读者自己去体味。“野花”本身是无怨无悔的,因为“被你欣赏/是我一生的/奢望”,爱情的力量竟如此伟大,以至于只要“曾经拥有”,就可以不在乎“天长地久”。这种观念当然为卫道士们所不耻,但却被真诚与无奈的人们所接受。这首诗的二、三、六段写得较好,第四、五两段显得弱了些。

《宴席》为我们描述了一种常见的世态:在灯红酒绿、杯盘狼藉的宴席上,一群虚伪的吃客在围着他们的上司或老板敬酒,嘴上说着言不由衷的奉承话,脸上堆满“固定和僵硬”的笑容,一幅肉麻而有趣的图画。但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有两个“自由的灵魂”却游离了出来,他们一边冷冷地看着那群人的种种丑态,一方面用眼神默默地交流,心灵发生热烈的碰撞,感到无声的快乐与骄傲。“为自己能自由的呼吸/能从容的生活/干杯”。

也许有人认为,这两个人太不识时务,太不随大流了,甚至还会以“人性的弱点”和“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之类的老成之论开导他们。但人各有志不能勉强,有人愿意在阿谀奉承、逢场作戏中得到物质的实惠;另一些人则宁愿保持心灵的纯净,在精神世界里寻求自由的快乐。

这就是我在读箐儿的两首小诗中得到的感悟,也许它们还算不上什么名篇佳作,但我就是偏爱它们,就像我就是讨厌那些空洞无物、哗众取宠的时髦之作一样。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59.41.70.164     2009/3/22 11:04:52     1 楼
  • 匿名网友送了2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