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释文神探之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2018-03-10 14:27:40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482 】

00个   

红楼释文神探之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梁睿)

——《红楼梦》之一桩命案和一段姻缘引发的故事



古本《红楼梦》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有回前诗:

其一:【蒙:阴阳交结变无伦,幻境生时即是真。秋月春花谁不见,朝晴暮雨自何因。心肝一点劳牵恋,可意偏长遇喜嗔。我爱世缘随分定,至诚相感作痴人。】

这首七律好像是批书人所作。从诗的内容看,不像是评本回故事内容,好像是第五回的评诗,抄错了位置。诗中所感与回中的情节毫不接榫,而是关系到全书的。“阴阳交结”暗喻皇位继承。幻境生时即是真,最终是胤禛继位。“秋月春花”,出自南唐李煜《虞美人》词:“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这里取“往事”之意。朝晴暮雨自何因。“因”隐“恩”,曹寅《栋亭诗别集》卷四,《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
其一“老不禁愁病,尤难断爱根。极言生有数,谁谓死无恩。”这里的“恩”隐“因”。所以出自宋黄庭坚《满庭芳》:“知恩否,朝云暮雨,还向梦中来。”这里取“还向梦中来”。

“心肝一点劳牵恋”隐藏古诗:(一)“乐往哀来摧心肝。”出自魏晋曹丕之《燕歌行》。(二)“父闻此语摧心肝。”出自宋代汪元量之《浮丘道人招魂歌》。(三)“一哭摧心肝。”出自宋代王令之《哭辞》。全诗: “一哭摧心肝,屡哭雕朱颜。心肝摧日痛,朱颜雕日乾。二十人未肚,我衰已毛斑。古人不得见,今人诚可叹。”可意偏长遇喜嗔。可意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意。联系偏长,意思是聪明,悟性极好。喜嗔之人,是古天竺僧伽斯那撰《百句譬喻经》。我爱世缘随分定,薛宝钗的我爱世缘随分定,第八回:“罕言寡语,人谓装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是说薛宝钗决不会做出一越轨的事,但事实完全相反。至诚相感作痴人,?"痴人说梦"现用来形容愚昧的人说荒诞的话。此句同红楼梦(第八回)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又典语出北齐颜之推 《颜氏家训·归心》:"世有痴人,不识仁义,不知富贵,并由天命。"这里取“颜”字,本回要写真事隐曹颜死之谜。

关于第五回警幻仙姑幻境撮合可儿兼美和宝玉。“可儿兼美”正合“可叹停机德,【甲夹批:。】堪怜咏絮才。【甲夹批:。】”关于这前两句分别的甲夹批此句薛此句林,见“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甲戌双行夹批:寓意深远,皆非生其地之意。】”其中甲戌双行夹批的意思是,甲夹批是不懂前两句的意思,是瞎批,应该是曹雪芹错误的批注。所以,这一首判词说的就是薛宝钗,没有什么“此句林”。再举一例,关于[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甲戌眉批:语句泼撒,不负自创北曲。】一般认为还是薛宝钗和林黛玉,其实错了,出自元末明初诗人高启《梅花九首》其一,“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所以曲中的“空对着”和“终不忘”,说的梅花,都是妙玉一个人,而妙玉就是黛玉,有点“是你是你还是你”的意思。

再看本回的宝玉,有"警幻道:"非也。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甲戌侧批:说得恳切恰当之至!】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其中“淫虽一理”,隐写理亲王胤礽。还有“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甲戌侧批:多大胆量敢作如此之文!甲戌眉批:绛芸轩中诸事情景由此而生。】”其中“淫人”,就是胤礽!这就是薛宝钗曹频的“热毒”,秦可卿曹倾的“风流”。曹寅的“机关算尽太聪明”!此时的胤礽,是第一次被废时,处于被监管状态。监管人是胤禛和胤褆。排除胤褆,仅剩下“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胤禛,小说此处【甲戌双行夹批:看此联极俗,用于此则极妙。盖作者正因古今王孙公子,劈头先下金针。】句中“正因”,“金针”,隐写了幕后人胤禛。

这里使人想起康熙五十年(1711辛卯),曹寅《栋亭诗别集》卷四,载《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这是一封诗形式的加密的家信,“卷四”,“四侄”和皇四子胤禛有关。还有诗中“予仲多遗息,成材在四三。”和“经义谈何易,程朱理必探。”其中的“四”“理”,分别是胤禛和胤礽。《永宪录续编》第67页说:“寅:……二女皆为王妃”。曹寅有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平郡王纳尔苏作嫡福晋,就是曹倾曹佳氏。另一个就是书中薛宝钗曹频,由梁九功传旨,也将嫁给王亲贵戚。在《永宪录》中记载了梁九功的死:卷二上·雍正元年·春二月 ,“先朝总管太监梁九公自缢于景山”。 应该说梁九功走的是“太子路线”。史料见康熙四十八年(1709己丑)二月八日,曹寅奏折云:“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不胜感激涕零。”这个时间,恰好是胤礽被关在东华门内的马棚里。这不是巧合,这是曹寅给康熙的密信,曹寅贪心膨胀,他想得到他不应该得到的东西。
 
其二:【请君着眼护官符,把笔悲伤说世途。作者泪痕同我泪,燕山仍旧窦公无。】

诗中“燕山仍旧窦公无”,即窦禹钧,有名窦燕山。是五代后晋蓟州人,因为蓟州所处燕山,故名窦燕山。《三字经》中‘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说的就是窦禹钧教子有方的故事。其五个儿子仪、俨、侃、偁、僖相继登科,时称燕山窦氏五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往往是过犹不及、物极必反,康熙对胤礽的过度宠爱,事事都顺着他,结果导致胤礽后来极为骄纵,甚至养成了暴戾的性情。胤礽仗着自己是皇太子,从刚懂事起就奢侈无度,贪财好利。13岁的时候,人家就曾说他“刚愎喜杀人”。胤礽成年后,更是脾气暴躁,经常凌虐自己的奴仆随从,甚至连宗室成员和朝中大臣也不放在眼里,有一次还亲自动手鞭挞过平郡王纳尔苏和贝勒海善。这个太子如此暴戾不仁,连朝鲜使节都说如果他当政的话,“必亡清国”。

如果和“作者泪痕同我泪”连在一起,说明回前诗其一其二分别是两个人,红楼释文探妙,其一就是本回作者薄命女薛宝钗曹频脂砚斋,要写的就是薄命郎薛蟠曹颜被残害致死宫案。其二是畸笏叟,薛宝钗的心肝女儿妙玉。“仍旧”意思是生父胤礽和亲舅舅曹颜。“窦公无”,是说爷爷康熙和外公曹寅都是教子有问题。胤礽和曹颜两位至亲长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关于薛蟠命案,第三回末段:次日起来,省过贾母,因往王夫人处来,正值王夫人与熙凤在一处拆金陵来的书信看,又有王夫人之兄嫂处遣了两个媳妇来说话的。黛玉虽不知原委,探春等却都晓得是议论金陵城中所居的薛家姨母之子姨表兄薛蟠,倚财仗势,打死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如今母舅王子腾得了信息,故遣他家内的人来告诉这边,意欲唤取进京之意。
  探妙金陵来信内容就是曹寅《栋亭诗别集》卷四,载《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
其一
老不禁愁病,尤难断爱根。极言生有数,谁谓死无恩。
拭泪知吾过,开缄觅字昏。零丁摧亚子,孤弱例寒门。
其二
予仲多遗息,成材在四三。承家望犹子,努力作奇男。
经义谈何易,程朱理必探。殷勤慰衰朽,素发满朝簪。
其三
聋耸双荷异,凄迷复此晨。那堪无事老,长做不情人。
薄福书囊远,偷生药里亲。磋跎非一致,丰啬恐难论

看信人是胤禛和王妃曹佳氏等,由于告诉曹寅噩耗消息的是胤禛,曹寅的回信直接是给四阿哥胤禛,并转交其长女,西府的曹佳氏王妃。曹寅已转向胤禛结盟开始复仇。诗中曹寅“亚子”“珍儿”之死的另一些信息推测,这是一场人彘惨祸,一桩命案。据清代晚期杨仲羲在《雪桥诗话三集》卷第十记载,曹寅好友,明遗民杜岕【一名绍凯,字苍略,号些山。生于万历丁已年(1617)四月初九日,卒于康熙祭酉年(1693)七月十九日。改朝后拒不仕清。晚年居于曹寅宅隔壁。为《楝亭诗钞》作《序》。】在其兄杜濬《变雅堂集》书后云:

骊烽彘祸怨音传,岂语宵衣十七年。变雅堂中歌又哭,楚天哀雁痛周宣。
年年三月杜鹃声,两字松风血眦明。江北江南数人物,当时第一沈眉生。
栎园芝麓感恩多,一玷其如不可磨,鸡絮哀词都绝调,九原知否泪成河。
裂却懦巾志节坚,茶邱花冢拓青天。蘼芜身世沧桑笔,写到青楼陈小怜。
诗中隐粤东将军,探春远嫁的地方,“蘼芜”,隐出孟迟“蘼芜亦是王孙草,莫送春香入客衣。”

关于诗中“鸡絮哀词都绝调,九原知否泪成河。”“鸡”指当年十七岁的兼美曹频,属鸡。“絮”是咏絮,曹寅悲痛欲绝给二女儿絮絮叨叨的一封诗信。探妙是指作于康熙51年春末《楝亭诗钞》卷八载有一首《巫峡石歌》长诗:
巫峡石黝且斓, 周老囊中携一片。状如猛士剖余肝, 坐客传看怕手……娲皇采炼古所遗, 廉角磨用不得。或疑白帝前黄帝后……旋涡聚沫之所成。……胡乃不生口窍纳灵气, 骨相摇光晶? ……
……“爱君金剪刀,镌作一寸深。”……“嗟哉石,顽而矿,砺刃不发硎,系舂不举踵,砑光何堪日一番,抱山泣亦徒湩湩。”
见(清)曹寅 《巫峡石歌》:“俗闻呼龙有小话,米脂鱼膏饜犬马。”有一红学人士观点认为,诗中透露出一位身分高贵的女子。因此诗太长,原文不录。有作者将补天之石与昭君村神女之事联系在一起。并通过“米脂鱼膏”之句,现摘录如下:

周老囊中石一片,状如猛士剖余肝。
片石微显青黑色,四釆纹理贯其间。
坐客传看怕着污,爱之惜之皆停手。
相对无言灌闷酒,似醒非醒吐因由。
相传电母与雷公,斧凿电劈剥崖中。
此石应为娲皇炼,补漏混沌留一片。
劝君莫作磨刀石,棱角锋利寒光寒。
劝君莫作舂米石,再得不得世间罕。
风吹日晒几千载,曾经涛击和雨刻。
此石出自香溪岫,此瀼白帝城东头(“黄帝庙”之西)。
抚琴台上奏仙曲,群猿黑蛇共与舞。
可恨洪水猛如虎,此女一家不相顾。
爷爷父亲皆卷走,孤女残舟飘零苦。
烟波万里有人救,悲歌声声栖沙洲。
不愿自已求富贵,不愿自己求长寿。
不愿终日听哀号,单愿百姓上天佑。
警世勿像李自成,贪多终寡天下诛。
这片石上有骊珠,三颗荧荧皆姓硃。
一颗喻她祖,一颗喻她父,一颗就是她赠物。
三颗骊珠三个字,“补天石”(或“昭君石”)为金刀书。
谁能削平巫峡崴?神圣无奈难摧毁。
只平心中大块垒,此有遗脉略畅哉!

“周老”指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小说周瑞家的出处。“片石微显青黑色”又是黛玉的灵感。这是曹寅在狠狠地教训二女儿薛宝钗曹频。作为女儿的曹频在第三回回后批【蒙:补不完的是离恨天,所余之石岂非离恨石乎。而绛珠之泪偏不因离恨而落,为惜其石而落。可见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计为之惜乎?所以绛珠之泪至死不干,万苦不怨。所谓"求仁得仁又何怨",悲夫!】
“平”就是小说中的平儿,又是大女儿曹倾曹佳氏的平郡王府,老父的曹寅非常担心他们当时的所作所为。“遗脉”是指曹颜遗腹子贾兰。 曹颜(珍儿)死的那年冬天,(1711康熙五十年冬),曹寅的好友张云章贺曹寅得孙男而作的“闻曹荔轩银台得孙却寄兼送入都”诗云:

天上惊传降石麟,【时令子在京师,以充闾信至。】先生谒帝戒兹辰。
俶装继相萧为侣,取印提戈彬作伦。
书带小同开叶细,凤毛灵运出池新。
归时汤饼应招我,祖砚传看入座宾。

诗中“石麟”,是指贾兰。小说中关于金麒麟,应该是曹寅的长外孙福彭。史湘云就是和福彭和曹雪芹的卫若兰之间有瓜葛。探妙到这里,我们就把贾珠和薛蟠合并同类项了。就是说,死了的贾珠就是活着的薛蟠!

这里有曹寅《楝亭诗别集》卷一《吊亡题诗》:

枯桐凿琴凤凰老,鸳鸯冢上生秋草。地下伤心人不知,绿萝紫竹愁天晓。
清霜九月侵萝衣,血泪洒作红冰飞。兰椒楼酒为君荐,满地白云何处归?

诗中的信息,小说中的第五回第一个画迷“枯桐”,和薛宝琴的“琴”,枯木龙吟琴。小说中的丫鬟鸳鸯就是李纨。有绛珠泪等出处。曹寅的《吊亡题诗》就是亚子曹颜。陪同人正是雍亲王胤禛。“兰椒楼酒为君荐,”隐写了曹寅将甄英莲或者说林黛玉托付给了胤禛。小说中的跛足道人和赖头和尚分别是林黛玉或者说妙玉的爷爷康熙和四叔胤禛。甄士隐就是曹寅,唱完《好了歌》,就在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枚)人悬梁自缢。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给秦可卿瞧病的张太医,开的药方密语,就是催促曹寅尽快自缢了事,药方中的人参,密语就是胤礽。让老岳丈曹寅闭嘴死了了事。

小说第五回“[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和第十六回:“其山树木石虽不敷用, 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木石比喻无知觉、无感情之物。这里隐出自 司马迁 《报任少卿书》:“身非木石,独与法吏为伍,深幽囹圄之中,谁可告愬者?” 南朝 宋鲍照 《拟行路难》诗之四:“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躑躅不敢言。”《周书·文帝纪上》:“纵使木石为心,犹当知感;况在生灵,安能无愧!”《二刻拍案惊奇》卷三一:“ 王世名身穿囚服,一见两大尹即称谢道:‘多蒙两位大人曲欲全世名一命,世名心非木石,岂不知感恩。’”此对应贾雨村的判案所为等等,小说中的文思盖出于此。印证上述所言再看回前诗其三。终身误和其三诗均为通灵宝玉所著。

下面我们用第四回前【题曰:捐躯报君恩,未报躯犹在。眼底物多情,君恩诚可待。】印证,可解“木石前盟”真正之意,就是要知道闭嘴,要知道感恩。云云叹叹!

红楼释文探妙,要知道曹颜是怎么死的,看《楝亭诗钞》卷一《不寐》诗云:
“恶马踣铁蹄,破枥如斧门。饥蚊鼓长喙,哀鸣彻耳根。二物愤一食,讵识冤与恩。鞭菙杂缘扑,中夜声喧喧。呼儿晰其理,嗫嚅难遽论。千里有反莝,弱肉无孱魂。虫畜苟知分,世运宁邅屯。志士甘藜藿,固穷道乃尊。小人逐肥甘,动辄遭笞髡。驱策事可巳,一笑回晏温。推枕不能寐,膏火荒庭昏。”
曹颜的惨死和胤礽的暴虐,在《红楼梦》小说中仅仅是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写了袭人实实在在挨了宝玉的一记窝心脚!冷二郎柳湘莲对薛蟠施暴,说明胤礽对家奴大舅哥薛蟠曹颜不止一次残害!这位家奴死时的下场见第五回是:“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隐颜)词,写道是: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甲戌双行夹批:骂死宝玉,却是自悔。】”珍珠袭人是薛蟠薛文龙珍儿贾珠的丫鬟,后松花巾送与了蒋玉菡,宝玉的初试云雨情,实际是神瑛侍者宝玉和袭人的初试。蒋玉菡音“将玉含”,正是通灵石头神瑛侍者恰恰构成了两个宝玉。
曹寅诗中的“恶马”,谐音后隐出“二马”冯姓,曹寅的意思是针对胤礽恶习,引出明末小说家冯梦龙,辑有《喻世名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合称"三言"。薛蟠打死的冯渊,和曹颜正好引出了颜渊,再有盗跖颜渊,常说的强盗和贤人,应和【甲戌侧批:善善恶恶,多从可巧而来,可畏可怕。】在《红楼梦》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薛蟠的正室夏金桂(红楼释文探妙此就是李纨):“凡女儿一举一动,彼母皆百依百顺,因此未免娇养太过,竟酿成个盗跖的性气。爱自己尊若菩萨,窥他人秽如粪土;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这应该就是李纨的真实写照。本回文字中有:“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最厌女子。【甲戌侧批:最厌女子,仍为女子丧生,是何等大笔!不是写冯渊,正是写英莲。】这也是前生冤孽,”此句应对的是曹颜死后,曹寅仅剩的一个儿子曹颙曹连生秦钟或者甄宝玉。也是花神晴雯,对应麝月,就是曹雪芹的亲生父亲母亲。曹颙是同性恋者,基友就是神瑛侍者贾宝玉。薛蟠对于秦可卿棺椁描写,文字上典自颜渊之死的棺椁厚葬。薛蟠的“义忠老千岁怀了事”,说的就是自己被打死之事,这是何等的梦幻!
另有【甲戌眉批:盖宝钗一家不得不细写者。若另起头绪,则文字死板,故仍只借雨村一人穿插出阿呆兄人命一事,且又带叙出英莲一向之行踪,并以后之归结,是以故意戏用"葫芦僧乱判"等字样,撰成半回,略一解颐,略一叹世,盖非有意讥刺仕途,实亦出人之闲文耳。甲戌眉批:又注冯家一笔,更妥。可见冯家正不为人命,实赖此获利耳。故用"乱判"二字为题,虽曰不涉世事,或亦有微词耳。但其意实欲出宝钗,不得不做此穿插,故云此等皆非《石头记》之正文。】可以看出这是薄命女薛宝钗再说薄命郎阿呆兄人命一事。再合并一下,贾迎春误嫁中山狼,就是薄命女误嫁胤礽。《紫菱洲歌》诗文末句: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再一次写了这对薄命女薄命郎的手足情。出自赵师秀《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探妙隐出《约客》理由。
红楼释文探妙,还有薄命女给薄命郎的一篇祭文,在《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探春招宝玉结诗社帖,这是梦幻般的祭文。至于贾芸也有一个认爹爹的不肖男芸恭请,父亲大人万福金安,应该是曹寅长女夫妇给老爸曹寅的祭文。
娣探谨奉
  二兄文几:(曹颜是曹寅亚子,所以二兄,文几即文龙,指薛蟠)
  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讵忍就卧,时漏已三转,犹徘徊于桐槛之下,未防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颜真卿,取曹颜之字)墨迹见赐,何瘝痌惠爱之深哉!今因伏几凭床处默之时,因思及历来古人中,处名攻利夺之场,犹置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于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娣虽不才,窃同叨栖处于泉石之间,而兼慕薛、林之技。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此谨奉。
红楼释文探妙,这是亲妹妹对亲哥哥的解释和忏悔。前去祭奠的有五位,分别是纳尔苏曹佳氏夫妇,麝月、惜春和探春。麝月是雪芹生母,惜春就是少年时代的黛玉,探春就是薄命女薛宝钗曹频。红楼释文神探之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再引用曹雪芹的生前朋友,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二十首,其中的其四、五、六这三首进行探妙。
其四:【追随小蝶过墙来,忽见丛花无数开。尽力一头还两把,扇纨遗却在苍苔。】
就是指宝钗拿着扇子扑蝶时的动作神态,身体前倾手中拿扇用力去扑花丛中的蝴蝶,二把是指连续二下,探出身子扑了两下都没有扑到,还把手中的扇子给扑掉到了长着苍苔的花间地下了。就是蝶没扑到反把扇子给弄丢了呗。如陆游《冬夜》诗云:“一杯罂粟蛮奴供,庄周蝴蝶两俱空”。追随是指薛蟠,他和贾珠共同隐喻的是曹寅亚子“珍儿”曹颜。关于薛家进京,书中写道:“薛蟠素闻得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便趁此机会,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 ”第五回判词“三春争及初春景”,隐出苏轼《蝶恋花·春景》:“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隐出唐代鱼玄机的《赠邻女 / 寄李亿员外》:“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都印证宝钗的感情状况。
红楼释文探妙:“追随”,《木兰花慢·拥都六冠盖》元好问(元)诗词,“追随”拥都六冠盖,瑶圃秀,转春晖。“小蝶”,?宋 王安石《寄韩持国》诗: 渌绕宫城漫漫流,鹅黄小蝶弄春柔。问知公子朝陵去,归得花时却自愁。(唐)李白《春感诗》尘萦游子面,蝶弄美人钗。丛花:北宋词人张先的词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蒙蒙。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无数开”,(宋)蔡襄《十一月后庭梅花盛开》:迎腊梅花无数开,旋看飞片点青苔。幽香粉艳谁人见,时有山禽入树来。黛玉妙玉生月。
尽力一头(一头牛,泥牛入海,林如海,隐出“牛叟”“牛鬼”黛玉(妙玉)。典故: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卷八《龙山和尚》:“洞山又问龙山和尚:‘见个什么道理,便住此山?’师云:‘我见两个泥牛斗入海,直至如今无消息。’”后比喻一去不复返或一点消息也没有。元·尹廷高《玉井杂唱·送无外僧弟归奉庐墓诗》:“泥牛入海无消息,万壑千岩空翠寒。”宋·释普济《五灯会元》:“三脚驴儿跳上天;泥牛入海无踪迹。”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卷八:"我见两个泥牛斗入海,直至如今无消息。)还两把(两把扇子,摸得着,看不见)。扇纨遗却在苍苔。出自西汉成帝的妃嫔班婕妤写过一首有名的《团扇歌》:“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借咏团扇表露受赵飞燕嫉妒排挤恐受君王冷落的复杂心理。唐朝崔国府有首《长乐少年行》的诗写道:“遗却珊瑚鞭,白马骄不行。章台折杨柳,春日路旁情。”这首诗写一个少年公子见到绝色佳人后,如痴如醉,想多看佳人几眼,于是,有意把马鞭甩到地上,让马儿蹀躞不前,公子愈看愈醉,索性折下杨柳枝,大胆地送给佳人,以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叶绍翁?(宋)《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在群芳开夜宴时,李纨抽得“老梅签”,正面是“霜晓寒姿”,背面是“竹篱茅舍自甘心”,"竹篱茅舍风光好,道院僧房总不如"句出《增广贤文》。直接的意思是:(妙玉惜春)篱笆院墙和茅草屋舍的风光很好了,锁在那些(冷清的)道观院墙和寺庙僧房里总是不能与之相比的。王淇《梅》:“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第五回有,后面又画着一盆茂兰,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也有判云: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甲戌双行夹批:真心实语。】(曲)[晚韶华]镜里恩情,【甲夹批:起得妙!】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锈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红楼释文探妙,俗话说,淫恶肆欲,阴骘无疑。解张伯驹之《风入松》“更惜凤巢拆散,西施不洁羞蒙。”题东兰若[ 唐 ] 灵一,更惜片阳谈妙理,归时莫待暝钟催。隐出同约客。
曹寅自刊的诗集《吊亡》诗“枯桐凿琴凤凰老,鸳鸯冢上生秋草。”说明了作为父亲的曹寅对曹颜的遗孀是鸳鸯关系。引出的是(唐)韦庄《小重山(二)》(画梁双燕去,曹颜曹频进京):秋到长门秋草黄,画梁双燕去,出宫墙。玉箫无复理霓裳。金蝉坠,鸾镜掩休汝。忆昔在昭阳,舞衣红带,绣鸳鸯。

书中写道:“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甲戌侧批:妙!盖云人能以理自守,安得为情所陷哉!】曾为国子监祭酒,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甲戌侧批:未出李纨,先伏下李纹、李绮。】至李守中继承以来,便说“女子无才便有【甲戌侧批:“有”字改得好。】德”,故生了李氏时,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因取名为李纨,字宫裁。【甲戌侧批:一洗小说窠臼俱尽,且命名字,亦不见红香翠玉恶俗。】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甲戌侧批:此时处此境,最能越理生事,彼竟不然,实罕见者。】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甲戌侧批:一段叙出李纨,不犯熙凤。】今黛玉虽客寄于斯,日有这般姐妹相伴,除老父外,余者也都无庸虑及了。【甲戌侧批:仍是从黛玉身上写来,以上了结住黛玉,复找前文。】”上面甲戌侧批文字,非常有意思。“红香翠玉”是红梅寒香栊翠庵妙玉,书中最美好、最珍贵之人,却如何说成“恶俗”?答案只有一个,描述李纨文字是反话,或者说,李纨的另一面就是薛蟠妻金桂。在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蒙回前总批:“叙桂花妒用实笔”。从李纨判词判曲也可以证明。且批书人正是空空道人妙玉,或者其母雪芹二姑曹寅次女脂砚斋贾探春。贾元春暗喻曹雪芹大姑,王妃曹倾曹佳氏,薛蟠的曹颜是其亲二哥。探妙隐出西施指的是李纨。在这宫墙之内,当然是“忽见丛花无数开”。下面“尽力一头还两把”,应该是导致曹颜惨死。“扇纨遗却在苍苔”一句,叶绍翁 (宋)《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其中的“扇纨”正指李纨,应该是李纨出轨,结果落得个丧夫守寡。而曹频的婚事终成了南柯一梦,随着皇宫争储的政治时局变化,曹家是越陷越深。这是《红楼梦》非常重要的真事隐之一。

其五

侍儿枉自费疑猜,泪未全收笑又开。?
三尺玉罗为手帕,无端掷去又抛来。?

“侍儿”出处有因,就是通灵石头福彭,和他的外公曹寅少年时代伴康熙读书一样。在雍正四年,福彭18岁世袭平郡王爵。入宫陪皇子弘历、弘昼读书。所以称“侍儿”。诗中“泪未全收”是指曹颜神秘惨死,曹家之悲。“笑又开”是指曹颙奉旨进京就皇学娶皇亲;“三尺”,也叫“三尺法”,是法律的代名词。古代把法律写在三尺长的竹简上,所以称“三尺法”,“ 为手帕”为定情信物之意,是指为曹颙娶皇亲,连起来的意思就是拿曹颙娶皇亲和其兄曹颜惨死,凶手逍遥法外作交换;“无端掷去又抛来。”就是调查曹颜惨死推三阻四,就是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不了了之。


其六

晚归薄醉帽颜欹,错认猧儿嗔玉狸。(饮酒岂知欹醉帽,出自《晋书·阮籍传》)?
忽向内房闻语笑,强来灯下一回嬉。(游戏,玩耍:~戏。~闹。~笑。~皮笑脸。)

诗句中的“猧儿”指《醉公子·门外猧儿吠》。 “猧儿”、“玉狸” 嬗变 晴雯、袭人,“玉狸”:媚人。可人、媚人这样的称呼,含有浓厚的风月色彩。“猧儿”后来死了,宝玉写了誺文,内有“亲昵狎亵”、“共穴之盟”之类的“风月”字眼。平儿在《风月宝鉴》中曾提到,可人“死了”。与宝玉“亲昵狎亵”的大丫鬟,在今本《红楼梦》中,只有袭人一人,而“共穴之盟”这一誓言,则消失不见了。可人的“猧儿”的叫法,也经过加工,变为“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第三十七回),给了袭人了。袭人是从可人“风月”的一面变化而来的,她原名“珍珠”,是《风月宝鉴》中的丫鬟。在与宝玉的关系上,她是主动“出击”的,故名“袭”人。可人是宝玉“第一等”的人。在《红楼梦》中,宝玉心上“第一等”的人是晴雯(第77回)。《芙蓉誺》还留有若干与可人有关的文字。在《金陵十二钗》一稿中,晴雯名列《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晴雯继承了可人的置。——但晴雯天真,纯洁,与宝玉的关系洁白无瑕。在《红楼梦》中,她是曹雪芹着意描写的人物,是升华了的可人。
“媚人”这个丫鬟仍见于《红楼梦》,是贾母的大丫鬟,排在袭人之后,名列第二,与袭人配对。 既然是“玉狸”,媚人自然是个狐媚子,会以色迷人。但她仅仅在第三回中露了一面,她那媚人的特性,已由袭人分担了:“宝玉素喜袭人柔媚”。(第五回)至于她的“玉狸”的叫法,则给了晴雯了:“我死也不甘心的……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第七十七回) 今本《红楼梦》中,王夫人查问了晴雯,待晴雯走了以后,王夫人对凤姐儿说:“这样妖精似的东西……”(第七十四回)——全书不见有人说晴雯“是个狐狸精” 的记载。“……我是个狐狸精”云云,当是明义所见《红楼梦》本之后某一旧稿的文字。 现在的稿子中,“狐狸精”指的是芳官:老嬷嬷们便将芳官指出。王夫人道:“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第七十七回)媚人是“狸”,晴雯当过“狐狸精”,芳官是“狐狸精”。“唱戏的女孩子”是为宫中预备的,她们与元春是同时出现在今本《红楼梦》中的。“玉狸”的“玉”,也应解释一下:“玉”,白玉;洁白似玉。《红楼梦》中,宝玉的大丫鬟皮肤洁白似玉的,只有袭人一个: 宝玉……看着鸳鸯穿着水红色袄儿……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第二十四回)袭人承袭了媚人皮肤的颜色。至于“猧儿”、“玉狸”的年龄,我们可以从《芙蓉誺》计算而得: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其先之乡籍姓氏,湮沦而莫能考者久矣。而玉得于衾枕栉沐之间,栖息宴游之夕,亲昵狎亵,相与共处者,仅五年八月有畸。“凡十有六载”:十六虚岁。——是年为红十五年,宝玉十五岁,贾兰十三岁(第七十八回)。所以,这是明义所见《红本楼梦》的誺文的文字,因为今本《红楼梦》中,晴雯、袭人与宝钗、香菱同年,都比宝玉大两岁。以今本推早本,“猧儿”、“玉狸”同岁,可人死的时候是十六虚岁。是年,媚人也十六虚岁了。“猧儿”、“玉狸”后继有人:袭人、晴雯都兼有她们的部分本色。这种“兼有”的写法,在《金陵十二衩》中,体现在警幻仙姑之妹的身上了:她“乳名兼美,字可卿”,“兼”有黛玉、宝钗之“美”。甲本早于脂本的“内证”之一是,脂本第五回里提到的“媚人”这个名字。宝玉到秦可卿房里歇中觉,“只留下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丫环为伴”。

关于媚人的来历:这名字是从“石韫玉而山晖。水怀珠而川媚。”陆机的这句话得来的,珠和媚有联系, 想到一个人,贾珠,他的屋里人有好几个被李纨赶走,媚人就是其中之一,名字也是贾珠取的,媚人大概由于年轻俏丽,或是家生女儿,老子娘有体面的,贾家离不开她,所以又给了弟弟宝玉使唤,这样可人、媚人、袭人分别属于贾琏、贾珠、宝玉三个玉字辈的公子,比较合理,不然有三个人字辈丫头全出现在宝玉房里太不合常理。因为她来历比较特殊,她后来的去向也就含糊不交代了,我们看到的书里媚人就谜一样得消失了 ,仅仅出现一回

贾府丫环命名确有配对的规律。随便举几个例子:老太太屋里的鸳鸯和鹦鹉(鹦哥,即紫鹃),琥珀和珍珠(即袭人);王夫人屋里的金钏和玉钏,彩云和彩霞;元、迎、探、惜的抱琴、司棋、侍书、入画;宝玉的麝月和檀云,秋纹和碧痕,等等。如果“媚人”确是原本所有,那么她与谁是一对呢?第46回“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鸳鸯对平儿说:“这是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可见早本有“可人”这么个丫头,还有她死去的情节,后来删掉了,却忘了改这段话。我见过的几个本子都相同,所以该不会是谁妄改。“可人”与“媚人”不正可配为一对吗?她俩在早本中可能都是宝玉的丫头,后来可能是因媚人笔墨不多,或者作者可能确不喜欢这个名字,才将其去掉的。也许宝玉将珍珠改名为“袭人”,最初也有补“可人”死去留下的空缺之意,因后来没有媚人了,也就不再提这一层意思了。

关于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节。因为这一节里有宝玉(曹寅)喝醉了回到怡红院,错将乘凉枕塌上的晴雯(曹颙)认作袭人(曹颜)的情节描写。后紧接着是“晴雯撕扇子”这一大段非常精彩的文字描写。后面“强来灯下一回嬉”,好像现在的版本里没有写。“晚归薄醉帽颜欹”有“颜”字,这是一个文字谜。正是 “忽向内房闻语笑,强来灯下一回嬉”。才导致后来的“晴雯撕扇子”,谐音“清闻死善子”。曹寅字子清。这也许就是曹颜得死因。麝月出场手中的扇子被宝玉抢去,拿给晴雯撕一节。扇子也有镜子之意,菩萨本生鬘论释本:“令扇如镜无所障碍”。脂本眉批:“撕扇子”是以不知情之物,供姣嗔不知情事之人一笑,所谓“情不情”。撕扇如裂镜,镜子无情之物照出的是后来的不幸之事,而抛弃它或毁坏它,一是不愿见此真相,二是不知其真相。

“强来灯下一回嬉”引出灯姑娘,灯姑娘也叫多姑娘,是另类的英雄。叫“灯姑娘”是说她像灯笼上画的美人一样美貌异常;叫“多姑娘”是说她将宁荣二府上上下下之人都入过手,灯姑娘有事没事往贾琏书房走两趟,惹得贾琏似饥鼠一般。是夜,贾琏进入灯姑娘家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多姑娘天生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棉上;更兼**浪言,诸男子到此岂有惜命者哉。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她身上。多姑娘故作浪语,在下说道:“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吧。”贾琏一面大动,一面喘吁吁答道:“你就是娘娘!我哪里管什么娘娘!”(贾琏的女儿巧姐出天花,正生病,王熙凤在家供奉娘娘保佑平安。)多姑娘一见宝玉,便紧紧地搂入怀中,坐在炕沿上说道:“看我年轻又俊,敢是来调戏我么?”“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谁知竟是没有药性的炮仗。”(多姑娘的表妹晴雯正躺在隔壁床上,奄奄一息。)“既然如此,你但放心。以后你只管来(看望晴雯),我也不罗唣你。”


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暗伏曹寅次女和珍儿进京),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暗伏珍儿死得冤,糊里糊涂,逢冤)。

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暗示了珍儿曹颜给胤礽当差之苦。笔者解密:“冷郎君”、“冷二郎”另一种暗示,就是将和曹寅次女曹频成亲的胤礽。


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有一首
第一段“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是写脂砚斋自己在姐姐府上,由姐姐曹佳氏(警幻仙姑)拉郎配,和宝玉错误的一个初夜情,导致脂砚斋曹频孤苦悲伤的中年,从而决定了两姐妹追随了不同的政治集团(太子胤礽和雍正帝胤禛),以后分道扬镳,反目为仇。第二段“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是写残酷的宫廷争储和巨大的经济亏空,使弱小的曹家不堪承受。其中“蓼花菱叶”是字谜,暗指继任江宁织造的曹頫。第三段“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写了弘昼(蒋玉菡)、弘昇(神瑛侍者)和兄长曹颜(薛蟠),生前他们感情很好。第四段“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是写弘昼、弘昇都是曹颜的故交,对曹颜之死非常惜别。当然,作为兄妹的脂砚斋曹频,更是肝肠寸断。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